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商業“搶章”簡史:從未休止的權力、陰謀與爭鬥|觀潮
2020年07月16日08:47

  新浪科技 楊雪梅

  “蓋天子所重,以治宇宙,申經綸,莫重於國寶”。

  這裏乾隆皇帝所說的正是治國中“玉璽”的重要性,在古代帝王時期,“玉璽”是象徵統治者權威和地位的“寶物”,也是國家主權的象徵物,統治者用以治理天下。

  普通人也用印章來表示信用,始於周朝。到了秦朝,有了璽、印之分,區別於皇帝,臣民所用只能稱為印。

  在中國歷史上,曆代帝王皆以得此璽為符印,奉若奇珍,國之重器也。得之則象徵其“受命於天”,失之則表現其“氣數已盡”。

  因此,印章爭奪,自古就有。

  古時,玉璽的變動往往伴隨著皇權旁落或江山易主。如今過了數千年,玉璽原本的意義早已不存在,但在現代社會,公章在機關、團體、企事業單位依然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公司公章是公司處理內外部事務的印鑒,公司對內和對外的正式信函、文件、報告使用公章,蓋了公章的文件具有法律效力。由此,商業戰場上,伴隨著權力、陰謀、爭鬥的公章搶奪一直延續至今。

  尤其在企業單位,這些年,高管們“搶公章”鬧劇一再上演。

  都什麼年代了,還搶公章?

  近日來最受關注的李國慶搶公章大型“連續劇”終於有了新的結果。

  7月14日,一份噹噹網內部信件顯示,繼李國慶等人被朝陽警方依法行政拘留後,7月7日被李國慶等人奪走的公章、銀行U盾等物件已被政府相關部門追回,並歸還給噹噹網。現在,噹噹網已全面恢復正常運營。

  李國慶與俞渝就噹噹網的權力爭奪戰,從去年延續到了今年。從今年4月26日,李國慶帶領4名大漢進入噹噹“奪走”幾十枚公章開始,這場奪權之戰向更加荒誕的方向發展。

  幾個月以來,奪權事件不斷髮酵,李國慶再次帶人撬開保險櫃搶走大量資料、李國慶發佈多條人事任命……

  目前來看,李國慶費力拿到手,準備白天綁在褲腰帶,晚上放被窩裡的公章,其合法性存在很大的疑問。而若無意外,此前被拘留的李國慶將於7月18日解除行政拘留。

  不過,李國慶、俞渝幾個月來爭執的公司股權歸屬、離婚訴訟等相關事件,似乎還需要更久的時間來解決。

  有人說,在搶章奪權這件事上,李國慶開了個壞頭。

  實際上,他雖然是鬧出動靜最大的,卻並不是第一個做示範的企業管理者。

  曆數中國企業“搶章”往事,從早前的綠城中國、雷士照明、先鋒新材、ST圍海、聚力文化、田中精機、新宏文化長城,到近期的比特大陸、小雨傘保險,以及VC基金源星資本,都陷入過圍繞“搶章”的權力爭奪漩渦。

  搶章的N種姿勢:暴力搶章VS攜章失聯

  2014年8月9日下午3點,一場搶章鬧劇正在照明燈飾企業雷士照明重慶總部辦公室上演。

  雷士照明董事長王冬雷帶著數十人,衝進公司,先是口頭宣佈罷免創始人吳長江和三位副總裁的職務,後開始搶奪公章、文件、服務器,並引發激烈的肢體衝突。

  據說,王冬雷方帶人將門撞開,吳長江也被按住胳膊控制住。這場鬧劇最終以吳長江的兩位助理受傷入院、王冬雷等人被當地公安人員帶走收場。

  這是發生在一家上市企業里的駭人一幕。

  在此之前,雷士照明從2012年就陷入權力之爭風波,內部鬥爭不斷,創始人吳長江幾度被董事會罷免兩年間,公司控制權幾經周折。

  沒完沒了的內鬥,讓這家企業的重要生產基地一度陷入停產狀態、公司控制權飄忽不定、第二年迎來上市後首次年度業績虧損……時至今日,曾經是中國最大的照明企業,雷士照明最終在2019年11月,以56億估值被全球PE巨頭KKR收購,而創始人吳長江也已於2018年因挪用資金罪、職務侵占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

