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道導彈與巡航導彈分類模糊?專家:現代導彈命名需改變
2020年08月31日16:41

原標題:彈道導彈與巡航導彈分類模糊?專家:現代導彈命名需改變 來源:參考軍事

參考消息網8月31日報導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8月27日發表了題為《有報告發現,導彈進步太快,它們的名字需要改變》的報導。報導稱,一份新報告說,導彈的開發速度太快,以至於為它們命名的舊慣例已經不適用了,該報告建議取消巡航、彈道和高超音速等描述導彈的籠統術語,轉而採用更精確的分類系統來體現美國和外國導彈的特徵。相關內容摘編如下:

非營利性太空研究企業航空航天公司的這份報告稱,隨著技術的進步,現有導彈類別之間的界限正在變得模糊,在許多情況下這種模糊性多年前就出現了,這凸顯了“進行更細微區分的必要性”。

報告的作者引用的一個例子是中國的“東風”-100反艦巡航導彈。儘管被稱為“巡航導彈”,但它的飛行速度和射程同傳統上的彈道導彈差不多,發射它所使用的大型火箭助推器也和為彈道導彈提供動力的助推器相似。報告的作者認為,簡單地將其稱為“巡航導彈”將無法體現其全部能力。

在這些作者要求為導彈重新命名之際,五角大樓正努力應對新導彈技術在競爭對手俄羅斯等國不斷擴散的問題。今天的導彈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快、更靈活,這給五角大樓的戰爭策劃者帶來了挑戰。

該報告爭辯說,導彈的命名方式很重要。

航空航天公司負責防禦系統運作的副總裁傑米·莫林說:“就支援應對威脅的決策而言,這肯定很重要。如果人們認為導彈同它們的類別很相符,但實際上這些類別不反映真實情況,只代表一個譜系,那麼最終可能會導致錯誤的決策。我們希望決策者能夠清晰地考慮問題。”

報告認為,導彈的分類不僅會影響與其他大國舉行的武器控制談判,而且會影響美國軍方的導彈預警規程、導彈防禦系統和應急計劃。該報告警告說,如果美國防部使用的術語缺乏明晰性,美國可能會出現裝備不足而無法應對未來威脅的情況。

報告說:“今天,我們再也不應該認為彈道導彈的彈道是一個可預測的拋物線。我們也不能認為巡航導彈是機動性的,但飛行速度較慢。我們也不應將高超音速滑翔器視為與這些較傳統的威脅無關的全新類別。”

資料圖片:俄軍“先鋒”高超音速導彈規避敵方反導系統攔截想像圖。(俄國防部官網)
資料圖片:俄軍“先鋒”高超音速導彈規避敵方反導系統攔截想像圖。(俄國防部官網)

資料圖片:俄軍“先鋒”高超音速導彈規避敵方反導系統攔截想像圖。(俄國防部官網)

報告的作者分析了中國、伊朗和俄羅斯已經部署或正在進行試射的77種獨特的導彈系統。儘管它們都被稱為“彈道導彈”,但其中只有26種真正符合彈道導彈的經典定義——一種在發射後遵循一條可預測的拋物線,並且不會在飛行途中突然改變飛行路線的導彈。其餘導彈在發射後有一定的機動(改變飛行彈道)能力——許多可能大大偏離它們的彈道軌跡。

報告說:“導彈不再只是彈道導彈,就連許多被稱為‘彈道導彈’的導彈也是如此。我們需要相應地發展改進。如果使用舊的分類方法,我們有可能錯誤地描述導彈構成的威脅,並尋求不正確和無效的方法來減輕這些威脅。”

報告還認為,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之間的劃分正變得越來越模糊。

作者們提出了一種新的導彈命名和分類方法,該方法不僅可以讓人知道導彈的射程,還能描述其所攜帶的設備——即導彈上包括彈頭的部分——的能力。

航空航天公司的研究人員提出的新分類法將導彈按照5種射程類型和5種彈頭類型進行歸類,僅通過其名稱就能立即讓防務部官員獲得一種特定武器的較多信息。

該報告說:“現代導彈很複雜,我們需要承認這一點。”

