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歷史丨妲己本不是狐狸精,是誰讓她變成了狐狸精?
2020年10月04日13:10

原標題:趣歷史丨妲己本不是狐狸精,是誰讓她變成了狐狸精?

國漫《薑子牙》,終於在國慶節上映。

電影上映前曾發佈了“蘇妲己”版預告,可以看出,蘇妲己與以往歷史中“禍世妖後”的形象不同。片中的她年紀尚幼年就被迫嫁予紂王,成為封神大戰的祭品。影片以蘇妲己和另一個女性角色小九兩人傳達出,“每個無辜之人都不該被犧牲”的觀點。

這是對蘇妲己形象的一次全新解讀。在中國歷史上,蘇妲己的形象變遷,是一個耐人尋味的話題。

1

商紂王的“背鍋俠”

最初,蘇妲己的形象只是一個禍國殃民的女人,而並非一個狐狸精。

按《尚書》記載,武王進攻朝歌前作牧野之誓曰:“古人有言曰,‘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唯婦人言是用……”這個所謂的“婦人”,就是妲己。武王的意思是,商紂王受到這個女人的魅惑,聽信這個女人的指使,才變為一個殘暴無道的昏君。

《國語·晉語一》云:“殷辛伐有蘇,有蘇氏以妲己女焉,妲己有寵,於是乎與膠鬲比而亡殷。”《呂氏春秋·先識覽》亦云:“商王大亂,沉於酒德,辟遠箕子,爰近姑與息,妲己為政,賞罰無方,不用法式,殺三不辜,民大不服。”

那麼,她是如何“賞罰無方,不用法式”的呢?書中進一步說明:“糟丘酒池,肉圃為格,雕柱而桔諸侯,不適也。刑鬼侯之女而取其環,截涉者脛而視其髓,殺梅伯而遺文王其醢,不適也。文王貌受,以告諸侯。作為琁室,築為頃宮,剖孕婦而觀其化,殺比干而視其心,不適也。”

看來妲己是個惡毒心腸的女人,做起事來完全沒有下限。不過,連《尚書》都沒記載的上古之事,成書於戰國時期的《呂氏春秋》是怎麼知道的呢?

這些文獻還只是批評妲己無德干政、敗壞國事,但均未稱她為狐狸精。到了西漢,歷史學家依然只是陳述妲己的罪狀,從未將她跟妖魔鬼怪聯繫起來。司馬遷在《史記·殷本紀》中說,商紂王“好酒淫樂,嬖於婦人。愛妲己,妲己之言是從”。西漢中期的焦延壽《易林》中說“噬嗑之豫:羸裎逐狐,為人觀笑。牝雞雄晨,主作亂妖。”漢末的劉向作《列女傳》,則將諸如炮烙、剜心之罪都扣到妲己頭上,“自古聖王必正妃匹;妃匹正則興,不正則亂。夏之興也以塗山,亡也以末喜。殷之興也以有娀 ,亡也以妲己。周之興也以太姒,亡也以褒姒。周之康王夫人晏出朝,關雎起興,思得淑女以配君子。夫雎鳩之鳥,猶未嚐見乘居而匹處也。夫男女之盛,合之以禮,則父子生焉,君臣成焉,故為萬物始。君臣、父子、夫婦三者,天下之大綱紀也。三者治則治,亂則亂。”

在中國古代社會里,男性統治者治理國家失敗,文人們便把女人,尤其是美女拉出來當”背鍋俠“。你看,西周滅亡的責任,就要周幽王的寵妃褒姒來承擔。司馬遷就認為,褒姒是龍的口水被宮女踩到,懷孕而生,天生就是來滅亡西周的。褒姒何其冤枉,就這麼笑了一下,就要背上千古罵名。

妲己的遭遇跟褒姒一樣。

傅藝偉版妲己
傅藝偉版妲己

2

妲己成為狐仙

到了東漢,讖緯神學大行其道,妲己的畫風也變得怪異起來。

所謂讖語,就是託名鬼神,預決吉凶。而緯書,則是攀附經文的一種詮釋學說。中國台灣學者陳槃經過研究認為,讖緯學說起源於先秦的符應說,通過陰陽家的發展,在漢朝天人感應學說的背景下,形成了儒學的神學化運動,也就是大量讖緯出現。

