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將推廣新能源“泥頭車”
2020年07月28日04:09

原標題:廣州將推廣新能源“泥頭車”

建築施工噪聲投訴位居各類噪聲投訴首位。  在高考和中考集中的7月,人們比以往更加註重噪聲防控。那麼廣州的噪聲治理工作正面臨怎樣的現實和遠景?

  “有事好商量——廣州市政協民生實事協商平台”2020年第五期聚焦“建築工地噪聲有效防控”。根據12345熱線受理中心相關數據顯示,2019年共接到與噪聲有關的投訴約6.8萬宗,占環境保護類投訴工單數量的首位,其中建築施工噪聲為2萬宗,占噪聲投訴總量的29%,位居各類噪聲投訴數量的第一位。

  在與政協委員的協商中,市城管局副局長李鋒說,廣州正加快推進新能源建築廢棄物運輸車輛的推廣使用。這意味著電動泥頭車白天非交通高峰期的允許出行時間也有望增加,有望在縮短建設工程施工週期的同時,減輕道路交通噪聲汙染和建築施工噪聲。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邱偉榮

  焦點1:防控噪聲沒有地方性法規?

  正組織起草《廣州市生態環境保護條例》

  建築工地的噪聲管理離不開三個部門。生態環境部門負責噪聲汙染防治統一監督管理,住建部門負責發放夜間施工許可證明,城管執法部門負責對建設工程夜間無證超時施工行為進行處罰,但是城管部門罰的是工地有無辦證,而非噪聲。

  在多部門“齊管”下,如何更加明確管理職責、提高執法效率?

  市政協委員、廣東南方軟實力研究院副院長譚國戩說,2019年1月《廣州市環境噪聲汙染防治規定》廢止至今,廣州尚未出台新的法規。

  市生態環境局副局長夏育民說,因為國家和省層面的生態環境保護領域法律法規大幅調整,廣州市按要求開展了地方性法規的集中清理,《廣州市噪聲汙染防治規定》因此廢止,這給噪聲管理帶來了一定的影響。廣州噪聲管理目前主要依據國家和省關於噪聲汙染防治的法律法規、治安管理處罰法、《廣州市城市管理綜合執法細則》等規定開展監管。

  同時,生態環境局正在組織起草《廣州市生態環境保護條例》。夏育民說,這部法規將吸納廣州市多年來治理施工噪聲積累的經驗,將實施效果好的製度在立法中固化,並將對超標排放、超時限排放等違法行為設定更嚴厲的處罰。

  事實上,廣州針對工地噪聲的聯合執法正在常態化進行。比如城管部門每月聯合住建、交通、交警等部門開展全市性專項整治行動,打擊無證夜間超時施工行為。市城管局副局長李鋒說,近幾年城管執法局每年查處的無證夜施行為都超過1000宗,今年上半年已處罰658宗,罰款561.2萬元。

  焦點2:噪聲治理取證難?將推廣噪聲在線監測設備

  監管難、取證難是噪聲治理的兩難。通常,市民覺得噪聲難忍而投訴,生態環境部門到現場取證後,卻發現沒有噪聲或者噪聲未超標。“噪聲不同於水汙染和空氣汙染,無法留存,檢測其實不容易。應該要求符合條件的工地在開工前必須安裝工地噪聲實時監測系統,數據直接傳送到住建、生態環境及城管部門。”市政協常委、民建廣州市委員會專職副主委冼聰穎說道。

  據瞭解,建築施工噪聲在線監測設備已經在廣州部分工地得到使用,比如在出入口等顯眼位置安裝顯示屏,實時顯示工地噪聲現狀值;且數據可以傳回監管部門的後台,為管理提供科學依據。市住房城鄉建設局副局長王保森說,去年4月1日開始,全市所有建築面積在10000平方米以上的在建建築工地,或施工週期大於6個月的建設工地,都必須安裝揚塵噪聲在線監測設備。相關監測數據同步共享到揚塵在線監測平台,實現噪聲汙染的實時監測。

  焦點3:罰款執行力度不夠?將不良記錄納入企業誠信體系

  2019年廢止的《廣州市環境噪聲汙染防治規定》此前是噪聲執法的重要法規。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看到,該法規規定,超出規定的時間或者未經批準夜間施工、作業而造成噪聲汙染的,處以三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罰款。對於施工方而言,建築工地工期晚一天,損失數以萬計。這意味著施工方會不顧罰款而進行施工。

  “罰款的執行力度目前不高。應該大幅提高罰款金額,實施按日計罰和再犯加重處罰;另一方面也要建立施工主體誠信體系和質量評價體系。” 譚國戩說。

  誠信體系作為管理的一種新思路,也受到冼聰穎的認同。他說,執法部門應當定期將建築業企業的環境噪聲違法行為查處情況通報住建部門,將受處罰和被通報的施工企業不良記錄納入建築施工企業誠信體系。夏育民說,生態環境局於2018年11月會同市直45家單位聯合簽署了《廣州市關於對生態環境保護領域生產經營者開展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規定了10類共48項聯合懲戒措施。此舉希望可以促進企業主動開展噪聲汙染防治工作。

  焦點4:夜間施工低效擾民?推廣新能源建築廢棄物運輸車輛

  比起罰款,市政協常委、廣州新城市投資控股集團聯合創始人曹誌偉認為,收回夜間施工證明同樣能見效。王保森說,除應急搶險和必須開展連續施工作業的項目外,住建局一律不得核發夜施證。對於已經取得夜施證但施工噪聲超標的項目,該部門也一律取消夜施證。

  此外,曹誌偉認為,廣州建設項目的夜間施工時間為20:00~23:30,扣除半小時清場,只有3個小時左右。但目前建設工程的地下室越挖越深,出土量不斷增加,泥頭車因影響交通被禁止白天出行,夜間施工泥頭車的管理是居民投訴的集中點之一。

  “應該鼓勵施工企業對泥頭車進行升級換代,推廣使用電動泥頭車。比如,可以專門增設電動等新能源環保泥頭車白天非交通高峰期的允許出行時間,尤其是工作日如上午9時~11時、下午2:30~5:00。”曹誌偉說。對此,夏育民表示認同,“推動泥頭車電動化,增加電動泥頭車白天非交通高峰期的允許出行時間,不僅可以縮短建設工程施工週期,還能減少機動車氮氧化物和顆粒物的排放量,同時減輕道路交通噪聲汙染和縮短建築施工噪聲對居民生活環境的影響時間。”他說。

  李鋒說,目前該局正牽頭加快推進廣州市新能源建築廢棄物運輸車輛推廣使用的工作,並製定純電動、氫能源等新能源建築廢棄物運輸車輛推廣試點實施工作方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