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寶媽的大吐槽後,這些寶爸寶媽和奶奶都有話說
2020年12月04日20:53

原標題:一個寶媽的大吐槽後,這些寶爸寶媽和奶奶都有話說

原創 故事FM 故事FM

愛哲按:

前不久,我們播出了《一位寶媽的大吐槽:我與人類幼崽戰鬥的每一天》,那位講述者是一位全職媽媽,寶寶剛滿一歲。這位媽媽講了自己和人類幼崽戰鬥的每一天是怎麼度過的。

那期節目播出之後,我們的評論區里又一次開始了熱烈的討論。有很多人說,感同身受,因為自己也在經曆這一切;也有人說,這位媽媽講的有點兒過於不堪了,帶孩子哪有那麼辛苦,這裡面應該是樂趣多於苦惱才對。

今天,作為一個奶爸,我覺得我也可以說幾句。因為我兒子前些天剛滿一週歲。

聽那位媽媽講的時候,我覺得最有共鳴的部分就是哄孩子睡覺。因為,其實我們家寶寶也算是個天使寶寶,剛出生沒幾個月晚上他就能睡整覺了。反倒是最近這一陣子,他半夜總要醒來哭鬧兩三次。我就得哄睡。

平心而論,平時帶寶寶還是我老婆付出的比較多,但只有哄睡這一項,我覺得我要比她有技巧。所以哄睡的責任就落到我頭上了。

要不說最近 故事FM 總停更,就是因為我這陣子睡眠不太好。所以這都得怪我兒子。

抱怨歸抱怨,其實做了爸爸媽媽,你就會發現,即使再辛苦再累,你也會非常非常愛自己的孩子。你像我每天回到家,抱起寶寶就忍不住親他臉蛋兒,而且親起來沒夠。我以前都不知道自己會這麼粘人。

所以那期寶媽的故事播出之後,有人說養孩子苦,有人說養孩子快樂。但我覺得,大家不要把這個當做是非此即彼的站隊,因為這兩種感受一定是並存的才對,他們並不矛盾。

那既然大家聽了那個故事都有很多話想講,我們今天就收集了幾個聽眾的反饋和經驗分享,希望讓你對養娃這件事兒,有一個更全面的瞭解。

-1-

老張,我當年養娃很佛系

我叫老張,今年 48 歲,是個編劇。

聽完寶媽吐槽的第一反應,是我自己落伍了還是有代溝了?可以理解,但同時覺得大可不必。

我媽是 1965 年生下了我大哥,幾乎沒休息就直接背著我哥去工作了。後面生下我姐、我,也都是如此。我們也都屬於散養型,我四五歲的時候就可以自己走去上幼兒園了,和上班一樣,定點過去定點回來,不需要接送。

所以我的育兒經驗是什麼呢?就是佛系。

我有兩個女兒,老大 1996 年出生的,老二 1998 年出生。我印象特別深的是老二,頭天晚上我太太還挺著個大肚子和我跑去看了《鐵達尼號號》。第二天早晨就要生了,我趕緊去辦手續,結果手續沒辦完,孩子已經生出來了。

因為孩子都比較大,老大老二都是破腹產,我當時還開玩笑,如果知道老二也是剖腹產,當初肚皮就別縫上了,留一個拉鏈兒多簡單。

所以在我印象里,生孩子不是特別困難的事情。我太太在醫院住了三天就出院了,出來以後很快就能和我們湊一桌打麻將了,沒有覺得特別艱辛。

■ 老張和兩個女兒

我當上爸爸的時候才 24 歲,同齡人可能在遊山玩水,喝酒打球,我一下班就得待在家裡,帶孩子哄孩子。兩個孩子出生後,我太太都沒有奶水,只能用牛奶喂養,到了晚上這個活兒肯定要落到我的身上。好在我比較喜歡打遊戲,一邊打一邊哄孩子、喂奶。

