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與《英雄聯盟》的聯姻生意
2020年08月02日15:46

原標題:B站與《英雄聯盟》的聯姻生意

原創 壹娛觀察編輯部 壹娛觀察

文/卡比怪

8月1日,B站正式宣佈與《英雄聯盟》開發商拳頭遊戲(Riot Games)達成戰略合作,買下未來三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中國大陸地區的獨家直播權。

這番在鬥魚、快手、虎牙等國內眾多知名直播平台手中“虎口奪食”的舉動,無疑讓那些一直把B站視為“新手直播村”的用戶們感到十分意外。根據年前的消息,B站買下獨家直播權的價格可能高達1.13億美元(約合8億元人民幣),放在體育競技賽事中雖然還沒到天花板級別,但就《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的價值而言,稱之為天價也並不過分。

▲ 《英雄聯盟》S10落地上海宣傳圖

根據全球總決賽的賽程,如果將8億元人民幣均攤到三個賽季上,那就等同於B站要為每一場比賽付出超過三百萬元的價格。

因此當時有不少人認為B站做了一場虧本買賣,畢竟這意味著從小組賽開始,每場比賽都至少要為B站帶來三百萬元以上的收益才能做到賬面上的收支平衡。但賽事直播是行業中出了名打賞少、禮物少的領域,這個目標基本就是天方夜譚,更別提除了買下獨家直播權外,B站還需要進行諸多前期投資與準備。

顯然,在鬥魚、快手、和虎牙眼中這就是一場虧本買賣。但B站則是在搏一個機會。

“韓流”已去,

LPL王朝盛世下誰人不眼紅?

若然回到2017年的冬天,估計誰也都無法想像如今會有那麼多觀眾期待著全球總決賽的舞台再次回到中國。LPL賽區在S7的失利,曾為國內《英雄聯盟》玩家圈子帶來重大打擊,因為在堪稱曆屆S系列賽最有牌面的總決賽舞台上,爭奪總冠軍的卻是兩支韓國戰隊。

但僅僅過了那麼一年時間,IG戰隊就在S8的八強賽中以黑馬姿態戰勝了奪冠呼聲最高的韓國戰隊KT,隨後一路高歌猛進奪得了總冠軍。這是繼S2的台北暗殺星戰隊後第一支奪得全球總決賽冠軍的中國隊伍,更是LPL賽區的首冠。

▲ IG戰隊S8奪冠現場

從“陪練隊”到全球總決賽冠軍,IG戰隊看起來就是一首熱血與青春的史詩,雖然很遺憾他們沒能建立起自己的王朝,但屬於LPL賽區的時代已經來臨。在FPX戰隊奪得次年的全球總決賽冠軍後,每一位中國的《英雄聯盟》愛好者都可以自豪地說出“LPL是當之無愧的第一賽區”。

毫不誇張地說,此時此刻中國《英雄聯盟》愛好者們的熱情可謂空前高漲,與賽事相關的運營也從S7的“黃牛破產”搖身一變成了炙手可熱的項目,從戰隊贊助到廣告業務,從線下比賽到線上直播,越來越多的資金和人才開始湧入這片第一賽區。

在這樣的環境下,再看看B站買下從S10到S12為期三年的全球總決賽獨家直播權,那種意料之外的味道頓時就淡化了幾分。

資金可以創造奇蹟,

但奇蹟不代表巔峰

《英雄聯盟》開局的路是崎嶇的。2011年舉辦的S1賽季只有八支隊伍參賽,並且僅用三天時間就決出冠軍,可謂是名副其實的網吧大戰。但由於國服《英雄聯盟》開服時距離S1賽季結束已經沒有幾個月的時間,網吧大戰更是已經落幕將近半年,再加上開服時遊戲里大多都是一些從《Dota》過來嚐鮮的玩家,他們根本不可能關注到遠隔重洋的《英雄聯盟》比賽。

但事實勝於雄辯,時間已經證明一切,國內的《英雄聯盟》熱潮自S3賽季開始大放異彩,從轟轟烈烈的“抗韓”之路,到今天LPL的盛世王朝,《英雄聯盟》總決賽的聲勢,就如同今天的第一賽區LPL一樣,無人可出其右。

▲ 早期BLG戰隊與VG戰隊的對局

打造一個電競聯盟是十分困難的,公平的競技環境、數量龐大的受眾群體、觀賞性充足的比賽內容、較低的觀賽門檻、豐裕的舉辦資金,條件繁多且缺一不可。要讓這條產業鏈投入運轉,必然要彙聚無數的人力、財力與智慧,最後還需要一點必不可少的機遇。

面對日漸式微的MMORPG,暴雪娛樂就有意願打造一個自己的電競聯盟。許多人都曾對第一屆《鬥陣特攻》聯賽那高達2000萬美元的席位費嗤之以鼻,結果暴雪娛樂卻成功讓這個價格在第二賽季翻了一番。

放眼全球遊戲公司,恐怕也只有暴雪娛樂能以如此匪夷所思的手段直接上位。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資金總有辦法創造一些奇蹟,就像Dota2國際邀請賽從第五賽季開始就破億的獎金池一樣。

