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會”的絕密往事:救史玉柱、幫柳傳誌、接盤王健林
2020年08月01日09:00

  作者:江湖大大

  來源:大江湖解局(ID:ZhiChangDJH)

  2013年11月16日,柳傳誌帶領著一個由16個男人組成的神秘旅遊團,低調抵達台北!

  他們下榻的台北晶華大酒店,掛上了歡迎的橫幅,沒多久就被嗬斥拆除。儘管他們行事極其低調,但仍然引起了當地媒體的注意。

  台灣媒體深挖後,被驚得目瞪口呆!來自大陸的這16名頂級富豪,掌控著超過2萬億人民幣的財富。換成紙幣,可以繞地球三圈。

  一行16人,就是“泰山會”的主要成員。他們這次來台灣,主要是慶祝“泰山會”成立20週年,並討論分享對中國經濟的未來走向的看法,順帶吃吃台灣的美食,領略一下台灣的“風土人情”。

  柳傳誌是“泰山會”會長,會員有四通的段永基、泛海的盧誌強、萬通的馮侖、複星的郭廣昌、巨人的史玉柱、華誼兄弟的王中軍等人,總共16人。

  後來的孫宏斌和王健林,雖然沒有正式成為泰山會會員,卻也圍繞著泰山會一路狂奔。

  泰山會門檻極高,據說會費100萬元,每年都有兩次正式活動。缺席要交請假費,第一次1萬元,第二次起20萬元。

  馬雲曾經有一段時間活躍於泰山會,但經常缺席活動,交了不少請假費。後來退出,並於2006年發起成立了江南會,這又是一個浙江商人的富豪圈子。

  泰山會的活動形式非常神秘,有著很嚴苛的規定。會議的過程中不錄音、不記錄,不請政府官員,不請媒體。大家主要聊中國經濟大勢,不聊政治。

  泰山會掌管的財富之巨大,能量非常大,中國經濟發展過程中的重大事件,都有泰山會的身影。泰山會的成員之間,或公開、或私下,尋找商機,組團投資,抱團取暖!

  今天就來扒一扒泰山會的絕密往事!

  01

  1979年,中國經濟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宣佈中國全面進行改革開放。中國民營科技企業,也開始起步。

  1980年10月,46歲的陳春先考察美國回來之後,提出要在中關村建立“中國矽谷”的想法,並在中科院下面成立了“先進技術服務部”,成為了中關村民營經濟第一人。

  3年之後,43歲的中科院科研工作者陳慶振,在一片莊稼地的三間平房裡面,創辦了“中國科學院北京市海澱區新技術聯合開發中心”,簡稱“科海”。

  同年,47歲的王洪德從中科院辭職,一手創辦了中關村第一家正式工商註冊的民營科技企業——北京市京海計算機開發公司。

  1985年,39歲的段永基離開中國航空材料研究中心研究室副主任的位置,形式加入了四通電子。

  4個從象牙塔里走出來的民營經濟試水者,都沒有經營企業的經驗,他們經常擠在一個辦公室里喝茶聊天。那個時候,沒有高爾夫,沒有洋酒,沒有會所,沒有嫩模,有的是美好前景的渴望和忐忑激動的心情。

  4人原先約定每週六晚上到一家公司的會議室喝茶聊天,講講自己公司的事。後來大家越來越忙,就改為每個月選定一個週六晚上進行。

  1985年到1987年,又有一大批科技公司成長起來,包括聯想、北大方正、清華紫光,他們的領軍人物也加入到這個4人組織當中。

  人數越來越多,他們也引起了政府部門和媒體的注意,後面人員擴張到80多人,其中有一半是政府和媒體人士。

  於是,1987年,在國家科委牽頭下,成立了“北京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此後,全國更多的民營科技企業參與到這個團隊,遂改名“中國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

  中國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就是泰山會的前身。此時,泰山會的主要成員還沒有真正浮出水面。

  02

  就在中關村第一代創業者們組建“中國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時,柳傳誌、盧誌強、史玉柱、王健林、孫宏斌,也開始嶄露頭角。

