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0-6」慘被虐打!路維還執迷不悟...
2020年11月20日13:49

太尷尬了
太尷尬了

  一場0-6,把路維Joachim Low打回了原形。

  賽後採訪環節,路維的一籌莫展全都寫在了臉上,正如他在比賽中的調整和換人都沒有起到效果一樣——就連最後時刻擺出541,避免繼續失球的計劃也沒能奏效。

  就此,這場比賽成為了自1931年0-6慘敗奧地利以來,德國隊最徹底的一場完敗;考慮到歐國聯的比賽性質,也是最慘痛的一場正式比賽失利。

  路維這位帶領德國隊奪得大力神杯的功勳教練,又親手把自己釘在了恥辱柱上。

  然而這一切並不像他說的,無跡可尋。

歷史性的慘敗
歷史性的慘敗

  「在德國,人們對禁區裡發生的事情更感興趣。球在球場中央時,沒有解說員會抬高音量。我們這些在中間區域的球員很不重要,有時他們根本看不到我們。」

  卻奧斯(Toni Kroos)的這番話,其實很清晰地表達了傳統德國足球的戰術觀:在兩個禁區內充分展現自己的力量、速度和技術,而中場球員要麼像碧根鮑華Franz Beckenbauer一樣坐鎮後場,要麼像波歷克Michael Ballack一樣向前猛攻。

  正是這種戰術風格,才讓德國足球給大眾留下了「戰車」這樣的形象。然而是誰拯救了卻奧斯這樣專注於控制球權、把握節奏的非典型德國中場呢?

  是哥迪奧拿。

哥迪奧拿與卻奧斯
哥迪奧拿與卻奧斯

  「對於德國足球和我個人,他都是一個關鍵人物。他讓所有人大開眼界,看到了控制的重要性。」

  「人們開始以完全不同的眼光看待足球和中場球員。對教練和球迷來說,哥迪奧拿都是一個開拓者式的存在。」

  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執教拜仁,的確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德國足球,其中也包括了路維這樣的國家隊主教練。然而彼時的德國足球後有曉姆斯這樣的可靠中堅,前有高路斯這樣的傳統中鋒,所缺的正是那一點點控制力,讓這些有實力的球員將寶貴的體能充分發揮在防守和進攻上,而不是浪費在白白失球後的無謂跑動上。

  正是因此,德國足球才在巴西站上了世界之巔。

德國隊在巴西捧得大力神杯
德國隊在巴西捧得大力神杯

  可惜的是,路維並不這麼認為。

  自從2014年獲得成功之後,他將所謂的控制力奉上神壇,卻奧斯、根度簡,以及韋基和達斯拿這樣的球員相繼成為他的心頭好。

  2016年歐國盃,缺少了高路斯Miroslav Klose,德國隊藉著高美斯的發揮才攻入四強;2018年世界盃,高美斯垂垂老矣,華拿這種非典型德國中鋒登堂入室,衛冕冠軍小組賽結束便捲鋪蓋回家。

  俄羅斯的結果是沉重一擊,路維也開始尋找一些解決辦法。過去兩年,在人員上強行更新換代,在陣型上大膽嘗試三中堅,結果被棄用的梅拿、保定和曉姆斯在球會煥發第二春,自己鑽研的三中堅陣型卻在對陣荷蘭時被對手打爆。

  如今被西班牙血洗,也就不奇怪了。

不堪一擊
不堪一擊

  其實不要說路維,讓德國教練醍醐灌頂的哥迪奧拿同樣陷入了瓶頸。

  隨著接手曼城時的核心球員一個個下滑、離隊、退役,哥迪奧拿的球隊也變得愈發脆弱。沒有了甘賓尼Vincent Kompany,後防變得搖搖欲墜;費南甸奴Fernandinho一旦不在,球隊就無法掌控局勢;施華(David Silva)的離隊,更是使得傳統的肋部進攻失去了往日的鋒芒。

  這些優秀球員全部聚齊時,曼城距離歐聯冠軍尚且差著一口氣;如今良將盡失,過去手拿把攥的聯賽冠軍也開始旁落,哥迪奧拿也有了自己的危機感。

哥迪奧拿的掙扎與搖擺
哥迪奧拿的掙扎與搖擺

  過去幾年,每每到了歐聯的關鍵大賽,哥迪奧拿總是壓抑不住變陣的衝動。

  雙防守中場、三中堅,4231,這些在哥迪奧拿的足球世界里極少出現的保守因素開始冒了出來,偶爾還可以打出一些不錯的比賽,比如上季首回合戰勝皇馬,然而並沒有帶領曼城一路走到最後的領獎台。

  在這一次次讓人看不懂的變陣背後,是哥迪奧拿自己的戰術觀的搖擺,是對他自身的懷疑和失信。

  但是,至少哥迪奧拿已經開始搖擺,唯有路維還在對比賽、球權的控制這個環節上,執迷不悟。

路維仍然在鑽這條路
路維仍然在鑽這條路

  回到這場0-6的比賽,其實就能說明很多問題。

  決定比賽走勢的前三粒入球,全部有頭槌爭頂的環節,其中第一球、第三球由頭槌攻入,第二球則是頭槌攻門擊中橫樑,西班牙抓住了二點的機會。

  一方面,曾經那麼信奉小快靈球員的西班牙足球,如今能利用頭槌打開勝利之門,這本身就是一個重大的進步,而這個進步要歸結到安歷基的身上。在巴塞隆拿,他為球隊注入反擊和速度的元素,才有了MSN大殺四方,球隊奪得五冠的環境。到了國家隊看到球員現狀,果斷轉向年輕力壯的莫拉達等人,打出了與傳統西班牙足球截然不同的比賽內容。

  最關鍵的是,收穫了非常好的結果。

德國隊的特點在哪裡?
德國隊的特點在哪裡?

  另一方面,曾經被稱為「德國戰車」的德國足球,三次頭槌爭頂失敗,進而直接丟掉三球,這本身就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2018年世界盃,當德國隊苦於無法打破僵局的時候,就需要33歲的高美斯充當撞城錘。如今高美斯成為了歷史,德國足球在這些身體對抗上的老本行也成為了歷史。

  這還不值得德國足球進行反思嗎?

被西班牙徹底壓制了
被西班牙徹底壓制了

  在戰術演進上,大賽少、訓練也少的國家隊確實比球會有著一定的滯後性。

  2011年,哥迪奧拿拿到了截至目前他的最後一座歐聯冠軍,於是三年之後,作為被哥迪奧拿點撥的德國教練的代表,路維率領國家隊拿到了世界盃冠軍。

  彼時的哥迪奧拿,還能讓兵強馬壯的拜仁以雖敗猶榮的模樣倒在歐聯決賽的門前,而從那以後,四強都逐漸地成為了哥迪奧拿和曼城的奢望。與此同時,德國隊從歐國盃四強到世界盃小組賽出局,如果不是疫情的衝擊,或許此時的路維已經賦閑在家了。

  純粹的傳控足球不會退出歷史舞台,但已經到了退出舞台中央的時候了,他們的輝煌期建立在一代非常優秀的球員基礎之上,這一點是無法被忽略的。

  下一批優秀球員的誕生之時,才會是純粹的傳控足球的重回之日。

  (牧子)

(責編:布伊利)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