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收藏與歷史之60 中國最早的球場在漢口(III)
2020年11月24日10:09
1910年漢口租界規劃圖(謝拉特-科塞恩提供)
1910年漢口租界規劃圖(謝拉特-科塞恩提供)

  邢文軍,邁斯特(Christoph Meister)

  邁斯特先生是德國胡桃木高爾夫協會隊長、高爾夫計分卡收藏家和歷史學家,他的母親1916年8月11日出生於北京,快50歲的時候愛上了高爾夫。為了紀念母親,邁斯特多年來對中國的高爾夫歷史作了比較系統的研究。邁斯特以外文資料為基礎,探討了高爾夫運動在1950年之前的近80年間,在中國高爾夫的發展歷史,並將英文初稿發送給我。筆者對邁斯特的初稿作了審核,並在此基礎上,通過中文和英文歷史資料,作了進一步的分析和研究,研究結果將以我們兩人的共同名義分期發表。

  有關高爾夫運動的起源,一些學者認為,中國的捶丸是高爾夫運動的鼻祖,蘇格蘭的現代高爾夫運動源自中國的捶丸。捶丸的著述很多,20世紀以來一些中外學者也發表了相關的研究和論文。起源於宋朝的捶丸,迄今已經有一千多年。這一宮廷遊戲在球具和規則等方面,和現代高爾夫球十分相似。但是,作為一種使用棍棒擊球的遊戲,捶丸和歷史上其他棍棒擊球遊戲一樣,只能說是和現代高爾夫有相似之處。目前尚無足夠的證據證明,捶丸和我們今天依然在積極參與的現代高爾夫運動,有任何直接的聯繫。因此,我們的研究不準備涉及或討論捶丸,而是集中論述從19世紀末期到20世紀中期,源自蘇格蘭的現代高爾夫運動,在中國的發展歷史。

  邁斯特和我希望能夠以我們粗淺的研究,拋磚引玉,引起同樣對中國高爾夫發展歷史感興趣的學者和球友的興趣,和我們共享他們所掌握的歷史素材,回顧、重述和弘揚現代高爾夫運動在中國的歷史發展和文化。--編者

  據肖誌華、施裕文在《湖北文史》第七十五輯上刊文介紹, 1895年,英國人發起建設漢口西商跑馬場,由於參加建設者包括法、德、俄、美、日等國租界,因此又稱為六國洋商跑馬場(現解放公園)。跑馬場位於漢口東北郊,原為800多畝水荒地,1902年經港英政府登記,跑馬場於1905年正式對外營業,成為武漢最早的賽馬場。1926年,國民革命軍北伐抵達武漢,收回英租界,西商跑馬場一度冷落,至1928年又重新恢復。1941年底珍珠港事變後,西商跑馬場被日本人接管,後來成為日軍軍事物資儲藏地和高射炮陣地。抗戰勝利後,英國人回到漢口,但跑馬場再沒恢復。

  西商跑馬場開始營業之後,場內建設了一座小9洞球場。場外的18洞球場建設大約在1920年代初建成。1925年出版的第二版《遠東港口》(Seaports of the Far East)一書有關漢口的一章,提到漢口跑馬場和球會,文中寫道:“跑馬場長一英里多,內有煤渣和沙地訓練場地;跑馬場同時有一座18洞高爾夫球場、網球場、草坪、棒球、馬球、板球、足球、曲棍球和籃球場地”。

1925年《遠東港口》
1925年《遠東港口》

  2015年羅伯特-尼爾德(Robert Nield)出版了《中國的外國領地:1840-1943年中國條約口岸時代的外國人》(China’s Foreign Places:The Foreign Presence in China in the Treaty Port Era, 1840-1943)一書,其中有關“漢口”的章節,引用1931年6月11日出版的《德臣西報》(The China Mail)說:“漢口跑馬和娛樂場1905年對外開放,立即取得成功。除跑馬道(內道為煤渣,外道為草坪)外,到1920年代初又增添了兩座高爾夫球場,一個保齡球場和一座土鴿型土靶射擊場…. 漢口成為高爾夫球手的福地,除跑馬場的兩個球場外,火車站西邊的漢口高爾夫球會成立於1878年,會員已經達到100人”。

