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許經期休假是進步還是加劇歧視?
2020年11月24日07:02

原標題:允許經期休假是進步還是加劇歧視?

01////

月經假使用率正在降低

在不同的國家,認為痛經會幹擾日常活動的看法有所不同,但全球都認可這是一種普遍情況。

越來越多的亞洲國家開始重視月經假,日本於1947年推出了月經假政策,韓國在1953年採用了帶薪月經休假。在中國和印度,各省和公司越來越多地採用具有各種權利的月經假政策。

二戰後至少十年來,日本的女性工人已經獲得了月經假的權利,使她們從辛苦的勞動和惡劣的衛生條件中解脫出來。但隨著日本社會的現代化,行使這一權利的女性正在變少。據日本媒體報導,1965年日本女性使用月經假的比例約為26%。但日本政府在2017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只有0.9%的女性僱員要求月經請假。

日本經期請假的女性在快速減少 圖源:日本產經新聞網

在韓國,使用這一權利的女性數量也在下降。在2013年的一項調查中,有23.6%的韓國女性使用了月經假。到2017年,這一比率下降到19.7%。

有幾個原因可以解釋這一點。儘管日本的所有公司都必須在要求經期給予女性休假,但沒有強製要帶薪休假。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東京中心負責人村上由美子(Yumiko Murakami)表示,由於公司通常不會強調女性可以擁有這一假期,有些人甚至可能根本不知道有這個假。

不過,在大多數亞洲國家,更大的問題在於文化的障礙。

在韓國,日本乃至中國,女性在職場已經面臨艱巨的挑戰。調查表明,在經合組織中,性別薪酬差距最大,且在女性管理者中尤甚。村上說,儘管在日本歧視女性僱員是非法的,但她們一旦懷孕就經常面臨辭職的壓力。村上隆補充說,日本就不鼓勵所有工人請假。

最重要的是,月經仍然是一個敏感的話題。村上說,例如,當婦女從商店購買衛生棉條時,店員將它們放在牛皮紙袋中,就好像它們需要被藏起來。

望月幸(Sachimi Mochizuki)在日本工作了二十年,但她從未休過一天月經假。

這主要是因為望月幸是幸運的——她的月經不是大問題。但是她也不願意使用日本經期休假的權利,因為這會告訴她的經理們(大多數是男性的)正在月經。

“這是非常私密的,尤其是在日本,這仍然是一種禁忌,”望月說。 “我們不想和任何男人談論這件事。”

望月記得一位同事休了一次月經假。 “我想,'為什麼?'而且,“如何做到的呢,該如何向上司啟齒?””相反,她認為,設置更多的病假比設置月經假更好,可以幫助經期處境特別困難的女性。

她說:“如果你告訴別人由於你的月經而要請假,那會被認為你不如男性。”

02////

作為一種政治手段

在亞洲其他地區,有時公司利用月經休假來支援工人,這也代表了一種政治立場。

例如,印度食品配送公司Zomato在8月份推出月經假政策時表示,它希望改變人們對印度的看法,因為印度過去長期籠罩在性別歧視的恥辱中。

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員工,“在Zomato,我們希望建立一種信任,真理和接受的文化,”

“請月經假並不羞恥。請您隨時告訴內部小組的成員或電子郵件告知您正在休月經假。”

Zomato宣傳海報 圖源:官網

在印度,有的地區仍然不允許婦女在月經期間做飯或觸摸任何人。 慈善組織達斯拉(Dasra)2014年的一份報告顯示,印度的女孩通常會因為月經而缺勤20%的學年時間,而70%的母親則認為月經是“肮髒的”。

隨後,Zomato的這一舉措在社交媒體上遭到了強烈反對,批評人士認為,該政策可能會使女性顯得虛弱或阻止經理僱用女性工人。

據研究性別和就業問題的雪梨大學教授伊麗莎白·希爾(Elizabeth Hill)稱,即使在女權主義者中,是否要休月經假的討論也非常激烈,原因是休月經假是否有助於或阻礙女性在工作場所的調查數據很少。

