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老大”放高利貸、暴力催債,庭審現場還氣焰囂張
2020年12月11日13:11

原標題:“黑老大”放高利貸、暴力催債,庭審現場還氣焰囂張

張怡每天隨身攜帶著兩個筆記本,上面記著夫妻倆過去三年的痛苦經曆——

借80萬元周轉資金,“利滾利”被逼著還了280萬元。

被關進10平方米的小黑屋,與2條藏獒3條狼狗度過了12小時,整晚腳都不敢著地。

車子被偷偷加裝GPS,到派出所報案後隨即遭到打擊報復。

最絕望的時候,丈夫譚彬在大年三十走上樓頂,打算縱身一躍結束生命……

這一切,都是“黑老大”區國良所逼。

“誰敢說我是黑老大?”在庭審現場,區國良氣焰囂張。

殊不知,數十位受害人以及他的“兄弟”,已經將他的纍纍罪行和盤托出。

外逃路上,他接到電話:到哪裡都能找得到你!

譚彬的噩夢從2015年開始。

那是在廣東江門開平市水口鎮經營衛浴產品的第二年。因為資金周轉問題,他在一年多時間里先後六次向區國良借錢,合計77萬元,月息分別為7%、10%。

儘管想著一有資金回籠就還錢,譚彬還是不如區國良“利滾利”的算盤打得響。

債一直沒還清,區國良開始指使手下的“馬仔”(即幫手),變著花樣向譚彬夫婦追債。

車輛無故停放在衛浴廠門口,導致貨車不能出入,產品無法運往下遊客戶。

“馬仔”在家門口的便利店守到深夜,兒子放學回家只能打著手電筒做作業……

為了減少對老婆孩子的影響,譚彬曾經逃往廣州,想著避避風頭。

然而,車子還沒走出江門,他就收到了區國良的電話:“你跑到哪裡,我都能找得到。”

原來他的車早就被安裝了GPS,所有行蹤都在區國良的監控之中。

“再不還錢,我就燒了你的廠!”2017年初,譚彬的廠房被淋紅油,區國良撂下狠話。那時候,譚彬已經彈盡糧絕,生產線陷入停滯,供應商開始陸續催交貨款,工廠幾近倒閉。

(開平市公安局破獲的涉案車輛)
(開平市公安局破獲的涉案車輛)

他動了自殺的念頭,在大年三十的晚上走上了樓頂。譚彬回憶當時的絕望:“就真的是走投無路了。”

所幸,譚彬被張怡說服,打消了自殺的念頭。然而,區國良並未停止瘋狂的追債。

同年4月某天下午4點,張怡被帶到區國良的辦公室,“體驗”了一次被囚小黑屋的恐怖經曆。

張怡描述,在區國良辦公室隔壁,有一個大約10平方米的小黑屋,裡面有一張凳子和5條狗。張怡比劃著,那2條藏獒和3條狼狗高大兇猛,而且它們不拴繩,就在屋裡亂竄。那一次,張怡從下午四點被困到晚上七點。

最後,她精神熬不住,被區國良逼著簽了新的借條。

那次之後,譚彬和張怡前前後後被關進小黑屋達5次。最長的一次橫跨了夜晚,前後12個小時,張怡全程縮在凳子上,腳都不敢著地。

在這樣的威逼下,區國良肆意認定譚彬夫妻違約,惡意壘高本金。

截止2017年10月18日,譚彬被迫向區國良“還債”261萬元——是最初77萬元本金的3倍多。

無力感向譚彬襲來:“就像在和死神作鬥爭,怎麼樣也鬥不過。”

一起賭場案揭開“黑老大”犯罪真相

2017年底,譚彬整理了一遝區國良的犯罪證據,到公安局報案。

幾乎同一時間,警方在一起開設賭場案中,盯上了區國良。

2019年,江門“11·01”跨區域特大網絡賭博案一審宣判,區某良犯開設賭場罪、賭博罪、非法拘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開平法院依法審理區某良等35人開設賭場罪一案)
(開平法院依法審理區某良等35人開設賭場罪一案)

