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寧輸了,富二代們撐得起中國電競嗎?
2020年11月03日06:35

原標題:蘇寧輸了,富二代們撐得起中國電競嗎?

文丨李登華 編輯丨吳大郎

出品丨牛刀財經(niudaocaijing)

在2020年10月31日剛剛結束的英雄聯盟S10全球總決賽上,SN(蘇寧易購電競俱樂部)1:3憾負韓國的DWG(Damwon Gaming)戰隊。

而當SN戰隊獲得英雄聯盟世界賽(S10)年度亞軍的同時,人們也將視線聚集在了SN幕後的老闆——蘇寧電競董事長張康陽身上,這位中國商界最年輕富二代,似乎瞬間走紅了。

賽後,蘇寧電競董事長張康陽也發佈微博表示,“各位真不用再安慰了……第一次進入世界賽,代表LPL殺入決賽已經是我們電競團隊非常優秀的表現了。”

而在電競這個富二代圈子裡,一直素有“北思聰,南康陽”之說。王思聰在電競圈的故事相信多數人早已耳熟能詳,但對蘇寧少帥張康陽與“校長”王思聰的故事並不一樣。

一、蘇寧少帥的電競夢

張康陽這個名字,第一次出現在公眾面前應該是2016年6月28日。那是蘇寧入股國際米蘭後的首次股東大會和新一屆董事會會議的日子。

隨著這次公開露面,張近東正式將接班人張康陽推向前台,拉開了其逐步開始執掌蘇寧這艘大船的序幕。

值得一提的是,同年12月,蘇寧控股旗下文創集團正式進軍電子競技領域,並選擇了當前電競專業化最強的英雄聯盟項目組建SNG戰隊,隨即加入LSPL(英雄聯盟甲級聯賽)。

現年29歲的張康陽,是個地地道道的90後,但是他又與90後有所不同。早在2018年,就當選意大利國際米蘭俱樂部的主席,27歲的他成為該球隊歷史上最年輕的主席。

彼時,面對一片質疑,張康陽霸氣應對質疑表示只要還有呼吸就不會離開這個崗位。上任後,他開始銳意改革,採納賢人。

在俱樂部的組織結構上重組俱樂部的管理架構,分為業務板塊協同管理。在球隊方面不斷引入強力外援以提升戰鬥力,聘請安東尼奧·孔蒂,又引入桑切斯、戈丁等球星,從管理層到球隊從上到下打造出一個堅固而有力的隊伍。

通過張康養的運營,國際米蘭煥發出年輕的活力,使得受眾更加年輕化。上個賽季結束後國米各個平台的粉絲數量共達2250萬,增長率達54%。

9月19日蘇寧集團董事長張近東之子入駐微博,在社交媒體上頻頻發聲給SN加油打氣。其背後根本原因就是蘇寧易購對於電子競技流量的認可與需求,同時也是為提前雙十一備戰。

據騰訊遊戲報導稱,由於SN的驚豔表現,蘇寧易購配合此次世界賽推出的“Super會員電競特別版”辦理人數激增。

可以預見的是,2020年的雙十一,電競會成為一個新的流量入口。“用電競占領年輕人的心”已經成為越來越多互聯網企業的選擇。

一方面,蘇寧、京東、B站、Asus為代表企業紛紛組建電競俱樂部,為自身產品或者業務進行影響力與流量的賦能。

另一方面,由於電競選手的網紅化已經逐漸成熟,俱樂部更加註重選手的形象包裝,這也為俱樂部增添了無形的品牌資產,現在電子競技機構的運營已經走出自己的盈利空間。

比如連拿3場MVP的阿bin,僅僅才18歲,一晚上3個熱搜,簽約身價預計會翻一倍,其所在蘇寧易購戰隊在這波熱門事件討論中必定會提高年輕人認知滲透率。

不得不說在張康陽的帶領下,眼下的蘇寧變得更年輕時尚,敢於觸碰新的東西,拓寬接觸面。過去的兩年中,張康陽連續入選《財富》中國40歲以下的商業精英榜單。

二、富二代們撐得起中國電競嗎?

