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歲的占士,仍在追逐佐敦的路上
2020年10月12日12:02

  在去年7月,這支湖人剛剛組建完成時,有幾個人願意相信他們能夠成功地走到最後呢?在那些質疑者的眼裡,這是一支危機四伏,隨時都有可能被推翻重來的球隊。

  他們認為湖人的管理團隊太過混亂,缺少成為一支偉大球隊所需要的穩定性。

  他們雖然認可球隊的教練組豪華萬分,但卻認為由三名前任NBA教練搭建起來的核心構架,更有可能發生的是暗流湧動,各自心懷鬼胎。

  他們認為湖人的陣容缺乏深度,雖有詹眉打底,但卻沒有穩定可靠的第三點,遠不及其他的競爭對手。

  他們認為占士老了,即將年滿35週歲的他,很有可能再次被傷病給盯上,一個無法全力輸出的占士,必定無法統帥一支成功的球隊。

  但,他們錯了。

  在走完了這段長達一年多的漫長旅途後,洛杉磯湖人,時隔十年再度踏上了世界之巔。至少在這個夜晚,那些質疑者們可以閉嘴了。

  湖人這一次的成功,屬於隊里的每一個人。

  他們低估了湖人的教練組。

  事後來看,這是一個出色的團隊,初期的試探,賽間的調整,甚至有魄力在賽中對陣容的搭配進行臨時的修整。他們的準備之充分,應對手法之深厚,顯然超過了外界最初的預期。

  他們低估了湖人的角色球員與年輕人,能在一年的時間里所收穫的成長。

  這些失意的,不被人看好的,無人問津的球員,在洛杉磯重新收穫了信任,他們打出了強硬的防守表現,留下了無數閃耀的瞬間。

  他們低估了安東尼-戴維斯的價值。

  在來到這之前,他是眾人嘴中調侃的“美國之子”,現役最著名的“榮譽搖擺人”,名大於實的代表人物。

  但在來到這之後,他用行動證明了自己的價值,證明了為什麼他是這個時代最好最全能的內線球員。他不僅構建起了球隊的防守體系,更是他們在進攻端最鋒利的刺刃,因為一字眉的存在,讓洛杉磯人擁有了更多破解防守與應對進攻的辦法,他是球隊能夠登頂的重要功臣與關鍵之一。

  當然,被他們所低估的,還有勒邦占士的領導力與決心。

  的確,他35歲了,跑的沒有以前那麼快了,跳的沒有年輕時那麼高了,身體也會受到一些傷病的困擾了,可他追逐偉大的心,依舊熾熱。

  “我努力奮鬥的所有動力,都是為了追逐那個曾經在芝加哥打球的幽靈。”

  4年前,剛剛率領著克利夫蘭騎士打破52年魔咒,逆天登頂的勒邦,在接受時任《體育畫報》記者的詹金斯採訪時,說出了這句話。而在時隔4年之後今天,他依舊在用行動踐行著自己曾經許下的諾言。

  每當占士贏得一次總冠軍,關於他能否超越佐敦這個議題,就會重新開始被人熱議。對此,我也聽過不少的“狠話”,總結著來講,大概意思就是:“從從前,到現在,乃至將來,‘佐敦是至高無上的籃球之神’這件事,永遠都不會發生改變。”

  我當然也跟大多數人一樣,非常認同佐敦在籃球世界里如象徵圖騰一般的地位。他所取得的榮譽是無上的,他所做到過的那些事情是極富傳奇色彩的,他配得上任何人為他送上的任何讚美,哪怕距離他完全退役已過去近20年之久,米高佐敦這個名字也依舊還在影響著這項運動,正如我們每個人在最初遇見籃球時所知道的第一個名字,永遠屬於他一樣。

  但是,僅就我個人而言,我並不相信所謂“真理的永恒”。

  佐敦之所以被稱為籃球之神,絕非靠的一手虛無的讚美,而是因為那一連串的數字實在太過耀眼——10屆得分王,3屆偷球王,1個DPOY,5個MVP,6次奪得總冠軍,6次拿下FMVP,10個年度一陣,9個年度一防,外加一票多到數不清,哪哪都有他的數據紀錄——他的偉大,無需吹捧,也經得起任何比較。

  但這並不意味著,當這些數字開始受到別人挑戰時,他依舊能靠著所謂“神性”,永遠高枕無憂地坐在那個位子上。

  雖然占士目前還不足以威脅到佐敦,但顯然,他已經拉近了自己與少年偶像的距離。只是偏見與固有看法的存在,讓人或多或少地低估了眼前人所創造的那些傳奇成就。

  比如有的人會用總決賽勝率來貶低占士。

  的確,40%的總決賽勝率在“佐敦不打第七場”和“佐敦從未輸過總決賽”面前,顯得有些脆弱不堪。

  但又有多少人忽略了,那可是長達10年的總決賽征戰啊,更何況我們在評判一件事物的好與壞時,真的該用如此一刀切的方式麼?