【延伸閱讀】15分鐘轟炸美國!俄先鋒導彈20馬赫滅敵

12月2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來到位於莫斯科的國防指揮中心觀摩試射“先鋒”高超音速助推滑翔導彈(簡稱HGV)系統,這是該“先鋒”系統在2019年投入使用前的最後一次公開試射。圖為俄總統普京觀摩試射“先鋒”高超音速導彈。

俄軍UR-100N洲際導彈搭載“先鋒”HGV發射動態圖。

此次試射任務由位於俄烏拉爾南部、奧倫堡地區的杜巴羅夫斯基導彈基地負責執行,發射載具使用UR-100N洲際導彈(北約綽號:SS-19“三棱匕首”,最大射程1萬公里)作為助推段,在將“先鋒”系統(內置3枚導彈)送抵距地面10萬米高空的大氣邊緣後,“先鋒”高超音速助推滑翔導彈啟動衝壓發動機,將滑翔導彈進一步加速。

搭載“先鋒”HGV的載荷段與助推段分離CG效果圖。
搭載“先鋒”HGV的載荷段與助推段分離CG效果圖。

搭載“先鋒”HGV的載荷段與助推段分離CG效果圖。

在進入加速滑翔段後,“先鋒”導彈的最高飛行速度可達20馬赫(20倍音速),同時在飛抵目標區之前可進行多次非常規變軌規避飛行(縱向或橫向機動)。俄媒稱,按20馬赫飛行速度計算,“先鋒”導彈從俄境內發射,飛抵美國首都華盛頓(並投放常規彈頭或核彈頭)僅需15分鐘,比現役洲際導彈的飛行時間縮短至少一半,將大幅縮短美軍反導系統預警雷達的反應時間。

按俄媒報導,憑藉非常規機動能力及20馬赫的高超音速突防速度,“先鋒”導彈可成功規避美軍現役反導系統偵察及攔截。突防時,可分別由3枚“先鋒”彈頭,從不同方向攻擊同一(或不同)目標。俄總統普京還特別強調,“先鋒”具備搭載核彈頭能力。圖為俄軍“先鋒”導彈規避美軍反導預警衛星及“宙斯盾”艦探測示意圖。

“先鋒”高超音速助推滑翔導彈再入大氣層CG動畫效果圖,彈體表面耐熱材料可承受1600-2000攝氏度的高溫摩擦,在該狀態下,“先鋒”還能進行非常規規避機動。
“先鋒”高超音速助推滑翔導彈再入大氣層CG動畫效果圖,彈體表面耐熱材料可承受1600-2000攝氏度的高溫摩擦,在該狀態下,“先鋒”還能進行非常規規避機動。

“先鋒”高超音速助推滑翔導彈再入大氣層CG動畫效果圖,彈體表面耐熱材料可承受1600-2000攝氏度的高溫摩擦,在該狀態下,“先鋒”還能進行非常規規避機動。

“先鋒”HGV在大氣上層非常規機動,並在飛抵目標區前分離,分別突防動態圖。

圖為在飛抵目標區之前,載荷段同時釋放3枚“先鋒HGV,分別從不同彈道(方向)突防,增大敵軍反導系統攔截難度。
圖為在飛抵目標區之前,載荷段同時釋放3枚“先鋒HGV,分別從不同彈道(方向)突防,增大敵軍反導系統攔截難度。

圖為在飛抵目標區之前,載荷段同時釋放3枚“先鋒HGV,分別從不同彈道(方向)突防,增大敵軍反導系統攔截難度。

由於飛行彈道不同於常規洲際彈道導彈(飛行彈道相對固定,易於預測和攔截),美軍現役部署在阿拉斯加州的“地基中段攔截彈”(GMD)系統及本土的“薩德”高空戰區攔截系統,尚無法防禦俄軍“先鋒”這類的HGV武器。圖為美軍現役反導體系示意圖,其中GMD和“薩德”是本土反導主力。