蘇寧雖然輸了,但中國電競產業不斷上升的熱度不會因此而受阻。

一個事實是,最先將目光瞄準電競產業的是一群喜愛遊戲的富二代們。他們才是中國電競圈的金主和大玩家。

他們是:王健林的兒子王思聰、合生創展大股東朱孟依的大公子朱一航、中國稀土控股的公子蔣鑫、賭王之子何猷君、香港霍家二代霍啟剛、李寧的侄子李麒麟、雛鷹農牧董事長侯建芳的兒子侯閣亭等富二代先後湧入電競圈。

其中以“校長”王思聰最為知名。2011年8月2日,王思聰在微博上宣佈“強勢進入,整合電競”,收購CCM戰隊,組建iG電競俱樂部,開始了一場冒險。

“這個圈子裡選手和俱樂部都活得不怎麼樣,我想增加選手的收入,讓這個圈子變得稍微良性一點。要不然的話選手沒有錢拿,俱樂部也沒有錢拿,這個行業只能慢慢去死掉。但是當時沒有人願意進來這個圈子,所以我就來了。”王思聰早年接受採訪時說道。

2018年11月,IG戰隊7年磨一劍,以3:0擊敗FNC奪取英雄聯盟S8世界賽冠軍。人們開始意識到,王思聰已經從“紈絝子弟”變成了“電競圈教父“、一個精明的生意人。

電競是燒錢遊戲。除了大名鼎鼎的王思聰和張康陽以外,還有雛鷹農牧董事長侯建芳的兒子侯閣亭也早已在這個領域浮沉多年。而侯閣亭在電競圈的成功,離不開雛鷹農牧的輸血。

侯閣亭對於父親侯建芳的養豬生意並不感興趣。1991年出生的侯閣亭早早就投身電競,這是不少富二代共同追捧的資本遊戲。

2014年6月,雛鷹農牧宣佈進軍互聯網,推行“生豬養殖、糧食貿易、互聯網”三大戰略佈局,並且成立了微客得科技。

工商資料顯示,微客得科技還是上海電競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東(持股51%),侯閣亭為第二大股東並擔任法人代表,持股38%。

在該公司對外投資的十餘家公司股東中,均有侯閣亭實際控制的怒醒文化的身影。

怒醒文化是一家主播經紀公司,侯閣亭出資60%外,雛鷹農牧與上海競遠投資管理公司合資企業平潭競遠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出資20%。

為了支援侯閣亭的電競產業,2016年3月,雛鷹農牧公告與上海競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設立電競產業投資基金,總規模不超過5.05億元,其中公司作為有限合夥人認購5億元。

不過,平潭競遠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實際出資結構為,雛鷹農牧持股90.1%,上海競遠持股9.09%。

據天眼查顯示,雛鷹農牧認繳1135.9萬元,佔比51%,侯閣亭認繳250萬元,佔比11.22%。年底,微客得科技出資255萬元成立噢麥嘎,OMG的運營主體也由此變更為噢麥嘎。

彼時股民調侃,“為愛玩遊戲的兒子拿出1000萬元開闢一片天地,侯建芳真可謂是’中國好爸爸’。”

此外,侯閣亭除了坐擁OMG戰隊,還從中國稀土控股集團老闆蔣泉龍之子蔣鑫手中接過Snake俱樂部的控制權,皇族戰隊也被其收入囊中,WEA戰隊股東中也有其身影。

同時在電競界,還有兩位年輕富豪也在進行著或許將影響電競未來的嚐試——他們分別是霍啟剛和何猷君。

香港人霍啟剛最廣為人知的身份“跳水女王郭晶晶的丈夫,在電競界的身份是亞洲電競協會主席。他是電子競技作為表演項目進入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以及正式入選2022年杭州亞運會的主要推手。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霍家三代都擁有很大的能量,故而霍啟剛當選亞洲電競協會主席,成功推動電競進入亞運會。

可以說,霍啟剛將電競產業的新風口順勢帶起。

而澳門人何猷君,最為公眾熟知的身份是澳門賭王之子,他們最的貢獻是將電競和博彩結合在澳門,此外,何猷君還是2018年澳門電子競技總會第一屆會長,並操盤過2017年在澳門落地了MDL賽事。

無論是港澳的霍啟剛、何猷君,還是內地的王思聰、張康陽,這幾位極具代表性的富家子弟,正在或者將要給中國電子競技注入更多新花樣。

似乎富二代們無論做什麼事都會成為中心話題,但不管外界怎麼看待“富二代搞電競”,至少對於電競產業來說,是一件好事。

此前,國際奧委會也正在考慮在2024年巴黎奧運會上引入電競項目。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