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FBI的觸角公然伸過來了
2020年07月30日23:52

  原標題:當心!FBI的觸角公然伸過來了

  近日,美國聯邦調查局通過互聯網發佈簡體中文廣告,公開在美國社會募集中文翻譯人員和所謂語言分析師。

  招聘廣告寫道,您是會讀、寫和說外國語的美國公民嗎?您願意與他人分享您的文化專長嗎?您的語言和文化專長對聯邦調查局的任務至關重要!

  聯邦調查局的發佈的內容一般為英文,在它招聘針對某個國家或地區的僱員時會用這個國家或者地區的語言發文。上述廣告招聘的所謂翻譯員是一個細分崗位,在FBI大的工種里屬於語言分析師。

  語言分析師在FBI的官網上有詳細的介紹,就是利用他們對其他文化和語言的瞭解,幫助FBI完成保護美國免受國際和國內威脅的使命,他們和一個團隊合作,保護國家免受外國反間諜威脅、腐敗案件、間諜活動、網絡犯罪和其他非法犯罪,FBI所有的語言分析師都是從合約翻譯員開始做起的。

  一家美國政府機構招募翻譯,原本無可厚非。聯邦調查局在美國政府架構中,既是聯邦執法部門,也是重要情報單位,常年在美國公民中招募小語種翻譯人員,並保持1500人規模的外語人才隊伍。但在中美關係出現重大波折的大背景下,聯邦調查局專門突出精通簡體中文的專業招聘,的確耐人尋味。

  01

  “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是一場遊擊式信息戰,軍民不加區分地參與其中。”——赫伯特·馬歇爾·麥克盧漢

  很明顯,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行動是一項旨在阻斷中美人文科技交流的昏招,主要還是為現政府謀求連任的選戰服務。疫情暴發以來,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於是加速甩鍋中國,試圖通過“脫鉤”舉動在選民中撈取連任資本。聯邦調查局加大中文翻譯招募力度,無非是想籍此恐嚇威脅在美中國留學交流人士,加速兩國人文交流脫鉤。

  目前,美國聯邦調查局有專門打擊騷擾中國留學生和華裔科學家的“中國行動計劃”,羅列一些莫須有的“竊取知識產權”和“非法獲取敏感技術信息”等罪名,以此騷擾中國留學生,調查華裔科學家,製造恐慌氣氛。

  有美國高校留學生告訴刀哥,該校已經通知他們,在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關閉期間,美國聯邦調查局即將聯繫研究人員,瞭解“中國政府非法從美國大學採購研究成果的作用,包括那些關於疫苗的研究”。

  這位學生說:“這很荒謬……他們(聯邦調查局)顯然是在編造一項指控,然後深入地下尋找‘證據’來證明這一點。他們招募說中文的美國公民,其中許多人從來沒有去過中國,只和上世界八九十年代移民到美國的人交談過,他們緊緊抓住反共思想,不瞭解今天的中國。

  美方上述行徑已經引起了中國留學生和華人社團的強烈憤慨,並對中美人文交流產生了一定影響。但問題是,中國參與國際事務和國際交流不斷增加,中國大陸作為一個巨大的貿易市場,與美國的來往和溝通也日趨頻繁,密切的中美人文交流使兩國都從中受益頗豐,這是任何美國政客都難以否認的。

  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伊儘管雷人雷語不斷,也不得不承認“美國社會因中國移民以及每年約10萬名留學生和研究人員而變得更加富裕”。以此為視角,此舉不可謂不是一個大昏招。

  同時,這也反映出某些政客試圖挑動美國社會反華氣氛的險惡用心,是一項為冷戰招魂的大敗招。臭名昭著的麥卡錫主義氾濫於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美國,其信奉追隨者打著清查“共產黨分子”的旗號,惡意誹謗、肆意迫害進步人士和華裔群體,將反共變成了美國外交政策的唯一選擇,上演了一幕幕荒誕的政治鬧劇。很明顯,麥卡錫主義的幽靈又回到了今日美國。

  02

  “沒錯,美國在監視整個世界,敵友均不例外。”——茲比格涅夫·布熱津斯基

  聯邦調查局成立於1908年,是美國國內的情報與安全機構,也是美國主要的聯邦執法機關。聯邦調查局在美國司法部的管轄下運作,同時也是美國情報體系成員。它是美國主要的反恐怖主義、反間諜以及刑事調查組織,對200多種聯邦犯罪行為具有管轄權。