東漢明章二帝時期,趙曄撰《吳越春秋》,描述大禹三十而娶塗山白狐所化之女為妻。這說明在東漢前期,已有狐仙與君王婚配之說。東漢後期,襄楷致漢桓帝的上書中,將妲己出世與葉公好龍、星宿與朝官、黃老浮屠之祠等相類比:“殷紂好色,妲己是出;葉公好龍,真龍遊廷……”

可見當時民間已經流行妲己本為狐仙的傳說。妲己之所以產生人狐之變,一是源於中國古人對狐狸淫蕩、狡猾、險詐等擬人化習性的傳統認識,一是對女人是禍水、美女是妖孽的傳統評價。

但是請注意,為什麼這時的妲己不是狐妖,而是狐仙?

妲己何德何能,可以被稱為”仙“?這與漢代思想有關。簡言之,妲己似乎在某種程度上擁有漢儒所推崇的某些德術結合的特質。

首先,作為妖獸的狐狸竟被儒生賦予“三德”,從而具備了成仙的可能性。《禮記·檀弓上》:“古之人有言曰:狐死正丘首,仁也。”孔穎達疏:“所以正首而向丘者,丘是狐窟穴,根本之處。雖狼狽而死,意猶向此丘,是有仁恩之心也。”《說文解字·犬部》:“狐,妖獸也,鬼所乘之。有三德:其色中和,小前大後,死則丘首。”這些儒生把狐狸描繪的道德高尚,品行端正,五講四美三熱愛,形象無比的高大上。

其次,漢代盛行陰陽合氣、龍虎交媾結精成丹信仰,而他們又相信狐狸精能取人精氣以煉仙。應劭《風俗通義》記載,男子鄭奇被假借婦人之屍的老狐狸精所勾引,與其棲宿交接,結果被狐精盜採精氣,以致亡精腹痛而死,清晰地呈現了東漢盛行的龍虎(陰陽)合氣房中煉仙信仰。那麼,狐狸精如何”盜採精氣“呢?它們通過截人頭髮以取精氣,《列異傳》中說:“舊說狸髡千人,得為神也。”

因此,我們來總結一下這個邏輯鏈條,即妲己是狐妖,而狐妖有采精煉仙之術。她從商朝時死亡算起,直到東漢,已逾一千多年。按《真誥》有關之屍解術,“易世煉化,改氏更生者……皆受書,為地下主者,二百八十年乃得進受地仙之道矣”。也就是說,妲己已經獲得修煉成仙的資格。

溫碧霞版妲己
溫碧霞版妲己

3

妲己成為狐妖

一個反面人物,一下子羽化飛仙,這讓當時的很多人心裡無法接受。

當時有一部分儒生認為,即使妲己有修煉成仙的資格,也不會真的修仙成功。因為妲己喪盡天良,壞事做絕,這樣道德敗壞的人是不可能成為仙人的。

山東費縣潘家疃漢墓前室的畫像石中,就有狐狸精“蘇妲己”及“周公殺蘇妲己”題記畫像。妲己是商朝人,周公是西周人,周公怎麼可能去殺妲己?其實,畫像呈現的不是現實世界,而是漢代鬼界酆都六天宮的一部分:在死而入冥後的“受事之日”或“罪考吉凶之日”必經的第一天宮,周公作為“北帝師”、武王作為“鬼官地鬥君”,對妖魔鬼怪施以“斬鬼”“滅形”的終極懲處。

畫中,一身戎裝的周公拔劍怒對蘇妲己,作拔劍欲斫之狀,妲己則執笏恭對。蘇妲己長著毛絨絨的大狐狸尾巴,出現四道彎曲,上翹及肩,而衣裝華麗尊貴:上衣寬袖,滿綴圓形紋飾;下裙修長合身,其細密絨毛紋飾,刻畫極精緻。畫中狐尾屈曲,也有來曆。漢代《焦氏易林》中記載“老狐屈尾,東西為鬼。病我長女,坐涕詘指,或西或東,大革易誘。”