  1925年3月28日《北華捷報》第525頁刊登了一封漢口匿名讀者的來信,題目為“德國人和漢口球會”,作者就戰後在漢口的德國人尚未交付漢口跑馬場球會的欠費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來信指出,漢口跑馬場總共占地幾千畝,“但賽馬活動只是跑馬場的一小部分體育娛樂活動。跑馬場同時提供了高爾夫(兩個場地)、騎馬、馬球、足球、板球、曲棍球、網球、棒球和類似體育活動”。

  20世紀20到30年代,漢口和上海高爾夫球會之間經常安排會籍間的比賽,《北華捷報》多有報導。1923年9月29日《北華捷報》第927頁,刊登了9月26日來自漢口的一條消息:“漢口高爾夫球會今天以27比15,打敗了上海高爾夫球會”。1924年5月17日《北華捷報》第262頁,刊登了一條新聞,上海高爾夫球會宣佈,首屆中國高爾夫公開賽將在上海舉辦,初步日期定在10月19日或26日。公開賽為年度活動,採取72洞錦標賽賽制,一位上海會員將捐贈獎盃。17家中國、南亞和日本的高爾夫球會受到邀請選派球隊參賽,漢口高爾夫球會是應邀參賽的球會之一。1925年10月2日的報導說,上海高爾夫球會球隊在漢口以16杆的絕對優勢,打敗漢口海關球隊,比分為29:13。

  2011年第51卷《皇家亞洲協會香港分會會刊》(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Hong Kong Branch),刊登了金姆-索科爾德(Kim Salkeld)的一篇文章,題目是:“目睹革命:中尉外科醫生博川姆-比克福德1910-1912年派駐中國”(Witness to the Revolution: Surgeon Lieutenant Bertram Bickford on the China Station 1910-12 )。文章說,比克福德留存有一張漢口跑馬場的照片,他回憶說,“在漢口有各種各樣的體育娛樂活動。騎馬的費用很低,是一種超值的享受。圓形跑馬場中間有一個非常好的遊樂球會,可以常年打高爾夫。球場為短9洞,維護的很好,海軍士官打球的話不需要入會”。

  1993年3月25日,查爾斯-斯圖亞特-甘迺迪(Charles Stuart Kennedy)參加了美國外交研究和培訓協會外交事務口述歷史項目(The Association for Diplomatic Studies and Training Foreign Affairs Oral History Project),對美國駐外使節理查德-P. 巴特利克(Richard P. Butrick)作了採訪。巴特利克1926-1932年是美國駐漢口領事館官員,據他在採訪中說:“漢口有一個非常好的球會,是我在世界上去過的最不尋常的鄉村球會,球會有跑馬場,場內有一個九洞高爾夫球場,場外有一個18洞高爾夫球場,有12-15個草坪網球場,一個室內游泳池,冬天用作舞廳”。

  《新加波自由報和商業廣告》(Singapore Free Press & Mercantile Advertiser)1934年12月9日刊登了一條有關漢口高爾夫球會的比賽消息:“漢口高爾夫錦標賽在跑馬場球場舉辦的複賽中,W.J. 阿倫(Allan)以一杆的優勢奪得冠軍,打敗了J.S. 邁克依克蘭(McEachran)。邁克依克蘭在上午比賽落後九杆的情況下,下午步步緊追,但最終以159杆惜敗阿倫158杆”。

  30年代初期,武漢像上海一樣,出現了一些小高爾夫球場,主要供婦女和兒童做推杆活動或比賽。下圖為兩張1932-1934年間,英國HMS貝瑞克艦艇到漢口訪問時,船員拍攝的漢口小高爾夫球場的照片。下面的一張中,兩位穿旗袍的時尚女士在推杆擊球。

