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暗藏首相安倍政治盤算,疫情下舉步維艱
2020年08月02日09:30

原標題:東京奧運暗藏首相安倍政治盤算,疫情下舉步維艱

中新網8月2日電 新加坡《聯合早報》8月1日刊發署名文章,分析日本推遲舉辦東京奧運會背後的考量,分析指出,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徹底毀了”東京奧運會(簡稱東奧)原定計劃,日本政府以“展期”留住東奧,背後最大考量除了希望把經濟虧損減至最低,隱約還有首相安倍晉三對政治生涯的盤算。

  7月23日,東京奧組委在新國立競技場發佈視頻,宣告展期一年舉行的東京奧運開幕式倒計時啟動,日本社會自此進入東奧“2020+1’時期。

日本東京,2020年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主場館日本國立競技場。該場館工期建設曆時3年,於2019年11月30日宣佈竣工,工程費用為1569億日元(約合14.35億美元)。

  東京奧運會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由日本著名建築大師隈研吾設計、擁有6萬個座位、耗時三年半竣工。如果不是因為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東奧盛大開幕式已舉行,賽場內外現在也擠滿了為運動員歡呼的人群。如今眼前的現實卻是:東奧賽場不見運動員身影,偶有路人駐足凝望奧運建築。

  日本目前正積極為展期2021年夏天舉行的東奧展開籌備工作,但疫情在一些國家正加速擴散,日本的病例也出現回彈,加上7月份連連豪雨引發災情,民間普遍質疑,東奧是否能如期舉行。

  日本放送協會(NHK)日前發佈的一項民意調查結果顯示,66%民眾認為東奧應再延期甚至停辦。受訪民眾中,認為日本應該堅持舉辦東奧僅占26%;提出停辦東奧的民眾中,有半數認為新冠疫情若持續在全球蔓延,就必須停辦。

日本東京街頭隨處可見奧運元素。

東奧辦不辦得成,非日本一國可決定

日本最在意美國動向

  7月23日,東京奧組委在新國立競技場發佈視頻,宣佈2020東奧開幕式重新倒計時啟動。奧組委邀請戰勝白血病的日本游泳女將池江璃花子(20歲)登場當視頻主角。

  在東京奧組委發佈的視頻中,池江璃花子站在空無一人的場館里,提著裝有聖火的燈籠對著鏡頭說:“要從逆境中爬起來的時候,無論如何都需要希望的力量。但願一年後的今天,希望之火能在這裏大放光芒。”

  《朝日週刊》引述東京籌備委員會相關人士的談話說,東奧辦不辦得成,並不是日本一國能決定的事。日本方面最在意的是美國的動向,美國對奧運的影響力大,主要因為美國電視公司給世界奧委會的播映權費用占比最高。世界奧委會在做出決策時不得不考慮這一點。

  《朝日新聞》評論員真山仁指出,“日本要辦奧運,絕對不可忽略國際局勢。目前歐美是新冠疫情重災區,它們都是體育大國。當然,也可考慮主辦一個讓疫情較輕國家參加的奧運。歐美不參加,簡化版的奧運,日本或可奪下最多的奧運獎牌,但這有意義嗎?反過來想,如果日本的新冠死亡人數增加,他國也不敢派選手參賽。”

當地時間2019年12月30日,日本東京國際游泳中心外形建築初具規模,該地為2020年東京奧運會游泳比賽場館。

  日本原希望東奧發揮經濟效益

  停辦損失巨大,不如延期一年

  東京曾在1964年舉辦過第18屆奧運會,相隔半個多世紀後,再次接過奧運大旗——獲選主辦這項體壇盛事的兩年前,日本剛經曆了東日本大地震海嘯以及福島核事故。

  國際奧委會宣佈申辦結果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親臨投票現場,在致辭中表示要挽回的是世界對日本的信心。

  安倍說:“2020年奧運在東京舉行是日本的榮譽。一些人或對(災後)福島(核輻射)擔心,但我保證情況已得到控製,不會造成不良影響。我們將以財政措施保障場館建設,展現全新的體育場地,從而證實我們紮實的執行力量。”

  文章指出,日本當局力爭主辦奧運還有一心願,即希望能借奧運動力團結民心,帶動發展經濟。東京奧組委發出的報告預估,從申辦成功的2013年到2030年的這17年間,日本全國的經濟效益輻射增長將達到32萬億日元。當局也認定,奧運效應不僅來自會場等硬件設施的建設和帶動內需的商品銷售,也是很好的宣傳平台,能推動旅遊業發展和新科技產品創新。

  文章分析稱,新冠疫情暴發後,安倍以“延期”留住奧運,背後最大的考量就是經濟。他的決策是要把經濟虧損減至最低。

  日本關西大學名譽教授宮本勝浩發表的奧運財算虧損報告指出,延期一年舉行是最佳選擇,停辦則將導致日本經濟損失4.5萬億日元;延期一年的損失是6408億日元,如果再延一年,則會再虧損5000億日元。”

資料圖: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2020東奧名稱不變

  暗含安倍政治考量?

