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李誕大張偉”,綜藝正在遭遇“用工荒”?
2020年09月13日21:06

原標題:又是“李誕大張偉”,綜藝正在遭遇“用工荒”?

原創 毒眸編輯部 毒眸

文 | 龍承菲

編輯 | 江宇琦

你有沒有覺得今年各大綜藝的熟面孔變多了很多,甚至常常會有“串戲”的感覺?

以常年活躍的大張偉為例,這位綜藝常客在2020年顯得格外忙碌:前腳還在《天天向上》主持節目,後腳就接上去《密室大逃脫第二季》里解密;既能在《創造營2020》《樂隊的夏天第二季》里當教練和超級樂迷,又能在《認真的嘎嘎們》和《脫口秀大會第三季》里貢獻笑點……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9月前,大張偉2020年共在11檔綜藝里露了臉,他也在微博上戲稱自己是“綜藝網約車”:“酒店趴活兒,開錄就走。”

大張偉回應網友評論

忙碌的並不只有大張偉。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發現,2020年綜藝節目的舞台,其實已經被很多熟面孔們所“霸占”了,李誕、郭麒麟、楊迪等藝人都在過去的幾個月裡,密集地登上了大批綜藝,以至於很多節目都成了這些綜藝咖們的“排列組合”,甚至常常出現李誕、大張偉跨節目互動等橋段。

可即便“李誕和大張偉”們再忙碌,也很難滿足大批綜藝的“用工需求”。

在疫情防控下,藝人出入境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很多國外的、港台的明星也因此而放棄了一些內地的行程。很多節目在飛行嘉賓的選擇上開始變得捉襟見肘,不得大量啟用中腰部藝人,以至於被觀眾質疑“咖位”不足。

不久前,知名樂評人鄒小櫻在看完《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的合作賽的嘉賓陣容之後,便認為節目組邀請的合作嘉賓噱頭和咖位都不如去年,隨即在微博評論道:“在疫情的衝擊之下,內娛的用工荒情況已經出現了。”

但在毒眸看來,疫情和防控其實僅僅是一個催化劑,進一步暴露出了內地娛樂產業人員儲備不足的問題。在不少綜藝節目追逐流量藝人、將重心放在製造話題的時,可用作“粘合劑”的綜藝咖卻寥寥無幾。可綜藝行業同樣需要“明星”,綜藝明星需要得到培養和發掘,而不單純追逐流量、注重內容和讓各類藝人“各司其職”的成熟的娛樂產業體系的建立,也仍然需要時間。

忙碌的“綜藝咖”們

5月6日,是《這!就是街舞》第三季正式官宣四位隊長的日子,而直到這一天前,本季的新隊長之一王嘉爾才從韓國回到國內進行隔離。為了不耽誤後續的錄製進程、保證拍攝時的狀態,王嘉爾還讓節目組找來了鏡子,保證他在酒店也能練舞。

根據3月3日海關正式啟用的第四版《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入境健康申明卡》,所有出入境人員都必須進行健康申報,隨後在3月中旬,各省市也在疫情防控發佈會上相繼宣佈,從海外及港澳台地區入境的公民一律居家或集中隔離14天。

該規定就使得一部分藝人不得不更改自己的行程,或者另闢蹊徑參與節目錄製:早在《青春有你2》錄指初期,身在韓國的Lisa和身在中國台灣的陳嘉樺,都因為疫情影響不能來到內地參與錄製,只能線上進行。

不僅如此,因為中國香港和中國台灣等地區,也有相應的隔離政策,所以需要來回奔波的藝人必須雙向隔離。如果說常駐嘉賓可以為錄製一檔綜藝協調通告時間,對於作為飛行嘉賓的港台、外籍藝人來說,為了一到兩期的節目錄製來回兩地隔離,耗費近一個月的時間,性價比就顯得相對較低。

況且港台和身在海外的藝人在當地也有相應工作,所以更多的人只能選擇放棄內地的錄製行程。在本季《奔跑吧》先導片中以立牌形式出現的上季常駐嘉賓宋雨琦和黃旭熙,因為需要在韓國參與各自組合(G)I-DLE和威神V的新歌回歸活動,所以直到本季錄製結束也沒能在《奔跑吧》正片中露面。

在這種情況下,內地娛樂明星自然成為了綜藝節目的主力。毒眸注意到,很多過往就比較受綜藝節目歡迎的“綜藝咖”,今年前幾個月的工作量都處於一個飽和的狀態。

現階段,內地綜藝最受歡迎的一類綜藝嘉賓,當屬常年活躍在各大綜藝舞台上的主持人。根據毒眸不完全統計,2020年至今參與綜藝節目最多的藝人,是湖南衛視知名主持人杜海濤,他在今年參與了包括《說唱聽我的》《元氣滿滿的哥哥》在內的14檔綜藝的錄製,而豆瓣數據顯示,去年全年他共參與了11檔綜藝。除他之外,何炅、李維嘉等主持人今年參與錄製的綜藝數,也達到了9檔左右。

