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COS圈的隱秘角落:福利姬的假福利與真色情
2020年07月30日11:40

  原標題:揭開COS圈的隱秘角落:福利姬的假福利與真色情

  喜歡二次元的都知道cospaly,而不知道的,是隱藏在隱秘角落的“福利姬”。

  “福利姬”,是指那些穿上動漫角色衣服模仿二次元人物的女生,打著cospaly名號,通過售賣自己大尺度的cos照片和視頻,賺取錢財。

  她們出沒於各個平台,留下挑逗且曖昧的信息,等待著網友尋上門來。福利姬的背後是暗藏色情服務的產業鏈。

  “福利姬拍攝及銷售傳播類似淫穢照片以及視頻,涉嫌《治安管理處罰法》和《刑法》中的傳播淫穢物品違法犯罪。”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趙虎律師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對傳播淫穢物品的處罰通常視情節輕重而定。如果情節較輕、傳播數量較少的話,屬於違法行為,通常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規定由公安機關罰款或者拘留;而如果傳播數量較多、情節較惡劣以及獲利較多的話,則可能構成犯罪。”

  感覺自己就像櫥窗里的商品 決定不幹了

  白冰(化名)曾經做過一段時間“福利姬”,目前以前脫圈。“感覺就像陳列在櫥窗里的商品,明碼標價,等待著群裡的男性挑選。”

  回憶起兩年前的經曆,白冰說,“當初覺得錢來得很快,但現在根本不敢回首細想。”

  2017年,熱衷COS裝扮的白冰在一次動漫活動中偶然結識了幾位私下從事 “福利姬”的coser,對方每個月靠銷售照片和視頻就能獲得近萬元的收入,讓她心動不已。

  “coser通常依靠參加動漫活動、交易cos服裝賺錢,但主要穩定收入仍集中在銷售cos照片上。”7月13日,白冰告訴貝殼財經記者,但普通的cos照片很難保證收入。

  白冰說,往常穿著普通的cos服裝拍出的照片每張價格通常為1元上下,即使按照每組50張打包起售計算,也只能賣幾十元。“因為服裝、造型相對保守,一組照片只能賣出去三四次,最多賺到一兩百元,基本都是虧錢。”

  在得知福利姬每組50張的照片能賣到兩三百元,且幾乎隨時都能接到訂單後,白冰心動了。

  在朋友的引薦下,白冰加入進一個有著近200人的福利姬交流群,和此前她所加入的群成員大多以coser為主,彼此相互交流服裝拍攝等經驗不同,這個群裡更多的是男性。

  白冰清楚,群裡的男性都是“金主”,而女生都是“福利姬”。每天夜裡11點後這些女生都會發佈自己身著各式服裝的cos照片,大多身著暴露,擺著性感的姿勢。而男性“金主”們則依據自己的喜好,圍觀各種“福利”圖,並挑出看中的福利姬進行下一步的私聊。

  “感覺自己就像陳列在櫥窗里的商品。”白冰說。

  為了讓金主能選中自己,白冰不斷從網上購買學生裝、女仆裝以及OL裝等略帶誘惑性的服裝,學著其他“福利姬”拍攝各種造型的照片。“當時目標很簡單,就是刺激他們下單購買照片。”

  暴露換來的是金錢。隨著“福利照片”銷量的增長,白冰獲得了遠比此前銷售正常cos照片更多的收益,“一個月就能賣出去幾十套照片,按照每套200元計算的話,差不多能賺到近1萬元。”

  很快,白冰發現群裡不斷出現新的福利姬,年齡也越來越低齡化。一次在翻閱一位臉上充滿稚氣的福利姬照片時,她猜測其年齡可能還不到20歲,但圖片尺度卻遠超出她們這些“老人”,“大多都是真空上陣。”

  這讓白冰開始不安起來。她最終決定退出這個圈子,“內心確實過不了尺度的關,同時沒必要為了錢讓自己名聲受損,算了。”

  隱藏在網絡平台角落的福利姬 可提供“定製”服務

  “以前國內福利姬出沒在PR社等App,而隨著平台被警方打掉後,這些福利姬開始尋找新的平台,傳統網絡平台則成為她們推廣宣傳的新渠道。”一位此前曾購買過福利姬照片的網友告訴貝殼財經記者。

  據媒體報導,杭州警方曾於2018年5月搗毀“九月久”、“七色(小公舉)”、“PR社”等號稱“美少女直播”的涉黃App,涉及10多個省份,抓捕93人。

  如今,微博、貼吧等網絡平台成為“福利姬”推廣宣傳的陣地。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不少福利姬通常選擇在熱門微博下方的回覆中發佈衣著性感裸露的照片,並配上具有挑逗性的文字,以及標記個人QQ或微信進行引流。

  “不少福利姬會在網上發佈一些長圖或者gif動圖,最上方通常是普通的表情包和風景照,而最下方則藏匿著具有挑逗意味的照片。”上述網友告訴記者。這種確保不被平台監測出來的方式被圈內稱為“多保一”,用多張正常的圖掩護最後一張。

  近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搜索時發現,一位福利姬在貼吧里留下多張標著二維碼和費用的圖片:“58元加qq”、“200元加工作微信”、“520元加私人微信”,並稱“qq僅用於溝通和瞭解價格、工作微信提供照片和視頻,私人微信能得到更多福利。”