  1984年,40歲的柳傳誌,加入了曾茂朝創辦的北京計算機新技術發展有限公司,也即是聯想的前身。

  那一年,32歲的盧誌強,剛剛升任濰坊市技術開發中心辦公室副主任。官職雖然不大,但也是最早“春江水暖”的先知鴨。

  第二年,盧誌強就辭職下海,創辦了山東通達經濟技術集團公司,進軍教育和培訓行業。賺到第一桶金後,就轉戰了房地產行業,成立了山東泛海集團。

  與柳傳誌老來創業不同,盧誌強算是年少有為。

  短短兩年時間,柳傳誌就升任為北京聯想的CEO。

  1988年,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年,也是日後兩位商界大佬出山的年份。

  那一年,柳傳誌懷揣40萬港幣,忙著在香港給聯想拓展市場;25歲的孫宏斌,剛剛從清華大學讀完碩士,進入了北京聯想。

  那一年,34歲的王健林決定辭職。他兩年前從部隊轉業後,就任大連市西崗區人民政府辦公室主任的職位。西崗區房管局下面有一家房地產公司,虧損數百萬,急需一個有能力的人來拯救,王健林臨危授命。

  那一年,盧誌強北上,在北京創辦了中國泛海控股集團,來到了日後與柳傳誌相遇的大北京。

  第二年,也就是1989年,史玉柱剛從深圳大學研究生畢業,辭去了第一份安徽省統計局的工作。他回到合肥,關在家中,穿著褲衩,點著香菸,沒日沒夜的編寫軟件,為日後推出的漢卡辛勤準備。

  孫宏斌在聯想如魚得水,少不了柳傳誌的賞識。1990年,孫宏斌就被提拔為企業部經理,手下掌管著18家分公司,主抓銷售。

  孫宏斌有想從聯想獨立出去的想法,被柳傳誌斷然拒絕。在一次企業部會議上,孫宏斌頂撞柳傳誌,企業部的員工們甚至只認孫宏斌,不認柳傳誌。

  柳傳誌憤怒地拂袖而去,扔下一句話:你們要知道,聯想的老闆是誰!

  孫宏斌被調離企業部,滿腔怨憤地與下屬喝酒吐槽,下屬慫恿他轉走企業部的1700萬元自立門戶。消息傳到了柳傳誌耳邊,於是報警,孫宏斌也因此入獄。

  此時的史玉柱,已經賺到了第一桶金。但金山的求伯君開發出了WPS,借助方正的品牌大殺四方,讓史玉柱看到了技術的落差。於是,他又重返深圳大學,沒日沒夜地開發新產品。

  新產品開發很順利,1991年,史玉柱終於在珠海成立了巨人網絡,推出了M-6403漢卡,當年就盈利3500萬元。

  此時的王健林,爭取到了國有企業改革的機會,國有股份退出萬達,王健林完全控股萬達。

  至此,泰山會的主要成員,以及外圍的大佬們已悉數登場。等待他們的,是商場上的相互提攜和撐場,並借此實現雙方的利益最大化。

  03

  “中國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會員人數越來越多,問題也隨之而來,人越多交流效果就越弱。

  於是,一個更小、更頂級的小圈子成為了剛需。

  1993年,“中民協”里一些影響力較大、私交更好的企業家們,在山東開了個會,組建了“泰山產業研討會”,因為山東有個泰山,遂以泰山命名。

  柳傳誌早已成為中關村的明星企業家,理所當然成為了泰山會的會長。史玉柱也是其中一員,在這次會議中認識了四通電子的段永基。

  這一年,段永基的四通電子在香港上市,史玉柱算是攀到了高枝,遇到了成為他日後東山再起的貴人。

  1994年,聯想集團在香港上市,柳傳誌成為蜚聲大陸的名人。31歲的孫宏斌從監獄出來,通過同事請柳傳誌出來吃飯。柳傳誌本以為孫宏斌想回聯想工作,但孫宏斌第一句話就是道歉。

  四年的牢獄生活,孫宏斌早已收起了鋒芒,想通的孫宏斌認了個錯,與柳傳誌江湖一笑泯恩仇。

  此時,遠在珠海的史玉珠,發現電腦發展迅速,漢卡即將失去其市場地位。如果繼續做軟件,肯定打不過那些盜版的。他調轉方向,認為富起來的中國人肯定對保健品有很大的需求,於是開發了腦黃金項目。

  王健林的地產生意做得風聲水起,當時的大連體委告訴他國家想搞足球聯賽,於是第一隻足球俱樂部——萬達足球俱樂部成立。

  1995年初,柳傳誌獲得了中科集團董事長周小寧支持,聯想出資500萬,中科出資500萬,孫宏斌又籌了500萬,成立了天津中科聯想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孫宏斌從房產代理轉型房產開發,柳傳誌對孫宏斌,算得上扶上馬送上一程。

  對柳傳誌來說,這一年最重要的,莫過於認識了泛海的盧誌強。日後的一次記者會上,盧誌強說他和柳傳誌是一見鍾情,柳傳誌擺擺手說:這也太肉麻了,是一拍即合!

