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放輕鬆,那隻是女段子手的玩笑
2020年09月30日06:26

原標題:男士放輕鬆,那隻是女段子手的玩笑

男士放輕鬆,那隻是女段子手的玩笑

楊傑

中國的屏幕上,女性的幽默總是建立在扮醜和刻薄上。從扮演老太太“白雲”的宋丹丹,到以“女漢子”聞名的賈玲;從蔡明的毒舌到馬麗的笑聲,女笑星零星地襯托著男性幽默事業的燦爛星河。

直到這一季脫口秀大會,女脫口秀演員忽然成了熱門,前前後後承包了近百個熱搜,取悅觀眾的方式也從簡單粗暴地硬撓癢癢肉,變成大量輸出女性議題。將催婚、催生、身材焦慮、職業女性等關照現實處境的話題帶進公共討論的空間。

雙胞胎演員顏怡、顏悅吐槽催婚,說:“催婚就像經曆了一場精神腹瀉,我以為它終於要結束了,一站起來,它又來了。”“婚姻這個組織特別神秘,一進去就得發展下線”。“車間一枝花”趙曉卉的經典語錄是“女性最好的結婚年齡是54歲,因為那時候有工作,但是不用幹活;有資產,但是不用還貸款”。

女性們在麥克風前展示著個性、閱曆、知識量、自嘲的能力和對當下的思索。在本屆脫口秀大會做“領笑員”的張雨綺說,“脫口秀的世界,終於不是只有直男的價值觀存在了。”女選手楊笠吐槽直男盲目自信更是將流量推向頂峰。相關的微博話題有近2億閱讀量,表演片段在節目上線3小時後,就過百萬播放次數。

楊笠留一頭長髮,語氣溫和,自嘲長相處在再漂亮點就不好笑了的臨界點上。當你正要放下戒備,她再猛灌你一口烈酒。“你越喜歡什麼,老娘越不長什麼。”

在之前一期脫口秀里,楊笠保持反諷手法一說到底。愛她的人真愛她,恨她的人也不少。像如今很多話題,人們快速分裂陣營,互相嘲諷和攻擊。

據說,幽默起源於一種攻擊性,脫口秀本就是冒犯的藝術,百無禁忌才好玩。楊笠不得不回應,自己的段子不是為攻擊而生,只不過從女性視角出發,把那些“發生傾斜”的瞬間記錄下來。她清晰地記得,一次線下演出,她講了一些關於女性的段子,台下兩個穿著名牌衣服的男性坐在角落,拿著兩瓶酒,笑眯眯地調侃她的長相。

“我和身邊的一些朋友都在掙紮,怎麼能讓自己不成為一個被審美的對象。”楊笠說。

對於脫口秀女演員來說,跨越重重障礙終於站上舞台,挑戰才剛剛開始。顏怡、顏悅在節目上講過一個關於腋毛的段子,在線下時,它原本是和月經羞恥放在一起講的,大意是女生拿出衛生巾要遮遮掩掩,對於腋毛也要遮遮掩掩,那以後女生出門時把衛生棉條粘在腋下,遇到壞人抬起胳膊,是不是就可以用來防身了?

後來衛生巾被刪掉了,腋毛也被提示不太適合高調談論。即便如此,這個段子聽起來依然足夠有衝擊力,因為女性實在失語太久,有太多生活細節沒放到檯面上講過。

她倆談起人們對楊笠的抨擊時說,有時候重點不在於你講了什麼,而是只要女性掌握了諷刺這項技能,就會有人感覺到被威脅了。

在擇偶條件里,很少有人要求女性有幽默感,但它在男性身上卻是加分項。美國新墨西哥大學進化心理學家傑佛瑞·米勒解釋,在進化中更多的是女性選擇男性,她們偏愛風趣的男性,因為那是認知能力強的標誌,男性則學會了展示幽默與智慧,顯得比其他男性強,從而吸引到配偶。

而女性天生比較包容、溫暖。如果一個女人展現出類似男性的幽默,暴露出侵略性與競爭性,反而令人反感——很多男人會感到這是一種威脅,下意識地將這個“風趣”的女人視為競爭對手,又害怕自己成為她的取笑對象。

終於有女性正在逐漸填補搞笑史上的空白,用女性常有的細膩觀察把生活掰開揉碎,解構出笑意展示給人們看,她不再是助攻或陪襯,她是製造笑料的主體。

大家笑笑就完事了,性別對立的討論浩浩蕩蕩,搞得男女好像有多大仇一樣。一位博主感慨,那些好好講道理擺數據的微博,天然不如攻擊對立陣營的微博傳播得廣,最後什麼也沒留下,只有雙方滿滿的惡意和標籤。

很多矛盾根本不是性別矛盾,男女之間也並不是零和博弈。互相吐槽,互相給彼此力量不挺好嗎,就像李誕說的:“在我眼裡只有好演員和壞演員,沒有男演員和女演員。”一句話就被冒犯了,那也太把脫口秀演員的表演當回事了,也太不把男人的自信當回事了。

楊傑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9月30日 06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