1932-1934年漢口小高爾夫球場
1932-1934年漢口小高爾夫球場

  1936年,漢口高爾夫球會的會員減少到85人,當時的榮譽秘書長是H.布朗婁(Brownlow),球場維護師為G.霍爾(Hall),週日允許球僮打球。

  1938,隨著日本侵略者占領武漢,漢口的高爾夫球場被迫關閉。據媒體報導,日本投降之後,被譽為“東方皮茨堡”的武漢依然是“一片廢墟”。1946年8月7日新加波《海峽時報》(The Straits Times)報導:“揚子江邊漢口的巨大港口依然廢棄,到處是瓦礫,像一座鬼城。城里唯一的一座高爾夫球場雜草叢生,無人管理。中國著名的漢口跑馬場成了一片廢墟,被盟國用作日本人拘留所”。

  作為中國最早成立的球場和球會,漢口高爾夫球會留存在世相當數量的比賽獎盃和獎品,包括高爾夫獎盃和檯球獎盃,不少曾經出現在英美拍賣市場上,印證了球會半個多世紀的歷史。

  英國格拉斯哥市大西部拍賣行(Great Western Auctions)曾經在2012年拍賣了一個1908年的漢口高爾夫球會組織的檯球賽銀質獎盃,獎盃上刻有“1908年A. 克羅茲比(Crosbie)贏得漢口高爾夫球會檯球挑戰賽第二名”。獎盃上刻有花卉,由三個竹節支柱座落在底座上。

1908年漢口高爾夫球會檯球獎盃
1908年漢口高爾夫球會檯球獎盃

  美國億貝網(ebay)曾經拍賣過一隻1910年漢口高爾夫球會的獎盃,為球會當年春節錦標賽的冠軍獎盃,杯麵上雕有一隻栩栩如生的蛟龍,並刻有“漢口高爾夫球會1910年春節杯頭獎得主華特-克羅茲比(Wat. Crosbie)”字樣。該純銀獎盃由著名的上赫特昌(Tuck Chang)銀樓打造,杯內為金飾,高7.3英吋,寬3.25英吋,重10.6盎司,獎盃由三條銀竹節連接在拱形底座上。1875-1925年間,德昌銀樓是上海的主要銀器出口商。

1910年漢口高爾夫球會春節杯
1910年漢口高爾夫球會春節杯
1910年漢口高爾夫球會春節杯文字
1910年漢口高爾夫球會春節杯文字

  大西部拍賣行2012年3月拍賣了三隻漢口高爾夫球會銀質獎盃,左邊兩張得獎者同樣是華特-克羅茲比,右邊得獎者為A-克羅茲比。這幾個獎盃的年代應該是1910年前後。

1910年前後漢口高爾夫球會獎盃
1910年前後漢口高爾夫球會獎盃

  上期提到,1913年11月29日的《北華捷報》第665頁,刊登了來自漢口高爾夫球會的下述報導:“經過統計上海挑戰杯、差點賽和比杆賽的記分卡,副隊長W. H. 科塞恩(Corsane)宣佈,他贏得了冠軍,淨杆為36+36,加上差點8,總杆80;亞軍為D. 埃克曼(Aikman),總杆81。由於科塞恩是第三次贏得獎盃,得以永久擁有該獎盃。這一漂亮的獎盃高20英吋,由上海高爾夫球會於1897年贈送給漢口高爾夫球會,從此成為年度賽事獎盃”。

上海挑戰杯(謝拉特-科塞恩提供)
上海挑戰杯(謝拉特-科塞恩提供)