至於《英雄聯盟》,則是到達了另一個層次,冠軍獎金實際上已經淪為象徵,能夠加入這場競爭,本身就是一種勝利。

而競爭顯然不僅僅存在於在賽場上,賽事的獨家直播權,及其帶來的巨大流量,成為了各個平台重金爭奪的對象。

▲ BLG比賽的時候B站特色彈幕條佈置區域

當所有平台都對《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獨家直播權的客觀價值有深刻認識時,真正決定這份合約最後歸屬的,就是各家對自身充分評審後得出的主觀估價。

結果顯而易見,B站是對這份合約評價最高的一方,因為它很有可能會帶來數量十分可觀的潛在用戶。

上市兩年,遊戲沒有被“去”,

營收卻已拉平

這些年來,B站不斷髮展潛在用戶群體的效果是十分顯著的。

2018年3月18日,B站正式在美國納斯達克掛牌上市,該消息自然是引起了各方的關注和討論。隨後B站的營收情況開始成為眾多投資者乃至普通用戶十分感興趣的內容,而當中最廣為人知的信息,就是當年B站的營收中有相當大一部分都落在了手遊代理運營上。

以日本知名二次元手遊《Fate/Grand Order》為首,B站的手遊業務營收佔比一度高達77.97%。雖說這毫無疑問也屬於二次元文化的內容,但作為視頻平台起家的B站,自然不可能僅僅成為純粹的手遊代理平台,再者自家手遊平台的運營也需要龐大的用戶基數支援,於內於外發展新用戶的需求都極為迫切。

時間來到B站掛牌上市的兩年後,也就是2020年的3月18日,B站公佈了2019年Q4的財務報告,可以看到其中非遊戲業務營收的佔比首次超過了遊戲業務。而其中直播及增值業務的營收同比增長更是達到了183%,其中遊戲、電競品類直播的發展功不可沒。

2018年Q4財報中遊戲業務收入佔比已經有所下降,如今已經基本與非遊戲業務持平。

比起曾幾何時B站用戶聊得轟轟烈烈的“去遊戲化”,其實“出圈”才是B站自上市以來最大的追求,並且出圈本身和遊戲業務發展更是毫不衝突,近幾個月來運營狀況蒸蒸日上的國服《公主連結Re:Dive》就是二次元手遊不斷找到突破點的最佳成功例子。

在掛牌上市時,B站已經完成了對國內核心二次元用戶的聚攏。這無疑是一種得天獨厚的優勢,但同時也意味著B站的用戶數量已經在某一階段里接近飽和,如果不主動尋求變化,可以預見在將來很長的一段時間里用戶數量都不會再出現明顯增長。

用戶數量的增長,或者說流量的增長,是當今任何網絡平台的第一需求。以二次元文化為核心的B站,下一階段的目標自然就是泛二次元用戶,當這些用戶還需要是“年輕人文化社區”的潛在受眾時,電子競技這個答案昭然若揭。

▲ 2020年Q1財報中,非遊戲業務收入佔比已經與遊戲業務收入持平

將劣勢化為優勢,

獨家直播權將帶來“兩極反轉”的機會

發展新用戶往往是一個艱辛的過程。

對於B站而言,泛二次元用戶的需求內容與網站本身綁定不夠緊密是一個重要因素,核心二次元用戶對這些新內容的反彈也帶來了一定的阻力,但想要邁向新的階段,這是必須打破的桎梏。日漸融入惡搞視頻和梗文化的《英雄聯盟》,正是其中一個可以同時滿足雙方需求的答案,這款遊戲所具有的強社交性更是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B站曾因為自身並非專營的直播平台而吃虧在前,如今他們反過來利用這一點做成了競爭對手們做不成的生意。因為在其他直播平台眼中,《英雄聯盟》的用戶群體早已被瓜分得所剩無幾。

然而全球總決賽卻是不一樣的領域,除開二路流解說之外,這項賽事本身和直播平台之間並不存在緊密的綁定關係。雖說這些年來B站在遊戲領域的發展如火如荼,以《英雄聯盟》為主題的視頻數量也與日俱增,但放眼這款遊戲在國內的龐大受眾群體,其中必然還存在著許多可供轉化的潛在用戶。因此B站這一手買斷《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直播權的操作,實際上還讓雙方的處境完成了一次調換。

▲ 《英雄聯盟》S10落地上海宣傳圖

只不過這次調換目前還處於起步階段,縱使大量新用戶的湧入是可以預見的,但其後的用戶轉化和留存才是真正的勝負手所在。

且不提變幻莫測的《英雄聯盟》賽場在未來三年里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光是全球總決賽龐大的觀眾流量或許就足以讓B站嚴陣以待。只有在高清的直播渠道和流暢的觀看體驗得到保障的前提下,後續的用戶轉化和留存才有可能得以實現。

縱觀B站近年來在電子競技領域的佈局,他們對於此次的挑戰顯然早有準備,在全球總決賽於上海舉辦的同時,B站和拳頭遊戲還會以電子競技為核心主題,聯手打造包括觀賽、粉絲互動、以及沉浸式體驗等內容的獨家線下慶典。

所以除了期待LPL的戰隊以全新姿態在主場土地上作戰之外,或許還可以拭目以待B站再一次的鯉躍龍門。

原標題:《B站與《英雄聯盟》的「聯姻生意」》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