俄總統普京宣稱:“‘先鋒’導彈系統領先於潛在對手的防空導彈系統,在未來將戰無不勝,裝備該系統的首個戰鬥團(配備2套發射系統)將於2019年投入戰鬥值班任務。此次試射是獻給俄羅斯的最好新年禮物。”

圖為俄軍目前已公開的六大新型戰略武器示意圖(最後一種戰略激光武器未列出),其中“先鋒”HGV將是第二種列裝俄軍的新型戰略武器,第一種為“匕首”高超音速巡航導彈,已正式列裝。
圖為俄軍目前已公開的六大新型戰略武器示意圖(最後一種戰略激光武器未列出),其中“先鋒”HGV將是第二種列裝俄軍的新型戰略武器,第一種為“匕首”高超音速巡航導彈,已正式列裝。

圖為俄軍目前已公開的六大新型戰略武器示意圖(最後一種戰略激光武器未列出),其中“先鋒”HGV將是第二種列裝俄軍的新型戰略武器,第一種為“匕首”高超音速巡航導彈,已正式列裝。

(2018-12-29 08:33:00)

【延伸閱讀】俄向美展示“先鋒”高超音速導彈 意在維繫軍控條約效力

參考消息網11月28日報導 塔斯社11月26日報導稱,俄羅斯國防部26日宣佈,俄方已向美國專家展示了“先鋒”高超音速導彈系統。

相關公告稱:“在俄美兩國“第3階段削減和限製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框架內,2019年11月24日至26日於俄羅斯聯邦境內向美國核查組展示了擁有高超音速滑翔助推能力的‘先鋒’導彈。”

報導援引俄國防部解釋稱,莫斯科之所以展示最新武器,意在維繫“第3階段削減和限製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的生命力及效力,“先鋒”導彈將於今年12月投入戰鬥值勤。

此前,俄國防工業的消息人士告訴塔斯社,首批兩枚配備“先鋒”高超音速滑翔核彈頭的UR-100N(北約代號:SS-19“三棱匕首”)洲際彈道導彈將於11月底到12月初在俄戰略火箭兵“棟巴羅夫斯基”師投入戰鬥值勤測試。

報導援引另一位消息人士介紹稱,俄軍兩個“先鋒”導彈團將投入戰鬥值勤,它們各擁有6枚井射SS-19導彈。2018年12月,俄戰略火箭兵司令謝爾蓋·卡拉卡耶夫上將宣佈,首批“先鋒”導彈將於2019年在奧倫堡州的“棟巴羅夫斯基”師投入值勤。

資料圖片:俄羅斯展示的“先鋒”高超音速導彈系統。(塔斯社網站)
資料圖片:俄羅斯展示的“先鋒”高超音速導彈系統。(塔斯社網站)

資料圖片:俄羅斯展示的“先鋒”高超音速導彈系統。(塔斯社網站)

俄軍“先鋒”高超音速飛行器規避敵軍反導系統CG效果圖。(俄國防部官網)
俄軍“先鋒”高超音速飛行器規避敵軍反導系統CG效果圖。(俄國防部官網)

資料圖片:

俄軍“先鋒”高超音速飛行器規避敵軍反導系統CG效果圖。(俄國防部官網)

據報導,“先鋒”是擁有高超音速助推滑翔製導彈頭的洲際戰略導彈系統。從公開渠道獲得的資料顯示,它由俄機械製造科研生產聯合體研發,自2004年開始測試。它能在對流層中以20倍音速飛行,機動調整線路及高度,突破敵方導彈防禦系統。

報導稱,2018年3月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向俄聯邦會議發表的國情谘文中首次提到“先鋒”導彈。同年末,他在國防部擴大部務會議上確認了“先鋒”已開始批量生產的事實。他強調,“先鋒”與“薩爾馬特”洲際彈道導彈、“匕首”高超音速導彈、“佩列斯韋特”戰鬥激光系統一道,能將俄陸海軍的作戰實力提升數倍,從而“於未來的數十年間,可靠且毋庸置疑地捍衛俄羅斯國家的安全”。

