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樹的爸媽有多牛?當科學家有了叛逆兒,當爹和學曆無關
2020年08月05日11:28

原標題:樸樹的爸媽有多牛?當科學家有了叛逆兒,當爹和學曆無關

有一個人,他是高中學曆,但是他每一首歌的歌詞,都寫得極其完美,連很多高學曆的人,看了恐怕也要自歎不如。

這個人,就是樸樹。

不信,你聽《Forever Young》《平凡之路》《生如夏花》《傲慢的上校》《白樺林》《那些花兒》:

沒有名校背景,非中文系出身,只有高中學曆的樸樹,卻寫一首,火一首。

這是運氣嗎?這是天賦嗎?不,都不是。除了自身才華外,也和他身為北大教授的父母的教育有關。

很多人說樸樹是傳奇,其實,他的父母更傳奇。

樸樹的父親是濮祖蔭,是中國北大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的博導教授,是我國“雙星計劃”發起人之一。

濮祖蔭的履曆,令人瞠目結舌:

北大畢業,然後去美國訪問研究,去德國訪問研究,緊接著就是在北大擔任主任,博士生導師,拿的獎都是國際級別的獎項。

隨手搜一下知網,竟然顯示濮祖蔭發表和合作發表論文高達270篇,SCI引用達2700次以上,篇篇都和物理、宇宙相關。

在一些人還在為明天的午餐發愁的時候,濮祖蔭一開口就是太陽風動壓變化導致的磁層漩渦了。

作為科研工作者,濮祖蔭對自己的工作,幾乎到了瘋狂的地步,樸樹回憶說:

“我小時候,好多次半夜醒來,我父親都在工作。”

濮祖蔭的學生們回憶他說:他的生活很簡樸,他的世界里只有科學。

不要以為只有樸樹的父親很厲害,樸樹的母親,絕不是攀援的淩霄花,而是與他並肩而立的橡樹。

樸樹的母親叫做劉萍,同樣任教於北京大學,是中國第一代的計算機女工程師。

說起來,他們之間的愛情故事也是蠻感人的。

兩人本來是初高中同學,在校讀書的時候,都是年級榜單上有名的人物,但是彼時兩人並不相識。

後來,濮祖蔭考上了北京大學空間物理專業,畢業後留校任教,劉萍則響應國家號召去支援新疆,半途被選拔去西安交通大學讀計算機。

一次機緣巧合,兩個再次遇見,濮祖蔭對劉萍一見鍾情,便主動向她表白,但是當場就被拒絕。

濮祖蔭以為沒戲,便回到了北京繼續學業。

或許是上天不忍,命運兜兜轉轉讓兩人在6年後再次相遇,在濮祖蔭的再次表白下,劉萍才終於同意。

之後兩人一攜手,便是半個世紀。

1966年春天,他們結為伉儷。

2018年,他們還參加了北京大學舉辦了”2018年離退休教職工金婚慶典”,他們身著傳統唐裝,手牽手一起重走紅毯。

樸樹父母之間的愛情很圓滿,按理說,這應該是一個很幸福的家庭:

住在北京燕園,兩個人都是北大教授,又生育了兩個男孩,無論是物質,還是精神,這個家庭都是當時社會上的頂配。

但是即便是這樣看似美滿的家庭,也有很多意外。

這個意外的名字,就叫做樸樹。

樸樹出生在北大家屬院,這個家屬院,彙聚著全國的學術高端人才,這裏出生的孩子其實有一條被寫定的前程路線,那就是北大附小、附中、北大,出國留學,當科學家或留校任教。

每個出生在北大家屬院的孩子,都逃不脫這樣的人生道路,或者說是人生樊籠。

本來樸樹也是要像個機器人一樣走這樣老路的,但在樸樹“小升初”考試那年,語文加數學滿分200,他考了173,北大附中的錄取線是173.5分。

因為差0.5分,樸樹成了一個恥辱。

樸樹回憶:

“真是覺得低人一等。你沒考上,你爸媽都沒法做人了。”

因為0.5分,當時已經頗有社會地位的濮祖蔭為此低聲下氣,到處求人,來回奔走一個月未果。

這一切樸樹都看在眼裡,他覺得自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loser,從此再也不會笑了。

之後的一天,姨媽來家裡,看到樸樹總是沮喪著臉,便問:

“我怎麼沒見樸樹笑過?”

一句話驚醒了樸樹的母親,立馬帶去看醫生,醫生給他做測試題,其中一道題是:

“如果你死了,你覺得身邊的人會怎麼樣?”

樸樹直接選了“無動於衷”。

樸樹的心理測試最終結果是“差3分變態。”醫生判斷他患上了青春期憂鬱症,這一結果震驚了他的父母。

此時的樸樹,想徹底放棄學業,改學音樂。

濮祖蔭不同意,但又擔心樸樹病情加重,兩人約定,只要樸樹考上大學,便不再約束樸樹。

1993年,樸樹用盡全部力量考上了首都師範大學,接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刻,濮祖蔭心裡的石頭終於落了地,但這時,樸樹卻說:

“我是為你們考的,不去了啊。”

