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連這個詞都不能說了?
2020年08月03日17:19

  原標題:在香港,連這個詞都不能說了?

  儘管香港國安法已經實施,但一些人仍在不斷地通過挑撥香港和內地關係,製造和傳播“去內地化”甚至“去中國化”的言論,妄想著將香港與內地的關係切斷,最終將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

  近日,在香港的疫情複燃,急需採取措施控製住疫情的時刻,這些人就拋出了一個荒誕的言論,要求港人不要跟著內地一起使用“方艙醫院”這個詞語。

  拋出這個觀點的人名叫區家麟,是香港的一個媒體人,也是禍亂香港的亂港勢力的支持者,曾在今年5月撰文將內地和香港的關係比作“蠍子”和“烏龜”,並將內地說成是“全球瘟疫的發源地”。

(圖為區家麟和他近期撰寫的挑撥香港和內地關係的文章)
(圖為區家麟和他近期撰寫的挑撥香港和內地關係的文章)

  只不過,他對內地的攻擊和妖魔化,大多頗為無腦和酸臭,就比如下面這篇讓港人不要用“方艙醫院”的文章。

(截圖來自區家麟文章的原文)
(截圖來自區家麟文章的原文)

  在文章中,他首先宣稱“方艙醫院”一詞聽起來“好哽耳”,並宣稱他查詢後發現這個詞來自於內地的軍事用詞。

  然後,他便宣稱“香港大可不必跟隨”內地的這種用法。

(截圖來自區家麟文章的原文)
(截圖來自區家麟文章的原文)

  但自稱查閱了百度和維基等網絡百科的區家麟,卻故意隱藏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這些百科都提到“方艙”這個概念最初是源自美國軍隊,中國是參考的美軍。

  這些百科都引用了一篇名為“追根朔源話方艙”的文章,裡面也明確提到方艙一詞“源於美軍的軍事用語”,“起源於美國”,“最初應用於美國”,中國則是在80年代初開始的方艙的研製工作。

  然而,區家麟卻通篇沒有一處提到方艙這個詞,源自美軍這個各百科上都突出寫明的情況。作為一名常年從事“新聞工作”的人來說,我們不認為這是他不識字或眼拙漏看了,而更像是為了將方艙一詞與內地捆綁並進行妖魔化,而故意漏掉。

  同時,我們還奇怪地發現境外知名的維基百科上關於“方艙醫院”的頁面,今天(8月2日)被一個來自香港的IP地址進行了修改,頁面上被增加了一段原本沒有的話:“國際上一直以來慣用的中文名稱是臨時醫療中心或臨時醫療站,直至2020年初才在中國大陸首次出現方艙醫院的叫法。”

  但這個修改者並沒有給他說出的這番話提供任何可靠的依據或引文。

  再回到區家麟那篇文章。在讓港人不要跟著內地用“方艙醫院”的說法後,他還給出了不要用“方艙醫院”一詞的三個極為可笑的理由。

  1、他宣稱香港目前在亞洲國際博覽館設立的臨時醫院“不是方形”,也沒有“艙”,所以用“方艙”屬於“詞不達意”。

  但實際上,內地有媒體的會將這種醫院稱為“方艙醫院”,是因為將這些原本是體育場或展館的地方該做醫用的方式和思路,與軍事上所使用的那種“方艙醫院”相似。

  否則,按照區家麟的邏輯,那他名字也頗為讓人摸不著頭腦,詞不達意了,因為他既不是“家”這麼一個物體,也不是“麟”這個中國傳說中的動物。

  2、他宣稱使用這個詞會“招來誤會”,讓人們“以為是內地援建的產物”,並稱根據香港醫管局的說法,這個臨時醫院是香港自己搞的,“非國家隊援建”,還讓人們“不要相信黨媒講法”。

(截圖來自區家麟文章的原文)
(截圖來自區家麟文章的原文)

  但他這裏其實是一邊在偷換概念,一邊在歪曲事實。

  其偷換概念之處在於,“方艙醫院”是一種對於這類醫院的中性稱呼,本身並不帶有“內地”的屬性,正如內地媒體有時也會將美國等其他國家類似的臨時醫院稱作“方艙醫院”一般。而任何不是智商有問題,或是故意將“方艙醫院”這詞與“內地”捆綁進行“妖魔化”炒作的人,應該都不會認為這和“內地”有關。

  至於歪曲事實之處則是,香港醫管局官方的說法是,亞洲國際博覽館的一號展館是香港當地合作弄的,但並沒有提到其他可能被改用醫療的區域的情況。而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則在上月27日表示港府向中央提出了請求,希望援助亞博館方艙醫院的建設。

  所以,區家麟如果對“方艙醫院”是不是“方型”和是不是“艙”能如此“嚴謹”,那麼他的文章在此處理應說明不是內地援建的是一號展館,並說明港府曾向中央求援。但他並沒有這麼做。

  3、他說香港亞洲國際博覽館的臨時醫院收治的只是輕症病人,所以不能算“醫院”。

  說實話,這個說法因為太過可笑,我們甚至不想再廢話了。只是想說明一下許多國家都會用“醫院”去稱呼這種收治輕症患者的臨時醫院,比如下圖所示的澳州的媒體:

  另外,在文章最後,區家麟還“陰陽怪氣”地表示,如果“國家隊援建兵團”真來了,到時候醫院叫什麼名字就不由得身為“受助者”的港人去選擇了,並稱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方艙醫院”這個軍事用詞,讓他“感到不甚舒泰”。

  但我們相信,看完這篇生硬地將“方艙醫院”和“內地”捆綁在一起,“為黑而黑”的“奇談怪論”後,任何思維正常人才會“感到不甚舒泰”。

(截圖來自區家麟文章的原文)
(截圖來自區家麟文章的原文)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區家麟還曾經在今年7月撰寫過另一篇顛倒黑白、邏輯混亂、甚至可謂“下賤”的文章,說什麼香港人已經在香港成為“二等公民”,甚至不如黑人在美國的地位,所以只能用腳投票,哪怕去國作“二等公民”——但事實卻是內地遊客、以及他們使用的普通話和簡體字,才在香港持續遭受著這種亂港分子的法西斯式的攻擊,在自己的國土上被這些人當成“二等公民”對待,被侮辱成為“支那人”、“支那語”和“殘體字”。

(截圖來自區家麟文章的原文)
(截圖來自區家麟文章的原文)

  可就是這麼一名在用當年德國納粹煽動攻擊猶太人的口吻、以及用如今美國白人哭訴自己遭黑人“逆向種族主義”的口吻,去妖魔化內地和煽動香港本土法西斯情緒的亂港分子,卻對外宣稱自己要的是一個“自由的香港”,這可真是對“自由”一詞最大的侮辱了。他真正想要的,應該是當年希特勒對猶太人做的那種“大清洗”吧?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