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啟動“自力更生運動”後,印度從中國進口出現激增
2020年11月25日12:32

原標題:莫迪啟動“自力更生運動”後,印度從中國進口出現激增

莫迪政府口口聲聲稱要讓印度“自力更生”,為此今年以來多次向中企“下黑手”。但數據顯示,印度的中國商品進口貿易反而更紅火了。

一些印度企業不得不承認他們對中國產品的依賴,因為印度貨質量不行。而在新冠疫情和印度缺席RCEP的雙重壓力下,印度小規模企業的日子可能會更不好過。

文 | 童黎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觀察者網”(id:guanchacn),原文首發於2020年11月23日,原標題為《莫迪想要"自力更生",結果對華進口激增》,不代表瞭望智庫觀點。

1

印度企業高度依賴中國進口商品:因為質量好

據香港《南華早報》11月22日報導 ,印度總理莫迪試圖讓國家“自力更生”起來的工作進展,貌似不太妙。自5月份啟動這一“運動”以來,印度從中國的進口貿易實際上還增加了。

尤其是,外界普遍認為莫迪此舉本來是想限製印度對中國的依賴。

“中國商品進口額激增,莫迪的印度‘自力更生’政策怎麼樣了?” 報導截圖

報導稱,中國不僅仍是印度最大的貿易夥伴和進口來源國,而且根據政府最新數據,在截至9月份的過去6個月裡,中國在印度進口總額中所佔比例已從上一財年的13.7%升至18.3%。

這在很大程度上與印度進口商品的性質有關,其中一半以上是用於生產成品。人們也認識到,莫迪推廣的“為本地人發聲”等口號喊出來可能很容易,但實施起來卻困難得多。

值得注意的是,從封禁數百款應用程式到限製中國投資,印度今年頒布了一系列政策,意圖遏製中國在當地的經濟影響力。但報導指出,對於許多像31歲塔達尼(Sameer Thadani)一樣的印度商人來說,減少對中國進口商品的依賴才是更難的。

塔達尼的公司要從中國進口鎖、鏈條和帶扣等配件,然後用於生產高端奢侈品包袋,並最終出口到歐洲。而如果改用印度製造的替代產品,他擔心客戶會“離我而去”。

“印度配件的質量比不上中國。一旦配件看起來很破舊,那整個包的外觀就毀了。如果包上的品牌標誌有劃痕,你還會用嗎?”

35歲的波特尼斯(Saurebh Potnis)也發現自己陷入了類似困境。他的公司主要生產和出口腳踏式洗手台。從4月份以來,他就一直在印度尋找一種國產閥門,以替代中國進口貨。

“但沒有一種產品的質量能與中國製造的閥門相媲美。因此,我們現在既供應價格較低、使用印度閥門的洗手台,也供應價格稍高、使用中國優質閥門的產品。”

2

自力更生似乎“越來越超出新德里能力範圍”

雖然今年印度某些領域的中國商品進口額有所下降,不過這更大程度上似乎與新冠疫情有關,而非政府政策。

坎布爾(Santosh Kamble)的公司一年能生產300萬個包。他說,他所在的行業過去一直由中國製造商主導。

“所有大品牌都愛從中國進口現成的包具,而其餘本土品牌從中國進口的材料,也占到了它們所需原材料的60%。現在這項進口額已降至接近零的水平,但這隻是因為行業受到了疫情的嚴重打擊。”

作為當地一工商業聯合會主席,坎布爾預測,“一旦疫情好轉”,中國商品進口將迅速反彈。

他還幫莫迪想辦法,敦促印度政府充分利用目前的貿易中斷,調整全球供應鏈,並稱“印度需要抓住這次機會”。

不過,《南華早報》認為,實現這番苦心所需要的資源,似乎越來越超出新德里能力範圍了。

印度儲備銀行上週宣佈,該國“歷史上首次”進入技術性衰退,經濟已連續第二季度出現萎縮。官方數據顯示,今年4月至6月,這個亞洲第三大經濟體經濟收縮了24%。

莫迪最近聲稱印度經濟正在複蘇,並將在2024年之前實現5萬億美元體量的政府目標。但目前印度GDP約為2.8萬億美元,牛津經濟研究院的經濟預測人士19日剛剛提出,在2025年之前,印度經濟增長率將持續徘徊在4.5%左右。

與此同時,上週日,中國、韓國、日本和澳州等15國在沒有印度參與的情況下,簽署了佔據全球GDP總量約三分之一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

第二天,印度外交部長蘇傑生(S Jaishankar)稱,印度決心轉向“自力更生的印度”政策,以“鞏固綜合國力”。儘管記者多次嚐試聯繫,但印度商務部官員都沒有置評。

而這樣做的結果是,印度貿易商和製造商所面臨的危機日益深化。其中一位向《南華早報》匿名表示,受影響最大的是印度最小規模企業。

他說:“政府要求我們不要解僱員工,但幾乎沒有給我們提供什麼救濟或刺激政策。在我們需要實質救助的時候,我們得到的是貸款延期償付。”

儘管莫迪政府一再宣佈為實體提供簡易、低成本貸款,但該國銀行業面臨的巨大壓力意味著,實際上幾乎沒有什麼財政救濟。

孟買一家企業主要為醫院部門生產定製裝備。其老闆稱,雖然自己不斷收到來自公共和私營機構的訂單,但它們都說要在交付幾個月後才能付款。

“這意味著我必須支付採購材料和生產所需要的款項。但銀行拒絕放貸,客戶也拒絕給我大額預付款。就算是有客戶、機器和專業知識,企業還是運行不起來。這種情況能持續多久?”

沒有多少人相信,僅靠口號就能實現自力更生。對於塔達尼等一些印度貿易商來說,這算不上什麼新概念。

20年前,他的家人就試圖建立一家工廠,生產要從中國進口的高質量配件。

“我們有機器,甚至和中國人合作,這樣就能幫助我們管理工廠。”但由於政府不發放所需的執照和證書,項目在最後一刻陷入了停頓。

文章結尾稱,他們一家人為此損失巨大,並像其他人一樣繼續依賴中國進口產品。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