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媽媽,我的抑鬱不是裝出來的”
2020年10月11日16:26

原標題:“爸爸媽媽,我的抑鬱不是裝出來的”

原創 穀雨×數可視 穀雨數據-騰訊新聞

當抑鬱症成為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情,病的或許不只是患者。

出品丨騰訊新聞

3.5億人,這是全球抑鬱症患者的數量。

6.9%,這是我國成年人抑鬱症的終身患病率。

但提起抑鬱症,我們似乎總聽到這樣的評價:

“現在的人,心理承受能力越來越差。”

“生活已經夠好了,還是太矯情。”

……

10月10日“精神衛生日”,我們想和你談談被誤解的抑鬱症。

01

被忽視的青少年抑鬱症

在微博上有一個熱轉的故事:

一個複診抑鬱症的孩子,得到了醫生的表揚。母親馬上在旁邊說反話:“用功,假用功。”

無論醫生怎樣叮囑,還是會忍不住用譏諷的語氣和孩子交流。

微博@愁容騎士典當記

抑鬱症、父母、孩子,這三個關鍵詞背後的故事,對於很多人來講是無法言說的傷痛和陰影。

抑鬱症已經成為威脅青少年健康成長的主要疾病之一,但誤解和忽視仍然存在。

作為尚未完成社會化的未成年人,青少年患者的症狀和個人感受也最容易被忽視。

家長們或許很難理解:小孩子懂什麼抑鬱症呢?

他們被長輩捧在手心,沒有經濟壓力、無需面對社會的毒打,與其說是抑鬱症,倒不如說是“心理脆弱”和“青春期叛逆”。

事實遠非如此。

《中華流行病學雜誌》調查數據顯示,9-18歲青少年抑鬱症狀的檢出率為14.81%左右。(註:抑鬱症狀不等於抑鬱症。抑鬱症狀意味著很多學生存在低自尊、負面情緒、無法感知到快樂等問題,而確診抑鬱症往往需要更加嚴格的醫學診斷。但是這個數據已經表明:有很高比例的青少年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會遭到抑鬱情緒的困擾。)

這個高檢出比例背後,是一群有苦難言的孩子。

當他們試圖訴說自己的苦難,為情緒尋找排解出口的時候,得到的回答可能是:“你的生活已經夠幸運了。”

@愁容騎士典當記微博下的網友評論

抑鬱症是很有可能毀掉一個孩子的。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所有精神衛生疾患中有半數始於14歲,但大多數病例未被發現,也沒有得到治療。

在全球範圍內,抑鬱症是15-19歲青少年疾病和殘疾的第四大原因。

對於女孩而言,她們在成長過程中,比男孩更有可能面臨抑鬱症的風險。

02

鬱症感和病恥感

在確診抑鬱症之後,很多人的第一想法是:逃避。

在如今的社會輿論之下,對於抑鬱症仍然存在著很多誤解。

他們會認為抑鬱症是個人軟弱的表現,並不是真正的疾病。

社會環境所帶來的病恥感,讓孩子們把自己層層包裹起來,將抑鬱症變成獨自吞嚥的痛苦。

因為承認自己患有抑鬱症,得到的可能不是安慰和開解,而是諸如“矯情”“軟弱”之類的指責和鄙夷。

並且,年齡越大,對於抑鬱症的恥感越明顯,感知到的社會恥感也越明顯。

如此的環境,會讓抑鬱症患者感覺自己受到了外界的歧視。

漸漸地,他們變得不願意尋求幫助、病情延誤,甚至發生自殺行為。

更深的困擾和惡性循環,來自於抑鬱症患者家庭內部。

對於一些父母來講,承認子女患有抑鬱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們會將孩子的個人品質和精神狀況與抑鬱症掛鉤,或者先孩子一步崩潰:“我對你這麼好,你為什麼還會得抑鬱症。”

因此很多年輕人即使確診了抑鬱症,也不敢輕易告訴父母。

自媒體「抑鬱研究所」曾做過一份調查,根據318份病友的反饋,81.41%的子女不願意和父母傾訴。

因為即便和父母說出實情,也得不到理解。

在前文提到的@愁容騎士典當記的微博下,有近兩萬名網友吐露心聲。

我們通過“抑鬱”關鍵詞篩選出相關評論,發現很多家長對於抑鬱症沒有任何科學的認知。

“她不過是個孩子,有什麼壓力?得什麼抑鬱症什麼病不病的,我看就是裝的。”

