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臉的“小紮”,其實還是當年那個他
2020年08月04日09:19

  原標題:翻臉的“小紮”,其實還是當年那個他

  來源:北京青年報

(圖片來源:pixabay.com)
(圖片來源:pixabay.com)

  可能接下來的很多年里,如果不懂一點國際政治,就很難乾好評論員這份工作。這不是說我們有多愛蹭熱度,當整個世界的變化比瓊瑤劇還狗血時,像我這樣喜歡埋首故紙堆的人,都忍不住一吐為快了。

  繼中興、華為之後,美國政府最近又盯上了來自中國字節跳動公司旗下的社交應用軟件TikTok,一會兒要封殺,一會又讓微軟收購。在這場風潮之中,很多中國80後都很熟悉的朱克伯格,成為在背後推波助瀾的人,而被擺到了風口浪尖。

  有人可能還記得,2018年小紮同學一臉嚴肅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不想卻被一連串奇葩問題圍追堵截。隔著屏幕,全世界都看出小紮那緊張又無語的內心潛台詞。那一次,人們甚至覺得這個萌萌噠的有錢人好可愛啊,像個被家長逼問的寶寶。兩年後的美國時間7月29日,這次小紮和美國另外三家科技巨頭一起參加國會聽證會,同樣是鏡頭面前那雙撲閃撲閃的大眼睛,傳遞給中國網民的已經不再是萌感,而是令人錯愕的詭譎多變。

  美國國會有關人員提問,是否相信中國從美國科技公司“竊取技術”。不管是在中國有大量生意的蘋果公司,還是在中國沒有多少生意的亞馬遜、Google負責人,都表示沒有這方面的證據。但就是小紮紅口白牙,咬定中國公司“竊取”美國科技公司技術。

  人們紛紛表示,這還是當年那個在天安門跑步、紮著紅領帶在清華大學秀中文,差點沒手捧“紅寶書”的小紮麼?小紮啊小紮,沒想到你濃眉大眼的也是個“兩面人”。

  其實仔細想想,這種前恭後倨的表現看上去很矛盾,其實內在的邏輯倒是非常一致,都是想以政治手段博取商業實惠。朱克伯格的“臉書”一直想進入中國,但是它的某些原則和中國管理互聯網所遵循的“尊重網絡主權、維護和平安全”原則有所齟齬。小紮那種貌似“恭順”的表現,其實是希望通過形象公關,以及和上層建立某種熟絡關係,使“臉書”保持不變的情況下,又能收穫來自中國市場的利益。

  他可能沒想到,中國沒有那麼好忽悠,他低估了中國政府堅決不能容忍利用社交媒體“搞事情”的決心。所以,當他發現在中國“作秀”無用,而來自中國的應用TikTok反而在美國市場跑馬圈地,成為臉書的最大競爭對手,甚至在他們山寨了兩款類似軟件,仍無法扭轉頹勢的時候,他便再次祭出這招,希望借助美國政界的“反華”力量,以打擊中國科技公司。當我們還在天真地認為生意歸生意,政治歸政治的時候,聰明的小紮表示早已看穿了一切。

  不把精力放在自我革新上,而總是希望能借助某種外部力量和手段,以保持優勢地位,這或許正是小紮和當下不少美國政客的行事邏輯。這就像兩個人賽跑,當跑在前面的人快要被追上的時候,他所做的不是讓自己跑得更快,而是想方設法把別人拽回來。

  其實對於一貫標榜“自由競爭”的美國來說,他已經不是第一次用這種非自由競爭的手段了。前幾天,拍攝武漢抗疫紀錄片的日本導演竹內亮,針對微軟收購TikTok這一新聞發了一條微博,說他對美國當年想方設法控製、批評日本公司和日本政府的事記憶尤深。說起來,那簡直是一段教科書般的“把別人拽回來”的操作。

  日本戰後首先恢復的是紡織這種勞動密集型行業,美國先是就紡織品大量出口美國問題,頻頻向日本施壓。好,日本說那我產業升級不出口紡織品了,上世紀70年代鋼鐵成了對美出口主力,於是美國又指責日本對美國進行鋼鐵傾銷。沒辦法,日本不出口鋼鐵,又搞起了家電,質量又好價格又便宜。1977年,美國直接規定日本對美出口電視不得超過175萬台。

  但是這樣仍然無法扭轉貿易逆差,隨著日本的汽車、機械、半導體、計算機等行業不斷興起,美國跟在日本屁股後面一路指責。只要日本產品有優勢了,那很快就會得到一個“罪名”。什麼國內市場封閉啦、竊取技術啦、傾銷啦,劇本簡直都沒變過。最有意思的是,1988年美日雙方曾共同開發了一款戰鬥機,美國要求日本將雙方共同開發的技術提供給美國,但是日本使用美國的技術卻要嚴格限製。就這樣,他們還好意思天天說別人竊取技術。

  在這個過程中,美國不更新自己的產業結構,提高自身競爭力,卻不斷抹黑日本的進步。直到1985年“廣場協議”,西方五國聯合干預日本彙率,直接用“操縱彙率”的方式解決貿易逆差問題。但弔詭的是,“廣場協議”以後,日本對美順差繼續飆升一百多億美元,直到日本國內因為泡沫經濟破裂,日本在美國政府眼裡才又重新可愛了起來。

  竹內亮導演的微博欲言又止,但從這段曆史我們能看出一個樸素的道理,無論對於美國還是日本來說,自身因素才是決定各自在競爭中所處地位的根本原因。如果不著力於提升自身競爭力,靠“拽”別人,無法在競爭中真正取勝。同時,如果自身不能解決好內部問題,那麼即使對外占有優勢,也有可能一蹶不振。

  TikTok究竟最後命運如何,尚難預測。現在不光是美國政商兩界,印度等一些國家也在對TikTok及微信等“姓中”的應用軟件下手。其實大家明刀明槍互相競爭,最終會互相促進,而這種“掀桌子”的做法,對於人類的技術進步沒有任何正面意義。中國企業在海外慘淡經營,才闖下一片天,我們沒有理由輕言放棄。“國內國際雙循環”也意味著對於海外市場不可偏廢。局勢如此,除了見招拆招謹慎應對,我們能做的只有自我鞭策,在國際化的逆流中繼續保持國際競爭的能力。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