  可以想見,聯邦調查局一旦有了更多的中文翻譯人員,就可以從容炮製各種指向鮮明、精準打壓的冤假錯案,通過妖魔化和標籤化中國在美留學人員,固化美國社會對華裔群體的系統性歧視,從而在美國社會造成更大分裂。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試圖推動一項旨在更新《愛國者法》的修正案,有史以來第一次允許聯邦調查局無搜查令獲取美國人的上網信息。對自己國家內部如此,對他國更是如此。

  美國情報部門憑藉美國科技優勢,掌握了海量收集用戶信息的後台工具,在全球監控“一切外國通信”,通過大數據挖掘和分析,引導網絡戰、信息戰的精確打擊。美國竊聽自己的盟國領導人,以及使用震網病毒打擊伊朗核設施即是著名例證。

  美國情報部門更是肆意入侵中國政府部門和企業計算機網絡信息系統,大量竊取涉密信息甚至是核心涉密信息,其所作所為早已超出正常國與國的關係。把美國情報系統這些所作所為聯繫起來看,已經不是個別政客的利令智昏,而是一種全政府式的政治癲狂。

  根據法國學者克勞德·德萊斯在他的《美國國家全局》引述斯諾登披露的信息, 2013年6月,中國的華為、大唐和中興公司發現,美國國家安全局入侵互聯網路由器並訪問了數千台電腦。不久之後,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獲悉,美國國家安全局監聽了電話通信並竊取了短信數據。一直以來,中國常常被美國指責開展網絡間諜活動,而美國則公開宣稱不蒐集經濟情報,儼然一副受害者形象。

  美國情報部門有多個針對中國的計劃,比如“計算機網絡刺探”計劃“渦輪”,包括多種複雜的植入程序,適用於各種應用,如:Unitedrake(聯合釘耙)能夠完全控製受感染的電腦;“Captivateaudience”(錄製聽眾)能夠控製計算機麥克風,進而錄製對話;Gumfish(橡皮魚)能夠控製攝像頭;Foggybottom(霧穀)收集瀏覽記錄、登錄名和密碼;Grok(神交)檢測鍵盤敲擊;Salvagerabbit(打撈兔子)能夠從連接到受感染計算機的可移動驅動器上提取數據。

  據攔截者網報導,“渦輪”是“量子”計劃的一部分。“量子”是2008年投入使用的互聯網攻擊技術,該計劃首先是通過間諜、製造商甚或是毫不知情的用戶在機器中秘密植入微型電路或閃存卡。植入的硬件會發出無線電波,無線電波由公文包大小的中繼站接收,有時距離數公里之遠。中繼站將無線電波傳輸回美國,後者根據無線電波在該機器上安裝惡意軟件,實施間諜活動或網絡攻擊。“量子”計劃的重點目標之一是中國的軍事單位。

  還有名為“老鷹哨兵”的項目,國家安全局的特工滲入中國、韓國、德國,在這些國家的算機網絡和設備上植入後門程序,從而在其政府不知情的情況下,訪問上述國家電信行業的敏感系統和數據。長期以來,美國情報機構合作公司的員工隊伍中始終存在獲得秘密授權的前特工,他們在公司上班,但同時也在秘密地為情報機關效勞。

  03

  “我們撒謊、我們欺騙、我們偷竊。我們還有一門課程專門來教這些。這才是美國不斷探索進取的榮耀。”——邁克爾·理查德·蓬佩奧

  在特朗普當局追求大國博弈戰略的背景下,這也是聯邦調查局為之貢獻的蠢招。

  美國情報系統長期各自為政,互相傾軋,為此還不得不出台了相關情報法劃分各部門之間的利益關係。前有中央情報局頭子蓬佩奧揣摩特朗普心思一躍成為國務卿,並高調宣佈參加未來總統競選,出身助理總檢察長的現任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伊自然不甘落後,同打“新冷戰”、同打“中國牌”,顯然是一條進入特朗普視線的便捷通道。

  只可惜中國不是蘇聯。中國是世界最大的貿易國,是130個國家最大的貿易夥伴,從購買力平價來看,中國是世界最大經濟體,有世界最龐大的4億中產階級。這樣的國家是區區幾個會說中國話的翻譯們能遏製的嗎?

  美國聯邦調查局招不招翻譯、招什麼樣的翻譯,是他們自己的事。不過,鑒於他們臭名遠颺的間諜特務名聲,我們只需紮牢自家籬笆即可。剩下的,就是搬個板凳當看他們的跳樑表演。

  圖片來自網絡

  來源:補壹刀 王強、李小飛刀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