拆解獨山縣400億債務:銀行貸款、非標、應付工程款較多
2020年07月16日18:43

  21深度丨拆解獨山400億債務,哪些機構踩雷?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銀行、工程隊,都是難友。”一位投資獨山非標產品且已逾期的投資者自嘲稱。

  近日,一段“獨山縣燒掉400億元”的視頻,直觀地暴露出貴州黔南州獨山縣原縣委書記潘誌立盲目舉債問題。

  根據《中國紀檢監察報》此前報導,2010年至2011年,貴州分兩批從江蘇、浙江等省(市)引進12名優秀幹部擔任縣委書記,潘誌立正是其中之一。初到獨山,潘誌立大刀闊斧,發展獨山縣域經濟。

  報導還稱,潘誌立罔顧獨山縣每年財政收入不足10個億的實際,盲目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等形象工程、政績工程。2018年12月份他被免職時,獨山縣債務高達400多億元,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

  那麼,這400億債務如何形成?又將如何化解?又有哪些機構踩雷?

  400億債務的形成

  先來看看獨山近些年的政府債務數據。

(數據來源:獨山預決算報告)
(數據來源:獨山預決算報告)

  如上圖所示,獨山2014年-2018年的政府債務餘額都在80億左右,但2019年突然增加55億至135億。

  據記者瞭解,前些年地方政府債券分配額度與各地債務風險掛鉤。也就是債務風險高的地方分配額度少,低風險地區分配額度多。因為獨山債務率高企,前幾年分到的地方政府債券額度很少,所以政府債務餘額一直保持在80億左右,但2019年為何突然增加55億?(此處暫時略過不表,下文回答)

  所謂政府債務,指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政府及其組成部門是法律意義上的負債主體。簡單說,這部分債務由政府及其部門直接償還。

  《中國紀檢監察報》報導,2018年12月獨山縣債務高達400多億,但獨山預算報告顯示2018年末獨山政府債務餘額80億,其中320億的缺口來自哪裡?

  記者瞭解到,2018年8月全口徑債務監測平台上線使用,監管部門要求各地填報尚未償還的債務、支出事項,填報主體包括政府部門、事業單位、融資平台、國有企業等。2018年8月首次填報,此後每月更新。相關數據彙總後形成全口徑債務,《中國紀檢監察報》報導的400億債務應是從該系統導出而來。

  該系統的債務主要分為以下幾類:

  一、政府債務

  二、隱性債務(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債務限額之外直接或者承諾以財政資金償還以及違法提供擔保等方式舉借的債務)

  三、需要關注的債務

  四、平台公司經營性債務

  各類債務概念較為複雜,但從前至後政府承擔的還款責任越來越弱。所以,320億債務應是後三類債務,且以隱性債務為主。從債務來源來看,銀行貸款、非標、應付工程款可能較多。

  2014年獨山的債務結構可做一定參考:

  兩個特點:

  1.應付工程款占比最大,占半壁江山,畢竟獨山工程多;

  2.非標占比已接近銀行貸款。這一定程度也說明銀行對獨山貸款較為謹慎。

  “銀行、工程隊,都是難友。”一位投資獨山非標產品且已逾期的投資者自嘲稱。

  2014年前,地方通過各種方式舉債。當年底,財政部對這些債務進行甄別,將其中一些債務認定為政府債務,並要求融資平台剝離融資職能,此後只能通過地方政府債券融資(省政府代發),俗稱“開前門、堵後門”。

  但獨山縣還大批量成立政府融資平台,廣泛進行融資。獨山縣時任縣長在2017年2月的一次會議上表示,繼續壯大縣域平台資產規模,加快縣鎮村三級投融資平台增資擴股。全縣國有融資平台發展到36家,融資到位資金93.8億元。

  據記者梳理,獨山融資平台數量眾多,10餘家融資平台經常作為融資主體向外融資,其中甚至有鎮級平台。這些平台大多於潘誌立到任後成立。部分平台註冊資本尚未到位,有的數億元註冊資本,實收資本僅有幾百萬。

  另據記者梳理,以上10餘家平台2017年前後通過私募基金、定融、期貨資管等方式融資已達34億。此外,獨山縣人民醫院有多筆融資租賃融資,獨山縣中醫院也有四筆質押融資:三筆向融資租賃公司融資,一筆向獨山農商行融資。

(來源:中登網)
(來源:中登網)

  西部地區一家租賃公司負責人介紹,醫院租賃融資模式為售後回租,一般為租賃公司出資購買醫院的設備,在其後的3-5年內醫院分期支付租金回購。交易由當地政府平台擔保,但資金實際由政府平台使用。

  據加總,僅前述非標融資規模合計將達到40億的規模,約占獨山400億債務的10%。

  某大型券商固收分析師表示,非標融資成本高,將加重地方債務負擔,也側面反映了當地缺乏金融資源,融資能力較弱。在金融嚴監管、城投嚴監管兩邊政策的夾擊下,非標規模整體縮減,城投非標到期接續的風險增加。

