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er Woods與德尚博週三同組練習 紀念高球賽吸睛最多
2020年07月16日12:14
Tiger Woods與德尚博(資料圖)
Tiger Woods與德尚博(資料圖)

  香港時間7月16日,泰格-Tiger Woods和布賴森-德尚博在穆菲爾德山村前九洞一次次將球擊打出去。毫無疑問,如果紀念高球賽允許觀眾,他們星期三的練習會吸引大批觀眾。

  當然,他們之所以能抓住高爾夫球壇的絕大部分關注,原因各不相同。

  其中一個是因為他是Tiger Woods。

  另外一個是因為他與高爾夫之中的其他人都不同。

  德尚博引來各種議論,無論是他超級大的體量,又或者是他一號木揮動的力量,小球飛得有多麼遠,又或者他的信念。這些信念聽上去好似吹牛,因為他覺得自己將改變高爾夫的打法。

  甚至賽事東道主都感到好奇。

  “布賴森的高爾夫揮杆不是那種流暢的揮杆,”傑克-尼克勞斯說,“布賴森的高爾夫揮杆,上杆挺堅實的,因為大量身體轉動,送杆也挺堅實的。這與許多人相比都不同。你能想像他從哪裡獲得的力量嗎?我的意思是,真是難以置信。

  “從我個人而言,我希望多看看他打球。我希望看一看他做了什麼,他是怎麼做到的,因為他明顯做對了一些事情。小球飛了很遠。他借此打得很好。”

  德尚博在紀念高球賽上面對人才濟濟的陣容,包括了9位世界前十選手,43位世界前50選手。可是兩個星期之前,他剛剛使用一號木擺平了底特律高爾夫球會,奪取了冠軍。自從三月份——賽季停擺之前——他已經連續7站比賽進入前十名。自從歸來,德尚博已經29次開球超過350碼。

  Tiger Woods已經44歲了,可是仍舊有很大力量。

  “這裏有幾個洞,他開球開了320碼,350碼,”26歲德尚博說,“我心說:‘像他那樣一個年齡這已經很不錯了,’”

  星期三不是第一次他們一起練習。Tiger Woods對各種打法都挺好奇的,這是為什麼上一個時代,他也曾早早與巴巴-沃森練球。他想看的不止是距離,還有他做球的能力。

  德尚博將物理元素引入高爾夫之中,會考慮空氣密度和地面力量。

  一年前,他倆曾在紀念高球賽中打球,當時德尚博因為一次擊毬花的時間太長,被計一次“超時”。他相當憤怒,宣稱美巡賽做錯了。他說應該考慮球員走到小球處走得多快。

  話題發生了多麼快的變化呀!現在不再是慢打,而是肌肉質量,接近200英里/小時的小球速度,以及別的人是否應該跟著他學。

  達斯汀-莊臣上一次參賽的時候贏的旅行者錦標賽,力量已經足夠大了。在被問到如果他的揮杆力量像德尚博那麼狠會怎樣。他回答說:“我或許會弄傷什麼地方。我也許只能上一半球道。”

  他不準備改變。

  “我打得足夠遠,”達斯汀-莊臣說,“直到我覺得我需要打得更遠才有競爭力,或者才能打敗這些選手的時候,我才會那麼去做。可是就現在來看,我感覺如果我打自己的球,他可以想開多遠開多遠,而他仍舊無法打敗我。”

  Tiger Woods向來講求力量,現在更強調。這是為什麼他能在美巡賽上贏82場,在贏過5次的紀念高球賽上有機會打破他與桑姆-史立德(Sam Snead)共享的生涯勝利紀錄的原因。

  生涯初期,Tiger Woods和約翰-達利是力量最大的選手。科技改變了這一切,首先是發球監控器,現在更是到了聲納裝備。球員借助這些工具可以優化所有事情。Tiger Woods感到訝異的地方不局限在距離上,還有精確性。

  “瞧一瞧,他的擊球有多麼直,”Tiger Woods說,“這是最難做到的一部分。你擊得越遠,你的曲線彎曲幅度越大。事實上,他把這弄通了,能夠控製打偏的球,給我的印象,不遜色於距離上的增加。”

  下一個問題是這一套在穆菲爾德山村是否管用。估計紀念高球賽將成為賽季重啟以來最艱難的考驗,因為別的場地距離較短,長草較少,果嶺較軟。這個星期之後,穆菲爾德山村的果嶺會進行改造,因此主辦方並不擔心搞得太快,果嶺會死。長草也更濃密。除此之外,也有更多障礙。

  德尚博相信其他球員很快就會弄明白他的方程式:雖然揮杆很猛,擊球卻很直。他仍舊認為未來一代會複製他帶到美巡賽的單一杆身(全部採用7號鐵長度)理念。

  馬克羅伊在殖民地鄉村與德尚博同從最後一組出發,並不準備大喝蛋白質飲料,增加40磅的體重。可是他談到德尚博的時候,並不語帶雙關地說:“他有更大力量了。”

  “他讓高爾夫變得有趣,他肯定讓人們開始談論他,”馬克羅伊說,“他已經取得勝利,他好些賽事打得很好,也進入爭冠行列,因此這樣的做法適合他。”

  (小風)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