  文章稱,延期一年舉行的奧運會名稱仍保留“2020東京奧運”,這背後不僅是對“2020”這一符號存在的不捨之情,也是安倍的政治考量。

  《每日新聞》日前一則報導透露,安倍在3月24日與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舉行電話會談,就東奧延期舉辦方案進行討論之際,就已告訴周圍的日本官員,“延遲一年可繼續叫2020,如果再延遲到2022,那就不能保留2020了。”

  安倍的這番談話,被認為是在暗示東奧最多隻能延長一年。文章認為,安倍的首相任期將在2021年9月結束,將東奧延期至最晚2021年夏季舉行,肯定會為其政治生涯“畫上比較完美的句點”。

  東奧名稱維持不變這個決策,也讓主辦當局鬆了一口氣,因為無須對已推出的東奧相關產品和宣傳海報做出更改。

當地時間3月30日晚,東京奧組委在東京舉行記者會,宣佈日本政府、東京都政府、東京奧組委與國際奧委會共同決定東京奧運會、殘奧會分別將於2021年7月23日和8月24日開幕。圖為東京街頭的奧運會倒計時牌重新啟動計時。

  “精簡版”東奧醞釀中

  沒有觀眾影響氣氛,也影響門票收入

  東奧延期後,東京方面基於新冠疫情考量,提出以“精簡”形式舉辦奧運,其中設想包括減少開幕式和閉幕式現場觀眾。

  東京奧組委副主席遠藤利明日前在訪談中說:“一年後的東奧,要想辦成疫情暴發前的規模是不可能的。”

  他指出,單是東奧選手就約15000人,外國選手和相關人士入境時,不只要接受新冠病毒檢測,還要安排相互隔離的訓練場地。入場觀眾人數也須控製,沒有觀眾雖有利於防疫,但作為主辦國,日本希望有觀眾觀賽,帶動現場氣氛。

  研究奧運舉辦模式的立命館大學產業社會學部教授金子史彌認為,“疫情暴發前,東奧估計有780萬名觀眾,殘奧230萬人。疫情持續肆虐的當下,這樣的人數不利於防疫。日本須做好防疫工作,進行更全面的檢測是最優先課題”。

  日本時事新聞週刊“AERA”報導,上屆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的奧運吸引了537727名外國人前去觀賽,歐洲占168615人,北美104940人,南美19萬人,亞洲40499人。專家的看法是,現場氣氛很重要,沒有觀眾的比賽會導致賽情平淡,讓運動員難以進入競賽高潮。此外,沒有了門票收入,也對財政收支造成影響。

當地時間3月4日,日本大阪,一名工人展示了日本造幣廠製作的2020年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金牌。

 東京奧組委邀請專家共商防疫細節

  國際奧委會:限製觀賽人數言之過早

  為防控疫情,東京奧組委邀請專家一起商討賽場防疫細節。他們已開始觀察和參考有觀眾的賽程,如7月份舉行的職業棒球聯賽以及職業足球賽。這些賽事中實施社交距離措施,安排觀眾在相隔一米的座位觀賽,並禁止高聲歡呼。

  此外,日本廠商也受邀參與試驗,將它們研發的機器人拉拉隊送到現場為球員打氣,營造賽場氣氛。日本電信公司Softbank的人形機器人Pepper,以及波士頓動力公司研製的機器狗Spot,有望成為東奧賽場的科技寵物。

  國際奧委會7月17日召開線上會議時,主席巴赫指出,如果削減觀眾人數,“也是因為明年受出入境限製以及隔離措施的安全對策影響。目前,談這個(簡化東奧)問題還言之過早。”

  東京奧組委已敲定了17天賽程里,將有33場大賽和339場小賽。這些比賽將在東京和日本另八個城市的42個賽場舉行。東京奧組委等部門表示,今後將繼續加緊研究防疫的對策,並將防疫新常態引入一系列賽事中,在維持社交距離的同時,也極有可能考慮限製觀賽人數。

  東京奧組委之前通過官方網站售出了約448萬張東奧門票,考慮到已購門票觀眾可能無法按期觀賽,當局已允許退票。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