  10餘款非標產品違約、延期

  2018年中央下發隱性債務管控文件,明確指出將對違規舉債終身問責、倒查追責。各類金融機構均收緊了對平台的放款,城投資金鏈到了最為緊張的時候,獨山非標融資開始違約。

  2018年11月,21世紀經濟報導報導“2017黔南特旅1號-古韻布依特色旅遊區建設”出現違約,獨山由此引起市場關注。該產品融資方為貴州獨山喀斯特生態旅遊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由獨山縣國有資本營運集團有限公司等提供不可撤銷的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據記者梳理,截至目前共有13款獨山非標產品被爆出違約、延期,詳見下表:

  幾個特點:

  1.前述違約產品類型主要是私募基金、定融、期貨資管,信託只有一款,且是通道業務。

  “資質好的,就找信託公司來做;略差的,就找租賃公司;再不行就找定融。”一家政信業務資管公司高管坦言,“獨山財政收入不到10億,信託公司根本無法通過風控。”

  2.增信設計上,這些產品均引入當地城投擔保,甚至形成互保的局面。

  3.獨山縣的融資項目對外宣稱高效益,又以政府信譽為擔保(全套政府支持性文件),很容易獲得投資人信任。

  比如,國鑫8號貴州黔南州基礎設施建設私募基金推介材料中有“獨山政府出具相關支持性文件以確保本基金能按時、足額向投資者兌付”。此外,一些產品中還有“人大提供同意融資會議決議、應收賬款財政確權”的表述。

  前述獨山非標產品投資者稱,有的家庭因為產品違約造成生活困難。現在獨山縣解決債務的問題多採取“付息不還本”的方法,且利息也多處於拖延支付狀態。

  化債難題

  據獨山縣2018年決算報告,2018年獨山縣一般公共預算收入4.76億,省級補助收入20.57億,政府性基金收入10億,綜合財力合計約35億。如果以400億債務計算,獨山債務率(債務餘額/綜合財力)為1142%。

  而在業內,100%債務率為警戒線。換言之,獨山債務率遠超警戒線。從利息來看,獨山縣每年光支付債務利息大約40億,已超過綜合財力。

  獨山縣在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稱,集中償債壓力較大。沒有處理好發展與風險的關係,沒有形成完善的“借用還”和“責權利”相統一的債務管理機製,債務總量大、還款時間集中,債務逾期存在“破窗”風險。

  報告還稱,(2019年)將通過積極爭取地方政府債券轉化,協商延期支付到期應付工程款,審計核定核減債務,統籌財政預算、上級轉移支付、政府基金預算、行政事業單位資產變現、平台公司房產變現、平台公司市場化改造等措施化解政府隱性債務。

  另據《中國新聞週刊》2019年報導,獨山縣已經派人前往財政部,在財政部指導下,製定了一個化債方案。“財政部也想把獨山打造成一個化債的成功示範點。但是因涉及機密,該方案具體內容,現在還不宜對外公開。”一位獨山縣委常委當時稱。

  記者瞭解到,2019年監管部門推出建製縣隱性債務化解試點方案。具體而言,地方政府向監管部門上報方案,批準後即可納入試點,納入試點後可發行地方政府債券(省代發)置換部分隱性債務。

  現在看,獨山大概率納入了試點:由省級發行地方政府債券轉貸獨山縣,償還部分隱性債務,由此導致2019年獨山政府債務規模激增。隱性債務通過貸款、非標等方式融資形成,成本較高、期限較短,發行地方政府債券置換後能夠有效降低成本、拉長償債週期:短期有助於平滑債務壓力,但後續政府債券到期仍需償還。

  記者就400億債務結構及化解致電獨山縣財政局,但財政局稱“不接受採訪”。

  7月14日,獨山縣在其官微“大美獨山”上回應稱,2019年以來,按照中央、省、州有關要求,獨山縣新一任領導班子針對此前因盲目舉債、亂鋪攤子遺留的形象工程、政績工程、爛尾工程問題,堅持實事求是,按客觀規律辦事,不斷匡正發展理念、淨化政治生態、規範決策行為、加強項目管理,切實推進問題整改。

  回應還表示,獨山縣堅持問題導向,深刻反思,認真梳理,加強源頭管理,嚴格按照“一個項目、一名領導、一個專班、一個方案、一套機製”,通過續建、緩建、轉建和壓縮建設規模等方式,分類分批推進整改。

  目前,續建項目已完工18個,在建項目32個,轉建項目17個。比如,以原毋斂古城大戲樓、三大廟項目為載體進行轉建,招引企業盤活資產。再如,對社會關注的“水司樓”(淨心穀大酒店)項目,通過努力,採取市場化運作模式簽訂合作協議,將於近期進場施工。

  (作者:楊誌錦 編輯:曾芳)

  • 關鍵字︰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