北大教授的兒子不上大學?濮祖蔭難以接受,雙方各退一步,樸樹同意去試試,但唸到了大二,就一意孤行退了學。

濮祖蔭害怕兒子到社會上吃苦後會返回,再次低聲下氣找了很多人,終於幫他保留了一年學籍。

濮祖蔭當時想,這樣兒子還有一條退路,如果做音樂不成功,還可以繼續走學術。

為了樸樹,傲氣如濮祖蔭,也曾兩度低三下氣求人,可為人父母,哪一個不是深沉地愛著自己的孩子呢?只可惜當時的樸樹,尚不懂父親深沉的愛。

退學之後,樸樹在家裡呆了整整兩年,呆到了學籍都過期了。

父親不敢輕易發怒,母親便來到樸樹身邊提醒他,要不要出去給你找個端盤子的活計?樸樹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必須得養活自己了。於是找到了高曉鬆,想賣幾首歌賺錢。

高曉鬆一口允諾,說:正好我有一哥們兒剛從美國回來,成立了一個還不算太傻的公司,你過來當歌手吧。

那個哥們就是宋柯,公司就是麥田公司。

在高曉鬆的幫助下,樸樹1996年錄製了首支個人單曲《火車開往冬天》。1997年,推出個人單曲《失傳已久的大海》,但遺憾的是,兩首歌水花不大。

轉折在1999年。

這年,樸樹推出首張個人音樂專輯《我去2000年》,收錄了包括《在希望的田野上》、《那些花兒》等在內的10首歌曲 ,其中一首《白樺林》獲得了數十個獎項,令樸樹一夜之間火遍大江南北。

之前,樸樹多次向父親表達過自己想畢生從事音樂事業的決心,但是只要一天沒做出成就,濮祖蔭就要一天為他謀劃退路,總擔心兒子眼高於手。

但《我去2000年》的成功,讓濮祖蔭終於放寬了心。

之後樸樹的音樂事業,幾乎是順風順水,每一個單曲的發行,都能在社會上掀起一陣風浪。《我去2000年》之後,相繼推出了《生如夏花》《獵戶星座》等專輯。

出道十幾年,專輯不多,但是每一首都是精品中的精品。

樸樹成名後,曾有人採訪濮祖蔭:“兒子沒有走您的路,您沒有阻擋嗎?”

濮祖蔭回答說:“我自己不懂音樂,但我尊重孩子的興趣。音樂是他的生命,正如學術是我的生命。”

濮祖蔭這樣回答,其實是假的。

濮祖蔭很擅長音樂,自己早已到達小提琴一級水平。

但濮祖蔭為什麼那樣回答記者?因為濮祖蔭深知,阻擋沒用,既然沒用,不如做一個幕後者為兒子兜底。

表面上我們看,樸樹作為一個名門之後,卻非常叛逆,但其實,在他叛逆的背後,時時刻刻都有一個父親的托舉,就算樸樹最終在音樂上毫無成就,他的人生止損線,也早就被父親劃定好了。

人世間父母的愛大概如此,明明用盡力氣為你兜底,最終卻雲淡風輕地說一句,我不懂音樂。

在魯豫的一個採訪視頻中,魯豫問樸樹,和父親見面次數多嗎?

樸樹坦然承認不多,和父親之間,似乎總有一層隔閡。

這層隔閡,來自於他當年少掉的那0.5分。

來自於自己青少年時期的叛逆。

來自於父母期盼他考上北大,成為科學家,他卻選擇了退學,最終止步於高中學曆。

樸樹心底,其實是覺得愧對於父母的,但他不知道,濮祖蔭早已經為他感到驕傲。

只不過,濮祖蔭是那種傳統威權式的大家長,明明為兒子驕傲,卻總是顧左右而言其他。

在2000年,聽說兒子要上春晚,濮祖蔭和劉萍老早就搬好凳子坐在電視機前等著看兒子。

看到樸樹出場後,濮祖蔭嫌棄地對別人說:“這小子,總拉著個臉,好像別人欠他錢一樣。”

但是說完之後,立刻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生怕錯過了每一秒鍾,之後還把那段視頻保存,時不時自己拿出來回放一下。

有一次,濮祖蔭去做了一次空間物理的講座,一般情況下,主辦方都是介紹濮祖蔭是物理學家,北大博導,雙星計劃發起人,但是這一次,主辦方卻說:

“這是樸樹的爸爸濮祖蔭。”

說完之後,台下二三十名研究生齊刷刷起立鼓掌。

空間物理界的同行打趣說:“你老了,現在沒有你兒子出名了”。他一臉得意地說:他比我出名更好。

因為樸樹紅了,濮祖蔭不再僅僅是雙星計劃發起人濮祖蔭了。

而是樸樹的父親濮祖蔭了。

但是,這可不是什麼科學家的悲哀,這僅僅只是一個父親的榮耀和光輝時刻。

很多不瞭解樸樹的家庭的人很好奇,一個高中學曆的人,為什麼能寫出那麼絕美又浪漫的歌詞?

別看樸樹是高中學曆,但他的身後,站著兩個北大教授。

儘管我們一直呼喊,這不應該是一個拚爹的時代,但是這個世界,永遠都會是一個拚爹的世界。

只不過拚的不僅僅是物質,也有精神、教養、品格、智慧等等。

能成為樸樹不容易,但成為濮祖蔭更不容易。

自身能力極高,是北大博導、物理學家,但同時在教育問題上也有智慧:面對兒子的離經叛道,他沒有選擇一味地扼殺,而是選擇了默默地托舉。

這樣的智慧,和學曆無關,純粹是一個當爹的修行。

轉載授權請聯繫藝非凡

原標題:《樸樹:沒想到你父母這麼牛!》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