杜海濤在《說唱聽我的》

與一般的嘉賓相比,主持人本身就有著豐富的節目錄製經驗,且專業技能過硬、國民度高,在真人秀節目中能夠主動活躍氣氛、cue流程,保證節目的有序進行。尤其是像杜海濤這樣主持風格娛樂屬性較強的主持人,自然很容易在人員緊缺的情況下成為很多節目首選的對象。

除了主持人,目前另一類比較搶手的綜藝嘉賓,是原本就十分活躍的綜藝咖以及常年處於輿論中心的話題藝人們。

前者以大張偉、李誕、楊迪、郭麒麟為代表,他們大多反應敏捷,能夠造梗接梗,從而憑藉自身的藝能感擔起製造笑點的“重擔”。

後者的代表人物是今年參加了10檔綜藝的鄭爽,雖然似乎下定決心“搞事業”,但鄭爽的感情生活和其在綜藝中的言行仍然是大眾關注的重心,上綜藝容易引發圍繞節目的話題討論,因此諸多情感類和觀察類綜藝還是希望用這類明星炒話題。

和主持人們一樣的是,在疫情下的“用工荒”中,頭部綜藝咖們也在變得更加忙碌,成為更多節目的重要選擇。豆瓣數據統計,大張偉在去年全年參加了12檔綜藝節目,但在今年的前8個月裡,大張偉參與綜藝的數量就已經達到11檔,幾乎與去年持平。而郭麒麟則是接過了父親郭德綱“相聲界綜藝一哥”的大旗,今年已經累計參加了12檔綜藝的錄製,與去年的7檔節目相比有顯著增加,甚至成為了《奔跑吧》等國民綜藝的常駐嘉賓。

郭麒麟錄製多檔綜藝被父親調侃

而眼下的用工荒,也在某種程度上給了很多綜藝新星們機會:近年來偶像選秀、音樂節目的火爆為市場輸送了大批新人,在缺乏唱跳舞台的內地娛樂圈環境下,綜藝節目成為他們出道後的主要通告。

偶像中表現最為突出的是今年參與了10檔綜藝的Justin(黃明昊),同公司的範丞丞和去年出道的周震南也分別參與了6檔和8檔節目的錄製。歌手方面,唱功極佳的周深,既能在《歌手·當打之年》《明日之子第四季》等音樂節目里登台演唱,又能出現在《青春環遊記第二季》等戶外真人秀之中,在今年也共錄製了12檔綜藝。

此外,作為今年的兩大爆款,《乘風破浪的姐姐》和《隱秘的角落》也居然擔起了“救市”重任。

前者播出後,張雨綺、張萌等“乘風破浪的姐姐們”開始成為各大綜藝節目里的常客;而為了劇宣,秦昊也在今年參與錄製了《認真的嘎嘎們》《脫口秀大會第三季》等節目,據不完全統計,其今年在綜藝里露臉的次數達到了6次,是近年來最多的一年。

但即便在頭部主持人及綜藝咖工作量已經趨於飽和、大批新人也在不斷湧現的情況下,海外、港台明星缺席所帶來的空缺也未能得到很好的填補。

從去年開始就有觀眾抱怨大熱真人秀的部分嘉賓表現不佳、“像是拉來湊數”;也有從業者向毒眸抱怨,現如今請知名藝人上綜藝“檔期靠搶”,要不是檔期排不開,大張偉露臉的次數會更多……綜藝市場正在蓬勃發展,而綜藝明星卻已經有“供不應求”之勢。

綜藝“用工荒”的背後

事實上,“大張偉”們的忙碌早就不是新鮮的話題了。此前DT財經統計了2010年-2020年間(截至8月10日)所有在豆瓣綜藝上存有記錄的節目中,參加綜藝節目最多的10位藝人。其中,大張偉便以10年錄製了90檔節目排在首位。

考慮到還有一些節目沒有被記錄在內,因此在過去的十年間,大張偉其實平均每年都要參與近10檔綜藝節目的錄製,而疫情只是讓他更加忙碌了。類似的情況其實也出現在了李誕、何炅、撒貝寧等近年炙手可熱的綜藝咖身上,熟臉在綜藝節目里來回串場已經成為了一種常態。

為什麼綜藝上的面孔會越來越趨同化了?這或許與綜藝嘉賓的選角思路與產業成熟度有關。

首先,對於綜藝嘉賓的擬定,行業內部基本已經形成了標準的“固定配置”。有多名從業者告訴毒眸,綜藝常駐嘉賓一般都在節目主題和調性的基礎上,按照“大咖+流量+笑星”的配置來選擇,並在此基礎上根據男女比例、流量因素等考慮,進行人員調整。

“咖位大的明星,品牌方那邊會比較認可,因為品牌方會更傾向於以一個咖位大的來奠定整體節目的基調或者品牌的基調;請流量明星的話是為了節目的點擊率和收視率;笑星是為了節目本身的效果。”前衛視綜藝導演小格告訴毒眸。“飛行嘉賓一般只錄一兩期,在符合本期的選題的情況下,我們一般會看他近期有沒有在熱度上的作品,或者說有沒有被廣大網友熱議的事件。”

