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當年上海證券交易所開業,十萬火急“搶新聞”
2020年08月01日10:15

原標題:難忘當年上海證券交易所開業,十萬火急“搶新聞”

原創 孫衛星 上海市銀行博物館

文│孫衛星

如今身處互聯網時代,人們足不出戶就能炒股票,上海“馬大嫂”們用手機打新股,如果幸運中籤了,輕鬆地說成是“賺點小菜銅鈿”……然而,在40多年前那個“越窮越光榮”的荒唐年代,炒股票則是電影《子夜》里的情節,跟普通老百姓渾身勿搭界,好像是天方夜譚。時到如今,誰家沒有幾個股票賬戶呢?

提及“炒股票”,我不由得想起1990年12月19日上午。外白渡橋畔的浦江飯店外牆上矗立著“上海證券交易所”招牌,這塊霓虹燈招牌出自老市長汪道涵的手筆,吸引著無數過往路人的聚焦矚目……

市長致辭穩人心

1990年12月19日,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開業

當天上午十點多,時任上海市長朱鎔基與500多位中外金融界人士一同步入這裏,出席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開業慶典,中外嘉賓、各路記者將並不寬敞的交易大廳擠得水洩不通。在開業儀式上,朱鎔基市長鏗鏘有力地致辭:“上海證券交易所在中央各部委的大力支援和幫助下,經過各方面的共同努力,現在由中央批準正式成立了……我們堅信,只要堅持改革開放的政策,認真吸取世界各國發展證券市場的成功經驗,加強管理,完善法規,上海證券交易市場一定會越辦越好,一定能為上海的振興和我國經濟的發展作出積極的貢獻。”

面對電視記者的鏡頭,朱鎔基市長說得有板有眼,他清晰地闡述上海證交所開業意義所在:第一,它表明我國正在堅定不移地繼續執行改革開放的政策;第二,它表明我們正在採取各種有效的措施,把黨中央關於開發開放浦東的戰略決策付諸實施;第三,它表明我們在振興上海、開發浦東的過程中,十分重視發展金融事業,為社會主義建設服務。

朱市長話音甫停,慶典大廳內外掌聲四起,因為朱市長的這一連串“表明”實在是太解渴了,既回應著外國投資者擔心“社會主義中國能不能發行股票”,也打消了普通老百姓有關“炒股票算不算投機倒把”的顧忌……

晚報記者“搶新聞”

當天上午,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開市

開業慶典上人頭攢動。我當時作為《新民晚報》記者趕去“搶新聞”,我擠在人堆裡,踮起腳尖也無法看清慶典主席台前的具體細節。於是,我就採取迂迴戰術,三腳並作兩步地奔到二樓走廊,居高臨下地目擊慶典大堂里的開業場景:在朱鎔基市長宣佈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開業之後,時任副市長黃菊、香港貿易發展局主席鄧蓮如、國家體改委副主任劉鴻儒等人,一同揭開覆蓋在“上海證券交易所”銅牌上的紅綢;上午11時,經上海證券交易所理事長李祥瑞的授權,尉文淵總經理卯足勁敲響了開盤交易的銅鑼,一群紅馬甲經紀人立即啟動電腦,進入了緊張而有序的股票交易狀態……

只見交易大廳電子顯示屏閃爍不停,不時刷新著電真空、豫園商場、飛樂音響等“老八股”成交價格。我趕緊記下當天首筆交易:根據“時間優先,價格優先”的成交原則,海通證券公司拋出電真空股票50股,申銀證券公司馬上以356.70元價格接盤買進。第一個摁下成交鍵的是申銀證券公司青年交易員郭純,他那股機靈勁令我印象深刻:他不僅銀行業務嫻熟,寫得一手漂亮的鋼筆字,還喜歡給報社投稿,不愧是申銀證券公司總經理闞治東的得力助手。

我清晰地記得:1990年12月19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的證券有30個品種,其中股票8只、國債5種、企業債券8種、金融債券9種。當天上午11時30分收市,一共成交49筆,成交額達5879008元。

然而,我在二樓走廊里目擊了一個內幕新聞:尉文淵由於幾個月過度緊張勞累,身體很是虛弱,當天早晨他腳腫得無法走路,他咬緊牙關挪步到二樓敲鑼處等待敲鑼。敲鑼之後,他就癱倒了被送進醫院……不過,這一情節並沒有寫入當天新聞稿中,我生怕會與開業喜慶氣氛格格不入。

街頭攔截出租車

1980年代的《新民晚報》素以“搶新聞”短平快、穩準狠而著稱於業界,頗受廣大讀者青睞。但是,採訪上海證券交易所的開業儀式卻相當不容易,一是證交所開市鑼敲得遲,二是距離截稿時間太緊,三是不允許漏掉這一重大新聞!況且當時上海證券交易所辦公條件簡陋:一無記者工作室、二無寫字檯、三無傳真機……如此陋況委實令我犯難。怎麼辦,我就乾脆在二樓走廊上席地而坐,趴在一個小茶几上鋪開稿紙,時間緊迫根本容不得我打草稿,全憑藉晚報記者平時練就倚馬可待的文字功底,我一氣嗬成地寫下《令人矚目的第一錘—— 上海證券交易所開張記實》。稿件的最後一句是這樣收尾——“朱市長高興地說:我相信上海證券交易事業一定能夠健康發展!”

