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an Opie: 創作,或是在一間黑暗的房子裡徘徊
2020年11月07日00:37

原標題:Julian Opie: 創作,或是在一間黑暗的房子裡徘徊

在其他青春期的孩子放學後喜愛做點調皮搗蛋壞事的年紀,12歲的Julian Opie大部分的時間都安安靜靜地呆在1970年代的牛津大學教工宿舍里。他一幅接一幅地進行著自己的藝術創作,尤其喜歡把自己畫好的畫重新再拿出來修修改改或者推翻重畫。幾十年後,已經成為英國當代藝術圈中最具國際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的Julian Opie在接受Newsweek採訪時回憶那段日子:“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的內心強烈想要回溯事物本真。”時至今日,他還一直在探尋,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今天的作品可以比前一天的更簡潔好看。

Julian Opie算得上是那種“出名要趁早”的藝術家。他大學就讀於倫敦的金史密斯藝術學院,並跟隨導師兼概念藝術家Michael Craig-Martin學習。在1982年的畢業展上,24歲的他憑藉一項多媒體裝置——融合了動畫電影、筆畫、浴缸和香水元素的藝術作品,成功贏得了現場眾多收藏家和畫廊的青睞,而目前仍在為其代理作品的里森畫廊正是其中一家。此後,從紐約到首爾、從倫敦到蘇黎世,Julian Opie獲得了更多在國際上展出自己繪畫和雕塑作品的機會。除了不間斷的國際藝博展覽之外,他創作的藝術品還會意外地出沒於人們生活的各個角落,有時是在城市街道的廣告牌上,有時是在搖滾樂隊Blur的唱片封面上,有時也會在Uniqlo的Look Book封面上。

人物肖像是Opie筆下的一個重要主題,他十分熱衷於探索表徵的本質並且專注於探索感知世界的方式。他那些毫無細節的“人形”或孤身一人,或置身擁擠城市,奔跑、行走、舞蹈、擺姿……標誌性的粗黑線輪廓人物形象,精簡到只剩下基本線條和色塊的畫面,凝練而鮮明的藝術語言特點使得Opie的畫辨識度極高,總能讓人過目不忘。他技法上的簡潔主要受到古典肖像畫、埃及象形文字、日本木版畫以及公共標誌、信息板和交通標誌的影響,喜歡把現代生活中清晰乾淨的視覺語言與藝術史的根基聯繫在一起。看著這些人物的側臉,任何一個人似乎都能從中找到自己,那是每一位現代人在城市中步履匆匆的原型。

除了對於藝術表現形式十分關注,Opie對圖像的感知與理解方式也十分獨特。在收集人物造型素材時,他會派兩個助手到公園拍攝步行的人。在回顧這些影片時,他偶然發現許多慢跑者從相機上跑過,這引起了他創作的興趣。他對衛報表示:“通過約30幀的速度繪製一個步幅,我可以把這些照片設置成一段動畫,還可以一直流暢地播放下去。而換作平面繪畫的話,我會將幾個慢跑者組合在一起,拚湊出暗含動態移動意味的複雜構圖。讓跑步者看起來像是在這一秒鍾後,就會離開鏡頭繼續前進,經過精心計劃的構圖將被改變並永久地消失。”正是這樣一個微妙的瞬時畫面,在Opie的創作與捕捉下得到了永恒的生命。以靜止創作運動,以有限表現無限,或許這正是Julian Opie的“圖像實驗”能一次次大獲成功的原因。

11月6日,里森畫廊上海空間的Julian Opie首次個展正式拉開帷幕。本次展覽也是Opie在中國的第二次個展,帶來了2020年創作的七件新作,包括三件人群肖像、三件獨立雕塑以及一件屏幕循環動畫作品。新作的題材主要汲取了城市景觀中無處不在的圖像,風格、動作、衣著以及配飾皆不相同的每個人物,或聚精會神盯著手機,或戴著耳機聽歌,或低頭看路,儘管人們行走時彼此靠近,但卻都深陷於自己的世界中,不受周圍動靜的影響。對於本次個展新作的藝術嚐試,Julian Opie近日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表示:“我想探索出一種能把許多圖像放在一起,但又不必拘泥於實際眼前所見的視覺效果。我收集過一些視覺元素,但是有時我們很難區分到底是哪些元素造就了這樣的視覺體驗。人們對所見的事物會即時投注大量的關注,但我想讓他們放鬆下來,並從更廣泛的觀察和創作經驗中生成新的圖像和視覺體驗。”

《21世紀》:從小就執著於“翻新”自己的創意,你是怎麼理解創作和創新的?

Julian Opie:對我來說,創作一幅作品就是在做一項實驗,像是試著只靠指南針來決定一趟旅途的前進方向,或者試著用冰箱中僅剩的食物來做一道菜。這些畫被我用來試驗許多我想嚐試的項目。我先收集材料和相關觀察結果,然後開始在我的腦海里、畫紙上、電腦的3D計算機模型中試著進行實驗——有時也會試試用實物大小的木製模型或者在牆上噴墨把創意轉化出來。

我會儘量避免陷入先入為主的想法或被條條框框束縛,努力抓住轉瞬即逝的靈感並嚐試多種創意方案。機場公示欄的燈箱,十字街頭鋪天蓋地“氾濫” 的外立面廣告,在我看來這些流光溢彩猶如某種意味深長的密碼,而四周的環境則可以視為整體景觀中的噪聲。擁有不一樣的看待世界的方式是一種特別的能力。相比於在這個世界上“看”到了什麼,我對怎麼“看”這個世界更感興趣。

《21世紀》:最近你在藝術創作中有什麼新的發現嗎?

Julian Opie:近年來,我想通過努力收集不同的藝術品,從而對藝術史能有更深入的瞭解。無論是17和18世紀英國和法國的古典肖像畫,還是日本的浮世繪,又或者是羅馬、希臘、埃及,甚至於石器時代的東南亞部落的早期藝術品都有涉獵。我在創作自己作品時發現,我跟其他藝術之間存在著許多聯繫和可能。

《21世紀》:相比於以往的作品,你在新作中創作的人物形象更為簡潔和抽像,為什麼會有這種變化?

Julian Opie:創作時,我喜歡在“事物的表象”“看待事物的方式”和“對事物的感受”這三個維度“大變戲法”。上述三個維度是根據具體事物的意義、用途、參照物,還有觸摸到的質感、距離遠近、顏色、比例和價值這些要素共同構建的。這些複雜的要素讓創作藝術品聽起來像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我們創作每件作品時,依然可以調整某項要素,使得這一件作品跟上一件有那麼一點不同,然後再對新的試驗結果重新觀察。一艘船有時略微滑向左舷或右舷,就會駛向未知之地。有時我覺得做藝術創作就像在一個黑暗的房間里徘徊,似乎只能看得見黑。但有時會隨機撿到些或鋒利或無用的物品,有時則會撿到一把真正能開門的鑰匙。門開了,我們就會再跌入另一個充滿可能性的黑暗房間。

《21世紀》:這是你第二次在中國辦個展了,有什麼感受?你對中國的印象如何?

Julian Opie:在中國辦展並在上海展示這麼多的作品,十分令人興奮。但我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地球的這一端工作,所以我無法假裝十分瞭解中國上海以外的所有地方。到目前為止,我印象里的中國一直是一個充滿活力和有趣的地方,我非常想看得更多,瞭解更多。(編輯 董明潔)

(作者:梁信 )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