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干涉,兩種命運?從曹駿、王一博談後喻時代的決策
2020年11月07日21:53

原標題:父母干涉,兩種命運?從曹駿、王一博談後喻時代的決策

關注我們

前一陣子《演員請就位》引發了網友們很多的討論,由於我對這類綜藝不是很感興趣,只是簡單看了幾集。

節目中一位叫曹駿的演員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讓我想起了很多他之前演過的影視作品。我上網搜了一下他的信息,發現他有段時間很火。

1988年出生的他,8歲就主演了人生第一部電視劇《真命小和尚》,他在裡面扮演小和尚開心。在這部劇里我覺得他特別可愛。

1999年,出演《蓮花童子哪吒》。

2000年,與趙薇、吳奇隆出演《俠女闖天關》。

2001年,與吳猛達、曹穎合作《9歲縣太爺》。

這一連串的履曆足以證明他很有演戲天賦,並且在演藝圈內他的演技是得到大家認可的。

尤其在2004年,《寶蓮燈》上映了。這是他留給我印象比較深刻的一部戲。當時沉香和小玉這對螢幕情侶,相信也給大家帶來了很多歡樂。

曹駿拍《寶蓮燈》的時候16歲,他已經完成了童星到青年時期的轉變。而且《寶蓮燈》當時那麼火,很多人追著看,對他來講未來演藝圈事業發展應該是順風順水的。

但也是從16歲開始,曹駿就在演藝圈消失了。當他再次出現在大眾視野的時候,就是今年32歲的他在《演員請就位》節目里。

在節目中,由於從小就演戲,他的表演還是過得去的。但讓人特別唏噓的是很多觀眾已經不記得他了。在節目的排位中,他也在很後面。他自己變得非常的不自信,甚至問:“我還能演戲嗎?”

看到這裏讓我覺得很傷心,有點傷仲永的感覺。

曹駿過去的16年去哪裡了呢?

網上有一個帖子分享了他過去16年的經曆。原來,這段時間曹駿去認真讀書了。

他的父母告訴他讀書考大學很重要,於是16歲的曹駿聽父母的話放棄了演戲,認認真真去讀書。

可是高考成績出來後,他的文化課考得特別好,過了上海的一本分數線,但藝考部分卻沒考好。所以他沒進入到好大學的表演系。由於他還是想演戲,最後尷尬地進入了一個表演系不是很出名的學校。

他真的是個很乖、很聽話父母話的年輕人。在大學階段,他還是認認真真學習沒有接戲。可等他再出來的時候,卻發現這個世界已經變了,他的處境變得比較艱難。

我覺得凡是有實力的演員,在未來還是會有機會的,曹駿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雖然我不知道他未來走的道路是什麼樣子的,但是只要他堅持走他喜歡的道路,說不定哪一天我們又能在某個大螢幕或某一部爆款劇里看到他。我很期待這一天。

今天我想聊聊曹駿的經曆,我覺得他的經曆從決策角度來看是特別奇怪的。

很多報導他故事的文章都提到他放棄以及重新選擇表演是跟家長不斷磨合的過程。也就是說曹駿的家長干涉了他的選擇,希望他去學習,曹駿聽從了。但是在學習過程中,他又放不下心中的理想,再度回去演戲。

要知道當你受到外界影響沒堅持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再準備想回過頭繼續去做的時候,你就不一定有當初的那個狀態了。

曹駿的故事讓我想起了另外一個人,最近很火的王一博。無論演技、街舞、還是賽車,王一博可謂是全面開花,成為了頂流。

我們來看看王一博的人生軌跡。他一直非常喜歡跳舞,初中還沒畢業就去了韓國做練習生。這個決策是冒很大風險的。因為練習生到最後真正能成功,成為能在娛樂圈站住腳的明星很少。

我去年做追星研究,從王一博還是個小透明的時候就已經關注到他了。

從他早期採訪視頻中可以看到,他一直做好了隨時隨地離開娛樂圈、演藝圈的準備。王一博一直說:“實在不行我可以教跳舞”“實在不行我可以進軍體育圈”

他一直做好“隨時撤退”的準備,可見做練習生的風險是很高的。但是他的人生很有意思,他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堅持參加賽車訓練、堅持進行滑板運動。當他火的時候,這些都成為了他的很重要的標誌體系。

王一博一直在堅持自己喜歡的事情,他的父母沒有做很多的干涉。而曹駿他有喜歡的東西,也已經顯示了天賦。可當父母干涉他的決定之後,他卻沒能那麼堅定。可見要堅持自己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是不容易的。

在這裏我想講一個特別重要的概念。在過去我們聽父母的話,或者是說走一條安穩的道路是沒什麼問題的。但今天我一直鼓勵大家要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因為我們已經進入後喻時代。在後喻時代里堅持自己的喜歡的東西,找到自我才是我們教育最重要的目標。

