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戰鬥民族的作死實驗,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貴
2020年12月12日20:31

原標題:看完戰鬥民族的作死實驗,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貴

原創 小辣椒 差評

在小辣椒的認知里,粗獷的俄羅斯人之所以能被稱為 “ 戰鬥民族 ”,很大一部分原因,和他們在生活中各種怪異的作死行為不無關係。

就拿他們最愛 “ 噸噸噸 ” 的酒來說,每年都鬧出過不少把消毒液、洗手液、洗潔精給當成伏特加灌下去的自殘行為。

要是喝到含乙醇的化工品,洗個胃還有的救,碰上狠一點灌甲醛的,今晚就能見到列寧和斯大林。
除了喝酒暖身之外,在西伯利亞漫長寒冷的冬天,老毛子們還會爬到自家樓頂,用伏特加點燃自己,信仰之躍。。。
。。。一個接一個墜入腳下不知深淺的雪堆,頭插雪地臀朝天,是對冬天最大的尊重。
再厲害的人類學家,也沒辦法對這種迷惑行為做出合理解釋,它既不是返祖也不是基因突變,對身體更沒有任何的好處。可能唯一的好處是在送搶救室的時候,重力勢能所激發出的腎上腺素,能有限度的緩解骨折以及關節錯位帶來的劇痛。
小辣椒自認見過的奇葩人事物也不少,但看見這些來自高加索的北境莽士,也只好抱拳失敬。但今天要說的,不是上面這些沙雕組的作死選手,而是兩位極度癡迷物理實驗的烏克蘭的小夥子,Pavel Pavlov 和Alesksandr Kryukov。
這兩個來自盧甘斯克( 烏克蘭東部的工業中心 )的年輕人,很好的詮釋了,“ 如何用科學的方式在生命的邊緣線挑逗死神 ”。他們成立了一個叫 KREOSAN 的實驗團隊,從 2011 年開始,在油管上上傳各種危險的作死實驗。
其中有一個 “ 人體通電 ” 的實驗,把小辣椒看得一愣一愣的,要不是親眼所見,沒人會相信這是人類會幹出的事情。這個叫 Pavlov 的老哥視頻開場就告訴你,咱們這個實驗,要通過人體傳輸一兆伏的電。。。
不同於磁暴步兵楊師傅,KREOSAN 的實驗追求的是視覺效果而不是傷害輸出,所以他們找了一個 2 兆伏的液體電阻器來保障自己的安全,不然電流一大人直接沒了。一切準備就緒之後,他們直接給實驗體小哥充電,用增壓器慢慢往他身上加電壓,使他維持較高的電勢。
表面看這樣的媽見打行為,就像小孩子把手指往插座眼裡懟一樣蠢,但由於實驗體小哥的身體沒形成通路,身上電流很小,並不會被電死。

在充能的過程中,頭髮還會隨著電壓的起伏而根根豎起,充滿 Power。

他不僅不會被電死,因為自身的高電勢,還能釋放出超酷炫的等離子體,隨時一指,就能釋放出電荷,感覺下一秒就會搓出一個千鳥來。
不光是手,腳後跟在接觸地板的時候,也會冒出閃電狀的電弧,整個人像披上了一層電甲。
小哥現在的狀態像極了一隻準備放十萬伏特的比卡超。

其實這樣的放電現像,和熱量會往溫度低的地方傳遞一樣,在一定的距離內的物體,只要有電勢差,周圍都能受到電荷力的影響。

即使電磁炮這樣的終極大招打不出來,滅個蠟燭還是很輕鬆的。

除了玩電,進階玩火也是 KREOSAN 身為瘋狂實驗家的拿手好戲。

上乘的加熱管接上電極,經過淬火工藝,在一瞬間就掌握了光劍的初級製作方法。

儘管它看起來是個燒火棍,要是真正餓起來,它就能當根燒火棍使,是可以拿來烤香腸的那種。。。
香不香小辣椒不好說,但他們的作死行為還沒結束。

他們又找來好幾個Tesla電圈,穿上金屬外衣,變身為雷電法王,若無其事在霹靂間行走。

不是特效,是貨真價實的閃電。。。▼

這件金屬外衣,本質上這是利用到了 “ 法拉第籠 ” 的原理,通過金屬的靜電等勢性,可以有效遮蔽外電場的電磁干擾。
法拉第籠周圍無論被加上多高的電壓,內部也不存在電場。而且由於金屬的導電性,即使籠子通過很大的電流,內部的物體通過的電流也微乎其微。接下來的操作再一次把小辣椒看傻了,這老兄直接踩在線圈上,揮舞著點燃的光劍,控制閃電的方向。。。
這架勢,雷神看了會沉默,雷公看了會傷心。

