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辱不驚張一鳴?
2020年08月05日11:29

  來源:獵雲網

  作者:蘇舒

  再一次,張一鳴淹沒在罵聲中。

  8月4日,張一鳴發表了一封給員工的信,主題為《不要在意短期損譽,耐心做好正確的事》。信中稱,“又到風波季”,然後說,“因為傳公司將出售TikTok美國業務的新聞,很多人在微博里罵公司和我。我看到頭條圈里有人說半夜被微博評論氣哭,有人替我和人吵架懟到手酸,也有很多同事(給我)加油鼓勵。”

  這一幕,張一鳴並不陌生。

  早在2014年,因為版權問題,今日頭條接連遭到廣州日報、新京報、騰訊、搜狐等媒體的聲討,並受到數十家媒體大篇幅的多日連續報導,以至於不得不連開兩場媒體溝通會來為自己辯解。

  在外界看來,低俗,low等標籤,一直與字節跳動的產品如影隨形。所以,被聲討和監管,就是必然結果。

  2018年4月10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公佈了責令今日頭條“內涵段子”永久關停的消息,4月11日,張一鳴在今日頭條公眾號上發佈“致歉和反思”信,信里說,“我是工程師出身,創業的初心是希望做一款產品,方便全世界用戶互動和交流。過去幾年間,我們把更多的精力和資源,放在了企業的增長上,卻沒有採取足夠措施,來補上我們在平台監管、企業社會責任上欠下的功課,比如對低俗、暴力、有害內容、虛假廣告的有效治理。”

  昨天,36氪在公佈這封內部信時提到,TikTok美國業務出售倒計時還剩下40天,張一鳴面對的不僅是來自特朗普的壓力,還有國內輿論場爭議的兩極化。作為一家全球擁有超過6萬名員工的跨國公司,為了安撫內外情緒,一貫低調的張一鳴也不得不站出來表明心跡。

  在信中,張一鳴還專門討論了“社交媒體上的輿論”。

  他說,“我其實很理解,人們對一家中國人創立走向全球公司有很高的期待,但是沒有很充分和準確的信息,加上民眾對當前美國政府很多行為有怨氣,所以容易對我們有特別激烈的批評。”

  “只是多數人把這次事件問題的焦點搞錯了,問題焦點根本不是CFIUS以musical.ly併購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強製TikTok美國業務出售給美國公司(這雖然不合理,但仍然是在法律的程式里,作為企業我們必須遵守法律別無選擇),但這不是對方的目的,甚至是對方不希望看到,其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張一鳴表示,“複雜的事情在一定時期並不適合在公共環境中說。就像過去也有很多時候,對公司的批評我們並不能展開解釋,大家一同經曆之後對管理團隊有更多的信任。對於公眾的意見,我們要能接受一段時間的誤解。希望大家也不要在意短期的損譽,耐心做好正確的事。”

  這個回應,很張一鳴。

  事實上,字節跳動從一開始,就在爭議中成長,作為其創始人的張一鳴,自然也飽受非議。

  現在的張一鳴,似乎已經寵辱不驚,在他看來,堅持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並取得好的結果,就是對外界最好的回應。

  在最新出爐的《2020年胡潤全球獨角獸榜》中,根據獨角獸企業估計市值排名,字節跳動緊跟在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集團之後,排名第二。成立不到8年的字節跳動,估值高達6500億元。

  今日頭條曾被傳統媒體聲討

  今日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渠道,沒有編輯團隊,對內容不進行人工干預,全靠算法進行推薦;也不進行內容的生產加工,只做內容分發。算法自動挖掘用戶的興趣,將用戶感興趣的信息推薦到用戶眼前。內容不僅僅來自傳統的新聞網站,還來自博客,來自知乎、雪球、馬蜂窩等UGC網站。

  2014年6月3日,今日頭條宣佈獲得1億美元的C輪融資,估值超過5億美元。喜悅持續沒兩天,今日頭條便被捲進了媒體的討伐漩渦。

  6月4日,廣州日報報業集團下屬的大洋網宣佈起訴今日頭條所在的公司侵犯版權;緊接著《新京報》發表標題為《“今日頭條”,是誰的“頭條”》的社論,稱今日頭條並非內容創造者,“像這樣的網絡應用新秀將層出不窮,但技術的發展不應當帶來版權保護的惡化”,直指今日頭條是“剽竊者”,涉嫌版權侵權。

