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榮得罪了這麼多人,他真的很古怪嗎?
2020年12月22日16:17

  回到熟悉的波士頓TD北岸花園場館,艾榮做出了匪夷所思的舉動,他點燃了一把鼠尾草,邊走邊揮動。

  賽後他說,這種儀式來自一些土著部落,如果NBA允許的話,他每場比賽都要這麼做。

  談到鼠尾草,老球迷肯定會心一笑,因為上一位做這事情的名宿在NBA也是鼎鼎大名了——擁有十三枚總冠軍戒指的傳奇教練菲爾-積遜。

  他在70年代就是知名的嬉皮士,在執教湖人後,積遜會讓球員在投籃訓練前做冥想,每週安排球員做一次瑜伽,經常給球員送一些奇奇怪怪的書。

  在一次湖人作客對陣他們當時在聯盟死敵薩克拉門托帝王隊的比賽前,菲爾-積遜在每個球員的更衣櫃上綁上了一根鼠尾草,並且沒有向任何球員解釋他這麼做的意義。

  最近一年來,艾榮因為傷病原因,在球場上除了在布魯克林首戰的50分外,能拿出來說的真的不多,反倒是他在場外的各種發言,比他場上的表現更能吸引大眾的眼球。

  艾榮到底說過些什麼話?艾榮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今天我們就和大家聊聊艾榮這個人。

  1、艾榮和占士的愛恨情仇

  占士在2014年宣佈從邁阿密回到克利夫蘭的時候,特意提到了艾榮,說他看到了艾榮的才華,艾榮也是他回歸故地的重要原因之一,他相信艾榮在他的羽翼下肯定能加速成長,成為在聯盟獨當一面的球星。

  艾榮卻並沒有那麼歡迎占士的回歸,他更想成為一支球隊的招牌球星。在占士回歸之前,他一直和韋特斯為球隊老大地位爭奪不休,他壓根還沒做好跟著占士衝擊總冠軍的準備。

  時間不等人,占士很快把騎士從樂透區帶入了總決賽。

  在兩人合作的第二年,騎士隊完成了NBA歷史唯一的一次總決賽1-3大逆轉,賽後兩人緊緊相擁,克利夫蘭騎士球迷都以為這溫馨的一幕會成為兩人關係親密的經典畫面,沒想到16-17賽季開始,騎士內部就出問題了。

  占士-鍾斯曾爆料:16-17賽季季後賽期間,當騎士打敗了印第安納溜馬,即將第二輪對陣多倫多速龍時,艾榮連續好幾天在訓練和比賽中沒有跟隊友溝通,一句話也不說。

  據鍾斯說,那時有一些事情讓艾榮悶悶不樂,但具體是什麼事,到現在也沒人知道。總之他在球隊里,從此以後開始與隊友格格不入。

  17年總決賽失敗後,艾榮下定決心離開騎士,他想成為鎂光燈下唯一的焦點,於是他以做手術養傷威脅騎士來尋求交易。

  如願來到波士頓後,他說:“離開占士的克利夫蘭騎士隊是我一生最棒的事情”。

  在波士頓,艾榮才體會到了做領袖的不容易,第一年他缺席了季後賽,球隊卻在沒有他的情況下殺入了東岸決賽,這一出色的成績既給了塞爾特人年輕人充分的信心,也讓艾榮的威望受到了影響。

  在塞爾特人的第二年,艾榮和杰倫-布朗,希禾特都曾發生過爭吵,賽季期間他沮喪不已,一會兒對媒體放話說球隊需要老將,一會兒對他的續約問題模棱兩可。

  昔日隊友占士,一直是塞爾特人的死敵,但艾榮在作為球隊頭號球星的情況下反倒對他道歉,說從前作為年輕球員的自己,不理解勒邦其實在背後承受著很多東西。

  如今他已經開始意識到現在的位置有多麼艱難,他正在學習如何成為占士那樣的領袖。

  此番言論一出,再次點燃了塞爾特人的更衣室。此話何意?目前的隊友太難帶嗎?

  總而言之,艾榮再次成為了麻煩製造者,塞爾特人球迷對他心灰意冷。這時距離他動情向史提芬斯教練表白“這是我最嚮往的教練”還不到2年。

  到了季後賽,艾榮在面對公鹿的時候表現糟糕,浪投不斷後卻對記者說:22次出手?誰在乎這個呢?我應該出手30次!