希爾說,許多反對休月經假的論點與反對產假的論點相似。反對者認為,讓僱主給女性帶薪產假可能會阻止他們僱用女性。

希爾表示,現在有證據表明,慷慨的產假政策鼓勵女性留在勞動力大軍中,而不是將其趕出去。這在印度尤為重要,印度是勞動力參與率最低的國家之一,為35%。

貢尼·蒙加(Guneet Monga)製作了一部關於月經話題在印度的奧斯卡獲獎短片,名為Period. End of Sentence。他說Zomato的舉動似乎是進步的,但是,即使月經假被其它行業接受了,也不會產生什麼影響。印度有數百萬婦女無法在辦公室工作。

她說:“我認為,在較低的經濟水平上,婦女權利,平等和女權主義的整個概念不是一個選擇。她們每天都在工作,要養活自己。她們正在應對生存危機。” “我鼓勵在一個層面上進行對話,但我認為距離我們看到改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03////

為什麼西方沒有月經假?

但是,在世界另一端,情況卻大不相同。在美國,英國和歐洲,幾乎不存在月經休假政策。甚至在有這個假期的國家中,女權主義者對於休假是退步還是進步的看法也存在分歧。一些人辯稱,月經假與產假都是必要的,而另一些人則認為,這讓女性的工作能力看起來不及男性,可能導致進一步的歧視。

每隔幾年,月經假的話題就會在西方國家成為頭條新聞。通常,輿論會把這視為一個壞主意。

Zomato宣佈這一消息後,《華盛頓郵報》刊登了一篇題為《我是女權主義者》的文章。認為給女性放月經假的日子是一個愚蠢的主意。文章認為,月經假是“家長式的和愚蠢的”提議,是“重申女性的生活存在生物學決定論”。

澳州婦女權益倡導組織Victoria婦女信託基金(Victorian Women's Trust)在2017年為其員工製定了月經假政策後,布里斯班報紙《信使報》刊登了一篇帶有標題的觀點文章:“作為澳州的職業女性,我被這個瘋狂的計劃侮辱了。”

雪梨教授希爾說,有證據表明,西方的年輕男女更傾向於接受這個想法,而老年婦女則更反對。希爾說,年長的女性常常覺得,由於她們在月經期間努力工作,年輕的女性也應該這樣做。

圖源:CNN

在月經假的問題上,一些人認為應該為所有性別的人提供更多的個人休假權利。其他人主張增加病假以包括定期休假,儘管批評家認為女性在月經的時候並不生病,他們只是在經曆正常的生理過程。

有證據表明,在西方對於月經假有一定的願望和訴求。去年發表在《英國醫學雜誌》上的一項針對32748名荷蘭女性的調查發現,有14%的女性在經期請病假。即使他們並非真的生病,只有20%給出了真正的原因。

大約68%的人表示,他們希望自己在這段期間可以選擇更靈活的工作或學習時間。但是,大多數人(不到81%)無論如何都會上班,即使他們由於經期症狀而感到生產力下降。這項研究表明,生產力損失總計一年近九天。

在Victoria婦女信託基金,執行董事瑪麗·克魯克斯(Mary Crooks)表示,在擁有13名女性工作人員的辦公室,休月經假是很正常的。

她說:“女性僱員不需要撒謊才能休月經假,或者解釋自己為什麼工作效率在某幾天降低了。生殖週期對於女性的身心健康至關重要。”

瑪麗·克魯克斯為她的女性僱員提供了選擇:處於經期的女性可以選擇在辦公室內更舒適的地方工作,也允許在家工作,並且一年最多可以休12天的帶薪月經假。

克魯克斯說,在推行這一政策的四年來,所有員工加起來也只主動請過21天的月經假。

她說,公司對女性的月經假期非常支援的結果是,員工們在討論他們的經期需求時更感到自在。並且由於員工感到公司的尊重,他們的工作效率也變得更高。

她說:“我認為,月經假期給公司帶來的是積極影響。”

“對我們而言,消除恥辱和汙名是推動兩性平等最重要的元素之一。”

原標題:《允許經期休假是進步還是加劇歧視?》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