  隨後,大批傳統媒體加入聲討的隊伍中。就連在版權問題上飽受詬病的門戶網站,如搜狐,也加入了對今日頭條的起訴陣營中。

  據當時的報導稱,有媒體人說,這是紙媒的第二次“鴉片戰爭”(第一次是大約十年前門戶網站對於紙媒內容的侵權引發的風波)。

  6月6日,張一鳴召開媒體溝通會時說,“我們承認確實有未經告知抓取紙媒網站內容的情況,但用戶在我們客戶端上總點擊量的七成都是直接跳轉到原始網站。這塊我沒有看到法律風險。另外一些點擊量跳轉到的是我們優化和轉碼之後的頁面,但我們保留了原始網站的品牌。這塊是有爭議的。”

  後來,在接受李誌剛訪問時,他們也談到了這個話題,張一鳴當時給出的數據是,版權訴訟沒有一起敗訴,現在跟今日頭條合作的有6000家媒體,其中1000家已經簽定了書面協議。 “我們要建立一個生態,Apple不僅希望軟件合法合規地在這個平台上展示,並且希望軟件創作者都能賺到錢。我們也是一樣的,作為一個分發渠道,希望創作優質內容的人越來越多,並且活得很好。”

  數據顯示,2019年,頭條創作者全年共發佈內容4.5億條,累計獲讚90億次。其中,有1825萬人是首次在頭條上發佈內容。2019年以來,創作者總收入達到46億,有12萬篇文章和1.4萬名創作者獲得了今日頭條青雲計劃獎勵。其中,全國幾乎所有的傳統媒體都有了自己的頭條號。

  “低俗”的標籤

  低俗的標籤,在字節跳動的產品身上,揮之不去。

  張一鳴曾經在2016年年底接受《財經》雜誌採訪時說過一個關於價值觀的問題,“企業和媒體的區別在於:媒體是要有價值觀的,它要教育人、輸出主張,這個我們不提倡。因為我們不是媒體,我們更關注信息的吞吐量和信息的多元。同時,我們確實不應該介入到(價值觀)紛爭中去,我也沒這個能力。”

  在外界看來,脫離“媒體價值觀”的內容聚合平台,自媒體門檻的降低,也讓內涵段子、今日頭條、抖音等產品在內容上有不少低俗、擦邊色情、標題黨等問題,從而不斷被輿論聲討,也多次被監管部門約談。

  2017年1月6日,北京市網信辦依法約談今日頭條,對該網在從事互聯網信息服務中存在的違法違規情形提出嚴肅批評,並責令其整改。

  4月,央視曝光今日頭條客戶端向用戶推送“豔俗”直播平台。6月,網信辦再次約談今日頭條,原因是為遏製追星炒作低俗媚俗之風。8月 ,因今日頭條“故事”頻道先後登載了兩部低級庸俗、缺乏藝術價值,對青少年身心健康有危害的網絡出版物,被有關部門罰款人民幣伍萬元並要求故事頻道停業整頓一週。

  最嚴重的一次受罰當屬這次,2017年12月29日,今日頭條因傳播色情低俗信息、違規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等問題被北京網信辦約談。兩天之後,今日頭條平台宣佈關閉社會頻道,將新時代頻道設置為預設頻道。

  在此期間,今日頭條集中清理了涉嫌違規的含低質內容的自媒體賬號,共封禁、禁言賬號1101個。12月29日18時至12月30日18時,今日頭條手機客戶端的“推薦”、“熱點”、“社會”、“圖片”、“問答”、“財經”等六個頻道還暫停更新24小時。

  到2018年,今日頭條仍舊在被約談,整改,被約談,再整改的經曆中渡過。

  1月,因涉嫌侵犯用戶隱私,工信部約談今日頭條、百度、支付寶三家企業,今日頭條表示將加強內部管理,完善產品設計,舉一反三,認真整改。

  3月,央視曝光今日頭條發佈山寨“同仁堂“等虛假廣告,專攻三四線城市。這是繼續1月15日央視曝光今日頭條發佈“免考學曆”後第二次關於虛假廣告的點名曝光。而後近日頭條發佈道歉,稱一直在努力打擊違規“二跳”行為。

  內涵段子的成立時間還早於今日頭條,在今日頭條以大數據算法和個性化推薦而聲名大噪之前,內涵段子就已經帶著內容分發機製試運行4個月。到2017年,內涵段子用戶超過兩億規模。和用戶一起不斷壯大的,還有內涵段子的低俗和擦邊色情的問題。

  2018年4月10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公眾號發文,稱在督察“今日頭條”網站整改工作中,發現該公司組織推送的“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和相關公眾號存在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等突出問題,引發網民強烈反感。

  廣電總局責令“今日頭條”永久關停“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及公眾號,並要求該公司舉一反三,全面清理類似視聽節目產品。

