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世錦賽衛冕:卓林普拚圖中缺失的最後一塊
2020年07月31日08:55

  “卓林普可能是第一個能在克魯斯堡首次奪冠後成功衛冕的球員,這將使他從其他球員中脫穎而出,並引發一場‘史上最佳’之爭。”歐洲體育資深編輯德斯蒙·凱恩(Desmond Kane)寫道。

  自從1977年桌球世錦賽移師克魯斯堡之後,從未有人在首次奪得世界冠軍的第二年再次問鼎這項賽事,這就是著名的“克魯斯堡魔咒”。

  從1977年到2019年這42年來,這條可怕的魔咒如同賽場上的蜜蜂一般圍著球員轉,怎麼都難以除去。只有1986年世界冠軍喬·莊臣和1997年世界冠軍肯·杜靴迪在首次奪冠第二年再次登上克魯斯堡決賽殿堂;而史蒂夫·戴維斯、丹尼斯·泰勒、格雷姆·杜特、尼爾·羅拔臣、斯圖爾特·賓賀姆則是最為悲慘的“魔咒”受害者,他們的衛冕之路以“一輪遊”慘淡收場。

  德斯蒙·凱恩卻不信這個邪,他認為克魯斯堡魔咒的本質是球員的“心魔”,它和狀態、壓力、期望值密切相關。越來越多頂尖球員被所謂的魔咒“擊中”,這個魔咒就變得越來越“妖魔化”,就算是“檯球占士”亨特利、威名遠颺的“75三傑”、連續6年雄踞世界第一寶座的馬克·沙比也無法戰勝這個可怕的“心魔”。

  7屆世界冠軍斯蒂芬·亨特利在1991年世錦賽四分之一決賽中被史蒂夫·詹姆斯以13比11擊敗,這是他在1990年到1996年這7年中的唯一一次世錦賽失利。

  “75三傑”中的老大哥“巫師”希堅斯在1998年決賽對陣1997年世界冠軍杜靴迪時還是魔咒的“受益方”,但他在1999年的世錦賽衛冕之路卻被馬克·威廉斯以17比10斬斷於準決賽。

  威廉斯於2000年擊敗馬修·史提芬斯贏得他的第一個世界冠軍頭銜,但他在2001年止步16強,這一年,圓夢克魯斯堡的是“火箭”奧蘇利雲,可是強如“火箭”也沒能打破魔咒,奧蘇利雲在一年後的準決賽慘遭亨特利的“暴擊”,對方轟出5杆破百和8杆50+,無力招架的“火箭”以13比17落敗。

  “萊斯特小醜”沙比在2014年以18比14“磨滅”了奧蘇利雲的第六個世界冠軍頭銜後,在2015年世錦賽第二輪比賽中以9比13輸給了安東尼·馬克吉爾……

  “魔咒”的威力在球員一次次的失利下似乎變得更為強大,但德斯蒙認為,魔咒因球員而起,也會由球員而終。正如2013年安迪·梅利終於打破了77年來溫網出不了一位英國本土男單冠軍的魔咒,“克魯斯堡魔咒”終有一天也會失效。在本賽季已豪奪6個排名賽冠軍的卓林普就是破除此魔咒的最佳人選。

  “卓林普打法清新乾淨,目空一切地進球,又有安全球加成。排除奧蘇利雲,他渾然天成的桌球素養和冒險精神在現代桌球已是罕見。”德斯蒙這樣誇讚卓林普。

  上賽季,即將邁入而立之年的“小特”加冕克魯斯堡,成為了真正的“王牌君”。若本賽季30歲的“王牌君”能破除“克魯斯堡魔咒”,他將勢必成為桌球“史上最佳”人選的有力競爭者。

  “若賈德能解除魔咒,他就將在桌球歷史中流芳百世。”德斯蒙寫道。

  新冠疫情必然已將球員的訓練計劃打亂,但德斯蒙看得很開:“人生中無盡的挑戰就如同拚圖一般,並不是按順序給你排好的。如果卓林普想把桌球帶到新高度,關鍵要學會處理混亂。就像一杆清台,頂尖球員和一般球員的差別就在於如何拆解球堆。”

  “卓林普拚圖中缺失的最後一塊就是今年的衛冕了,只在今年,機會只有一次。對卓林普來說,名垂‘斯’史,在此一舉。”

  本屆世錦賽衛冕冠軍卓林普首輪比賽將對陣湯姆·福德,比賽採取19局10勝賽制,分兩個階段進行,第一階段9局,第二階段10局。第一階段將於香港時間7月31日17時開始。此前兩人共有14次交手,卓林普10勝4負。

  (世界桌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