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駭客:人們如何“侵入”自己的身體?
2020年10月20日08:36
生物駭客包括改善一個人生物學特徵的不同方法,包括正確的睡眠、冥想和鍛鍊,以及更複雜的形式,如使用生物技術或通過飲食和補充劑影響基因表達。
生物駭客包括改善一個人生物學特徵的不同方法,包括正確的睡眠、冥想和鍛鍊,以及更複雜的形式,如使用生物技術或通過飲食和補充劑影響基因表達。

  10月20日消息,想要更多是人類本性的一部分。我們想要最好的東西,也想成為最好的自己。近年來一個新興的趨勢是,人們試圖對生命有機體的生物學特徵進行修改,使生物變得個性化,或者只是簡單地使自己在某種程度上變得更好。“生物駭客”(biohacking)便是這種改進和干預措施的科學實踐。

  那麼,究竟什麼是生物駭客?

  生物駭客,也被稱為“公民科學”(citizen science)或“DIY生物學”,是一個內容寬泛的術語,包括控制或修改個體生物學特徵的方法。它涵蓋了各種可以優化一個人身心健康的實踐。換言之,這是一種“黑進”自己身體以提高其性能的方法,就如同在《俠盜獵車手》(GTA)中使用作弊代碼來獲得更多的生命和裝甲。

  1998年的一天,英國考文垂大學的機器人和控制學教授凱文•沃里克(Kevin Warwick)看著自己的手臂,發現這是植入射頻識別標籤(RFID)來控制電子設備的好地方。基本上,他就是想變成一個“生化人”(cyborg)!

  生物駭客通常利用生物學知識來操縱身體功能和結構,以優化自己。生物駭客的常見應用是降低壓力水平、提高生產力、改善健康或加強記憶等。這就像是為了自我增強而“破解生命密碼”。

生化人是一種可控制的有機體,就像終結者一樣的“半人半機器”
生化人是一種可控制的有機體,就像終結者一樣的“半人半機器”

  想像一下,你正在鍛鍊耐力,為馬拉松做準備。在你跑步時,你手腕上戴著的一個設備會定時追蹤你的脈搏和體溫,它可以通過手機與你交流,併發送短信提醒你多喝水。這也是生物駭客的一種形式。

  像沃里克這樣在體內植入芯片(而不是像Fitbit這樣的外部設備)的生物駭客,通常被稱為“研磨者”(grinders)。他們希望獲得與電子設備通信的能力,或者進行某種美容。研磨者會將商用或自製的設備植入身體,包括可植入傳感器、光源、釹磁鐵和RFID標籤等。

  一家名為“Grindhouse Wetware”的生物技術初創公司推出了一種名為“北極星”(Northstar)的可植入LED燈,可以植入人的手關節之後。當磁鐵靠近該設備的霍爾效應傳感器時,燈光就會亮起。霍爾效應傳感器可以測量磁場的強度,並以相應的亮度點亮該設備的LED燈。想像一下,一道強烈紅光從你的皮膚內部發出的場景……

  這種純粹為了美容目的而做出的改變聽起來很奇怪,但誰知道呢,體內發光或許會在幾十年後成為一種時尚趨勢。

  約西亞·澤納(Josiah Zayner)是一位擁有分子生物學博士學位的生物駭客,致力於讓每個人都能夠接觸到基因工程。他的公司“THE ODIN”就主要從事DIY基因工程工具包的開發。他的產品之一是“預先設計的螢光釀造和發酵酵母”,用於在家裡製作夜光啤酒。

  這位生物駭客做過一件激進的事情。在2017年的一次生物技術會議上,澤納給自己注射了CRISPR編輯過的DNA。他聲稱,這種DNA會讓他擁有“更大的肌肉”。然而,這種做法的風險很難確定。CRISPR是一種基因工程技術,可以對DNA進行精確的編輯。

  這種經CRISPR編輯的DNA價值20美元,可以抑製“肌肉生長抑製素”(myostatin)基因的表達。這種蛋白質通常由肌肉細胞產生,可以抑製肌肉生長。如果表達該蛋白的基因不再發揮作用,肌肉生長抑製素就不會產生,你的肌肉就會繼續生長。

  另一種形式的生物駭客是營養基因組學(nutrigenomics),這是一個新興的領域,主要研究食物在基因表達中所起的作用。因此,這是一種通過改變飲食來影響基因的方法。

