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巴黎丨疫情中時裝周如期舉行:熱鬧不再,時尚業備受打擊
2020年10月10日14:29

原標題:我在巴黎丨疫情中時裝周如期舉行:熱鬧不再,時尚業備受打擊

10月1日,隨著太陽西斜,一批穿著時尚的巴黎人陸陸續續抵達了位於巴黎東北部的一個地下室。這些手裡拎著幾天前剛上市的迪奧新款刺繡Tote手袋的時尚弄潮兒們是來參加品牌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的時裝秀的。巴黎時裝周每年舉辦兩次。其中,每年的9月下旬到10月上旬舉辦的是春夏時裝周。不過,在走下樓梯之前,入口處的一個大牌子還是提醒著來訪的客人們,今年這個時裝周不比往常。牌子上畫著一個口罩,還用大字寫著:請您全程佩戴口罩——歡迎來到全球疫情大流行下的巴黎時裝周。

今年雖然遇到新冠疫情,但是主辦巴黎時裝周的法國時裝協會依舊堅持舉行春夏時裝周。這一點說奇怪也奇怪,說自然也自然。自從1910年法國時裝協會第一次舉辦時裝周以來,每年兩次的時裝周就是雷打不動的。即便是在二戰巴黎被德軍占領期間,時裝周也照常舉辦。但是,疫情之下舉行這種大型活動,總還是應該有一些章法。而巴黎時裝周作為每年照例最後一個舉行的時裝周,也可以吸取紐約、倫敦以及米蘭的經驗。可是,對於許多米蘭時裝周結束後來到巴黎的時尚界人士來說,巴黎的防疫措施顯得過於寬鬆,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疫情之下的巴黎時裝周,熱鬧不再。

10月1日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秀場上一位戴著口罩的來賓在用手機給模特拍照。 本文圖片均為作者供圖

往日喧鬧不再,防疫措施略顯寬鬆

“今年我們方方面面的規模都要縮小。”37歲的安德魯·利斯特說。利斯特是一家總部位於倫敦的公關公司Purple的副總裁。他任職的公司在倫敦、紐約、洛杉磯以及香港都設有辦公室,負責全球許多企業的品牌管理工作。因此,利斯特一直是全球四大主要時裝周的常客。今年在巴黎時裝周中他也負責了3個品牌的活動策劃,其中就包括10月1日舉行的這場時裝秀。

不過,因為疫情的原因,在利斯特的建議下,品牌方決定將邀請的客人數目控制在了150人。往年在時裝秀之後都要舉辦的慶祝雞尾酒會也取消了。當然,請DJ來打碟烘托氛圍也是不可能的。同時,旗下擁有《Vogue》以及《GQ》等時尚雜誌的媒體巨頭康泰納仕(Condé Nast)以及旗下擁有《ELLE》以及《Harper’s BAZAAR》等時尚雜誌的赫斯特國際集團(Hearst Corporation)紛紛禁止編輯們進行跨國旅行。這也讓參加今年春夏巴黎時裝周的媒體人少了許多。《Vogue》中國版的主編張宇此前就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因為今年沒法來巴黎參加時裝周,所以獲得了多年來第一個完整的國慶假期。

要是往年的時裝周,利斯特在歐洲都要招待至少100名來自全球各地的媒體工作者。但是今年只來了2個人。

“今年太安靜了,讓我都有點傷感,”利斯特說。

為了適應今年安靜的現實,品牌方取消了往年舉行的T台走秀。因為品牌的設計師亨利·里維(Henry Levy)堅持要舉行一場現場活動,在經過商討之後,品牌方決定舉辦一場規模小許多的展示會。參加的模特數量從40人減少到了12人。這些模特們的任務也只是簡單地在預定地點站著,原地擺各種姿勢。就像是商場里的假人——當然,是有生命的“假人”。

一名工作人員在整理模特身上的挎包。

但是,就算今年已經做出了許多改變,利斯特還是覺得,與其他三個城市相比,巴黎官方在時裝週期間推出的抗疫措施略顯寬鬆。在籌備階段,利斯特的團隊從法國時裝協會那裡接到的指引非常模糊,讓利斯特他們有些困惑。此前,米蘭官方給出的限製是所有現場活動的參加人員數量不能超過50人。相比之下,法國時裝協會給他們的人數上限卻是1000人。

“我們明顯不可能找這麼多人來,我們還是希望保障我們客人的安全。”利斯特說。

除了人數之外,紐約、倫敦以及米蘭的要求都比巴黎嚴格得多。以米蘭為例,利斯特在米蘭辦活動時,米蘭以及意大利官方在所有出入口都設置了體溫監測站。同時,所有來賓都必須寫下各自的姓名住址以及聯繫方式。這樣一來如果當天的活動出現了確診病例,政府的追蹤人員就可以快速地聯繫到所有的密切接觸者。

“但是,巴黎就完全沒有這方面的要求以及類似的措施。”利斯特說。

來賓心態放鬆,時尚產業深陷困境

巴黎的防疫措施寬鬆,當晚來參加展示會的來賓普遍心態也都很放鬆。滿頭銀髮的勞倫·阿洛斯特里(Laurent Allostery)這次是專門從慕尼黑來到巴黎參加時裝周的。他在慕尼黑的一個畫廊擔任買手,從前年開始參加巴黎時裝周。今年雖然暴發了疫情,但他還是選擇了來巴黎看秀。

“我覺得秀場還是很安全的,大家都戴著口罩,至少比地鐵上安全多了。”阿洛斯特里說。

當然,疫情期間進行跨國旅行,對於很多人來說風險還是太大了。“今年我肯定不會到其他地方去看秀的,不過,既然今天的秀是在巴黎,那來看看也無妨。”卡希爾德·伊馮(Casilde Yvon)說。27歲的伊馮是一個場景設計師,本身就在時尚產業中工作的她自然是巴黎時裝周的常客。在她看來,雖然疫情還在蔓延,但是現在舉辦現場時裝秀沒什麼問題。

其他到場的業內人士也認為,雖然疫情正在抬頭,但是今年備受打擊的巴黎時尚產業需要巴黎時裝周的如期進行。“今年的男裝和高定秀(編註:高級定製走秀)都已經因為疫情取消了,要是現在把成衣秀也取消的話,行業就受不了了。”蔣尼基說。自從2011年進入路易·威登擔任設計師入行開始,蔣女士已經在巴黎的時尚行業里渡過了將近10年的時間。現在她擁有自己的時尚策劃公司,負責策劃品牌的走秀以及攝影等活動。自從疫情暴發以來,她的公司已經丟失了90%左右的業務量。

“成衣對時尚產業來說是最重要的,畢竟銷售額的大頭在這裏,”蔣女士說,“因此,雖然疫情還在蔓延,時裝周也必須要舉行。”

雖然現在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但是談起時尚產業的未來,大家還是比較樂觀的。在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的主設計師亨利·里維看來,疫情沒有給他這一季的設計造成太多麻煩。主要讓他頭痛的是從洛杉磯來到巴黎的這段旅程。帶著他所有新一季的服裝,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按時抵達巴黎。當晚的展示會結束之後,疲憊的他臉上露出了笑容。

“我覺得吧,我只要做好自己,未來肯定是會越來越好的。”里維說。

(作者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現居巴黎)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