  除了今日頭條,內涵段子外,抖音同樣被約談。

  2018年,在抖音上,打色情擦邊球、低俗、虐寵等內容屢見不鮮。

  隨後今日頭條發佈致歉聲明,表示未認真審核第三方提供的關鍵詞包,發生嚴重疏漏,推廣團隊總經理和項目負責人已作停職處理。

  3月底,抖音發佈處罰通告稱:為倡導美好、正向的社區氛圍,打造健康、有價值的平台,抖音平台持續打擊違規賬號及內容,3月1個月,抖音平台累計清理27231條視頻,8921個音頻,永久封禁15234個賬號。

  4月,抖音借系統升級之由,表示會再次加強審核能力以及全員企業社會責任教育,努力為社會打造價值觀正確、正能量充沛的短視頻平台,記錄美好生活和偉大的新時代。

  爭議幾乎是沒有停止過,但其實在此前張一鳴曾經回應過今日頭條“低俗”的問題,“我本身並不認為低俗有什麼問題,核心在於頭條並沒有從低俗中獲利,事實上,低俗內容反而會傷害我們的商業利益。”

  張一鳴同時用在機場看到的雜誌和火車站看的內容類比於頭條的內容“低俗或高雅”,“ 我希望內容的分佈符合需求的分佈。機場的人看機場的內容,火車站的人看火車站的內容。如果說以前讓機場的人看到了火車站的內容,那是技術問題。”

  張小龍曾經說過一句話,“推送改變世界,因為用戶更懶了”,而把推送做到極致的,恰恰是字節跳動。

  一度不被看好

  字節跳動今天的估值已經超過1000億美元,備受資本追捧。

  但在早起,也有很多投資人並不看好。比如沈南鵬,就曾經對張一鳴說NO。

  字節跳動A輪融資時,張一鳴曾去紅杉洽談,但沒有見到沈南鵬。

  張一鳴當時已經有頗為成功的內涵段子,也向紅杉準確的表述出了自己的想法。“把新聞、圖片、故事聚集在一起,根據用戶的興趣推送給用戶,這是一種新的商業模式。”

  但當這些想法由紅杉團隊轉述給沈南鵬時,沈南鵬在團隊口中聽到的儘是擔憂與懷疑:這種創新在美國都沒人做過,這個創業者能行嗎?用戶規模,市場前景這都無法用數字來衡量。

  後續紅杉做了大量審慎的調查工作,探訪了市面上今日頭條的所有競爭對手,發現幾乎所有的大公司都要做這個產品。新浪要做,搜狐要做,小米要做,騰訊要做,今日頭條一個小公司,機會不大。

  所以沈南鵬否了這個案子。

  當然,隨著今日頭條飛速發展,沈南鵬也及時改變主意,在字節跳動後幾輪融資中,不斷加碼。

  後來,在參加央視節目時,張一鳴曾說,在字節跳動創立的前一年半,其實整個業界沒有這麼看好。“我記得我見有些投資人的時候,就很常見的問題就是說,四大門戶有多少人,你們有多少人。然後說他們現在有多少用戶,他們現在市值多少,有多少錢,就很多這樣的類比吧。或者說這個方向好像前幾年陸續有人探索,就個性化推薦,推薦引擎,他們都不成功呀,那現在為什麼就成功了呢?”

  張一鳴表示,“因為過去有很多失敗的公司吧,這個方向上其實有很多失敗的公司。所以確實在,我記得在我們第二輪融資的時候不是這麼順利,那麼我印象中我應該一個月見了30多個投資人。我記得有一段時間說話太多了,後來都失聲。”

  熟悉張一鳴的人都知道,他時一個看長期的人,在昨天的內部信中,張一鳴也說,“我們還是應該從長遠的發展來看眼前的挑戰和壓力。不斷追求好的產品體驗,建設好的團隊文化,透明開放,以及在保護用戶利益和企業社會責任方面追求高標準。我相信不但能贏得用戶,也能為中國企業加分。”

  在2011年,經曆十月圍城後,張勇意識到,公司大了,就會帶有社會屬性,做決策的時候,不能僅僅從商業的角度來思考問題。

  如今,經曆TikTok事件後,張一鳴也應該意識到,公司大到走向世界的時候,不僅帶有社會屬性,還帶有國家屬性。字節跳動的每一個決策,影響的並不僅僅是一家公司。

  參考資料:

  《紙媒聲討“今日頭條”侵權 張一鳴:別罵我們是強盜》 南方週末

  《今日頭條養成記,張一鳴和他的帝國崛起》 百略網

  《抖音抖掉低俗》 一見財經

  《張一鳴的道歉與抖音的膨脹之路》 天方燕談

  《張一鳴的內部信:字節跳動需要接受一段時間內的誤解》36氪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