  2007年,四年級的新星勒邦占士獨自率領著克利夫蘭騎士,史無前例地殺進了總決賽,然後敗給了無論陣容,或是核心都要更加強大且老辣的聖安東尼奧馬刺,這樣的失敗,難道不該被加上引號麼;

  2015年,路夫與艾榮相繼倒下,占士帶著82萬年薪的先發控衛,總價不過2120萬美元的核心6人組,與勇士廝殺了6場最終抱憾收場的失敗,也應該受人唾棄麼;

  2018年,艾榮出走,球隊中期地震式動盪,在經歷了兩輪大清洗之後,不僅丟掉了明星實力,也徹底失去了自己的陣容深度。整個季後賽,除占士能每場穩定貢獻34分之外,僅路夫一人場均得分上雙(14.9分),且命中率只有慘淡的39.2%。但就是在這種極端的情況下,他依舊扛著騎士踏上了總決賽的舞台。的確,在強悍的勇士面前,他一場都沒贏,可單場51分拚到加時的神勇,你真的會覺得這是一種恥辱麼?

  我永遠不會這麼認為,我只會覺得這是占士將一支本不屬於總決賽的球隊,帶到了那個位置上,我更願意將其視作是個人的一次巨大成功。

  再比如,有人認為占士的數據積累之所以如此駭人,純粹只是因為他打的比較多而已。

  但近在眼前的例子——金洲勇士核心成員的遭遇——告訴我們:長時間高強度的征戰,所能帶來的東西絕非只有數據與榮譽,更有身體上的超負荷運轉。

  17年的職業生涯,有超過一半的時間,占士都打進了總決賽,他在季後賽的出場時間超過了1萬分鐘,排名NBA歷史第一,幾乎是現役排行老二的奇雲-杜蘭特的一倍之多。

  他能夠扛住如此長時間的高強度對抗,除了得益於他驚人的身體天賦之外,更重要的,是數年如一日的努力,是對飲食與生活的嚴苛管理,以及對自身身體的精心照料。

  我們早已習慣了他展現在世人面前的優秀,卻總是會忽略掉掩藏在這一切背後的血與淚。

  打的比賽多,是努力付出之後的回報,更是能力的體現。這本該受到褒獎,但在占士身上,卻無奈地成了另一種被人看低的方式。

  這一切,真的就本該如此麼?

  我不想說占士未來必定還能取得怎樣的榮譽,或是數據積累。畢竟誰都無法確定沒有發生過的事。但在今天,在占士拿下自己職業生涯第4個總冠軍和第4座總決賽MVP的獎盃後,他已經成為了NBA歷史上僅次於米高佐敦的球員——在這之前,除了佐敦,沒人拿到過超過3個FMVP——他理應獲得足夠的尊重。

  就像他在捧起獎盃時說的那番話一樣:“我想得到的,是尊重。”

  在他出現在這之前,我們甚至沒有見過一個哪怕能夠接近佐敦的人,而在這之後,我們也無從確認,下一個擁有這等能力的天才,會在何年何月再次降臨。

  第17個賽季落幕,年近36歲的占士,依舊狂奔在這條追趕偉大幽靈的路上。他或許可以成功,又或許不能。但我想,當你有機會去見證這樣一段跨越歷史的較量時,期待與祝福,終歸是要強過詆毀與謾罵的。

  在這樣一個時刻,在所有人在高呼著“湖人總冠軍”的時候,我更想把我的心裡話,送給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籃球運動員:

  “恭喜你,勒邦占士,在經歷了17年的漫長旅途之後,你終於獲得了挑戰神的資格。這個畫面,是自你踏入聯盟的第一天起,就被世人所寄予的期待。就現在,抬起頭看看,上帝的神像就矗立在那座山峰之上,你能看見他,他不遠了,去挑戰他吧!”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