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線》鹿晗剛拍時需提醒抖腿,拍到後面戲外都很肖楓
2020年08月03日13:13

原標題:《穿越火線》鹿晗剛拍時需提醒抖腿,拍到後面戲外都很肖楓

3年前,許宏宇執導電影處女作《喜歡你》,讓看上去不像情侶的金城武、周冬雨演出了愛情萌動的“酥”,收穫眾多女觀眾的喜歡。3年後,他的第二部導演作品——網劇《穿越火線》講了電子競技、青春成長乃至時代變遷,唯獨愛情不是重點。兩位主演鹿晗和吳磊,過往更受關注的是流量人氣和偶像顏值,但劇中落魄困頓的草根大神肖楓、負疚執著的輪椅少年路小北,卻展現了他們作為演員的努力。

《穿越火線》海報

許宏宇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透露,他找演員不喜歡找跟角色太“順撇”的。鹿晗一開始覺得自己應該演路小北,因為各方面都感覺像,有安全感。但許宏宇堅持他與“很皮很接地氣”的肖楓有契合點。“他就是個北京小孩。聽他講了很多小時候很‘蛋疼’的事,跟我們看到的偶像歌手鹿晗是不一樣的,我很感興趣,想把他的這一面呈現出來。”

鹿晗起初想演的是路小北

不喜歡找跟角色太順撇的演員

《穿越火線》以同名電子遊戲為背景,2008年和2019年兩個時空雙線並行交織敘事,講述了肖楓(鹿晗飾)和路小北(吳磊飾)領銜的兩個電競戰隊的年輕人,背負偏見和壓力,在各自時代里追逐夢想的故事。《穿越火線》開播前並不被看好,純電競題材受眾面相對狹窄。但隨著劇集的播出,《穿越火線》的豆瓣評分穩定在7.7分左右,成為鹿晗或吳磊擔綱男主角的影視作品里,迄今為止評分最高的一部,不少觀眾為他們演技的進步點讚。

鹿晗演了個形象邋遢的角色。

2008年的肖楓25歲,女朋友跟別人跑了,沒有正式的工作,每月都為房租發愁。生活上一塌糊塗,追求理想也一敗塗地。職業電競選手25歲是快退役的年紀,他還在為成為職業選手最後一搏。戰隊重組又解散又重組,看不到明天。劇中的肖楓,日常不修邊幅,人字拖、大褲衩就出門,平時耷拉著雙肩也耷拉著眉眼,站著整個人鬆鬆垮垮,坐著不是抖腿就是“北京癱”。怎麼看,這樣的肖楓都不像大家熟知的偶像鹿晗。

吳磊飾演路小北。

其實鹿晗一開始就跟導演表示,他應該演路小北。“他可能覺得演路小北比較有安全感,大家也能想像他演一個學生的樣子。這是一種很順的邏輯。肖楓在劇本里是很皮很接地氣,煙火氣很重的一個人。”但許宏宇認為,如果一看就覺得某個角色應該誰來演,就太順了。“我們不喜歡找演員跟角色很順撇的。太順了之後,很多東西就變得沒有趣味,他演得沒有趣味,我拍得也沒有趣味。”但放棄“順撇”的安全感就意味著要找到演員與角色更高層次的契合點。

在許宏宇看來,鹿晗當初決定去韓國做練習生並不知道未來會怎樣,正如2008年的肖楓憑著熱愛在堅持,沒人知道他會是後來的電競大神。“鹿晗對唱歌跳舞的熱愛很純粹,這種純粹也是我覺得肖楓應該具備的特點。光從這個點,我就覺得他能演。”

鹿晗飾演肖楓。

許宏宇曾經很認真地問鹿晗,到底對演戲是什麼想法?鹿晗說,他真的想嚐試做個好演員。《穿越火線》五六個月的拍攝期,兩位主演幾乎沒有離開過,跟劇中同一個戰隊的演員熟得如同真正的隊友。肖楓喜歡抖著腿說話這樣的細節,剛開拍時需要提醒,拍到後面鹿晗連在戲外都很肖楓了,偶像包袱扔得讓許宏宇都有些詫異。有場戲拍肖楓剛睡醒,許宏宇要求他張開嘴流口水,拍完問:“小鹿,這個戲播出來你粉絲會不會打我?”鹿晗哈哈笑著說:“不會啊,沒事兒!”