對了,陪同妲己一起接受審判的還有另外兩個被扣上“禍國殃民”帽子的女人——妺喜和褒姒。這三代孽嬖非獨不得入朱火宮受化、不得鬼職,其鬼亦為聖人所任之鬼官所斬。

到了魏晉南北朝,妲己是狐狸精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北朝李暹注《千字文》“周發殷湯”句:“一入朝歌,捉得紂,殺之。捉得妲己,付與召公,令殺。召公見其姿容端正,一歎而百美,不忍殺之。留經一宿,太公謂召公曰:‘紂之亡國喪家,皆由此女,不殺之,更待何時!’乃以碓剉之,即變作九尾狐狸。”

另外,漢代劉向在《列女傳》中對妲己的批判,“百姓怨望,諸侯有畔者。紂乃為炮烙之法,膏銅柱加之炭,令有罪者行其上,輒墮炭中,妲己乃笑。比干諫日:‘不修先王之典法,而用婦言,禍至無日!’紂怒,以為妖言。妲己曰:‘吾聞聖人之心有七竅。’於是剖心而觀之。囚箕子。微子去。”

這些記載,也使得後人覺得,蘇妲己真是變態,肯定是妖精吧。

到了明代長篇神魔小說《封神演義》,妲己是狐狸精的形象,算是定了型。按照作者的觀點,妲己一遇紂王,便會將“成湯六百年基業送於他人”。小說中,紂王帶領群臣去女媧宮參拜,發現女媧聖像後竟起了邪念,還題了歪詩。女媧一氣之下,決定滅亡商朝。她命軒轅墳里的千年狐狸精、九頭雉雞精、玉石琵琶精等三妖設法進入紂王后宮,在女人堆裡鬧風雨。這千年狐狸精附身在冀州侯蘇護女兒妲己的身上,隨著妲己進宮,此後,妲己就魅惑了紂王。紂王不再理會朝政,還跟妲己一起幹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最終,周武王率軍伐紂,取得成功,而女媧卻不講信用,不但不給狐狸精論功行賞,還把她交給薑子牙斬首。

可以說,《封神演義》讓妲己恃寵而驕、心理變態、殘忍毒辣的絕代豔后兼千年狐狸精的形象深入人心。

其實,何止是妲己的形象被徹底汙名化,商紂王也一樣。顧頡剛曾經對商紂王進行過一番考證,發現他的七十多種罪名中,有百分之九十都是後人強加上去的,根本經不起推敲。

潘家疃漢墓前室南壁上的“狐狸精”蘇妲己
潘家疃漢墓前室南壁上的“狐狸精”蘇妲己

那麼,蘇妲己究竟是誰?

蘇妲己並不姓蘇,而姓“己”。“蘇”是有蘇國的意思,有蘇國的人都姓“己”,而“妲”則是“女兒”的意思。“蘇妲己”的意思,就是“有蘇國己家的女兒”。

也就是說,這個被後世認為天生媚骨、美豔絕倫,且荒淫無道,罪行纍纍的狐狸精,我們連她真實的姓名都不知道。或者說,在那個女性地位低下的時代,她根本就沒有名字。

這就是為什麼司馬遷在寫《史記》時,儘管蒐集了海量資料,但在寫妲己的地方,只有十幾個字。

蘇妲己變為狐狸精後,這個形象直到現在一直未變。無論是傅藝偉飾演的妲己,還是溫碧霞飾演的妲己,都是狐媚惑主、殘害忠良、禍害人間的反面形象,讓觀眾看得牙根癢癢。

這次的國漫巨作《薑子牙》,重新詮釋蘇妲己形象。也許在這部電影之後,會有越來越多的文學和電影作品給我們塑造一個全新的蘇妲己,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參考資料:

1、薑生《狐精妲己圖與漢墓酆都六天宮考》,複旦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年第4期

2、呂不韋《呂氏春秋》,中華書局,1991年版

3、司馬遷《史記》,中華書局,1982年

4、胡珊珊《羅蘭·巴特符號學視域下狐妖影視形象探析》,雲南大學碩士論文,2019年

5、俞誌慧《歷史真實,或者政治正確──文獻記載與文本解讀的兩種取向》,社會科學戰線,2010年

6、許仲琳《封神演義》,中華書局,2009年

文 | 柏舟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