  為調查,記者加上了這位名為“蔡蔡1號機”的福利姬的qq。

  記者注意到,“蔡蔡1號機”售賣的包括圖包、視頻,以及“原味”內衣。

  在收費項目表上,其按照編號根據所穿的服裝分門別類,每套服裝圖片下分為“僅圖片”、“僅視頻”以及“套價”三個檔次,價格也分別標為166元、199元和288元不等。

  這隻是普通的項目價格,如果不滿意的話,還能提供定製類服務。

  記者發現,福利姬可以按照買家需求進行照片和視頻拍攝,但視頻類定製最低每分鍾150元,3分鍾起接,圖片類則是每張52元,5張起接。

  “如果你要原味內衣等實物的話,也能夠提供。” “蔡蔡1號機”發來的另外一張“會員詳細”介紹中,還將買家設立為666元的“月會員”、1888元的“季會員”、3999元的“年會員”和8888元的“永久會員”,成為會員後則能獲得相應照片、視頻等“福利”。

  記者在其qq空間里看到除了“蔡蔡1號機”外,還有多個名字為“蔡蔡2號機”、“蔡蔡3號機”的小號。這意味著即使其中一個賬號被查,也不影響另外賬號的兜售。

  更隱秘的背後:擔心隱私曝光找中介牽線 線下可約

  “福利姬灰色產業鏈的水分,遠比你想像的要深得多。”曾短暫從事過福利姬的小可(化名)告訴貝殼財經記者。

  不同於上述直接面對“客戶”銷售照片和視頻的“福利姬”,小可的方式則是找到“中間商”,由小可提供圖源,“中間商”將照片和視頻販賣出去後,再按照相應比例分成。

  “很多福利姬都會選擇類似渠道。”小可說,“儘管為了賺錢願意出賣隱私照片,但還是擔心信息被曝光而影響到現實生活。”

  小可此前的合作對像是圈內一位攝影師,攝影師負責拍照片和部分視頻,再利用其在圈內的資源,尋找“金主”。當有網友多次購買圖片後,小可和攝影師就會將對方視為重點“金主”,出了新圖不僅會第一時間通知,還會就對方的要求進行“定製”拍攝。

  福利姬的交易還從線上延伸至線下。據媒體此前報導,有玩家在加入福利姬群後接觸到更多深層次的隱秘世界,甚至出現和福利姬進行“線下可約”的交易。貝殼財經記者在“蔡蔡1號機”所發來的“福利介紹”中同樣看到,在成為其VIP客戶時可實現“線下見面”的要求。

  阻擊福利姬

  貝殼財經記者在網絡平台上瀏覽發現,仍有隱藏的涉及情色服務的信息存在。

  記者點進一個名為“阿星超可愛噠”的賬號後發現,其商品頁上標明“24小時禦姐/少女/蘿莉音在線接單”。同時還寫著“可ghs”和qq號碼,並附上了一張充滿誘惑的照片。加好友後發現,其qq頁面中詳盡地標註著包括“語愛”、“視頻”等項目以及相應價格。

  在另一位名為“狂歡購”的頁面上,同樣有類似文字和qq聯繫方式,記者加上該賣家的微信號時發現,其朋友圈是多張身著內衣的暴露照片。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些女性也算是福利姬。”曾多次舉報福利姬賬號的林雷(化名)告訴貝殼財經記者,“不同於其他福利姬通過銷售照片、視頻獲利,這些則更為直接地進行虛擬情色服務。”

  林雷告訴記者,福利姬為了逃避監管,從推廣平台到最終的交易採取種種中轉方式,甚至鏈接不斷轉跳到多個平台,給相關部門和平台方在追蹤其交易行為並留存證據時製造了難度,但相關部門對福利姬的打擊早已有之。

  除了上述杭州警方於2018年對多款暗藏福利姬的涉黃App進行查處外,2019年4月,據四川電視台報導,成都警方在高鐵上抓獲一名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的女子,據悉該女子正是一名福利姬。

  目前,作為福利姬群體發佈信息的網絡入口,社交平台正越來越加強對內容的監管。

  “就福利姬所拍攝、銷售的此類商品而言,已構成了傳播淫穢物品的範疇。”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付建律師告訴記者,“根據《刑法》的規定,淫穢物品是指具體描繪性行為或者露骨宣揚色情的誨淫性的書刊、影片、錄像帶、錄音帶、圖片及其他淫穢物品。而就其所拍攝的性感、露點照片,重要隱私部位一覽無遺,同時包含大量性暗示動作,已屬於‘淫穢物品’的範疇。而在網上銷售則涉嫌構成刑法上的‘製作、複製、出版、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

  據《刑法》第363條第1款規定,以牟利為目的,製作、複製、出版、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記者瞭解到,擔任銷售鏈條的“中間商”,同樣涉嫌構成刑法上的“製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

  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趙虎律師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拍攝及銷售傳播類似淫穢照片以及視頻,將涉嫌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和《刑法》中的“傳播淫穢物品”違法犯罪。

  趙虎律師解釋稱,對“傳播淫穢物品”的處罰通常視情節輕重而定。如果情節較輕、傳播數量較少的話,屬於違法行為,通常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規定由公安機關罰款或者拘留;而如果傳播數量較多、情節較惡劣以及獲利較多的話,則可能構成犯罪。同時,一旦“福利姬”屬於未成年人,那麼無論是照片、視頻的拍攝還是銷售傳播,都屬於“情節惡劣”的加重情節,將面臨從重處罰。

  一位coser表示:“趕緊將福利姬清除乾淨吧!免得讓cos圈受到波及,背負無辜罵名。”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