  營養基因組學認為營養物質是人體基因、蛋白質和代謝物表達變化的信號分子。一個缺點是,由於隱性基因差異,同樣的食物對不同的人有著相當不同的影響。

  不過,這個問題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解決的,比如由專業人士根據你的基因檔案打造出個性化的飲食組合。營養基因組學的一個實際應用是益生菌的攝入。益生菌或“有益細菌”可以產生大量改變人體細胞基因表達的化學物質。

  例如,乳酸菌可以產生特定的糖聚合物,可以結合在我們的腸道細胞上。一旦這些細菌糖被腸道細胞上的受體接收,就會產生一個信號並分泌炎症細胞因子。這就是益生菌有可能被用於治療炎症性腸病(IBS)的原因。

  你也可以通過使晝夜節律與日常活動同步來改變自己的身體。人體的晝夜節律也被稱為睡眠/覺醒週期,是一個24小時的內部生物鍾;人體就在嗜睡和警覺之間循環往複,通過神經系統產生的激素來控制身體。

每個人都可以嚐試做一回“生物駭客”
每個人都可以嚐試做一回“生物駭客”

  通過更好地瞭解生物鍾,你就可以決定自己的身體睡覺、進食、工作和鍛鍊的最佳時間。根據生物鍾,你可以判斷出自己在晚上鍛鍊更好,還是早上更好。

  與生物駭客有關的問題有哪些?

  與生物駭客相關的主要有兩個問題:安全影響和侵犯隱私。

  首先是安全問題。對於任何植入人體的設備,確保無菌和材料與人體兼容都至關重要。這些都是侵入性手術,如果操作不當,可能會導致危險的併發症,如感染或受傷。

  這些設備需要有無可挑剔的質量,因為如果它們在體內受損,或者有任何物質從這些設備中泄漏,都可能對人體產生劇毒。如果生物駭客之間相互交換設備,也有傳播疾病的風險。如今,生物恐怖主義——故意釋放病原體以引起廣泛的疾病——已經成為人們對未來的一大恐懼,而DIY生物恐怖分子也可以很容易地利用生物技術製造出致命的武器。

  其次是隱私問題。2017年,一位名叫羅斯·康普頓的人家裡著火。他在給警方的聲明中說,當時他迅速將幾件貴重物品裝進了手提箱,並打破了家中一個房間的玻璃窗,然後就帶著少量重要物品逃離了那裡。

  然而,羅斯·康普頓剛好裝了一個心臟起搏器,這讓他非常不走運。警方對他的說法表示懷疑,因此,利用起搏器的數據(包括火災前後的心率和心律情況),控方得以指控康普頓縱火和保險欺詐。

  根據法庭文件,一位心臟病專家分析了起搏器數據後表示,“康普頓先生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從家中收集、包裝如此數量的物品,然後從他的臥室窗戶逃出,並攜帶許多大而重的物品來到住所前面,考慮到他的醫學情況,這是非常難以辦到的。”

  爭議在於,起搏器數據(由醫院醫務人員收集並供醫生使用)屬於私人醫療信息,使用這些信息違反了患者的保密權利。然而,法院對此並不同意。

  生物駭客經常擔心自己的個人醫療數據會被用來對付他們。最常見的反對意見是,保險公司會濫用這些特權信息,拒絕向投保人提供醫療保險。

  開放式胰島素項目

  生物駭客並不局限於身體改造。利用眾籌模式,這些“民間科學家”正在進行一項“開放胰島素計劃”(Open Insulin Project)。他們的目標是開發一種簡單、廉價和開源的胰島素生產方法。如果這個項目成功,它將為數百萬需要胰島素的人提供更廉價治療方案。

對於生活在美國的的糖尿病患者來說,如果沒有保險,胰島素的價格可能高達每月400美元
對於生活在美國的的糖尿病患者來說,如果沒有保險,胰島素的價格可能高達每月400美元

  結論

  生物駭客提供了各種各樣的可能性來改善一個人的健康情況,並且可以跟隨步驟,相對容易地自己動手實現。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就允許人們控制自己的身體。生物駭客的特別之處還在於,它沒有瘋狂的資金、花哨的實驗室或(對成年人)嚴密的監督。唯一的要求就是你的大腦要學習許多生物學知識。這種新趨勢允許個人將自己與他們對生物學的熱愛聯繫起來,而不需要學位。

  生物駭客在進行實驗時必須遵守最高的安全標準,因為操縱自己的身體可能會非常危險。如果你想瞭解更多關於營養基因組學的知識,一定要諮詢專業人士,或者在進行任何形式的身體改造之前諮詢專業醫生。(任天)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