報導指出,2010年所簽署的“第3階段削減和限製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如今是俄美之間唯一仍在發揮效力的軍控條約。它將於2021年2月到期,目前華盛頓尚未宣佈是否有意續約。

(2019-11-28 15:49:10)

【延伸閱讀】美提高“要價” 欲將俄高超音速武器納入軍控條約

參考消息網8月26日報導 俄羅斯《觀點報》網站8月22日發表了題為《美國向俄羅斯提出代替核裁條約的全新條約》的報導,美國希望把俄羅斯的高超音速武器加入新版文件,並使第四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變得更加“靈活”。全文摘編如下:

莫斯科和華盛頓可能就戰略武器控制達成一致。據媒體報導,美國現在同意延長第三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不再要求中國加入。但作為交換,美國希望把俄羅斯的高超音速武器加入新版文件,並使第四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變得更加“靈活”。這意味著什麼呢?

美國改變立場的結論是從美國總統軍控問題特使馬歇爾·比林斯利的話中得出的。他在維也納與俄羅斯副外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舉行一系列會晤後表示:“事情出現了進展。”比林斯利還說,華盛頓不再反對延長第三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但前提是莫斯科支援製定更雄心勃勃的協議。

不過,政治學家警告,現在談積極進展還為時尚早——美國人實際上並不想延長第三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而是想達成類似第四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的全新協議。美國全球利益中心主任尼古拉·茲洛賓說:“也許在不久的將來,華盛頓將提出與莫斯科締結關於“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的新協議,並使其‘更加靈活’。它會要求把協議分成幾個部分——有些部分是暫時的,有些則更長久。它可能建議在新條約的某個部分提及中國的核地位,在其他部分提及俄羅斯的新武器,比如高超音速武器。”

茲洛賓指出,美國對第三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的立場實際上已經改變。他說:“美方的新目標是用全新協議——一套由不斷修改的靈活協議組成的核武器限製體系來代替第三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這些協議既可以是雙邊的,也可以由幾個大國共同參與。要知道,技術發展得如此之快,簽訂長期條約是沒有意義的。這意味著必須簽訂可以定期修改的協議。”

前俄羅斯國防部國際條約管理局局長葉夫根尼·布任斯基也不相信第三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將被延長。在他看來,美國外交官的言論不過是與特朗普競選有關的把戲。他對俄新社說:“我覺得,這一切是出於國內競選的需要,它展示了某種靈活性。事實上,我認為不會有任何延期。我希望這種情況發生,但我不太相信。”

資料圖片:俄軍米格-31K戰機測試“匕首”高超音速導彈。(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俄軍米格-31K戰機測試“匕首”高超音速導彈。(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俄軍米格-31K戰機測試“匕首”高超音速導彈。(資料圖片)

這名專家指出,白宮突然給克里姆林宮延長條約開出不可接受的條件並非巧合。他說,美國人要求在新協議中加入所有彈藥,包括戰術武器。但他們卻不想討論俄羅斯擔憂的問題——對空防禦和在太空部署武器。

然而,俄聯邦委員會國際事務委員會主席康斯坦丁·科薩切夫毫不掩飾自己的樂觀。他說:“放棄先前的立場值得歡迎。它從一開始就是不現實的,看起來不過是讓局勢陷入僵局的藉口。現在,出現了向前邁進的機會。”

眾所周知,美國經常指責俄羅斯違反關於限製武器研發的條約。8月21日,美國分析性雜誌《國家利益》再次指責莫斯科“執行和遵守協議不力”。該雜誌稱:“目前,在新核裁條約成問題的情況下,莫斯科在國際安全協議領域的壞名聲可能引發擔憂。”

儘管有負面的信息環境,但比林斯利當地時間週二宣佈,華盛頓同意在特定條件下延長第三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這名外交官還表示,他準備向特朗普總統提出這一建議。早些時候,俄羅斯副外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警告,俄羅斯支援延長條約,“但不會不惜一切代價”。

(2020-08-26 15:14:33)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