“主要是網絡賭博,招攬賭客參與地下六合彩。”開平公安局辦案民警鄧警官介紹,警方深入摸排調查,揭露出一個層層布設的網絡賭博體系。

區國良和幾位莊家向下線的小莊家分配網絡賭博的代理賬號,小莊家在代理賬號下開發會員賬號,賭客可以登陸會員賬號參與賭博,或者招攬其他賭客共用一個會員賬號。

區國良是開平市月山鎮人,這一地下賭場就設在月山鎮,以及臨近的水口鎮一帶。

在抓捕行動中,公安機關累計抓獲涉案人員上百人,最終35人被起訴,涉案金額上億元。

一審宣判後,區國良鋃鐺入獄。

然而,開平市掃黑除惡辦、開平市公安局陸續收到了群眾舉報,所有信息都指向一個方向——區國良的罪行可能遠不止於此。

賭局是幌子,高利貸是核心

循著群眾的舉報線索,開平公安機關出動上百名警力,在月山鎮、水口鎮一帶進行深入調研和走訪,摸清了區國良的作案手法,掌握了他的犯罪事實。

“賭場里的遊戲基本都是‘墨魚局’(騙人)。”鄧警官說,賭客一旦進入網絡賭場,即使開始贏一兩局,到最後也還是會輸。

而“賭紅了眼”的賭客大多深陷其中、不願抽身,繼而向區國良借錢賭博,這樣一來,區國良就達到了放高利貸的目的。

(開平市公安局對該案統一收網,實施抓捕)
(開平市公安局對該案統一收網,實施抓捕)

2014年到2018年間,以區國良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有組織地實施賭博、開設賭場、非法拘禁、尋釁滋事、虛假訴訟、故意傷害、敲詐勒索、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等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和殘害群眾。

通過組織線上及線下開設賭場、賭博等犯罪,該組織向賭博人員放高利貸,通過強行訂立借款合同、製造走賬流水,或安排關聯人員為被害人償還“借款”,用“以貸還貸”的方式,將虛假的、不受法律保護的債權債務轉化為“合法”的債權債務。

在追索債務過程中,該組織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暴力性明顯,除依仗組織的勢力多次使用秘密安裝GPS定位設備跟蹤、噴塗紅漆、拉掛橫幅、燃放鞭炮、播放哀樂、潑灑汙物、斷電、堵門阻撓、派駐人員據守、故意毀壞財物等軟暴力手段索債以外,還曾毆打被害人致右眼球爆裂、完全失明,損傷程度為重傷二級。

(開平市公安局對該案統一收網,實施抓捕)
(開平市公安局對該案統一收網,實施抓捕)

在20多位提供了證詞的被害人中,有近一半是在開平做衛浴生意的老闆。

欠下高利貸後,他們有的被區國良扣押了車輛和房子,四處向親戚朋友借錢;有的生意做不下去,把廠里的設備變賣抵債;有的躲不過區國良,決定逃離開平,到外地避難。

在黑惡勢力的烏雲籠罩下,月山鎮和水口鎮的營商環境大受影響。

得知“馬仔”已將他“出賣”,“黑老大”啞口無言

因不斷有新證據補充,2019年10月,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將“11·01”跨區域特大網絡賭博案發回重審。

然而,儘管此時主犯區國良已經被羈押,插翅難逃;但他手下的“馬仔”早就如驚弓之鳥、四散逃逸,給公安機關的抓捕帶來了不小的困難。

為此,公安機關加大了警力部署,對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逐個追蹤抓捕,闡釋認罪認罰從寬政策。

在警方的高壓打擊下,嫌疑人被逐一攻破了心理防線,將區國良的犯罪事實和盤托出。

另一邊,被羈押的區國良對自己組織、領導黑社會的行為矢口否認,以為可以瞞天過海。

2020年5月,開平市公安局完成了餘罪證據收集,移交開平市人民檢察院。

同月,市開平檢察院經審查決定,依法對區國良等15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一案向開平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2020年5月20日,開平市人民檢察院到開平市看守所提審)
(2020年5月20日,開平市人民檢察院到開平市看守所提審)

“區國良等人涉黑案的卷宗材料,由原來開設賭場案的200多冊,累加到420餘冊。”

開平市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副庭長梁靄華介紹,開庭時,區國良一開始情緒激動,聲稱自己無罪。

得知手下的“馬仔”已經將他“出賣”,纍纍罪行罄竹難書,他瞬間啞口無言。

開平法院一審宣判,區國良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敲詐勒索罪、故意傷害罪、犯尋釁滋事罪、虛假訴訟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非法拘禁罪、開設賭場罪、賭博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2020年8月10日開平市區國某良案庭審現場)
(2020年8月10日開平市區國某良案庭審現場)

區國良不死心,提出上訴。

2020年9月,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審判程式合法,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唯對扣押在案的部分財產處理不當,依法予以糾正。

法槌落下,區國良被判處有期徒刑25年已成定局。

“再也不用膽顫心驚過日子了!”譚彬在手機里看到新聞,興奮地和老婆分享了這個消息。

如今他的工廠重新運作了起來,正享受著開平治安環境改善、營商環境優化帶來的實惠。他說:“現在公安機關出警迅速,法治氛圍濃厚,每天工作生活大有安全感!”

推薦:廣東省委政法委、廣東省江門市委政法委

文中張怡、譚彬均為化名

原標題:《“誰敢說我是黑老大?”庭審現場,他氣焰囂張》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