真正累人的事呢,老大會做噩夢,一做噩夢就會哭,一哭就吐奶吐一床。我愛人那時候有點兒產後抑鬱,特別煩躁,我就幫忙去換床單哄孩子。後來我發現,不知道為什麼,老大特別喜歡聽張學友的一首歌《你給我的愛最多》,我每次一唱,她就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立刻就哄好了。由於天天唱這首歌,後來它就成了我的招牌歌曲,去 KTV 每次必點。

說了這麼多,我覺得無論如何孩子都會長大成人的,這方面我愛人比我焦慮,我現在還在勸她,你焦慮了半輩子,你看你當年擔心的事情一樣都沒發生。

我覺得只要放平心態,一切都會很順的。

-2-

卡卡,三個寶寶的媽媽

我是卡卡,今年 32 歲,現在生活在海外。我如今已經是三個寶寶的媽媽,大兒子是去年一月出生的,老二和老三是雙胞胎,今年仲夏出生。仔細一算,我的兩次生育經曆,中間只相隔了一年零八個月。

■ 雙胞胎出生的時候

我為什麼會有勇氣生老二?

首先,老大特別好帶,吃飯特別好,睡覺也特別好,大概三個月大的時候就可以自己睡整覺了。有時在她睡著之後,我跟我老公會拿著監控,去樓下吃飯追劇。雖然在帶孩子的過程中,你不能隨便離開家,但仍可以留下一點獨處的空間或是二人世界。

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們倆在與老大相處的過程中,感受到某種獨特的幸福。

記得有一次,我在廚房做飯,寶寶跟我老公在後院給樹澆水。我轉身,看到 Ta 穿著小靴子「嗒嗒嗒」地跑向我,手裡攥著後院里采的小花。「喏」,Ta 小臉一昂,把小花舉到我面前,衝我笑得特別開心。

那一瞬間,我的心融化了。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我兒子那一刻的笑臉,這種幸福感真的前所未有,我特別感動!

基於和老大的相處,才讓我和我丈夫有勇氣要第二個孩子。但懷上之後才發現,老二是雙胞胎。雖然很驚喜,但照顧孩子的難度也陡增。因為在國外,又趕上疫情,沒有人可以幫忙。

而且,雙胞胎也意味著雙倍的時間與付出。我之前戴運動手錶,上面的記錄顯示,我每天的睡眠時間連四個小時都不到。一個小朋友喂奶、拍嗝、換尿布,一套流程下來需要 40 分鐘,兩個小孩的時間就是一個半到兩個小時起跳。而這樣的動作,在一個小朋友身上,我每天需要重複六到七次。

■ 來不及同時喂奶,卡卡自己縫的吊奶瓶神器

我甚至因此練就了一個特殊技能,就是在他們小月齡、體重不是特別重的情況下,我可以一手抱一個,同時給兩個寶寶拍嗝。

小朋友他當然會成長,你也會面臨不同的挑戰。但這個過程很緩慢,日子一天一天,面對每天一樣的工作,重複的動作會被無限放大,你被不斷消耗著,這真的是一個特別容易抑鬱的過程。

除了精神上的消磨,還有身體上的消磨。你的頸椎,肩部,還有背部都會經受很大的勞損,你會覺得哪都不舒服,處在一個亞健康的狀態。

■ 每天刷奶瓶實拍

更不用說好多產後沒有恢復好的媽媽,她可能一咳嗽或是做跳躍的動作就會漏尿,更嚴重的可能導致子宮脫垂。最普遍的現像是女性生育後腹部腹直肌的分離,大了的肚子很難再消下去,成了贅肉。

所以很多人對媒體大肆營造的名人生產後的靚麗形象,持一種批判的態度。比如之前凱特王妃分娩後,幾個小時後便帶妝出境,穿著小裙子,露著腿,光鮮地從醫院走出來;女明星產後沒多久身材就恢復得比之前還要瘦等等。

這些信息會釋放一個錯誤的信號,讓那些沒有生育過的人和男性群體苛責媽媽們,「為什麼她們可以做到,而你做不到?」

這會給予我們這些普通媽媽特別大的壓力,我們並不具備那樣的經濟條件,也獲得不了那麼多的外界幫助,是很難做到女明星那樣的。

全職媽媽真的需要外界更多的包容心,這份工作並不如外界想像的那般輕鬆。每個人的身體狀態不一樣,育兒知識和經驗也不同;每個寶寶都有自己的特殊性,每個家庭的經濟條件、家人的參與度也不一,育兒的難度也會有所不同。

