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此道
2020年08月06日17:33

原標題:【徵稿選登】此道

塞涅卡曾經說過:我們何必為生命的片段哭泣,我們整個生命都催人淚下。

庚子鼠歲年始,十四億中國人在半舉屠蘇、醉描聯貼之間於浩歌之際經受徹骨寒,於瞬息之間曆人生之百苦,於無望黑暗之中追逐一抹暖陽。

前路荊棘,誰人不知;一往而前,縱覽華夏風骨。九州破曉,彈指一揮間。

1

鍾南山院士曾說:選擇醫學可能是偶然,但你一旦選擇了,就必須用一生的忠誠和熱情去對待它。鍾老用他84歲高齡仍在前線奮戰的背影踐行了當年的誓言。而從各地各院各校奔赴武漢的白衣天使,亦用行動追隨著前輩的背影。他們明明容貌各異,卻有著同樣堅毅的側顏;他們明明年少意氣,卻像個老媽子一樣不斷囑咐著無力動彈的病患;他們明明疲憊不堪,卻依舊堅持著二十多個小時的超負荷工作;他們明明可以退縮,可以逃避,可以不用滴水未進只為省下一套防護服。他們明明可以,但是他們不願,不願違背當初為醫那一句“我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疾病,助健康之完美,救死扶傷,不辭艱辛,獻身醫學,熱愛祖國,忠於人民,恪守醫德”的誓言。

你可知,他們有家不能回有苦不能言;你可知,他們曾在靠椅上淺眠時夢到過香氣撲鼻的團圓飯;你可知,41歲黃文君在脫下一身白衣,插上呼吸機時是有多麼想家;你可知,白衣下,有母親的兒子,有兒子的父親,有丈夫的妻子,有妻子的丈夫……

“醫生,此去何欲?”

“戰病疫,救蒼生。”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2

冰心在詩中寫道:“創造新陸地的,不是那滾滾的波濤,卻是它底下細小的泥沙。”

曆史上的黑暗混沌我們手挽著手走過,今時今日的疫情我們更需奉獻自我。十日建成的火神山醫院展現的是中國速度;將戰疫狀況實時彙報供萬民心安的記者們,展現的是對待一份崗位的尊重。不遠萬里空運物資進入國門的華人華僑,展現的是遠居異國不忘故鄉的深情。

就像此刻,吾雖年幼,卻也深知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在為我們負重前行;哪有什麼一帆風順,只不過是有人在前方為我們披荊斬棘。一身布衣,唯一能做的只有保護自己,筆書戰疫。

縱有千古,橫有八方。古有忠烈,今有諸君。

3

憶往昔,江城名盛,譽滿國門,武昌之首義,孕育東方。九省通衢,地理心臟。自古繁華,楚中第一,遊子他鄉,最難忘卻,蓮藕排骨湯……

沒有一個冬天不可踰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

當荊楚大地的街道上車水馬龍,摩肩接踵時;當賣熱乾麵的小店內老闆手忙腳亂,食客望眼欲穿時;當武漢大學外排隊看櫻花的少男少女們嬉戲打鬧時,八九點鍾的太陽溫度正好。

作者:王然 編輯:井彩霞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