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澤遠:在真實與虛構間遊走
2020年10月17日12:59

原標題:任澤遠:在真實與虛構間遊走

原創 任澤遠 原梓軒 1839攝影獎

第二屆1839攝影獎已經公佈,為了讓大家對獲獎作品有更進一步瞭解,我們組織采寫了大獎和優秀獎獲獎者係列訪談,希望能對他們的作品有全面的介紹的同時,也能進一步推動他們的創作。

任澤遠

1997年出生於浙江寧波,2020年本科畢業於浙江傳媒學院攝影系,並即將前往羅德島設計學院攻讀攝影碩士。他將攝影當作一種跨學科的實踐,並相信借助相機這一工具可以幫助他建立起重新看待眼前事物或概念的意識。作品曾被假雜誌、騰訊穀雨、澎湃新聞等媒體發表。

終評委黎朗點評:

歷史是一個創造的過程:歷史不僅複原了它的對象,更創造了它的對象。任澤遠以此作為創作的出發點,利用攝影和三頻錄像開始了一段對歷史的考證與重構。個人遊曆、民間傳說和貌似嚴謹的科學考據共同構成了對那段久遠歷史的書寫。紛亂的現實圖景和迷人的地方海外史之間產生碰撞一起完成了歷史和現實的對話。在作品錄像部分的結尾由火光、夜色和濃煙拚接成的流動畫面中,更把並不可靠的歷史帶向晦澀的現實。

在真實與虛構間遊走

1839攝影獎:談談《你們來過這裏嗎》這組作品。

任澤遠:感謝1839,能讓我借由這次機會重新思考和梳理這個項目。距離創作這組作品已經過去將近一年的時間,還記得去年的中秋是我第二次前往島上拍攝。

這個項目起始於我對雙嶼港歷史的研究,這個原本被稱為“16世紀的上海”的東亞民間貿易據點在如今已經不複存在,它為何消失以及葡萄牙人是否來過這裏是我在出發拍攝前的疑問。在前期的文獻研究和首次實地拍攝的過程中,我逐漸意識到“證實”和“證偽”這兩個行為都是徒勞且無意義的。在清楚了自己是藝術創作者的身份後,我基於擁有的兩段關於民間傳說的錄像和一本被質疑真實性的葡文個人遊記——這兩者都夾雜謊言和虛構,以個人視角展開了創作。以及在作品闡述的最後,也是項目的標題——“你們來過這裏嗎”,不僅是向之前的葡萄牙人的發問,也試圖呼喚觀眾踏入我所構建的,在真實與虛構間來回切換的遊戲場域。

1839攝影獎:“你們來過這裏嗎”是對葡萄牙人的發問,創作的緣由是想告訴大家他們的故事?

任澤遠:其實就是想讓觀眾聽我講故事吧,因為整組作品就是我對那段模糊歷史的主觀臆想,對那段(可能是真實的)故事的闡述,只不過是從我的個人視角出發。考古學家以他們的知識儲備和勘探經驗挖掘、研究某段具體的歷史,來告訴我們幾百年前的故事,相應地,作為一個藝術創作者,我憑藉自己的視覺經驗和想像向觀眾敘述故事。在我看來,我們都在做同一件事——就是解讀。

1839攝影獎:為什麼選擇這兩個舟山小島,有什麼獨特之處?

任澤遠:我在開啟整個項目之前,做了很多關於雙嶼港作為當時東亞民間貿易中心的研究。在查找相關文獻的過程中,我發現歷史學界對貿易中心的具體定位存在爭論。之後也跟一位研究寧波港口史的老先生聊過,他給出了一個與之前資料都不同的定位,在最後我還是前往了被學者們討論次數最多的舟山六橫島,的確島上有關於葡萄牙人的傳說。

1839攝影獎:談談選用三頻錄像的原因,在視覺觀感和主題表達上有什麼想法?