  離開塞爾特人後艾榮說:“在過去的8年里,我一直在做所有人都希望我做的事情,做出我的決定,並試圖通過媒體、其他人員、經理以及這個行業的任何人來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的。我不欠任何人任何東西。”

  2020年1月,湖人和網隊的比賽後,占士發佈了一組自己和艾榮的合照。艾榮評論到:“我的兄弟。”隨後艾榮在ins上重新關注回了占士。

  誰知道好景不長,沒過幾個月,艾榮在杜蘭特的廣播節目中說:“我感覺過去我一直是我效力的球隊中最好的最後一投選項。下賽季應該是我生涯第一次感覺到也可以讓那個‘該死的傢伙’(指杜蘭特)來做這件事情,讓他來執行最後一投的任務,而且他也許可以更輕鬆地做到。”

  這話一說出來,連中立球迷都看不下去了。好事群眾紛紛貼出關鍵時刻艾榮、杜蘭特和占士的數據,狠狠的打了他的臉。

  對於這種四面楚歌的困境,艾榮在ins上用一些神秘圖片和語焉不詳的話語回應。沒過多久,艾榮就又取消了ins上對占士的關注。

  占士這次終於不再沉默,不久前他在前隊友謝弗遜的節目中回應道:“當我聽說凱里的言論後,我想首先找到完整的言論文本,還打電話給我的人,‘把他的完整言論給我發來。’我聽說他是在KD的播客上說的。”

  “聽完節目之後我的感覺是:靠!你在搞笑嗎?我整個生涯都在投進絕殺球。我和艾榮一起征戰三個賽季,我在那裡的全部時間,我只想看到他成為聯盟的MVP,我只關心他的成功。

  “我們有能力再贏得一次冠軍,那是最瘋狂的事,我們仍然可以贏得一次冠軍,但我們從沒能達成一致。但我只關心他在球場內外能過得好,(他說的話)有點讓我受傷。”

  2、在網隊的屢次越界發言

  NBA記者傑基-馬克穆蘭此前撰文說過艾榮的敏感,他舉了一些場外的細節佐證。

  今年7月和8月,網隊曾在洛杉磯組織了幾次夏季訓練,目的是發展隊員之間的化學反應。一切進展非常順利,直到球隊將球員們集合到一起、讓大家佩戴可收集球員身體生物特徵數據的設備之前。

  在過去9年里,艾榮一直與自己的訓練師一同訓練。當網隊溫和地鼓勵他參加最後的收集數據訓練時,艾榮毫不猶豫的說:“我不會參加。”

  據球隊消息源透露,這讓那些網隊工作人員陷入了尷尬的境地。

  艾榮的情緒總會很奇怪的波動,當他陷入某種困境時,常常會選擇沉默,不願與教練組、管理層甚至隊友溝通。

  網隊消息源稱,在球隊中國行時就發生過這種事情,讓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造成了這一切。

  他們希望杜蘭特能夠把他的好友哄到一個更好的狀態,但當面對這種情況時,杜蘭特說他會放手不管。

  上賽季中期網隊某次輸波後,艾榮說:“我是說,這很顯然,一目瞭然,我們需要更多的球員,讓我們進入下一個層次。我在這裏再重複一次。我們會和更衣室現有的球員,盡最大的努力。我們會在夏天再考慮,需要交易哪些球員等話題。

  “我們加盟的時候,就知道是這樣的情況。我們知道,賽季開始的時候,我們會面對什麼。隊友會進進出出,GT(坦普爾) 受傷了,DJ(佐敦)今晚受傷了,威爾森要回來了。我們有一些可補充的年輕人,過去的三年幹的不錯。

  “綜合來說,我覺得我們有很好的球員,不過很顯然我們需要更多的幫手,可以幫助我,KD(杜蘭特),DJ(佐敦),GT(坦普爾),丁威迪,勒維爾,讓我們看看會怎麼樣”。

  最後艾榮說道:: “我們會把這些屌事搞明白的,但也意味著你們當中的一些人這個夏天會離開。”

  網隊之前的教練阿特金森,曾在十分困難的情況下把球隊帶進了季後賽。可上賽季,阿特金森在成績不錯的情況下被迫下台,據ESPN名記紮克-洛維爆料,這也和艾榮不喜歡他有關。

  當網隊雇了新任教練拿殊後,艾榮又語出驚人:“我不認為我需要擁有一位主教練,杜蘭特也可以成為一位主教練,我也能在未來成為一位主教練。

  “拿殊很棒,我和他的關係很不錯,在未來也會變得越來越好。拿殊並不是通過別人的評價來認識我的,我們在2014年就曾一起訓練,有著對彼此的尊重。現在他成為了球隊的主教練,我認為這會改變我們對主教練的看法。

