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回應“遭5人出遊1人生還者起訴”:都是有預謀的
2020年08月01日15:55

  原標題:錢立勇回應“家暴姐姐和母親”:姐姐先動手自己沒打老人,繆珂妍被操控奪家產

  封面新聞記者 舒俊瑜 視頻來源青蕉拍客

  7月31日,針對”全家五人出遊一人還“事件當事人繆珂妍關於”舅舅錢立勇家暴“的發聲,錢立勇本人表示,自己打了姐姐不假,但家暴老人純屬捏造。”她就是想爭奪家產,背後有一雙黑手在指揮和遙控著她。“

  母親和外婆遭舅舅家暴?

  “姐姐先動的手,打老人純屬子虛烏有”

  7月30日,繆珂妍用“茉莉奶蓋不加糖”的網名在網絡平台公開聲稱,其母親錢立梅帶家人出遊的主要原因,是舅舅經常家暴母親和外婆皇甫紅英。

  繆珂妍發佈的兩段視頻顯示,錢立勇和錢立梅、皇甫紅英因爭吵引發肢體衝突,外公錢序德面對鏡頭稱錢立勇欠錢不還。另有一張照片顯示,錢立勇將皇甫紅英按倒在沙發上。繆珂妍將這些視頻和圖片稱為”錢立勇家暴證據“。

  對此,錢立勇承認自己確實有打錢立梅,但經常毆打母親的說法是子虛烏有。“起衝突那天是2018年6月29日,我和前妻打掃完衛生在家裡休息,他們回來後沒有立馬進門,而是在站在門外,姐姐教我父親怎麼說話。進門之後,我爸就像小學生一樣,姐姐說一句我爸說一句。我爸說以後什麼事都由我姐姐承擔,不要我管了,要和我斷絕父子關係。”錢立勇回憶事發場景,說自己當時很生氣,便和錢立梅就父親的病情和照顧問題爭論起來。“我跟姐姐說,最起碼要給父親吃藥,出去的時候也要跟我打一聲招呼,讓我能夠聯繫得到他們。結果她說憑什麼,有點不講理了。”

  錢立勇解釋稱,自己和錢立梅確有爭執,但是因為對方先動手打人。並且母親趁其不備,一板凳將自己頭部砸出血。“我只是將母親按在沙發上控製住她,如果我打了她,她還能跟我姐姐出去旅遊嗎?她打我的時候我只是擋了一下,沒有反擊。老人我哪敢動呢?萬一去醫院又要花錢。”

  至於父親錄視頻說自己欠錢,錢立勇則予以否認,稱是他們編造的謊言。

  怕激化矛盾隱瞞外公去世?

  ”冰櫃藏屍她早有預謀,就是想爭家產“

  在30日的聲明中,繆珂妍還表示外公“在旅行中一直按時服藥“,並解釋稱自己之所以不敢及時告知家人外公去世的消息,是”怕說出來激化矛盾“。

  對於上述說法,錢立勇用”扯淡“一詞來形容。”藥和手機在家中都沒帶在路上,吃什麼藥?老鼠藥嗎!”

  錢立勇說,父親在旅行途中身體抱恙,繆珂妍不僅沒有帶老人看病就醫,還在父親去世後將屍體放進行李箱,租車運到出租房的冰櫃里,種種跡象都不合常理。“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因為她想聽她父親的話,謀奪家裡的財產。甚至之後坦然地回老家過春節,讓她可憐的母親一個人在深圳守著三個老人,都抑鬱症了,她什麼事做不出來呢?”

  事件回顧》》》

  2019年5月,錢立勇姐姐錢立梅在河南商丘一酒店高層跳樓自殺;同月,其父親錢序德、母親皇甫紅英和堂伯母李蘭珍的屍體在深圳市羅湖區一出租屋的冰櫃中被發現。經警方調查排除他殺,認定此事件非刑事案件。

  還沒從三位老人的死訊中緩過來,錢立勇又被唯一活著生還的外甥女繆珂妍告上法庭,她要求法院將錢家位於南京市江寧區湯山街道作廠社區新莊9號房屋相關權利的百分之五十判歸其所有。

  7月28日,此案庭前會議在江寧區人民法院召開。錢立勇及其代理律師認為,新莊9號房屋中涉及的兩間兩層半樓房系錢立勇出資建造,屬於其個人財產。

  在錢立勇看來,姐姐錢立梅生前未對父母盡到贍養義務,在未告知家人的情況下不顧二老身體狀況將他們帶至外地,對父母的死亡存在過錯,應當不分或者少分。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