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假期國羽“動真格” 記者不測核酸別想進門
2020年10月06日16:01

  十一,一個長達八天的假期。

  憋屈了9個月的人們,釋放著在家中積攢的荷爾蒙,在郊外堵車的路上掙紮。

  網絡上,對《薑子牙》失望的評論伴隨著其快速上漲的票房,很不和諧地與《我的我的家鄉》的擁躉們鬥著氣兒。

  沒有全國錦標賽可打的中國羽毛球隊,卻在這悠長假期里組織了一次湯尤杯模擬賽,而且進行了網絡直播。

  這是一次在2月疫情爆發、所有賽事延期、明年奧運積分賽會如何變動都處於未知中的內部比賽。

  但是殘酷的3天,顯示著競爭的存在。

  一年的奧運延期,導致的變數,有著無數令人難以捉摸的可能性。

  測核酸沒證不讓進

  早在28日一大早,得到邀請和通知的40多名記者、轉播人員和裁判,就在體育總局訓練局旁的體育醫院排了個長隊。

  雖然是一場隊內模擬測試賽,但是中國羽毛球隊也將之辦成了對外公開的比賽,讓球迷們一飽眼福——也給隊員們施加一點點緊張的壓力。

  伴隨著棉簽拭子在咽喉的攪動,筆者1天后得到了核酸陰性的結果。

  也算是在這場疫情風波中,一段難忘的記憶。

  羽毛球協會解釋說,這是總局防疫的需要。

  在疫情爆發早期,擊劍隊從歐洲歸來得病後,體育總局對運動員的保護一直非常嚴格,甚至不惜包機從國外接隊伍回來。

  所以和外界接觸的程序也就要按規章製度來。

  果然,10月2日下午比賽前,就有事先在9月30日拿到證件卻忘帶的記者,被擋在了總局南門外。

  雖然平時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而且相當熟悉的朋友。但是製度就是製度,沒帶證件,誰說情也不好使。

  結果逼得至少兩名記者在假日期間已經留出了採訪時間,卻不得不打道回府,白來一趟。

  總局訓練局原來高爾夫球場改的停車場里,稀稀拉拉地只停了幾輛車。

  但是走進排球羽毛場館,這裏已經搭建了一個有著背景板的賽場。

  “惡補短板”的標語下,立著湯尤杯模擬賽的牌子。

  一隊的教練、隊員、記者和裁判們大約100多人,在中午一點就熱鬧地聚集在了場地裡。

  陳雨菲、陳清晨、賈一凡等一線冠軍們和熟悉的朋友聊著天,然後做著拉伸動作。

  包括一台107高清轉播機在內的5台攝像機,提醒著人們,這場比賽的受關注度。

  在全英羽毛球賽結束後,國羽回到國內先在四川進行了一段時間集訓,並且和當地的隊伍以及男隊員打了男女對抗熱身。

  不過,賽事起到的鍛鍊效果一般。

  隨後羽超從8月底開始,又在成都打了半個多月。

  看著手機上,當日印尼隊進行核酸檢測,和英國每日新增7000感染的消息,顯然國際比賽複歸的日子依舊遙遠。

  陳雨菲的苦鬥

  羽毛球協會的當家人張軍坐在賽場一頭排好的兩排桌子後面,他的旁邊是女隊現在的主教練夏煊澤。

  這次的賽事共安排了三天,10月2日是尤伯杯模擬,10月3日是特別從廣州拉來的青年隊和業餘隊對抗,10月4日則是湯姆斯杯的模擬。

  變著法兒地安排比賽,調動隊員們的積極性,是比賽的初衷。

  “湯尤杯都推遲了,長久不比賽,感覺很生疏,不打比賽的話,打起來越來越陌生。”

  陳雨菲坐在場地裡邊做準備邊和記者們說著自己的感受。

  首日的尤伯杯模擬賽是5場,組成鳳羽隊的當然是當下的中國女羽1、2、3單陳雨菲、何冰嬌和高昉潔,以及1雙凡塵、2雙李杜。

  對抗她們的是一隊的隊友。

  陳雨菲的對手是只比她小2歲、目前世界第16的王祉怡。

  上來,雙方就打得有點喘不過氣來。陳雨菲5比2領先後,11比9進入局間休息。

  重新開始後,王祉怡打得越來越快,越來越有精神,雖然她不時出現失誤,但是她的主動上手令陳雨菲頻繁陷入被動。

  13平後,陳雨菲突然叫了個醫療暫停,把自己腳上纏綁的紗布解開,撕了下來。一時間外界都以為她們倆激烈的對抗,讓這名世界第二出現了傷病。

  “我最怕受傷。”賽後夏煊澤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表示:“自己始終捏著一把汗。”比賽打得激烈程度,不亞於任何羽聯1000賽事或者世錦賽的8強戰。

  羽毛場館里高高的燈光對攝影記者很不友好,比起正規場館的燈光有點昏暗,白平衡調得人臉一會青一會黃。

  在強烈的提速和不計成本的衝擊下,王祉怡逐漸拉開了分差,18比15,她的主動上手讓陳雨菲有點跟不上節奏。

  不過王祉怡自己的失誤讓比賽在20平後,不斷出現互相挽救局點的情況,雙方互相失誤和獲得滾網運氣球後,王祉怡以25比23拿到了第一局。

  這局比賽打了36分鍾,雙方都跟打了8回合拳擊的鬥士一樣,不斷要在每一分後停下來進行喘息,才能投入下一分的爭奪。

  “好久沒有這麼激烈的對抗了。”陳雨菲賽後說:“我們羽超打的是11分製,和這個21分製到底還是不一樣。”