基於這樣的邏輯,綜藝嘉賓重複率高便很好理解了:對於大咖和笑星來說,一旦在一檔節目里有出色的發揮,就很容易得到品牌與觀眾的認可,進而被更多品牌、節目選擇,例如《吐槽大會》後李誕在綜藝里的出鏡率便開始大幅提升;而一段時間里,較紅的流量和話題明星數量都是相對有限的,所以也會成為各家爭搶的對象,例如今年夏天的話題演員秦昊。

除了節目主題和藝人的流量以外,小格還告訴毒眸,平台和經紀公司的長期合作關係也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因素,並且綜藝導演對於藝人嘉賓的選用有自己的喜好和偏向性。所以一些電視台、綜藝團隊,固定啟用相似的嘉賓陣容,也在情理之中。

此外,在綜藝的選角流程方面,有從業者告訴毒眸,綜藝在籌備初期就要考慮常駐嘉賓的人選問題,由整個導演組開會提出合適的備選人員,再讓藝人統籌去分別接觸,收集嘉賓反饋的意向後再推進。所以節目組在選角階段並不知道接下來一段時間里的市場熱點變化,找熟臉、穩定性高、被反複驗證過的明星,自然是一個相對保險的選擇。

因此李誕、大張偉頻繁亮相併不奇怪,需要被關注的是,內娛為什麼沒有更多的“李誕大張偉”呢?

在有的從業者看來,內地娛樂圈長期的觀念中,綜藝似乎只是演員、愛豆、歌手們的“通告工作”,並沒有相應的職業體系,以至於“綜藝咖”一詞,也大多帶著“不務正業”的批評意味,從而進一步導致嚐試走上“綜藝咖”一途的藝人並不算多。

在韓國每年的年末頒獎典禮上,都有專門為GAGMAN們設置的演藝大賞;日本搞笑藝人的地位也比較高,甚至有專門的學校NSC(吉本総合芸能學院)來培養搞笑藝人。

相比之下,國內的綜藝GAGMAN並沒有形成足夠的體系和大眾認知。何炅曾在節目中提到:“當你要做一個節目的時候,其實你能想到的人也不多,這就讓我們的很多節目變成要根據能請到的大咖,再來決定這個節目是什麼樣子。”

而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敢於自我調侃扮醜、輸出笑點、熟悉綜藝套路的中國港台藝人,極大程度上填補了內地市場 “綜藝咖”的空白。從最初的早年間的歐弟,到近年來羅誌祥、蔡康永,紛紛在內地綜藝里扮演過極其重要的角色,甚至某種程度上成為了一些節目的重要標誌。

不過這種局面也並沒能延續太久。近年來,中國台灣、中國香港地區的娛樂產業,都開始受到市場規模的限製而有所萎縮。例如毒眸在里提到,近年來香港地區造星能力已經大大下滑;而則提過,在內地綜藝成本向上億元靠攏的時候,即使是《康熙來了》單集製作費用也只有10萬人民幣,這就使得台灣綜藝節目上限較低,造星能力亦大不如以前。

2015年《康熙來了》停播

受此影響,最近近兩年來,真正活躍在內地娛樂舞台上的中國港澳台明星,還更多集中在了80後一代,更新一輩的藝人往往在新星們更新換代的速度極快的內娛舞台上,都只能曇花一現。

因《想見你》走紅的許光漢,是近年來少有的能在內地走紅的港台新星,但卻由於在《想見你》後沒有進一步的曝光機會,因此在極短的時間內熱度就被新播劇里的男主角們反超。

港台明星式微、內地後備力量沒有跟上,這就進一步凸顯了內地飛速增長的娛樂產業規模,與沒能誕生出的完備的綜藝工業體系的矛盾。

鄒小櫻在微博里提到,這其實是一個工業化問題:“雖然我們人多,但是內娛還是儲備不足,雖然近年發展很快,但和港台早年成熟化的工業體系成果相比,還是差點兒意思的。”而在不夠成熟的綜藝體系下,“急功近利”的綜藝節目們反複邀請同質化的綜藝咖們,也有過度消耗他們的風險。

但其實在內地的線下劇場和短視頻平台,聚集著不少常年寫段子、熟悉喜劇表演的笑星,他們都具有著不錯的綜藝感和觀眾緣,譬如最近在《脫口秀大會第三季》上大放異彩的李雪琴。

可是由於缺乏專業培訓和合適的舞台,他們或是因為面向領域內相對垂直的受眾、缺乏被廣大觀眾觀眾看到的契機,或是在登台後出現“用力過猛”等情況從而錯失展示自我的機會。儘管當下《認真的嘎嘎們》等綜藝已經開始有意識地對標這一領域,但很顯然,這不會是一個短期的工程,用工荒的問題在短期內或許還將困擾著相當一部分從業者。

原標題:《又是“李誕大張偉”,綜藝正在遭遇“用工荒”?》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