  這隻獎盃由上海知名銀器經銷商聯合(Luen Wo)公司定製,公司為廣州的銀器商在上海開辦的銀號,獎盃凸顯廣派銀製品的設計理念和突雕工藝。上海高爾夫球會在選擇贈送給漢口高爾夫球會的獎盃時,決定選用以中國龍為雙柄的銀壺,帶有頂蓋,銀壺座落在第三條龍之上。這隻挑戰杯堪稱是一個少有的中西結合銀製藝術品。獎盃上部中間刻有:“挑戰杯,由上海高爾夫球會贈給漢口高爾夫球會,1897”字樣。

  據科塞恩的孫子謝拉特-科塞恩(Gerard Corsane)介紹,他的祖父沃特-休斯-科塞恩(Walter Hughes Corsane,1871-1950)是一位蒸汽輪船工程師,1902年在中國商業蒸汽輪船航運公司(China Merchants’ Steam Navigation Co.)的安平號輪船任三副,來到漢口。1904年合夥投資創辦了漢口和利冰廠(Hankow Ice Works),1911年又投資創辦了漢口汽水廠(Hankow Aerated Water Co.)。科塞恩出生在聖安德魯斯,是一位業餘高爾夫球手。1907年 他第一次贏得上海挑戰杯冠軍,1912年科塞恩成為漢口高爾夫球會隊長,並第二次贏得冠軍,1913年他作為球會副隊長第三次得冠,因此得以永久保存上海挑戰杯。漢口高爾夫球會的上海挑戰杯比賽從1898年開始到1913年,共舉辦了24次。

沃特-休斯-科塞恩(謝拉特-科塞恩提供)
沃特-休斯-科塞恩(謝拉特-科塞恩提供)

  2015年9月,英國邁克提爾(McTear’s) 拍賣行拍賣了一隻漢口高爾夫球會1914年檯球賽的銀質獎盃,得獎者為第二名D. 梅特蘭德(Maitland)。獎盃高14釐米,重115.6克。

1914年漢口高爾夫球會檯球賽獎盃
1914年漢口高爾夫球會檯球賽獎盃

  英國雅可比和翰特(Jacobs & Hunt)拍賣行曾經拍賣了五枚漢口高爾夫球會的18k金獎牌,正反面刻有漢口高爾夫球會(Hankow Golf Club)字樣,正面是城牆、樓閣和寶塔圖案,圖案上方是兩隻交叉的高爾夫球杆,背面是中文“福”字。五隻獎牌總重50.5克。

漢口高爾夫球會金牌
漢口高爾夫球會金牌

  英國的另一家拍賣行多米尼克-溫特(Dominic Winter)公司,在2012年的拍品中,有一隻漢口高爾夫球會1920年檯球差點賽冠軍獎盃,杯上刻有:“漢口高爾夫球會1920年檯球差點賽冠軍J.W.E. 雷德福德(Radford)”。獎盃由三隻檯球杆和檯球連接在黑檀底座上。

1920年漢口高爾夫球會檯球獎盃
1920年漢口高爾夫球會檯球獎盃

  通過以上三篇文章的翔實歷史資料分析,我們可以得出以下結論:中國最早的高爾夫球場於1870年始於漢口,中國最早的高爾夫球會是漢口高爾夫球會,正式註冊建於1878年,比香港高爾夫球會(1889)早11年,比上海高爾夫球會(1894)早16年。早期高爾夫運動在中國的發起和傳播,得益於蘇格蘭的水手、工程師、軍人、商人等業餘高爾夫球手,他們將這一皇家古老高爾夫運動介紹到中國的開放港口。隨著19世紀大英帝國在全球的擴張,高爾夫運動首先傳播到印度,加爾各答和孟買分別在1829年和1842年,成立了高爾夫球會。如果加上1878年的漢口高爾夫球會,高爾夫運動在亞洲的傳播甚至早於北美。來自蘇格蘭卡奴斯蒂的高爾夫“老兵”、零差點業餘球手詹姆斯-菲利爾,是漢口高爾夫球會和上海高爾夫球會成立和發展的靈魂人物,是現代高爾夫這一皇家古老運動在中國傳播的民間大使。(未完待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