什麼叫後喻時代?這個是相對於前喻文化來劃分的。前喻文化是指老年人是社會經驗的象徵,晚輩要向長輩學習。通過整個漫長的農業社會歷史驗證,我們發現老年人累積的經驗傳給年輕人都是很實用的。

但現在我們進入了後喻時代,我們解決了吃飽穿暖的生存問題。技術發展成為了我們最主要的前沿,個人的經驗在技術面前就比較少有用武之地。而掌握技術的又是年輕人,這個時候就出現了長輩要向晚輩請教學習的情況。這就是後喻時代的意義。

這種情況不僅僅發生在一些個體的技術領域,其實全社會都會出現這個問題。

後喻時代對教育產生了一個重要挑戰。過去我們接受教育都是為了學習一個技能或者發展某個能力讓自己吃得飽、穿得暖,以後生活發展得更好。但是到了後喻時代目標變了。我們的人生目標從“吃得好、穿得好”變成了“我要活得有意思、有意義”。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從“走大家都認可的、合適的道路”變成“你必須要走出獨特的、自己的道路”。所有標準化的東西都可以被機器所取代,你一定要活出一個獨特的你。這時教育學上的“歸屬感”概念就變得無比的重要——我是誰?我能做什麼?我對世界有什麼貢獻?

這三個問題跟你喜歡東西,想要的人生緊密相關。當你看到別人的人生很好卻跟你沒有關係的時候,你的模仿就沒有意義。在後喻時代,我們所有的學習和教育最重要的目標變成了讓我們的孩子或者讓我們自己找到我是誰,我的獨特性在哪裡。

這是整個時代變遷的挑戰。

在這個過程中,那些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的人慢慢就成功了。比如說李佳琦堅持做他覺得有意思、有價值的事情,日複一日地直播,他成功了。

還有手工耿、王村村這種經常做在別人眼裡看上去無聊事的人,但他們堅持到了最後,他們也成功了。

我不是說一定是以成敗論英雄,但是在後喻時代里找到自己變得非常重要。當頂層和頂層競爭的時候,個人天賦或者個人特色就變得很重要。王一博有一段採訪讓我印象深刻。由於事隔一段時間,我可能描述得沒有那麼準確。

有個記者採訪他說某某很喜歡跳舞,但是可能跳得沒那麼好,四肢不協調怎麼辦?王一博就建議不要跳了。記者補充到,可是某某願意花1萬個小時刻意練習,這應該能夠讓他跳得更好。王一博說:“努力以後你才知道天賦的重要性。”

所以當人真的到了某一領域的頂層時,你不僅要很努力,你還得有這方面天賦。在後喻時代,我們所有努力的方向都是找到自己特別喜歡、特別擅長的“獨特性”,把它發揮出來就可以了。

過去父母所希望的四平八穩,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在後喻時代下變得沒那麼重要。你自己的個人特點,你的潛力在哪裡?把它找出來變得更重要。

我不是說曹駿的父母是錯的,也沒有“你不要聽老人的話”“你父母的話都不要聽取”的意思。我特別希望做父母的人能意識到在今天這個時代,教育都改變了。那我們也得把過去那種四平八穩的想法給捨棄掉,跟隨孩子前進。

家長們得要找找孩子的特點在哪裡?孩子面對的發展道路是新的。我們要找到孩子本來的特徵,尊重孩子的潛能特性,而不是要求他面面俱到,方方面面都很厲害。

此外在我們自己成長的時候也要不斷去尋找自己的潛力和天賦,然後加以努力,把自己最厲害的那面發展出來。比如,《以家人之名》裡面也出現父母跟孩子衝突的橋段。戲中女二為了跟父母反抗,她在參與高考的時候專門少考60分,就是不想考父母理想的大學。

這種故事聽的時候就會覺得特別悲催。在後喻時代,父母干涉一定要非常注意邊界,因為家長越界處理很容易出現問題。今天這個時代給了我們很多的機會,也給了我們很多的挑戰。

在這個時代里,我們需要改變對教育的想法。我的社會學愛情課主題特設置成為“讓你的自我成長”。不是因為我想讓你成長或者你必須要成長,而是因為這是在社會中的我們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我們只有成為一個獨特的人,你才能區別於機器人,在未來才有你的用武之地。你只有把自己的潛能發揮出來,擁有某一方面的專長,你才可能在競爭領域獲得自己的位置。

幾個方面都很平均的情況,不是說不好。而是如果你為了要四平八穩,專門去“埋沒”你特別擅長的地方,這其實是得不償失的。但如果你本身就是個四平八穩的人,那也很好。說不準就有一個需要特別平均能力的工作在等著你。

人類是有很多樣化的,每個人找到自己的獨特性,這才是我們成長的意義,我們發展的意義。這也是人類變得越來越多元化,社會變得越來越有意思的地方。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像王一博一樣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並且為此而努力。只要守住最後的底線,能把自己養活就可以了。養活自己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的艱難。要知道我的課程、我不斷寫文章的目的都是想幫你成為更好的自己。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