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巡球員日記第四篇:辛普森如何平衡比賽與家庭
2020年08月05日10:19
辛普森一家
辛普森一家

  我和妻子一直都知道我們想要一個大家庭。我的妻子多德是五個孩子中最大的,而我是六個孩子中第二小的,我們倆的童年都很幸福,我們希望一起為孩子們創造相似的童年。現在我們有五個孩子,年齡分別為9歲、7歲、6歲、4歲和18個月。我們的生活是有生氣、忙碌而有趣的。雖然我們並沒有每天都履行好父母的職責,但幸好孩子們在我們陷入困境時對我們都很寬容,我們在不斷學習。

  也向比我們早做五年或十年的父母請教:在管教孩子時,他們做了什麼才能如此適應父母的身份?我認為養育孩子與其他的事完全不同,你在過程中要不斷犯錯與學習。同時,這是我做過最快樂但最具挑戰性的事情。有時候,你感覺自己想要有20個孩子,而有時候看到孩子你卻想要躲進衣櫃里。但是孩子給我們帶來了很多快樂。

  多德和我一同走過這段旅程。作為父親,很多事我都從她身上學習。我認為,在包括婚姻的所有人際關係中,溝通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像我們這種在生活中需要長時間分居兩地的。你必須知道如何和對方溝通。有時候,一年中我需要打比想像中更多的比賽,但是多德對此卻很寬容。幾年前她曾告訴我,當我在外比賽時,我應該全身心投入,並相信她把家中的一切都料理好了。而當我在家時,我必須一心一意投入家庭。因此,如果我有一週的休假時間,我不會每晚花兩個小時在電視上看高爾夫頻道,我會花很多時間陪孩子。當然,我在旅途中時常會想念他們,但是多德只是說:“嘿,聽著,如果你要離開家去比賽,為什麼不專注比賽呢?用心打好每週比賽,回家後要將重心轉移到家庭生活上。”這的確改變了我的思維方式,而且確實有所幫助。

  孩子們上學時,他們不會經常跟我出去比賽——最多六到七場比賽,大多是在週末。有時候多德會飛來看我的比賽,但一年中也只有一到兩個週末。不過,我們很幸運能住在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因為富國銀行錦標賽在這舉辦,還有很多比賽在這附近,多德和孩子們可以很容易就去到現場,比如美國大師賽、溫德姆錦標賽和我今年奪冠的RBC傳承高球賽。這些比賽對我來說都很特別。

  2011年,當我在溫德姆錦標賽奪冠後,我和多德甚至將我們的第三個孩子命名為溫德姆。現在,我也意識到,全家旅行一起去看比賽終究會有一天會變得不那麼容易。現在,3個孩子在上學,4歲的孩子已經迫不及待要想要去幼兒園了。他們將積極地參加學校的體育和戲劇活動,這和我的比賽行程衝突。同時,如果我要是知道他們在學校有重要的活動,對我來說,我很難接受自己要缺席的事實。

  而離家絕非易事,我記得傑克大概六歲的時候,當我告訴他我要去英國公開賽,他就開始哭,我看到他哭,我也開始哭。我親吻每個人,說我愛他們,然後含著淚告訴多德我真的該走了。在去機場的路上,我在車上也哭了。

  隨著孩子們長大,氣氛發生了一些變化。他們會清楚地告訴你,他們不希望你走,就像那天傑克一樣,但是他們也開始瞭解這是我的工作需要。當我在外比賽,我們會用視頻電話保持聯繫。我儘量不在晚餐或睡覺時打電話,因為有時候孩子跟我說話會變得興奮,有次年紀最小的伊甸在電話中聽到我的聲音時,她立即哭了。我會每週和幾個孩子單獨通幾次電話,這樣他們都能告訴我他們每天都遇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我不知道這對他們有沒有幫助,但這絕對我是有用的。

  當然,外出比賽會讓我錯過一些重要的事。在我贏得2012年美國公開賽的那一週,我們第一個孩子傑克學會了走路。我記得多德在電話上跟我說:“嘿,我也理解缺席這一刻會讓你難受,但我想告訴你,傑克今天邁出了人生的第一步,”這讓我很傷心。不過,你一旦開始外出比賽,你就會習慣於錯過某些東西,這一切就會變得簡單。但是在疫情期間,這是我婚後第一次,在家連續呆四個月,能見證伊甸的成長,是我為人父的高光時刻。見證她的成長,讓我與她更親近。

  同時,在參賽幾週後回到家中對我來說也是調整。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時常會感到沮喪,而我通常不會這樣。我的妻子多德跟我說:“我理解你在過去幾週中,你一直按自己的時間表生活。想喝咖啡時喝咖啡,想練習時練習,想睡覺時睡覺。但是你現在回家了,我還有這些小傢伙都需要你的注意力。”因此,我想出了一個方法,當我獨自在路途中,我請求上帝讓我自己更有耐心,去融入家庭生活。顯然,我想回家。但是,當你一個人獨處一週,再回到一個喧鬧卻又活潑有趣的大家庭時,你肯定要花時間去適應兩個環境之間的微妙的不同之處,我們必須要想出一個方法,更好地去適應兩種生活,因為這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