任澤遠:在時長將近14分鐘的三頻錄像里,兩位老人分別在樹叢和洞穴前用舟山方言向我講述了兩則民間傳說,我也在他們的帶領下尋(回)訪了可能的地點,遊走在山間還有海岸邊。在地鏡頭的屏幕兩端用不同機位記錄的是我作為一位考古研究人員,在試圖處理(清理和拓印)兩件挖掘品的過程,這是我假想的一個時空,它們是“可能缺席的證據”。動態影像填補了很多元素,更完型了整個我想講的故事,它跟靜態照片在整組作品里相輔相成。相應地,頭骨和石碑這兩件證據在靜態照片里由單色呈現。

1839攝影獎:在拍攝場景上有怎樣的選取?

任澤遠:我一共前往島上了三次,其中第二次的時間跨度最長,在島上呆了一個星期。每到一個陌生地方,我都會頻繁地找當地人聊天,與他們的交流中我會得到一些信息和靈感,繼而勾勒出之後大致的拍攝任務和路線。除了島上的景觀,我也會尋找一些指向時間、記憶、消逝意味的“自然線索”。

1839攝影獎:可以分享一下你對於個人遊記、民間傳說的看法麼?

任澤遠:在我看來它們都遊走在真實和虛構之間。我在查找有關《遠遊記》的資料過程中,就有很多圍繞這本遊記中內容是否真實的討論,《遠遊記》類似馬可波羅遊記一樣都展示了作者對於文字的高超駕馭能力,“小說式的記錄”和“可憐的權威”都是對它的評價;至於民間傳說,因為人的記憶隨著時間的推移會不斷的重組、排列,原先不存在的東西很可能在村民的口耳相傳之間產生,出現一些偏差。但這就不代表我對遊記和傳說全部否定,換句話說,這兩者的真實、確切與否都不是我討論和苛求的,它們只是我利用的“檔案”而已。很感謝它們!

1839攝影獎:接下來有什麼新的創作,對於未來發展有何計劃。

任澤遠:因為疫情上半年我處於一個停擺的狀態,以及發現身邊好多人開始從今年研究占星了,自己也是其中一個,所以最近在看一些跟宗教學神秘學相關的書,至於新的創作目前還在萌芽階段,在好好生活的前提下還是想讓自己保持視覺敏感並且具備問題意識。

采編:原梓軒(西安美術學院研究生)

商務禮品贊助商

官方合作媒體

第二屆1839攝影獎

第二屆1839攝影獎(2020年度)自正式公佈,啟動徵稿、獲獎公佈等重要推送均閱讀量過萬,收到來自全國高校的近千組作品。經杜海濱、段煜婷、韓磊、黎朗、李傑等5位終評評委四輪投票,第二屆1839攝影獎所有獎項全部產生,來自天津美術學院的餘樂晴憑藉影像裝置作品《魚上山》獲得第二屆1839攝影獎大獎,引發廣泛討論。1839攝影獎重視評選之外的獨立批評與學術觀察,不讓展覽和評選淪為一時的“高光時刻”,期待建立一個立體、多元的持續性的良性批評生態。1839攝影獎努力讓攝影走出藝術圈,成為一個文化事件。我們希望通過第一個十年的工作,逐漸勾勒出中國青年攝影藝術家的精神地圖與時代樣貌。

初評委何博 | 我問你三次你敢答應嗎?

首屆回顧

董鈞/海傑首談1839攝影獎 | 風面·對話No.3

關於1839攝影獎

“1839攝影獎”是一個由個人發起的純民間獎項,以攝影術誕生之時為名,既回溯攝影的本體屬性,也強調以跨媒介的開放姿態對其延展。面向國內高校在校學生,旨在檢驗國內高校學生創作和藝術訓練中的認知與判斷,邀請國內知名策展人、出版人、研究者、批評家、藝術家等組成評委會,整個評選和工作團隊零報酬。評委會基於學生提交的作品進行判斷,選取具有獨立精神和藝術潛質的作品,以期推動和提升高校學生在創作中的獨立意識和藝術表現能力;同時以專業評論、展覽等方式加以推廣,將中國高校正在成長中的學生創作近貌介紹給公眾,進而推動中國高校學生攝影創作的健康發展。

策劃總監:董鈞 學術總監:海傑 秘書長:白茜

項目助理:羅凱

喜歡此內容的人還喜歡

原標題:《第二屆1839攝影獎 | 任澤遠:在真實與虛構間遊走》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