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博朋克2077》成年度爆款,無版號遊戲直播的狂歡與困局
2020年12月17日17:03

  經曆了多輪跳票和延遲發售後,由波蘭遊戲公司CDPR(CD Projekt RED)開發的角色扮演類遊戲《賽博朋克2077》於12月10日正式發售。

  上線不到3小時,《賽博朋克2077》在Steam平台即實現同時在線人數百萬,已成為現象級遊戲作品。

  除了遊戲本身的高品質,CDPR公司對於中國市場的重視和精緻的中國本土化定製策略使得該遊戲在中國區域獲得廣泛的關注,《賽博朋克2077》發售日前後便多次衝上微博熱搜。

  在各大直播平台, 也將該遊戲通過特殊的“直播模式”開啟直播,試圖剔除敏感畫面,開啟一場屬於“賽博朋克”的狂歡。

  基於遊戲本身的大尺度性質,以及未獲版號遊戲的直播規定,使得而這場狂歡能持續多久、是否有戛然而止的可能,仍存在疑問。

  監管之外,《賽博朋克2077》在bug頻現之後口碑下滑,CDPR股價暴跌,作為或許是今年最後一個爆款遊戲,它的生命力還有多長?

  年末的現象級遊戲

  12月10日,對玩家們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日子。畢竟,“無法按時發售”成為貫穿《賽博朋克2077》近一年時間的關鍵詞。

  經曆多次跳票和延遲發售,這款醞釀8年的遊戲終於正式上線。

  據CDPR公司公佈,其預購量超800萬,收入超過5億美元。Steam平台上線不到3小時同時在線人數即破百萬。有分析認為,《賽博朋克2077》有望成為電子遊戲史上最大規模的遊戲首發之一。

  《賽博朋克2077》延續了多數科幻電影的“賽博朋克”風格,在遊戲世界中的2077年,資本與科技結合的大企業壟斷經濟,社會階級分化加劇。在這個名為“夜之城(Night City)”的大都會,玩家需要試圖在貧民窟中找尋出路,在幫派和產業巨頭的鬥爭中生存下去。

  “主線劇情足夠有趣,人物塑造豐滿,對於夜之城場景的刻畫細膩,最爽的還是中文配音,當你的角色走在大街小巷聽著南腔北調的中文俚語,真的體驗感完全不一樣。”有玩家作出這樣的評價。

  由於搖滾樂在遊戲劇情佔據重要位置,有些遊戲任務名直接採用了華語搖滾樂的歌名作為譯名,例如何勇的《垃圾場》、竇唯的《高級動物》等,可見CDPR對這款遊戲中文本地化的重視。

  《賽博朋克2077》的發售,同樣引爆國內直播平台。

  發售當日,B站、鬥魚、虎牙等直播平台為該遊戲開闢“賽博朋克2077”專區,而不是與其他主機遊戲一同收納在主機遊戲區。

  Niko Partners最近發佈的分析報告顯示,發售首日,鬥魚、虎牙和嗶哩嗶哩有超過7500位主播在直播玩《賽博朋克2077》,直播一共吸引了全球1900萬的觀眾,使得這款遊戲成為鬥魚、虎牙和B站三者合計史上觀看人數第二多的遊戲。

  截至目前,CDPR公司12月9日在B站官方賬號投遞的該遊戲發售預告片,播放量已超過128萬。

  剔除敏感畫面的“直播模式”

  由於遊戲本身特質,《賽博朋克2077》登陸國內直播平台,顯得格外小心謹慎。

  從GOG.COM、Steam和Epic平台購買的遊戲版本中,廠商均內置了遊戲的直播模式。開啟直播模式後,《賽博朋克2077》將會被刪除大量裸露畫面與大尺度暴力內容,例如原版遊戲畫面中的裸體在直播模式中會穿上內衣等。

  為了規範直播,虎牙及鬥魚平台近日均發佈了關於《賽博朋克2077》的直播模式說明,要求主播使用該遊戲的直播模式,使之符合直播平台規則和內容守則。

  在遊戲論壇NGA上,有帖子發佈該遊戲更為詳細的直播指導,包括建議主播設置1分鐘以上的延遲,如發現畫面問題,自行切斷直播,勸告主播珍惜直播間;同時準備安全畫面,敏感片段可提前用安全畫面遮擋等。

  即便如此,遊戲尺度依然不小。

  12月10日淩晨,企鵝電競平台一個標題為“長三角首播2077”的直播間內,主播愛納米開啟直播模式直播《賽博朋克2077》,在遊戲中進入一家夜總會與遊戲角色艾美琳交談時,房間中有一個衣著暴露的女性虛擬影像在空氣中舞蹈,動作幅度較大。

  主播愛納米表示尺度太大不敢看,隨即把遊戲畫面切到沒有舞蹈的視角,怕直播間被封。有彈幕表示此處在原版的情節是全裸的,甚至鼓動主播“關掉直播模式”。

  直播平台為何允許這麼一款遊戲上線?

