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選擇考古,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2020年08月05日06:01

原標題:我選擇考古,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我選擇考古,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尹海月

  8月3日下午,家在湖南耒陽同仁村的鍾芳蓉收到一份禮物:一本帶有樊錦詩簽名的自傳《我心歸處是敦煌:樊錦詩自述》,一個筆記本,一枝鋼筆,一封由出版社代筆、以樊錦詩名義發出的信。

  送來的信中寫道,“希望在未來求學期間,能夠抱定宗旨,不忘初心,做胸懷天下的新青年。”

  今年夏天,這位留守女孩兒高考考出676分,報考北京大學考古專業。她說,正是受現為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的樊錦詩影響,自己才確定興趣並報考此專業。

  鍾芳蓉的專業選擇在網絡被熱議。有人認為,作為一名留守家庭的孩子,鍾芳蓉應該報考金融、計算機等“賺錢的專業”,“窮人家的孩子不要去學什麼當詩人……等有錢有閑了可以把考古當個愛好。”

  她的父母看到了這些議論,開始對女兒前途擔憂。他們聽人說,北大考古專業很多學生是調劑過去的,且工作辛苦,擔心女兒的選擇是否合適。夫婦倆希望,女兒的班主任能說服她改專業。

  鍾芳蓉的班主任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他曾勸鍾芳蓉選專業不要衝動,“你是家裡的老大,家裡父母還要靠你,你要改變家庭的狀況。”並列出10個專業供她選擇。

  鍾芳蓉心裡的第一選擇為元培學院,考入元培學院的學生可在一年後重新選專業,但她擔心自己分數不夠,未報考。而對後面列出的工商管理、經濟學等專業,鍾芳蓉表示不感興趣。

  她對班主任說,自己喜歡這個專業,北大考古專業排名靠前,畢業後可以當教授,也可以去博物館任職,讓班主任不要擔心自己就業的問題。

  面對外界和親人的質疑,鍾芳蓉也曾動搖過。她懷疑自己像某些網友所說,是否真的喜歡考古專業,思量一番,最終決定堅持初衷。父母最終尊重女兒的想法,“只要她開心就好。”父親鍾元位說。

  在鍾芳蓉的媽媽看來,女兒對金錢看得比較輕,不愛攀比,不講究吃穿。鍾芳蓉說,錢很重要,但對物質渴望度不高。

  而在校長羅湘雲看來,鍾芳蓉安靜內斂,很適合做研究。羅湘雲希望學生不要為錢所困,能從事自己喜歡的行業。有學生在清華讀博士,他鼓勵學生專心做研究,如果缺錢,可以向他求助。

  鍾芳蓉沒想到,自己報考考古專業會引起如此大爭議。在她看來,根據自我興趣選擇考古專業,“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名聲突然而來,70歲的奶奶笑得合不攏嘴,手抱20多斤的大西瓜款待前來的客人。媒體電話不斷,她無奈將手機調成飛行模式,有電視台請她做節目,被她婉拒。8月3日,4家電視台來到她家,希望能採訪她,她閉門在屋,拒絕露面。

  得知女兒高考成績時,鍾元位正在廣東江門一家傢俱廠宿舍休息。起初,他有些不敢相信,連問老師是不是真的,眼睛隨即濕了。鍾芳蓉的媽媽在深圳一家醫院做導醫,得知喜訊,很快趕回了家。鍾元位買了6箱煙花,2串鞭炮,去學校向老師道謝。

  儘管鍾芳蓉一直在學校成績名列前茅,但鍾元位沒敢奢望女兒考上北大。女兒讀初中前,他還不知道清華北大,更不知道一本、二本,對女兒最大的期望是能考上大學。

  在媽媽眼裡,女兒要強,小時候和表妹一起去別人家摘黃花菜掙錢,表妹摘得多,鍾芳蓉因此被奶奶批評偷懶,第二天,鍾芳蓉賣力摘了很多。鍾芳蓉知道父母的辛苦。她說,自己很早就明白,讀書是唯一的出路。

  鍾芳蓉放假很少學習,她喜歡看紀錄片、小說,也愛二次元漫畫、打遊戲。她說,自己雖是留守女孩,但和父母在家的同學沒有區別,很多人一提到留守學生,普遍認為很窮,信息閉塞,甚至連手機都沒有,“這是偏見。”

  8月3日下午,正源中學的第一個北大畢業生攀軍來到鍾芳蓉家。2012年,出於興趣,攀軍考取北大藥物化學專業,當時,也有很多人不解,認為他應選更加熱門的經管專業,那時,為了躲避媒體採訪和周圍人指責的聲音,他常常躲起來。

  鍾芳蓉也收到了來自考古界的鼓勵和祝福。山西省考古研究院、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10餘家考古單位聯動,向鍾芳蓉贈送考古書籍和相關文創產品。鍾芳蓉在微博賬號對很多人的關心表達感謝,北京大學官方微博勉勵鍾芳蓉尋根求真,在書齋學理論,去田野求真理。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尹海月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8月05日 05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