  “首先,我希望教練可以瞭解我這個人,我會先為自己的社區做出貢獻,然後每天為自己熱愛的籃球付出一切。我們總在說拿殊作為球員有多出色,但是我們知道,他可以很好地與我們合作。我們不需要一個帶著自己的籃球哲學進來,希望改變一切的教練。”

  也許作為前輩的拿殊不會對艾榮這樣的說法介意,不過無論怎麼說,一位球員這樣評價自己的教練,都會讓其他人感覺怪怪的。

  過了一陣子,也許終於意識到自己這話不妥了,艾榮又說他要“撤回之前的言論”。拜託,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又不是在微信上,還能撤回嗎……

  也許是受夠了媒體總拿自己的發言製造頭條,艾榮在新賽季的媒體見面日閉口不言,一句話也沒說。當然這觸犯了NBA的球員媒體條例,最後艾榮不得不給聯盟交上了25000美元罰款,列拿特此後也拿這事情調侃他。

  這事之後艾榮更新了個人Instagram Story,他發佈了一段長文,末尾寫道:“我不跟無足輕重的人(Pawns)說話,我的注意力值得更多。”

  可是,這個“無足輕重”又得罪了更多人,連他的前隊友路夫都站出來說:“把任何人稱為無名小卒,都是缺乏尊重的。”

  3、抵製NBA複賽

  與上面的事情相比,抵製NBA複賽才是艾榮今年做過的,影響最大的事。

  在複賽之前,身為球員工會副主席的艾榮曾兩次組織電話會議,會中他與巴特利和侯活等人,提議球員不要參加複賽。問題是,當時艾榮已經接受肩部手術賽季報銷,而且之前簽下了頂薪。

  對此小裡弗斯的回應很有代表性,他說:“我們回歸比賽能讓我們所有人(NBA球員)的錢包里有錢。利用這筆錢,你可以幫助更多的人,更重要的是繼續將你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中,對此我是百分之百支持的。

  “因為變革需要發生,不公已經出現得太久了。不過,與此同時,更別說我知道有許多NBA球員需要他們的工資條,99%的NBA球員還沒有掙到像凱里這麼多的薪水。

  從艾榮過去的行為和發言中我們可以看出,他是一個敏感、自負、說話心直口快並不考慮太多的人,可同樣毫無疑問的是,他並不是什麼“壞人”。

  今年夏天,艾榮捐贈了150萬美元,幫助支付WNBA球員的工資。在新冠疫情期間,他已經向“供餐美國”組織捐贈了30多萬美元,並與“城市豐收”公司合作,向紐約各地需要幫助的人捐贈了25萬份食物。

  他和前隊友的關係也沒都那麼糟糕,在和塞爾特人賽前,他和塔特姆,杰倫-布朗擁抱致意,賽後幾人也都說了艾榮的好話。

  包括他神叨叨的燒鼠尾草行為。他說這來源於部落,其實也和他早早去世的母親有關,為了紀念他的母親,艾榮加入了印第安部落,並給自己取了印第安名字“小山”。

  艾榮身上,有著和菲爾-積遜如出一轍的神秘氣質。

  所不同的是,菲爾-積遜無論做出什麼讓人覺得奇怪的玄學舉動,他的球員都會在“這個老頭怕不是有病”的念頭閃現後坦然接受他的做法,因為在每個六月過後,勝利者總是積遜的球隊。

  “這個老頭深不可測”的念頭會逐步佔據每個球員的大腦,有十三枚總冠軍戒指傍身,菲爾隨口說的話都能被寫進籃球的教科書里。

  艾榮就不同了,他只有菲爾-積遜神叨叨的行為,卻壓根沒有菲爾那看人下菜,左右逢源,搞定所有人際關係的超高情商。

  他總是說的多又錯的多,自己打自己臉的事情在他身上發生過早已不止一次了。

  幸好他的工作和菲爾並不相同,他並不需要擁有高情商,去統領一支球隊。在網隊,他需要成為的只是一個殺手,用他在場上的表現去說話,用勝利去發言。

  巴克利最近就說:“當艾榮說那些話的時候,我心想‘他TM想幹啥啊……他到底在說什麼?到底想說什麼?’他開始說他是個藝術家什麼的,但他明明是個籃球運動員,這就是他而已。

  “聽著,我們並不是什麼一線工作者,我們不是教師,哥們,你只是個運球的,別裝作你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一樣。”

  雖然巴克利同樣是個大嘴巴,但是這次,也許他說到點兒上了。

  艾榮,沉默是金,少說多做吧。

  (塞勒)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