  “《賽博朋克2077》在今年正式發售前跳票多次,造成主機遊戲玩家和一些重度遊戲玩家對其具有較高的期待值。”艾媒諮詢行業分析師李鬆霖向21世紀經濟報導分析,同時,由於遊戲前期的宣傳,也延伸到一些其他遊戲玩家群體對其保持關注。在正式發售後,好評與差評都持續出現,將遊戲的話題熱度進一步拉升。從遊戲整體的話題度,以及玩家對其期待值來看,直播平台不會錯過這個吸引用戶的機會。

  對於遊戲引入流程,有遊戲直播平台工作人員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審核團隊前期已進行大量風險測試工作。

  “平台會提前測試所有玩法場景,包括遊戲導向、是否存在違法元素以及隱藏風險等,不然無法製定具體的審核細則,也沒法提醒主播。”上述人員透露,一款遊戲就有N種隱藏玩法,普通玩家可能發現不了,但平台會將所有玩法都測試過,將風險點列出來。

  無遊戲版號的禁播之慮

  剔除了敏感畫面的《賽博朋克2077》,在國內直播平台能走多遠?

  李鬆霖認為,與《賽博朋克2077》遊戲模式類似的《俠盜獵車手(GTA)5》曾因在直播時出現敏感畫面而被禁播,而《賽博朋克2077》推出後受到的關注度很高,吸引了大量主播進行直播,直播人群比較混雜,因此存在一定風險。

  但遊戲本身的直播模式能夠規避這些敏感畫面,加上直播平台注重監管直播內容,在這種條件下來看,李鬆霖預測遊戲被禁播的可能不算大。

  諾誠遊戲法創始人朱駿超認為,《賽博朋克2077》等遊戲直播所存在的問題不僅在於遊戲中涉嫌違反法律法規的內容,最根本的問題在於這類遊戲未獲得版號。

  朱駿超指出,在2019年12月,文旅部發文明確遊戲執法依據,即無版號遊戲運營及直播將嚴查,其中無版號遊戲直播被重點納入查處範圍。根據《網絡表演經營活動管理辦法》,網絡遊戲直播不得使用無版號遊戲進行遊戲技法展示或解說。

  作為沒有獲得國內遊戲版號的海外遊戲登陸國內直播平台,《賽博朋克2077》並不是第一個。

  此前,已有《俠盜獵車手(GTA)5》《H1Z1》《怪物獵人》等無版號的熱門遊戲,先後被監管部門禁播。

  2016年4月,文化部曾點名批評部分遊戲直播平台提供含有賭博、暴力、教唆犯罪內容的遊戲內容展示,如直播黑幫主題遊戲《俠盜獵車手(GTA)5》《如龍0》等,畫面血腥,教唆犯罪。

  2017年年初,大逃殺類型遊戲《H1Z1》在國內大火,成為各直播平台的遊戲主播標配。然而,即使遊戲為了國內市場進行了修改血液顏色、不出現肢體破碎畫面等調適,但其自帶的血腥暴力屬性似乎已預告了將被國內禁播的命運。

  同年8月22日,當時的熊貓直播在官網發文稱,根據文化部“不提供GTA5,如龍,熱血無賴,H1Z1,黎明殺機,十三號星期五等含有禁止內容的遊戲”的要求,將從即日起停播這6款遊戲。

  “客觀上許多平台都存在主播直播一些沒有遊戲版號產品的現象,但基於現在互聯網直播有大量青少年用戶,近年來對青少年的網絡安全保護問題,成為遊戲產品監管和直播監管的重要考量維度。”廣東卓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柯立坤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

  從保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角度來看,朱駿超表示,不排除國家今後對直播遊戲的管理採取更加嚴格的政策,將網絡遊戲直播與網絡遊戲本身的監管要求接軌。

  他補充到,網絡遊戲直播的另一個監管必要點在於,我國雖然對遊戲的審核較為嚴格,遊戲需要獲得版號才能上線,但網絡直播中的遊戲未經過審核,國內對於網遊的未成年人保護製度在網絡遊戲直播中也無法實現。

  例如,根據現有的遊戲實名製認證和防沉迷系統,未成年人遊玩網絡遊戲有每日時長的上限。但如果未成年人觀看網絡遊戲直播,觀看時長則不受限製,雖然今年以來,越來越多的直播平台上線了“青少年模式”,對青少年用戶的每天使用時長、使用時間段等進行了限製,但是否開啟“青少年模式”的決定權還在於用戶自身。

  “不能排除該遊戲有禁播的可能性,但具體的風險係數無法做出比較精準的判斷。”柯立坤表示,判斷其他產品的禁播風險,除了嚴格按照我國法律規定進行判斷外,還要結合遊戲的熱門程度、話題程度,以及偶然性的輿情事件,可能都會影響一款產品的禁播問題。

  《賽博朋克2077》還能走多遠?