  盧誌強在柳傳誌引薦下,加入了泰山會,添加了泰山會通訊錄上的史玉柱等人為好友。

  這時的史玉柱一口氣推出了12款保健品,廣告投入了1個億,腦黃金成為巨人科技的搖錢樹。

  史玉柱開始按捺不住心中的夢想,手頭上只有1億現金的他,居然想建一棟12層的巨人大廈。聽著史玉柱的宏偉夢想,泰山會的前輩們直搖頭。

  如果孫宏斌不是泰山會正式成員,其東山再起不算泰山會“救死扶傷”的精神,那麼接下來史玉柱的破產和重啟,就是這種精神的最好註腳。

  04

  1996年,史玉柱的巨人大廈就已經資金告急。史玉柱從銀行貸不到款,只好將保健品的資金全部投入到巨人大廈的建設當中。

  當時腦黃金每年能盈利1億元,但由於失血過多,沒有廣告投入,腦黃金也賣不動了。

  1997年初巨人大廈未按期完工,各方債主紛紛上門,巨人現金流徹底斷裂,媒體“地毯式”報導巨人財務危機。不久,只完成了相當於三層樓高的首層大堂的巨人大廈停工,直到現在。

  巨人轟然倒塌,史玉柱背上了2.5億元的債務,變成了中國“首負”。

  幾個月後,史玉柱跑到江蘇無錫,決定另起爐灶。在四通電子段永基的幫助下,史玉柱的腦白金閃亮登場。

  1999年,腦白金第一次單月銷售過億;2000年,腦白金獲得了單品銷售冠軍,年銷售10億元;2001年,史玉柱還清了2.5億元債務,成功翻身,被評為“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

  史玉柱是翻身了,但幫助他的段永基,卻遇到了事業上的危機。段永基掌控四通電子近10年的時間,沒有新產品,沒有新技術,沒有強大的銷售團隊,也沒有形成良好的品牌,開始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四通電子失去了發展的10年,遠遠落後於聯想、方正、紫光等後輩公司,已經沒有追趕反超的機會。曾經視段永基為偶像的柳傳誌,風頭也早已蓋過了他。

  段永基急於轉型,尋找新的業務和增長點。他看著史玉柱從IT行業成功轉型保健品行業,也萌生了進軍生物科技行業的想法。

  段永基和史玉柱一拍即合,2003年,四通電子以12億港幣收購史玉柱旗下的腦白金和黃金搭檔兩個產品的品牌和銷售網絡。史玉柱獲得6億港幣的現金,以及20%四通電子的股份,並以1元的年薪,成為四通電子的CEO。

  這也算是史玉柱對段永基的投桃報李,也有媒體質疑段永基替史玉柱套現。但無論如何,史玉柱獲得了大量的現金,四通也獲得了腦白金和黃金搭檔的未來收益,雙方各有所得。

  05

  柳傳誌與盧誌強的故事,也不僅限於初次見面是“一見鍾情”,還是“一拍即合”。

  2005年,盧誌強的泛海因拿地過多,消化不良。危難之際,柳傳誌出手相助,幫助盧誌強度過了難關。

  2009年,柳傳誌希望聯想能夠進一步國際化。柳傳誌希望徹底將聯想的國有印記清除,於是又進行了一次股份改造。

  第一大股東中科院將聯想控股29%的股份,作價27.55億元賣給了盧誌強的泛海。受此消息的刺激,泛海旗下的泛海建設直接漲停,市值漲了30億。泛海持有泛海建設80%的股份,一個消息賺了24億。

  相當於盧誌強白白賺了聯想的29%的股份,盧誌強自然是柳傳誌的一致行動人,再加上員工持股聯想的份額,柳傳誌成為了聯想的實控人。

  那一年,聯想創始人及董事長曾茂朝卸任,柳傳誌正式成為聯想控股的董事長,聯想也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民營企業。

