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男女之間沒有純友誼?中年夫妻就是
2020年10月23日08:56

原標題:誰說男女之間沒有純友誼?中年夫妻就是

原創 阿芙 穀雨數據-騰訊新聞

思文在脫口秀大會說:

“中年夫妻走到最後,丈夫變成了睡在上鋪的兄弟。”

剛結婚如膠似漆,再往後相看兩厭。

這彷彿是大家預設的規律——婚姻逐漸步入中年後,“愛情”和“性”就會逐漸從男女之間消退。

無性婚姻,可能比你想像中更普遍。

01

10%左右的人,認為性愛只是例行公事

即使帥如吳彥祖,也不得不面對婚後的無性生活。

他在自己的社交賬號里親口承認,結婚10年,他“那裡”一直“lack of use” 。

在社會學的範疇里,一個月以上沒有性生活的婚姻,就可歸為無性婚姻。

早在2009年,中國人民大學潘綏銘教授發佈的一項調查報告就顯示:中國無性婚姻的比例達到了28.7%。其中,一年里性生活為0的夫妻比例,達到了6.2%。

十年後的今天,無性婚姻的現狀仍然嚴峻。穀雨數據2020年發佈的顯示,認為婚姻中性需求滿足的人群比例,只有七成左右。

在國內的家庭影視劇里,夫妻常常因為經濟條件、婆媳關係、育兒矛盾引發爭吵。而婚姻的隱形殺手“無性”,卻很少被提起。

這並不意味著,無性婚姻是可以被全然接受的。並且相比起女性,男性更加不能接受婚姻中缺少性生活。

結婚5至7年之後,中年夫婦們開始對性愛抱著“例行公事”的態度。

相比於其他階段,這時候的性需求滿足程度也最低,只有65.7%。

從報告里不難發現,七年之癢是真實存在的。

大多數人的婚姻在5至7年時,彷彿走到一個渡劫的關口,性生活影響著他們能否成功挺過這一考驗。

02

女性更難為性需求開口

性作為和吃飯睡覺一樣的基本需求,一直被視為羞恥且隱秘的事情。

如果一個女性開口表達自己的性慾望,或許會有聲音對她進行攻擊:“一個女生,怎麼怎麼不檢點。”

又或者是指責她的直白:“女孩子家家的,為什麼把這些東西掛在嘴邊。”

早在2010年,100萬國人性生活調查大報告里就顯示,僅14%的女人會主動要求性生活。主動要求性生活的男性,則達到了69.2%。

隨著人們對於性的認知逐步加深,大家對於性生活需求的表達比例略有上升。最近穀雨數據的調查顯示,25.9%的女性會直接了當地表達性需求。儘管這個比例相比於十年前有所提升,但大多數女性仍然沒有辦法坦然面對性慾望。

有32.5%的女性,還是承認自己很難表達性需求。

社會學家李銀河有一句概括:“大眾的認知中,總是認為男人是可以喜歡性的,女人不可以。

女性的性愉悅是一個不可伸張的權利,於是很多女人以性慾低下為榮,以喜歡性為恥。”

女生們很難開口表達慾望,往往選擇更迂迴的方式來表達“我想要”的意願。

這意味著,在性生活中,很多女性一邊處於需求無法滿足的狀態,一邊又羞於開口:很難向伴侶提出需求,又無法與他人討論和傾訴。所有的交流通道在“羞恥感”之下被堵死。

她們面對無性婚姻,更有可能選擇獨自承受。

03

無性婚姻,起因於太累了還是不愛了?

有人把性形容為婚姻的粘合劑:愛情是精神層面的相互愛撫,性是愛情的實踐和交融。

婚姻和性無法拆分。結成婚姻關係後,在不選擇出軌的前提下,夫妻雙方會成為彼此唯一的性伴侶。性需求,是二人之間繞不開的話題。

它是男女之間正常且無法避免的生理需求,在某種程度上影響著婚姻的幸福感。

穀雨數據抓取了知乎話題“無性婚姻是怎樣一種體驗”下的回答,通過詞頻統計發現,孩子、工作、主動、累等成為回答中的高頻詞。

人到中年,生活壓力迎頭痛擊。比性生活更掏空身體的,是無盡的加班和不省心的熊孩子。

“經常熬夜加班,回家就是純睡覺,倒床就睡感覺已經完成任務了,心如止水。”

無性婚姻總是默默發生,遭受無性婚姻的一方,往往像溫水煮青蛙。

等意識到無性婚姻發生時,夫妻雙方往往已經很久沒有情感交流了。

穀雨性生活調查數據顯示,婚後性需求減少的原因,主要是“孩子”。

孩子越多,通過性生活來滿足慾望和加深感情的比例逐漸下降,更多的是在“例行公事”。很多女性會感覺到,自從生了孩子,性需求不知不覺淡漠了。

不少男性也覺得,有了孩子後,他們更傾向於把妻子看作家庭成員,而不是性夥伴。因此對妻子的性慾望開始下降。

孩子、工作、以及隨時間而來的種種壓力,成為性生活的障礙。

種種壓力之下性需求無法滿足,而面對無法滿足的慾望,不少夫妻又開始用暗示、猜忌、自我懷疑來相互試探,形成了最後“無法滿足-缺少交流”的惡性循環。

無性婚姻到最後,對於大多數夫妻來講,會變成有口難言的折磨。

但歸根結底,性不僅僅出於繁衍後代的“功能性”考慮,也同樣是一種追求快樂的方式。

或許夫妻兩人躺在一張床上背對背玩手機的時候,也不妨轉過身來,多一些溝通和交流。

撰文丨阿芙

編輯丨菜菜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