當天中午11時50寫完了稿件,根本無法從現場發稿,當時既沒有電腦,也沒有手機,更沒有採訪車,急得我六神無主,只得朝浦江飯店外的外白渡橋方向奔去。我急中生智,強行攔下一輛正在行駛中的出租車,司機與乘客都以為又遇上了“持槍歹徒於雙戈”打劫,他們格外緊張地責問我要幹什麼。我馬上掏出記者證,向司機說明我必須趕回報社發稿。好在當時《新民晚報》影響力很大,司機和乘客都善解人意,他們答允我搭順風車,出租車立刻往外灘海關方向駛去。大約5分鐘後,出租車駛近九江路口,我沒等出租車停穩,飛快跑進九江路41號報社,直奔底樓排字房,氣喘吁吁地把稿子交給了責任編輯俞隋英……沒過10分鐘,記述上海證券交易所敲鑼開業、順利成交的新聞特寫就被拚上了當天晚報頭版上。

時任《新民晚報》總編輯、解放前老銀行家束紉秋特地在當天晚報頭版《今日論語》專欄,以“言微”筆名寫了一篇《證券交易熱》,為上海證券交易正式開業而擊節叫好。

撫今追昔話發展

事非經過不知難。開業之初的上海證交所只有22名員工,交易大廳僅有470平方米,擺放著46張經紀人工作台。這裏的硬件條件、上市品種、成交數量,無法與紐約證券交易所相提並論。然而,這裏卻邁出中國金融證券業改革開放的步伐,真可謂“上海證交所一小步,中國證券業一大步”,全世界矚目這一時刻!

我跑了多年的財經新聞,時常去各家金融機構挖新聞。1984年8月我去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金融管理處串門,發現這裏擺放著一份新製定的《關於發行股票的暫行辦法》,我意識到這是一條大新聞,馬上寫稿並送審。1984年8月17日《新民晚報》頭版頭條刊發了我寫的“本報訊”《支援新辦集體企業本市首次發行股票》。這條獨家新聞一經發表,海內外頓時反響極大,日本報紙用了很大篇幅進行報導,高度評價“中國改革又邁出新步子”。日本野村證券株式會社社長伊藤先生專門致電上海工商銀行靜安信託投資分公司經理黃貴顯,詢問《新民晚報》的報導是否屬實、詳細打聽上海嚐試股份製改革的具體步驟。黃貴顯經理回答得斬釘截鐵:新民晚報報導一點沒錯。我們上海證券業改革開放正在起步,歡迎外國證券業前來指導與合作!

鄧小平向凡爾霖贈送股票

《新民晚報》一則消息“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些浪花在我腦海里經久不息:新民晚報率先報導了當時首發股票的消息—— 1984年11月18日,飛樂音響股份公司成立併發行股票一萬股,首次集資50萬元。時隔兩年,1986年11月14日,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董事長約翰·凡爾霖。鄧小平將一張面值50元的飛樂音響公司股票,作為新中國的第一隻股票贈送給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主席約翰·凡爾霖先生,對方頓時喜出望外視若珍寶,同時將一枚紐約證券交易所徽章贈送給了鄧小平,說是佩戴著這枚徽章,鄧小平先生可以隨時出入紐交所自由通行……人民大會堂里,鄧小平與凡爾霖握手交換禮物之際,國際輿論大為驚歎“中國與股市握手”!

撫今追昔,上海證券交易所今非昔比,不僅主板交易的股票近4000種,還有B股、創業板、科創板……林林總總的股票令人眼花繚亂,豈是1991年12月開業初期的“老八股”所能相提並論!浦江兩岸的證券交易所、外彙交易所、黃金交易所、鑽石交易所、期貨交易所、保險交易所、原油交易所、航運交易所林林總總,各類要素市場交易分外活躍。這一切都讓西方經濟界驚歎不已:上海一下子跨過了西方上百年經曆的路程!

殊不知,上海金融證券業的滄桑巨變,都源自於1978年底起始的中國改革開放!

長按識別下方二維碼即進入

“上海市銀行博物館”官方公眾號。

原標題:《強行攔停出租車,只為趕上當天晚報頭條!難忘上海證券交易所開業十萬火急“搶新聞”》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