而對那些自身要求高的寶媽,還時常面臨來自內部的焦慮情緒。比如,她們很期望能恢復到產前的理想狀態,但身體狀況等客觀條件讓她們很難回到過去的狀態。

對於新手媽媽而言,多重壓力在身,承受著身體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壓力,甚至還要受到外界想當然的評判和苛責,真的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3-

莉sir,婆婆與工作

我叫莉sir, 今年 35 歲,現在是一名私企的中層。

上週節目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女主生產之後的身體變化,每個女人都會經曆。包括我自己,如果現在要打噴嚏,超過第二聲,就會漏尿,有的時候都不敢使勁打。

但我覺得女主比起大多數女性來說真的很順利,至少另一半也在參與,而且婆婆沒有干涉,這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我女兒今年 6 歲了,當時做的剖腹產,出院的時候一直沒有奶水。到了第六七天,鄰居來看小孩,就問,「小孩現在是喝母乳還是喝奶粉?」

我婆婆當著我的面,特別陰陽怪氣地說了一句,「弄什麼呢,都出院六七天了,我娃一口奶都沒吃。」

當時覺得特別委屈,也不是我願意沒有奶水的,我們各種方法都試過了,但因為我乳頭內陷,小孩含不到嘴裡。我當時覺得自己沒有奶水,就不是個合格的母親。

坐月子的過程里也有很多奇葩的事兒。我當時回了我婆婆家,農村條件不允許,更沒有概唸給自己製定什麼月子餐,所以家裡吃什麼我吃什麼。好巧不巧,那幾天我婆婆手骨折了,沒法做飯,我公公炒菜口味又比較重,醬油倒得特別多,我都不敢吃。

比較搞笑的是晚飯,大概 7 點鍾,我婆婆敲門進來問你晚上吃什麼?她話音剛落,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她就補上一句,「我們這兒是兩頓飯,晚上都不吃的。」感覺她不是來詢問我,而是來通知我。

很無奈,後來我給老公打電話,他讓我公公買了一箱泡麵,加上點零食餅乾,月子就這樣過了。

小孩大概 6 個月之後,被婆婆帶回老家了,我重新回到職場。懷孕生產後,你的職位早就被別人頂替了,領導又礙於情面,只能給你安排了一個虛職,沒有具體的工作,哪裡著急就讓你幹啥。績效當然也沒了,待遇比以前少。

更關鍵的是,你感覺和社會好像有點脫節。

我和老公當時說好一週回去看一次娃,有一次足足等了 9 天都沒有回去,因為我沒有駕照,就給我老公打電話,他當時上班呢,很生氣,說忙得很忙得很。我當時掛了電話就當著同事們的面開始哭,辦公室里都是女性,大家都在安慰我。

生了小孩,你卻不能天天陪著她,看著她,老人帶小孩難免有不周到的地方,想到這些,又心疼又自責。

■ 莉sir 可愛懂事的女兒

我覺得我女兒特別懂事,有一次過年回家,假期結束了我們要離開了,她爺爺抱著她,小孩說爸爸媽媽再見,眼淚就在眼眶里打轉,但她沒有哭出來。

那一刻,真的非常心疼。

-4-

曦曦奶奶,兩代人怎麼一起帶孩子?