“重抑鬱五年了吧快,我媽最常說的一句話‘都是小時候太慣著你’……”

“我媽說我抑鬱症完整讀完大學考完研這麼多年沒出事(指殺人或者自殺)已經很不容易了,她特別不耐煩地直接懟一句:那你想咋辦,讓我把你送精神病院?”

一部分父母沒有意識到的是,他們的存在本身,也是造成和加重孩子抑鬱的原因之一。

03

不要打壓和貶低,需要陪伴和理解

父母在抑鬱症患者生命中留下的陰影,可能比我們想像中更嚴重。

我們從近兩萬條評論中,將包含「爸」「媽」關鍵字的評論篩選出來,然後通過 Google Cloud 的情感分析API,得出了評論的情感分佈。

結果顯示,當提到父母的時候,負面情感出現的頻率遠高於正面情感。

在這些評論里,網友頻繁提起父母的“打擊”“辱罵”和“貶低”。

伴隨這些傷害而來的,是孩子的自卑、壓力和焦慮。

很多家長或許會講:“打是親,罵是愛。”

在他們眼中,孩子需要通過言語暴力和肢體暴力來進行矯正。

某些中國式父母會信奉“挫折式教育”:在青少年時期多經受打壓,將來走上社會才能扛得住壓力。

但事與願違的是,很多網友在評論中表示,自己自卑、不自信的性格恰恰就是長期被打壓的結果。

不注重溝通,不顧及孩子自尊的教育方式,非但不會使孩子更加“堅強”,還可能引發令人心痛的後果。

一個月前,一名14歲的少年在當眾被媽媽打了耳光後,從教學樓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張超微博

暴力手段所實施的教育,或許能夠泄一時之憤。

但對於孩子這個活生生的個體而言,是無法抹去的恥辱和傷痛。

他們的成長過程里,需要正確的教育引導,也需要合適的鼓勵和安慰。

穀雨數據將情感分數大於0.1的評論篩選出來,得到了一些常見詞頻

這些評論里,“鼓勵”、“希望”、“信任”、“幸福”是高頻詞,很多網友都在感謝或者慶幸父母從小鼓勵自己,讓自己在寬鬆的環境下成長。

“真的非常感激爸爸媽媽的鼓勵式教育。雖然慢慢長大,漸漸發現自己的局限性會有困擾,但是在最需要支援的年紀,有爸媽的肯定,太重要了。”

孩子的成長過程就像一場冒險,父母是其中重要的倚靠。

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幸福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

有時候父母多一些耐心和鼓勵,對孩子來講,是成長之路上最大的支援。

*參考文獻

王熙,孫瑩,安靜,郝加虎,陶芳標.中國兒童青少年抑鬱症狀性別差異的流行病學調查[J].中華流行病學雜誌,2013,34(9):893-896

徐榮彬,宋逸.2015年中國青少年疾病負擔研究[J].中華預防醫學雜誌,2017,51(10):910-914.

溫李滔,潘勝茂,唐省三,陳俠,馬亞珍,邱翠瓊.公眾對抑鬱症態度及其影響因素分析[J].中國健康心理學雜誌,2017,25(05):670-673.

周洋,楊冰香,王曉琴,陳文材,劉修軍,劉連忠,劉忠純.武漢市城區居民抑鬱症病恥感調查及影響因素分析[J].神經損傷與功能重建,2019,14(06):299-302.

上觀新聞:20個抑鬱症休學少年家庭:多是優等生,也有博士後母親,但“這個戰場血流成河”

抑鬱研究所:如何讓父母正視抑鬱症?

世界衛生組織:青少年精神衛生.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adolescent-mental-health

Huang Y, Wang Y, Wang H, et al. 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epidemiological study[J]. The Lancet Psychiatry, 2019, 6(3): 211-224.

撰文丨榆木*、行者*

編輯丨菜菜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