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芬·亨特利:懷念當“贏波機器”的年代
2020年07月30日11:41

  被中國球迷稱為“檯球占士”的斯蒂芬·亨特利在17歲時曾“口出狂言”,立誌在21歲前成為世界冠軍。對年輕的亨特利來說,這不是夢想,而是宣言,因為他是冷酷而堅定的“桌球機器”。

  在英國廣播公司(BBC)旗下播客節目《This Sporting Life》中,亨特利詳細回顧了自己從成為“贏波機器”到退役的心路曆程。

  少年亨特利

  球會比賽打磨抗壓能力,一門心思打球拒絕社交

  亨特利在立下21歲拿到世界冠軍的宣言時表現出不符合年齡的冷靜和自信。他表示自己從小就不懼怕新聞發佈會之類的大場面,這是他年少時打球會比賽練出來的。

  那些有賭博性質的球會比賽往往氣氛緊張,加上賭客都有自己一向支持的球員,罵罵咧咧或喝倒彩都是家常便飯。然而,這並沒有給亨特利帶來童年陰影,反倒將他打磨得更堅強。

  在這種環境下成長使亨特利不再懼怕成為不被看好的一方,尤其是在對陣吉米·韋特、阿曆克斯·希堅斯等人氣球員時,能夠極少受到現場觀眾和各種言論的影響。

  青年亨特利

  “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喜歡這種球會比賽。”亨特利說道:“我不喜歡走進那種地方,我不喜歡那種環境和氣氛,那裡到處都是喝酒抽菸賭錢的人,會在你正要擊球的時候說‘打丟吧!狗娘養的!’但我一來到球檯,一切都沒關繫了。這對我之後的職業生涯也是一種教育和鍛鍊。”

  亨特利雖然經常出入煙霧繚繞的桌球球會,卻曾是個“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打桌球”的乖孩子,他被父母和經紀人保護得很好,也管得很牢,全部的生活就是一門心思打球。

  “我轉職業時,父母給我很多照顧。我的經紀人伊恩·道爾幫我屏蔽了一切雜事,像培養史蒂夫·戴維斯那樣待我,沒有事會讓我分心,我就是一個純粹的桌球球員。”

  “檯球占士”亨特利

  “桌球圈有那種酒文化,但我一點興趣都沒有,我也不喜歡製造奪眼球的新聞,所有採訪都關於比賽本身。陪我去比賽的只有三個人:我爸、經紀人伊恩·道爾,和一個賽事經理人。我們的日程就是比賽、吃飯、回酒店。我不社交。”

  談阿曆克斯·希堅斯和吉米·韋特

  阿曆克斯·希堅斯、吉米·韋特、史蒂夫·戴維斯都是亨特利少年時的偶像,一開始,希堅斯還經常邀請他一起練球,這對16歲的亨特利來說是一件美事。然而,在他展示出可怕的實力後,“颶風”對他的態度來了個180度大轉變。

  “在我剛轉職業時,阿曆克斯對我真好,但當我贏得了第一個排名賽冠軍,他就把我當成了敵人。”亨特利在談到他和“颶風”希堅斯時無奈地說道。

  亨特利與韋特

  “他變得很冷淡,在媒體上發表一些尖酸的言論。”亨特利接著自嘲了起來:“他和吉米是正常的球員,而我和史蒂夫是無聊的機器,我倆堪稱‘反桌球’者,因為我們不出去喝酒,他們做的事情,我們不幹。我們每天練習有五、六個小時,一門心思贏波,一場都不想輸,這種性格不招人待見。”

  “人民冠軍”吉米·韋特的6個世錦賽亞軍頭銜中,有4個是拜亨特利所賜。

  1990年,21歲的亨特利在世錦賽決賽以18比12擊敗“白旋風”吉米·韋特,成為了史上最年輕的桌球世界冠軍。

  從1992年到1994年,兩人連續三年在世錦賽決賽狹路相逢,但亨特利始終沒有讓韋特的“複仇”計劃得逞。

  亨特利和阿曆克斯·希堅斯

  1992年,亨特利從8比14落後連勝十局,以18比14驚豔逆轉奪冠;1993年,他以18比5的大比分再次給予韋特巨大打擊;1994年,兩人戰至17平,在決勝局中,亨特利以一杆50+的單杆得分狠狠打碎了韋特的世界冠軍夢。

  在播客中,亨特利“補刀”盤點了韋特在和自己對陣中最接近世界冠軍的一次:

  “他以14比8領先我的那次應該贏的,不過憑良心說,對於搶18的比賽,他還得贏4局,所以可能1994年我們打到決勝局的那次他更應該贏,最後一局本該是他的大好局面,球堆都打散了,他來一杆50+就能贏,說實話我已經準備好要輸了。”

  韋特與亨特利

  “我看了眼坐在包廂里的朋友,他給我使眼色,好像在說‘這球他打不進’。他真沒打進,我沒等那顆黑球停下來就站起來了。我等不及了,內心又驚又喜,想著我逮到機會了!我都沒看吉米一眼,徑直走向球檯。”

  “我不是怕輸,我是討厭輸”

  亨特利說吉米·韋特人見人愛的性格或許正是他沒能獲得更高成就的原因:“就算他那樣輸掉,你也會在賽後的派對上見到他,看他那樣子根本不像剛剛17比18輸給了我。

  亨特利在克魯斯堡

  我反正是做不到的,我會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一聲不吭,直到別人以為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叫來救護車之類的……你對輸要有點反應吧……”

  亨特利詳細解釋道,他不會以一種負面的方式害怕輸波,而只是討厭輸波。他在1991年世錦賽衛冕失敗,止步四分之一決賽,從謝菲爾德到蘇格蘭老家的一路上,輸波的亨特利氣得一聲不吭。

  他坦言當回顧自己的職業生涯時,輸波的記憶比獲勝的記憶更深刻。贏波是應該的,沒必要誇耀。他甚至會在頒獎儀式時硬擠出笑容,只為了拍照好看。

  2012年,亨特利克魯斯堡最後一戰

  他不會在一場大勝後去享受假期。兩天一過就全忘了。不過,他也羨慕韋特的樂天和隨性,這是他在職業生涯後期和退役後選擇“放飛自我”的理由。

  世錦賽七冠目標達成,我要“關機”了

  1999年世錦賽,亨特利在決賽中以18比11擊敗馬克·威廉斯,奪得了他的世錦賽第七冠,這也是他獲得的最後一個世界冠軍頭銜。

  在賽後新聞發佈會上,亨特利表示他再無遺憾:“如果我無法再獲勝,哪怕再也無法贏一場球,我也不會遺憾了,因為我已經做到了我在桌球上想要的一切。”

  1999年,亨特利奪得世錦賽冠軍

  在本次採訪中,他又一次回憶起他那傳奇的職業生涯,認為自己當時是找到了“停下來的藉口”:“那時若我說想把目標擴大到十個世界冠軍也合情合理,但我就是給了自己一個藉口,讓自己‘關機’了。”

  在此之後,亨特利僅有一次打進世錦賽決賽,那是在2002年。他在準決賽中以17比13擊敗衛冕冠軍羅尼·奧蘇利雲,卻在決賽以一局之差憾負彼得·艾頓。

  亨特利認為,與奧蘇利雲的那場準決賽是他在克魯斯堡的最後一次好表現,並將決賽失利的原因歸於輕敵:

  “我當時鐵了心覺得無論我和奧蘇利雲誰贏得那場準決賽,都鐵定會成為決賽的贏家。我打奧蘇利雲那場表現得太好了,我以為我必然會拿下艾頓,沒有給予他足夠的尊重,結果他上來就打了我4比0。”

  奧蘇利雲與亨特利

  這是“檯球占士”衰落的開始,他漸漸發現自己沒法打出想要的杆法了:“感覺很可怕,怎麼都不對,剛開始是一陣一陣的,後來問題發生得越發頻繁,我快瘋了,於是開始拒絕或者迴避一些杆法。到2012年世錦賽時,我腦子裡50%的想法都無法在球檯上實現。我玩不下去了。”

  “每次來到克魯斯堡,我都想重回賽場”

  世錦賽7冠和排名賽36冠紀錄保持者亨特利退役但不退休。如今,亨特利會以解說的身份回到桌球世錦賽正賽的舉辦地——克魯斯堡劇院。當問及是否有一刻想回到賽場,亨特利回答得很肯定:“當然。”

  亨特利

  “當我和主持人黑澤在賽前做球員介紹時,我多想拿著球杆,像參加比賽的球員們那樣入場,我非常嫉妒決賽球員在那樣好的氣氛中走下階梯。”

  “那可是世錦賽決賽啊,感覺離我那時候已經過了很久很久……”

  (世界桌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