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快評 | “天問”之旅開啟,有一種聲音在互聯網上終於消失了
2020年07月23日14:05

原標題:參考快評 | “天問”之旅開啟,有一種聲音在互聯網上終於消失了

參考消息網7月23日報導(文/十四心)

一首跨越兩千年的長詩,成就中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響亮的名字。“圜則九重,孰營度之?”屈原在楚辭《天問》中曾經發出的這句感慨,兩千年後因“天問一號”而再次為越來越多人所熟知。

在北鬥全球衛星導航系統星座部署全面完成整整一個月後,7月23日中午,作為執行中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的“天問一號”探測器,正式開啟了奔向火星之旅。

對全世界來說都格外特殊的2020年,卻是名副其實的中國“航天大年”。除了北鬥組網完成、火星探測器出征,還有嫦娥五號即將探月“挖土”(採集月壤)以及低軌移動互聯網系統“鴻雁星座”、近地載人空間站等或整裝待發,或拉開建設序幕。單是看這些浪漫的名字,就很難不讓人對太空充滿無限想像。與之相對應的,是中國人邁向太空的腳步正越來越堅實,目標也越來越深遠。

中國人為什麼要上火星?筆者發現,以往幾乎每次中國航天事業取得進步時都會出現的“是否浪費錢”、“值不值得”等爭議,如今在互聯網上已漸漸銷聲匿跡。經曆了眾聲喧嘩的嘈雜後,中國公眾的視野也隨著航天人的腳步越來越寬,看得越來越遠。發展航天事業,進軍深空探測,不僅是一個國家綜合實力的直接體現,也是著眼未來太空時代的現實需求,因此它已經成為一種全民共識。當馬斯克宣稱要送100萬人移民火星,當多個國家的火星探測器在7月同場競技,中國的“天問一號”今天出發了。看看獲悉發射成功後中國社交媒體上那些激動的留言,就能發現“天問”工程是人心所向,亦是眾望所歸。

雖然中國火星探測任務2016年才正式批準立項,但我們的進步更快,目標也定的更高:當年立項即計劃2020年發射火星探測器一步實現“繞、落、巡”目標。中國人為什麼能?用一個或許顯得“老套”的說辭作答應該恰如其分:自力更生。它也是中國航天致勝的法寶,包括經曆過9年前“螢火一號”的挫折,也包括後來“胖五”的成功發射,都詮釋了“靠人不如靠己”的重要性。神舟飛船總設計師戚發軔也曾以“自力更生”總結航天精神:“一切要靠自己,不能靠別人。當年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我們要向一代代默默奉獻的航天人致敬,“天問”是中國行星探測任務的新起點,也是中國航天人的新徵程。

不過今天我們更想以科學的名義,而不是以大國競爭和地緣政治的角度,看待包括“天問一號”和阿聯酋“希望”號、美國“毅力”號在今夏的集中發射。作為和地球幾乎同齡的一顆行星,火星曾有著怎樣的過往,又是否能成為人類的第二個家園?要想找到答案,就需要地球上的人們團結協作,共同探索。

按照計劃,“天問一號”還將飛行7個月,才能完成這次最遠跨越4億公里的拜訪。可以想見,在這期間大概全世界科學愛好者都會睜大眼睛盯著中國這顆火星探測器的步伐。如果任務成功,中國將成為世界上首個首次探索火星即完成軟著陸的國家。但毋庸置疑的是,就像中國率先作出新冠疫苗全球共享的承諾一樣,“天問”系列的科研成果也必將惠及全人類,這符合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也與中國古代先賢仰望宇宙時曾擁有的博大胸懷一脈相承。

希望在奔向火星乃至更遠太空的旅途上,各國間大可以少一點心機和算計,多一分關注共同福祉的協同與努力。雖然在當前有些詭異的全球氛圍中,團結合作註定道阻且長,卻也是行則將至的本真方向。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