  在雷士照明20年的興衰史中,搶章事件前後的權力之爭,成為決定其後來命運的一個轉折點。

  一直以來,中國商場上關於“搶章”的故事不斷。一起聚力文化搶章風波尤為“奇葩”。

  2019年12月23日晚間,A股公司聚力文化發佈公告稱,公司及部分子公司印章、證件材料已失控,對公司的正常運營造成嚴重影響。

  公告顯示,即使是在總經理本人的通知之下,負責保管相關印章、證照材料的兩名工作人員仍拒絕移交,並連續脫崗不到公司上班。在多次聯繫、催促均無效之下,經公安備案後,聚力文化在12月13日對存放印章及資質文件的辦公室門鎖進行開鎖,發現存放資料的保險櫃已不在辦公室。

  相比較暴力搶章,聚力文化上演了一出重要公章、證照“失聯”“失控”的戲碼。

  而該事件也是源於公司內部的內鬥紛爭,包括互投棄權票、不保證半年報真實性、罷免前任董事長等。一時間,印章、證照神秘失聯,新上任的董事長等領導班子一籌莫展,公司發展遭受牽連。

  4月30日,聚力文化在2019年年度報告中稱:公司董事張楚無法保證年度報告內容的真實、準確、完整,不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重大遺漏,不承擔個別和連帶的法律責任。其股價隨後也跌至歷史新低。

  只要有空子可鑽,搶章風氣就不會休

  “搶章”鬧劇年年有,今年尤其多。在“搶章”這件事上,雷士照明、聚力文化算是“前浪”,當然李國慶等“後浪”們也不甘示弱,“搶章”這一行為在企業權力鬥爭中更是被貫徹到底。

  時間拉回到2020年。就在李國慶搶章事件過後不久,一個月內就接連有三家互聯網公司上演類似的鬧劇。

  先是5月8日上午,比特大陸現任法人代表詹克團領取北京比特大陸營業執照之時,執照被一群不明身份人士從工商行政人員手中搶走。

  6月1日詹克團發佈聲明:比特大陸啟用新公章,作廢老公章。兩天后,詹克團帶著數十名保安到達比特大陸公司北京辦公地點,強行撬鎖進入了比特大陸公司拿到了公章,掌握了公司。

  比特大陸鬧劇的背後,是兩位創始人詹克團與吳忌寒糾葛數年的矛盾。

  無獨有偶,同樣發生在另一家幣圈企業、美股上市公司嘉楠科技身上的狗血奪權劇情,也與搶章有關。

  6月下旬,礦機製造商嘉楠科技陷入“內鬥”風波,消息稱嘉楠耘智創始人張楠賡與北京嘉楠高管前往杭州,取走了嘉楠杭州公章與營業執照,並罷免了杭州嘉楠的多名管理人員,隨後杭州嘉楠公司員工以盜竊報警。

  此次搶章的原因也是高管之間產生分歧,引發內鬥。嘉楠科技被指效仿比特大陸,採取搶章奪證的方式控制主權。

  近一個月內,效仿“搶章奪權”的還有小雨傘保險經紀有限公司,以及老牌本土VC基金源星資本。

  據悉,小雨保險的執行董事徐瀚發文,稱其合作5年的創業拍檔、小雨傘保險CEO光耀趁疫情期間,委託同事趕赴天津以脅迫威逼的方式取得了公司財務章和營業執照。

  而源星資本則是的兩位管理合夥人金炯和於立峰拿走了公司20多個公章,“逼宮”昔日的黃金搭檔董事長卓福民。

  ……

  一時間,被公眾認為荒唐、奇葩的公章爭奪戰不僅沒有消停,反而效仿者頻出。由於搶奪公章或營業執照,都不構成搶奪罪或其他刑事犯罪,企業管理者們的暴力搶奪,最多可能被認為涉嫌尋釁滋事。一般來說,行政難監管、法律難認定和追責,很多人看到其中的空子,這才導致該種現象越來越猖獗。

  搶章背後是撲朔迷離的企業控制權歸屬,商場鬥爭中,利益越大,爭鬥越激烈。不斷升級的搶章事件,或許也會迫使相關律法條款的完善。

  所以,千萬保存好你的公章,萬一被搶了呢?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