KREOSAN 對這個無聊的世界存有極大偏見,他們試圖用自己的方式來給生活逗點悶子。

比如 Pavlov 可以為了給自行車裝上一盞行車燈,找來了兩塊石墨,做出一個碳弧燈。

要不是看它做出來,小辣椒還真不知道原來有這種原始的電燈。

碳弧燈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款靠電弧發光的電光源,原理是通過兩根接觸碳棒的電極,在空氣中通電後分開,會產生亮度很高的電弧。

啊,這光。。。

由於能耗大、亮度高,所以這種燈在當時只作為市政照明來使用,和自行車燈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選手。。。
為了不讓這光晃到騎車的自己,Pavlov 找來一個衛星電視的鍋蓋天線,包上鋁箔,然後再點亮電極。。。
好傢伙,直接燒了個人造太陽出來,這致盲的亮度,不知道的還以為人類掌握了可控核聚變。
以後您老哥騎車上路就是最強的遠光燈王者,500 米開外估計就能見著。KREOSAN 其他更硬核的作死視頻小辣椒就不一條條放了,在 B 站有他們的官方賬號 @KREOSAN 破壞王,無聊的時候刷一刷,比喝酒上頭多了。
他們作死係數最高的,要屬 KREOSAN 組團跑去切爾諾貝利廢墟探險的視頻特輯。

在核電廠邊上的城市皮利皮亞季,拿著蓋格計數器和死神鬥智鬥勇,瘋狂試探。

甚至不怕死的跑到堆放核廢料工具的地方,來回橫跳。
浪完沒幾步,同行的一個小夥伴立馬身體不適,眼前一黑,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
拍個視頻而已,真有必要這樣玩命麼。。。

別看他們能這麼熟練的在視頻里開心 “ 作死 ”,現實生活中的遭遇,其實更是遊走在生死線之間。

2014 年,烏克蘭發生政權更迭,克里米亞公投之後併入俄羅斯,位於東部的頓涅茨克州和盧甘斯克州兩個州也想仿照克里米亞,脫離烏克蘭政府的管轄。

在四月份的時候,親俄派領導人直接宣佈成立主權國家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隨機進入戰爭狀態。戰端一開,烏克蘭切斷了盧甘斯克的供電,進行了經濟封鎖。
作為盧甘斯克本地人的 Pavel Pavlov 和 Alesksandr Kryukov,幾乎沒有了收入來源,戰爭的陰霾讓他們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都離開了故鄉。

戰爭毀了一切。

原本哥倆上傳視頻,是想讓所有人關注到他們目前的處境,還可以為一些喜歡獵奇的觀眾介紹戰爭地區人們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像利用鐵軌給手機充電,這種都是基操了。

之後他們發現了一件更適合自己幹的事 —— 瘋狂物理實驗。這是因為他倆從盧甘斯克技術學校畢業,對電路、電焊、機械信手拈來,要是沒有戰爭,不是手藝人就是工匠。
在家鄉遭遇了這樣的事情之後,KREOSAN 想留下一點屬於自己活過的痕跡,相比死於戰爭,他們或許更樂於為自己的實驗而獻身。如今,他們在油管上已經有了超過 416 萬的訂閱,並以此獲得了一筆不菲的收入,來維持生活。
小辣椒不知道,他們這樣的危險實驗還能持續多久,真心希望 KREOSAN 一定要注意安全,千萬不要翻車( 翻一次可能人就沒了 )。

畢竟他們這些東西他們不玩,以後也沒有人敢碰了。。。

圖片、資料來源:

B 站:@KREOSAN 破壞王

B 站:@ 小林家的垃圾王 R

The New York Times :In Bleak Ukraine City, a Duo ’ s Odd Experiments Win a Niche Online

喜歡此內容的人還喜歡

原標題:《看完戰鬥民族的作死實驗,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貴。》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