  06

  如果說泰山會內會員相互幫襯的商業故事極其精彩,而圍繞著泰山會的大佬之間的商業故事,也同樣精彩絕倫。

  孫宏斌的迅速擴張,導致其資金鏈極其緊張,約定入資的摩根士丹利臨時變卦。2006年,順馳上市失敗,孫宏斌不得不忍痛以12.8億賤賣順馳55%的股份。

  輸掉順馳的孫宏斌,沉寂了一段時間。柳傳誌曾對他說:“你做企業別的都挺好,就是有一點,太急躁了。如果把心態穩一穩,我相信你能再次起來。”

  2009年,精於商業地產開發的萬達,已經擁有了21個萬達廣場。王健林在謀劃一個更大的項目,終於在長白山找到了機會。3月6日,王健林、盧誌強、史玉柱等人,在北京簽訂了“長白山國際旅行渡假區項目”。

  這算得上是盧誌強和史玉柱對王健林的一次幫助,王健林想打造一個200多億的投資的項目,將一個原本投資2億的滑雪場項目,經運作後翻了100倍。

  2010年,孫宏斌的融創中國順利在港上市。吃過虧的孫宏斌,也變得更加穩健。手握巨資的孫宏斌,也開始伺機尋找獵物,以壯大融創的地產版圖。

  在萬達上市之前,盧誌強和史玉柱都是萬達的股東,但在萬達上市之前,他們又退出將股份還給了王健林。

  2014年,萬達登陸香港上市,與王健林一起去港交所敲鍾的,還有盧誌強、馬蔚華、董明珠。王健林也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表示了對盧誌強的感謝。

  盧誌強對萬達有功,對王健林有恩,被稱為大佬背後的大佬。

  2014年,孫宏斌逮著一個絕好的機會,宋衛平的綠城資金鏈緊張,孫宏斌以63億港幣,收購綠城24%的股份。

  從此,孫宏斌進入了買買買的接盤俠身份。當時,剛上市的王健林,以及充當貴人的盧誌強,一定不會想到,他們也會成為孫宏斌接盤的對象。

  07

  王健林做了28年的地產,生意涉足了商業、體育、電影、娛樂、文旅、酒店、金融、網絡等產業,之所以能將生意如此擴大,與其負債和杠杆有關。

  2017年,為了化解金融風險,國家開啟了去杠杆之路。

  萬達瞬間債務壓頂,為了緩解資金壓力,償還銀行債務,王健林決定轉型輕資產。

  2017年7月,王健林將萬達的13個文旅項目作價295億賣給孫宏斌的融創,這295億是萬達指定銀行貸款給融創,相當於是萬達借錢給融創收購自己,就是為了拿到現金。

  此外,王健林還將76個酒店作價335億賣給了融創,孫宏斌一次性接盤了632億的資產。

  而此前1月份,孫宏斌剛剛花150億接盤了樂視,孫宏斌“白衣騎士”的美名因此而得。

  地產調控政策趨嚴,房地產開發商的資金都非常緊張。盧誌強的泛海,有著同樣的遭遇。為了緩解資金壓力,盧誌強也想到了孫宏斌,而他們都有著共同的朋友——泰山會會長柳傳誌。

  2019年1月,泛海控股將所屬公司名下的北京泛海國際居住區1號地塊和上海董家渡項目出讓給融創地產,總對價為148.87億元,其中現金支付125.53億元,衝抵債務23.34億元。

  孫宏斌再一次接盤泛海控股,拯救盧誌強於危難之中。

  王健林和盧誌強,估計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20多年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地產生意,居然有朝一日,都要通通拱手讓給一位姓孫的晚輩!

  08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

  泰山會的16名成員,已經多年未變,也未再吸收新的會員入會。

  這個神秘而低調的超級富豪俱樂部,依然在中國經濟中發揮著巨大的能量,相信還會有更多精彩的商業故事會被續寫。

  人脈即錢脈,圈子即圈層,在中國充滿人情色彩的商業活動中,在中國民營經濟的發展史上,泰山會必然會是濃墨重彩的一筆!

  泰山會“救死扶傷”、抱團投資、抱團取暖的精神,也讓充滿利益和殘酷的商業競爭,增添了些許人情味。

  作者簡介:大江湖解局(ID:ZhiChangDJH),985高校碩士畢業,500強外企職員;業餘時間,他品味生活、洞察經濟。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