Gala樂隊和網戒中心

年代跨度會讓整部戲更豐富

《穿越火線》里,肖楓帶隊從網癮戒治中心救出隊友的戲引發了熱議。不單因為荒誕漫畫式的呈現手法讓觀眾看得嗨,更因為這段戲引發了觀眾對10多年前楊永信的網戒中心這一真實社會事件的集體回憶。在許宏宇看來,要展現2008年大家對打遊戲的不認可,怎麼能少了網戒中心呢?“當某個事物在一個時代里不被接納的時候,只要有人說你錯了,就會有一連串的人跟上去說你錯了,所以你需要治療。它本身就很荒誕。”

2008年的故事線上,類似這樣時代感的片段不少——從福娃明信片、奧運會劉翔退賽,到蜘蛛紙牌遊戲等,觀眾稍加留意就能找到與個人回憶呼應的細節。許宏宇特別喜歡《穿越火線》的時間跨度,因為“年代會提供很多元素,令整部戲更豐富”。2008年打遊戲被認為是網癮,2019年電競冠軍獎金過千萬;2008年的黑網吧很髒,老闆抱著狗巡場,2019年的網咖很酷很高級,但缺少一點人情味。“這就是時代。時代在進步,有些東西更舒適了,但人的感情會少一些。”

導演許宏宇和吳磊。

為了展現出這種年代感,許宏宇刻意把2008年部分的置景和色調往更早的時代調了一下。“可能有點像1998年。對觀眾來說,劇中的2008年意味著回憶,所以回憶感應該更重一點。”他還請來Gala樂隊客串表演《追夢赤子心》——2008年,還沒什麼人認識的Gala樂隊在肖楓參加的比賽上演唱這首剛寫好的歌,19年路小北在Gala樂隊十週年演唱會上也聽到這首歌。十年的跨度,不止是兩代電競選手的奮鬥,還有真實的Gala樂隊的成長。

肖楓的隊友也為年代感增添了註腳,網友評價他們“歪瓜裂棗但還挺像那個年代的人”。而這種不看顏值的選角,並不是網劇的慣常操作手法。投資方曾經擔心,肖楓戰隊沒一個帥的,連鹿晗都被弄醜了,觀眾是否能接受。但許宏宇很堅持:“如果拍比較抽離的愛情片,可以全員很美。但《穿越火線》遊戲里相遇已經不真實了,其他地方我必須做得更真實才能讓人相信。雖然不帥,但他們的質感相信大家一看就會被吸引。”

肖楓的隊友。

受陳可辛影響開始拍劇

電影式的鏡頭表達在小屏幕上性價比不高

雖然才執導了一部電影和一部劇集,38歲的許宏宇作為剪輯師已在電影行業摸爬滾打多年,剪輯製作了近30部華語電影,多次提名最佳剪輯獎。他剪輯了《十月圍城》《武俠》《親愛的》《七月與安生》等多部陳可辛導演或監製的電影,陳可辛又是他電影導演處女作《喜歡你》的監製,兩人關係十分密切。

許宏宇(右一)和劇組成員。

許宏宇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對拍劇的興趣源於3年前拍《喜歡你》和陳可辛片場的交流,兩人談起了電影和劇集的不同。“我們一直覺得電影的空間比較小,90分鍾或者最多兩個小時,永遠是拍了很多素材回來,最後很多細節都會剪掉。陳可辛導演就說,劇集是一個很好的新的表達方式,表達空間會更大,可以講得更深,很多人物細節可以講得更透。所以我就開始對劇有興趣,想多嚐試一下。”

但拍劇和拍電影畢竟有所不同,許宏宇坦承,拍劇過程中有過不少碰撞和困難,“打個比方,做電影的像踢足球的,做劇的像打籃球的,在各自世界里都沒有問題,但如果打籃球的突然進入到足球場,用手來打球,大家就會覺得不對。”比如他刻意堅持的一些電影式表達,花很多時間精力拍出來的鏡頭,小屏幕上觀劇感受不到質感,性價比很低。“我也是一邊拍一邊在調整,發現拍劇時如果用人物動作上的一些細節去驅動故事,會比像電影那樣用畫面構成的細節來表達更有效。”

此外,電影可以一天只拍一場戲,跟演員溝通很深,拍得很細緻,但拍劇不具備這樣的客觀條件。劇集的製作,量大時間緊。“只能用一些方法調整,比如拍攝前跟演員,以及各個部門有更深的交流。把電影在現場花時間解決的事情,放到前期做更多的磨合,說白了就是籌備時間更長。”不過拍完《穿越火線》許宏宇也認同陳可辛對劇集的看法,“結婚拍了,分手拍了,戀愛拍了,死亡也拍了,劇集真的能把一個人的生命講得很通透。”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