  其實陳雨菲賽前扭了右手,而且有點鼻塞,賽前隊醫給她的肩膀和腳腕都進行了處理。但是手腕的感覺依舊不是很好,所以對手的速度她確實有點跟不上節奏。

  但是隨著多拍的增多,她的大賽經驗逐漸占了上風。

  第二局開始,陳雨菲的左右拉吊和精準落點在6平後逐漸控製住了場上局勢,以21比11拿了回來。

  第三局也是在多拍拉鋸中度過的,王祉怡再難現首回合的英勇。

  3局比賽,兩人打了74分鍾,堪稱惡戰。

  這樣的激烈對抗,也給當天的其餘比賽定下了基調。

  “我自己的打法不是很擅長這麼打,第一局速度有點快,所以打起來難受……這比賽的強度真的很大。”賽後陳雨菲談著自己對賽事的感想。

  作為中國在奧運會上爭奪女單冠軍的希望,她回顧著這場比賽,若有所思。

  今年上一次打這麼殘酷的賽事,還是在3月的全英對拉查諾,當時兩人打了69分鍾,也是先輸一局,然後再拿下的。

  “她們之間都很熟悉,不通過比賽找不到問題,其實輸贏無所謂,主要是要通過錄像回去找到問題。”夏煊澤說。

  李/杜遭受了衝擊

  “現在國家隊人少多了,以前二隊就住在地下室。每個月都打隊內分隊賽,前三搬家上樓上的國家隊宿舍,國家隊的後三名搬家去地下室,那滋味可丟人、老難受了。”

  經曆過國家隊隊內對抗的人這樣告訴新浪體育。

  沒有激烈的內部競爭,怎麼能夠去世界上對抗強大的對手呢?

  陳清晨和賈一凡以2比0拿下了鄭雨和李汶妹。關鍵時刻的提速和穩定性,讓她們倆在氣勢上佔據了上風。

  高昉潔上來則被周萌打了個3比6的措手不及。

  來自湖南的周萌身材不高,但是揮腕堅決,移動也快,雙方前兩局打成了1比1平。

  高昉潔自己的失誤,在周萌的前後調動中,送了不少分。好在第三局8比8後,高昉潔的主動進攻開始奏效。最後在69分鍾的對抗後,她2比1守護了第一陣鳳羽隊的尊嚴。

  首日被新星隊衝了的是世界排名第五的李茵暉/杜玥組合。

  她們面對世界第16劉玄炫、夏玉婷有些縮手縮腳。尤其是在第一局18平後,兩名00後的小將更敢先上手攻,以21比19先取一局。

  第二局也是在20、21平後,小將更有衝勁,發接發搶先機,以24比22直落兩局取得了勝利。

  “人來了就興奮,別看就小2歲,關鍵的時候,她們敢衝,反正輸了也無所謂,有成績的這時候就想得多。”坐在後排候場的兩名裁判小聲地進行著議論。

  “這才是鍛鍊嘛,要不幹嘛要搞這陣仗,讓你們來,還轉播,沒這壓力不就白組織了。”國家隊的一名教練回應著。

  “隊內也打過幾次,有輸有贏,不能說發揮不好,但是總覺得差點什麼,還是要總結吧。”杜玥賽後在接受採訪中說:“其實也習慣了,打這種比賽,一直都是她們衝我們,還是自己沒做好。”

  李茵暉承認最後的時刻有點著急:“這是我們半年來第一次打這種比較正規的比賽,所以還是需要找比賽的感覺。”

  會有懸念發生麼

  一年的奧運延期,其實對於運動員們來說,有著非常大的區別。

  實際上中國女隊的隊員們普遍是98年前後出生的,而和她們對抗當影子的二線則是00年左右,雙方只不過差著2歲。

  雖然當下看,陳雨菲和何冰嬌乃至凡塵、李杜的積分遠遠在前,但是誰也不知道接下來的半年多會發生什麼事情。

  5月28日,世界羽聯(BWF)宣佈過一版東京奧運會最新的資格規則。在保留運動員已獲得奧運積分的基礎上,2021年舉行的部分賽事也將作為奧運資格賽。

  但是哪些賽事會被增加為資格賽,這一點目前尚未明確。

  10月4日,湯姆斯杯的模擬賽是諶龍擔任一單領銜。

  他的對手、代表雄鷹隊出戰的頭號磨刀石趙俊鵬是世界第34位,今年的全英輸給了石宇奇。在此之前,兩人在世界大賽上也沒交過手。

  比賽開始後,諶龍始終穩控場面,主動進攻得分率高,他只用30來分鍾就直落兩局拿下。

  但是到了雙打,中國男雙卻贏得並不輕鬆。

  李俊慧/劉雨辰面對韓呈愷/周昊東第一局打了26比24,激烈的對抗讓現場觀看的隊員們都感覺到鬥志被調動了起來。

  第二單孫飛翔是當天唯一輸波的一隊種子,他在兩局都是最後關頭被翁泓陽拿下,比分是19比21和21比23。

  這顯示,除了諶龍之外,當下中國男單其他能打的球員的水平都在伯仲之間,缺乏冒尖人才。

  值得注意的是,石宇奇並未出現在本次模擬賽上,原本如果東京奧運照常進行的話,他可能會無緣賽場。

  但是當下他卻有了更多的休息和恢復時間。

  在羽超中已經有過亮相的這位世界第9,會利用冬訓,力求找回自己的狀態。

  但是也不排除這個冬天,會有人後來居上。

  而國外也許會有新的傢伙突然冒出來,成為2014年馬林那樣的黑馬。

  陳雨菲說:“丹麥(10月13日開始)的比賽已經開始了,但是我們不會去,疫情不知道什麼時候過去,還有很多不確定性,只能看發展了。”

  (周超)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