我是曦曦奶奶,今年 63 歲,退休前在一所普通中學教初中數學。

聽了寶媽那期節目,第一感覺是不可思議,有些地方我理解不了。比如她說她晚上起來喂奶,先生幫不上什麼忙,但是先生醒著陪著她。我覺得完全沒有這個必要,一個人可以做的事情,兩個人一起做好像有點浪費了。

我當時生孩子的時候,我帶孩子家人一般不用插手。我和先生也沒有什麼明確的分工,誰能幹什麼誰就把事情給做了。

到了我兒子結婚,我就跟他們說了,生了孩子,我會幫忙帶一段時間,等孩子上了幼兒園,我就不和你們生活在一起了。

現在這一代產假也和我們當年不一樣,我兒子是 7 月出生的,暑假結束我就去上班了。我媳婦產假休了半年,在我看來應該不能叫「產假」了。

半歲以後孩子就交給我一個人帶了。在孩子三四歲的時候,我個人認為,是安全第一,健康第二,其他東西暫時可以忽略不計,可年輕人有的時候不會這麼想。

比如我的大孫女曦曦,有的時候冬天天黑的又早,又比較冷,她爸媽吃過晚飯後要帶孩子去散步。我說天這麼冷就別去了,他們一般也不會聽。

有風險也沒辦法,他們才是孩子的父母。我只能祈求老天保佑,別讓孩子著涼生病了。萬一生病了,那麼就讓這件事給他們一點教訓。

人教人教不會,要讓事教人。不用囉哩囉嗦的,我就這麼個人。

如果碰到和下一代在帶娃方面有類似的分歧,我的做法是,往後退一步就完了。有些事情大家要互相包容,而且孩子過幾年也就長大了,如果因為一些小問題,大人之間一定要爭個你對我錯,好像沒有這個必要。

孩子既然是他們的,應該以他們的意見為主。我尊重他們,而不是他們得聽我的。

■ 曦曦奶奶和兩個孫輩的自拍

-5-

蘇蘇,北歐生娃體驗

我是蘇蘇,今年 33 歲,是一名交互體驗設計師。聽了上期的節目,很多經曆都讓我覺得感同身受,好像聽到了自己的故事。

我的寶寶今年 5 月初出生,現在 6 個多月。由於臍帶繞頸和胎心過快,寶寶比預產期晚了兩週,最後我選擇了剖腹產。

除了剖腹產帶來的身體上的疼痛外,我感到最困難的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帶娃是一件如此心力憔悴的事情,這可能是我做過最難最苦的差事。有這種感受也可能是我第一次做媽媽的緣故。

■ 兒童醫院診室門。在一進大廳的時候,會讓小朋友自己選喜歡的動物形象

缺乏睡眠是第一重困難。因為寶寶要喝奶,所以打亂了我全部的生物鍾。再加上芬蘭的夏季白天很長,赫爾辛基大概是晚上 11 點左右天黑,早上 1 點多天就亮了。我就是這樣看著日出日落,熬過了無數個喂奶的夜晚。

沒有奶水是我遇到的第二重困難。由於是剖腹產,我的奶水產出會比較慢一些。所以,我一聽到孩子哭就會緊張,家裡也儘量保持安靜,就怕吵醒孩子,因為我沒有奶可以喂他。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自我中心的矛盾。以前,我是我自己世界的中心,我有自己的愛好,可以時常和朋友聚會,有自己的工作。

但是娃兒出生後,我好像完全沒有了自己的空間和時間,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圍著他轉,因而會產生非常強烈的不快樂不自由的感覺,有一種自我被丟失的失落感。

就在前一個月的時候,我並不覺得他是我的孩子,他更像是一個我很害怕單獨相處的小怪物,我不想靠近他,有時候也不想喂他。

其實,我產後抑鬱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那段時間有時很急躁,會突然哭或者發脾氣,但我的先生他默默地忍受著這一切,一邊安慰我,另一邊擔負起全部的家務,我覺得很感動。

我先生可能是比較典型的北歐男人,特別會帶娃那一類型。現在,我先生週末兩天專心在家裡帶娃,那我便可以在週末與朋友聚會,或者進行自己的學習計劃。

除了丈夫的支援,我感覺在芬蘭生娃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因為芬蘭製度體系的設計,對母嬰非常地友好,政府鼓勵父親也參與到生娃帶娃的過程中。芬蘭政府會分別給父親與母親提供單獨的產假,還有父母可以共同放假的父母假,大大小小提供給一個家庭的育兒假期大概有一年左右。而且這些都是帶薪休假,如果有需要的話,還可以根據家庭特殊情況延長假期。

