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300萬美金放跑MVP!他讓老闆後悔了一輩子
2020年07月17日14:04

  2004年7月15日,史提芬·拿殊離開徵戰了6個賽季的達拉斯,與太陽隊簽下一份6年6600萬美元的合同,重返鳳凰城。

  後來的我們知道,這一年便是屬於拿殊的傳奇之始。他成為了鳳凰城光芒萬丈的指揮官,用他的妙突鬼手支撐起七秒進攻的靈魂。

  在日照萬物之前,風之子是如何度過他的黎明的呢?

  簽約太陽時拿殊的年齡已經達到30歲零5個月。

  2連MVP、5次助攻王、8次全明星、3次最佳陣容一陣、2次最佳陣容二陣,這是拿殊的太陽時期落幕後的榮譽。而在小牛時期,也就是30歲之前,他的個人榮譽里還只有2次全明星和2次最佳陣容三陣。從球隊三當家到最有價值球員二連莊,拿殊在鳳凰城迎來了最驚人的華麗蛻變。

  後來被問到作為小牛老闆,在任期間最大的遺憾是什麼,古賓回答說是當年沒有留下拿殊。

  拿殊在1996年第一輪第15位被太陽隊選中。1998年,達拉斯小牛隊在選秀大會上用布巴·威爾斯和馬田·穆瑟普以及一個首輪選秀權從太陽手中換來了拿殊。同樣是通過交易,達拉斯人得到了98年的9號秀德克·奴域斯基。再加上已經打出水平的米高·芬利,小牛的“三駕馬車”時代由此而始。

  98-99賽季,小牛還僅排在西岸第11。00-01賽季、01-02賽季,達拉斯人已經穩固了他們西岸第四的位置。02-03賽季,小牛豪取60勝,勝場數與馬刺並列聯盟第一,德克場均25.1+9.9+3.0,芬利19.3+5.8+3.0,拿殊17.7+2.9+7.3。

  可惜球隊的戰績始終無法更進一步。走的最遠的02-03賽季,是西決2-4倒在馬刺鐵蹄下。兩度輸給馬刺,一次被帝王攔路,管理層勢必要開始思變。

  在2003年西岸決賽輸給馬刺後,小牛努力採取了各種措施來補強。他們簽下了安托萬·獲加和安托萬·賈米森。球隊在嘗試一些新的東西,但實際上卻得到了兩個與奴域斯基打相同位置的球員。

  管理層想借此在進攻端最大限度地解放奴域斯基。“胖頭陀”獲加和賈米森都是空間型的四號位,而且賈米森有著上乘的低位技巧。這樣奴域斯基不僅能在受到夾擊時找到援手,而且能獲得更多的低壓防守下的投籃機會。

  那個賽季,小牛的進攻能力傲視群雄,場均105.2的得分連薩克拉門托帝王也無法與之匹敵。但他們的失分也高居聯盟第二,奴域斯基需要長時間地頂到5號位,球隊達到了攻強守弱的極致。

  “我一直是一個以傳球優先的人,所以我在試著讓這個組合生效。於是,在那個賽季的上半部分,我的數據很低;但下半賽季,我的投籃命中率超過了50%,打得很棒。但我認為這似乎也給了馬克·古賓一個信號,也許他認為我即將要離開了,因為我沒像之前那個賽季一樣完整地打球。”

  03-04賽季的季後賽首輪,小牛直接被帝王“紳士橫掃”出局。

  又一個賽季的失敗,便很有可能意味著陣容的重組。這時,太陽給史提芬·拿殊——這位他們昔日的舊將開出了6年6600萬美元的報價。古賓的小牛當時擁有著匹配權。

  拿殊已經年過而立了,而且屬性上是比較明顯的攻強守弱,和德克的組合有著防守上的劣勢。同時,小牛的醫療團隊提醒古賓,拿殊有背傷隱患。所以當時小牛管理層只願意付出800萬的年薪來簽約拿殊。

  在達拉斯,拿殊從青澀的三年級新秀成長為全明星控衛,他對這個城市肯定還是有著留戀的。我們知道拿殊和德克到現在仍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德克當時也覺得球隊應該留下拿殊。但是拿殊也沒有理由拒絕更有誠意、更加求賢若渴的鳳凰城。

  迪安東尼的跑轟戰術徹底釋放了拿殊,像是徹底放生了一匹限足已久的烈火戰馬。2004-05賽季,拿殊場均出場34.3分鐘,得到15.5分3.3籃板11.5助攻,當選常規賽MVP。引入拿殊後,鳳凰城太陽直接從29勝53負、西岸倒二的魚腩變身為62勝20負、聯盟第一的頂級強隊。

  05年的季後賽次輪,拿殊迎來與老東家的直接對話。場均30.3分6.5籃板12次助攻,投籃命中率55%、三分命中率41.9%、罰球命中率96.2%,拿殊打出了不可思議的統治級表現。場均29+13的A.史杜達米亞、場均23+12的馬里昂也給予了拿殊極大的幫助,太陽4-2成功踏過小牛這關。

  被舊將親手淘汰出局,古賓那時的心裡必然不好受。但理性分析的話,其實拿殊與小牛的分離,更接近是一種互相成全。

  伴隨著拿殊易隊、湖人解體等事件,西岸逐漸形成小牛、馬刺、太陽三足鼎立之勢。04-05賽季開始,三隊輪流各當了一次西岸第一。

  拿殊在05年和06年蟬聯MVP獎項。而德克也在這兩年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從04年的MVP排行第十,到05、06年連續占領第三的位置,並且自此成為一陣的常客。而德克拿到MVP的07年,拿殊則是排在第二,擁有30.2%的得票率。

  小牛在06年的西岸決賽對太陽完成了復仇,同樣是4-2。他們拿到了隊史第一座西岸冠軍,並且離當時的冠軍相當相當近。而07年的拿殊遭遇了霍里的凶狠撞擊,A.史杜達米亞和迪奧因為從後備席衝上場而被禁賽,太陽的奪冠之路也就此被終結。

  如果拿殊當年留在小牛會怎樣?也許他能和奴域斯基一起捧起,那一座他夢寐以求、苦苦追尋的金盃;也許他們燃盡歲月,仍然無法圓夢。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在時間的那一頭,已經換上橙紫球衣的那個長髮男孩重新回到了達拉斯美航中心。他看到了那些熟悉的面孔,以及那些仍然熱情洋溢的球迷。達拉斯的景緻並沒有變。

  “這裏永遠都是德克和史提芬的家園。”

  (神遊)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