  早在去年年底,《賽博朋克2077》中文情報站便已上線B站並開啟預約。市場猜測,B站或成為《賽博朋克2077》中國代理。

  海外爆款主機遊戲被國內遊戲廠商代理,並不新鮮,而其中的市場預期與相關監管風險同樣值得重視,道路並不平坦。

  2018年7月10日,騰訊公司與CAPCOM公司合作,宣佈該公司旗下遊戲《怪物獵人:世界》將在騰訊WeGame平台發售,比Steam平台提前兩天,價格也更優惠。7月20日,該遊戲在WeGame平台預約人數突破100萬。

  有評論指出,騰訊Wegame足夠良心,真正的做到了一個遊戲平台所能做到的一切:更低的價格,更穩定的服務器,更本地化的體驗與服務。

  而在8月13日,騰訊WeGame平台宣佈,由於《怪物獵人:世界》因部分遊戲內容未完全符合相關法規政策要求,被勒令下架整改,停止遊戲售賣,已經購買遊戲的玩家可申請退款。

  今年6月26日,專注中國和東南亞遊戲市場的市場調查機構Niko Partners的分析師Daniel Ahmad曾表示:“若不做出重大修改,《賽博朋克2077》不會在中國大陸獲得合法許可。不過中國的遊戲玩家依然可以通過Steam平台等獲取。”

  “海外主機遊戲在國內生存空間並不大,國內頭部遊戲公司都罩不住。”資深遊戲玩家孫劼向21世紀經濟報導分析,“如果《賽博朋克2077》出多人模式,拋開監管的因素,單從遊戲本身而言,我同樣不看好。”

  孫劼指出,《賽博朋克2077》相比《怪物獵人》受眾更窄,其開發公司CDPR更擅長的是劇情,在遊戲性上並非所長。

  同時,《賽博朋克2077》遊戲的弊端初現。不少玩家表示,即使硬件配置達到了頂配,也有掉幀的情況,還存在停車時汽車有時會漂浮在半空,以及各種角色模型消失、穿模等bug。甚至已有玩家退貨,“Steam購買玩了兩個小時果斷退款,對遊戲太過期待,結果完全達不到預期。”

  12月14日下午,開發商CDPR通過社交賬號向廣大用戶致歉,承諾會在接下來的時間里修復bug和崩潰問題,並優化《賽博朋克2077》整體的遊玩體驗。

  “此前國內獲取代理後,發展得不錯的遊戲,一般都具有以下特點:代理前話題度高、遊戲口碑好、模式上有革新或特別之處。”艾媒諮詢行業分析師李鬆霖指出,《賽博朋克2077》目前雖然熱度較高,但是遊戲質量評價沒有呈現一邊倒的情況,甚至不乏差評,發行前宣傳的製作、畫面等都存在bug;另一方面,遊戲本身主打的世界觀和開放模式,在革新性上也沒有很突出的地方。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Artifact》。”孫劼介紹,雖然這不是特別爆款的遊戲,但在特定的玩家中間期待值很高,最後“涼得很快”。

  《Artifact》儘管是小眾TCG卡牌遊戲,但在Steam平台上線首週便獲得單周銷量榜冠軍。然而遊戲上線後,由於內容過於複雜硬核,以及氪金模式造成的不良影響,僅一個月時間不到,遊戲在線人數驟減80%。

  孫劼認為,一款主機遊戲要想保持持久的生命力,核心在於開發商在保持風格的同時能不斷創新,抓住核心玩家群體。“例如Sony公司開發的《戰神4》對遊戲系列進行的革新,通過一鏡到底的手法、‘黑魂式地圖’的概念、大膽突破的角色人設,巧妙地將遊戲中的世界連接,是一次教科書的改革,也獲得了當年的TGA年度最佳遊戲獎項。”

  受遊戲預期不佳的影響,CDPR公司在資本市場表現同樣不被看好,股價暴跌。自12月10日遊戲發行以來,CDPR的股價已從12月10日的開盤價每股379.8PLN(PLN為波蘭茲羅提,1波蘭茲羅提=1.8036人民幣),跌至12月16日的收盤價每股300PLN,跌幅達21%。

  在此之前,彭博社已將《賽博朋克2077》12個月預計銷量從3000萬份降至2460份。Tradingview給出了“賣出”的市場建議。而在今年8月27日,CDPR公司市值曾達到424億PLN(約合96億歐元),每股近461PLN。

  這場短期內在國內掀起熱度和關注的賽博朋克風暴,能否長期持續掀起吸引玩家,還有待觀望。

  (作者:張雅婷,實習生沈靖然 編輯:曹金良)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