另外,芬蘭還會提供各種公共服務來幫助新手父母科學帶娃。比如,我們的寶寶出生大概第5天,便有婦幼保健局的護士到家裡來家訪,他們會查看寶寶生長的環境,以及家裡所使用的設備符不符合寶寶的安全需要,還會解答我們帶娃中存在的問題和疑惑。

在芬蘭,每個月我們都需要去婦幼保健局給嬰兒做檢查。那裡的醫生不僅關注嬰兒的健康,對母親的心理和生理狀況也非常關心。醫生會詢問我們家務的分配,父親如何參與到帶娃的過程中,以及我作為母親的心理狀況。他們對母親的關照真的無比貼心,而且非常必要。

■ 蘇蘇把它翻譯為「家庭教練」,就是指提供各種父母需要的指導和幫助

我還感受到很重要的一點是,科學帶娃很重要。我從朋友那裡學習到一種科學帶娃的方法叫睡眠訓練法,這種方法對大人和小孩都非常有好處,非常推薦。但是睡眠訓練不建議過早進行,大概在寶寶 6 個月時開始比較合適。

現在我的寶寶已經 6 個多月了!他已經開始自己睡單獨的房間,並且戒了夜奶,我也可以一夜好眠。白天他是一個非常快樂的小天使,很會互動玩耍,所以我現在覺得挺幸福。

-6-

瑞瑞媽,要讓爸爸多參與育兒

大家好,我是瑞瑞的媽媽,今年 29 歲,是一名小學老師。

聽了上一期的節目,我的第一反應是,這位媽媽好厲害,獨自帶著孩子的同時,還努力學習育兒知識,同樣作為寶媽,我都沒有做到,感覺很慚愧。

因為工作壓力大,婆婆催得比較急,備孕兩年沒有懷上,所以我和老公就去做了試管嬰兒,我的兒子現在 4 個月大了。

■ 瑞瑞的寶寶

帶娃中,印象比較深刻的一次是,我出了月子後,就帶著月嫂、孩子和老公去了我媽家。到了家,把孩子放在了臥室的床上,然後,我們聞到了一股特殊的氣味。我知道,應該是寶寶拉粑粑了。我和我老公說:「老公,你把寶寶的紙尿褲換一下」。

因為我老公在外面出差,整個月子他都沒有參與育兒。他把紙尿褲打開以後,先是往後退了一步,捏著鼻子對月嫂說,「王姨王姨,他拉了」。話說完,他馬上撒丫子跑出去,趴在窗戶上又對著王姨說,「王姨,寶寶拉了。」

過了那麼幾天,我老公在給寶寶擦洗完晾屁股,可能晾得比較久還沒幹,他就用嘴吹了一下寶寶的屁股。結果寶寶沒忍住,「噗」,拉出了一點臭臭,其中幾滴崩到了我老公臉上。因為有了之前的經驗,我老公就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拿著濕紙巾繼續給寶寶擦。擦完晾乾後,他給寶寶抹上護唇膏,穿好紙尿褲。隨後才去衛生間把他的臉洗了,手洗了。

這件事情讓我發現,要讓老公多給孩子換紙尿褲,因為這是一個父親必須要經曆的帶娃的過程。

-封面圖及未註明來源圖片

均由 講述者 提供

搜索往期故事

Staff

講述者 | 老張 卡卡 莉sir 蘇蘇 曦曦奶奶 瑞瑞媽

主播 | @寇愛哲

製作人 | 也卜 劉逗

聲音設計 | @故事FM 彭寒

文字整理 | 也卜 李士萌

運營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頭曲)

02. Future In Valley 組曲 - 彭寒(剩下的)

故事FM

故事FM 是一檔親曆者自述的聲音節目

Apple播客 | 網易雲音樂 | 喜馬拉雅 | 蜻蜓FM | 小宇宙

QQ音樂 | 荔枝FM | 懶人聽書 | 酷狗音樂 | 酷我音樂

均可收聽

原標題:《「一個寶媽的大吐槽」播出後,很多聽眾有話講 | 故事FM》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