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收藏與歷史報導之61 上海高爾夫球會(I)
2020年12月22日09:30
上海跑馬場高爾夫球會
上海跑馬場高爾夫球會

  邁斯特先生是德國胡桃木高爾夫協會隊長、高爾夫計分卡收藏家和歷史學家,他的母親1916年8月11日出生於北京,快50歲的時候愛上了高爾夫。為了紀念母親,邁斯特多年來對中國的高爾夫歷史作了比較系統的研究。邁斯特以外文資料為基礎,探討了高爾夫運動在1950年之前的近80年間,在中國高爾夫的發展歷史,並將英文初稿發送給我。筆者對邁斯特的初稿作了審核,並在此基礎上,通過中文和英文歷史資料,作了進一步的分析和研究,研究結果將以我們兩人的共同名義分期發表。

  有關高爾夫運動的起源,一些學者認為,中國的捶丸是高爾夫運動的鼻祖,蘇格蘭的現代高爾夫運動源自中國的捶丸。捶丸的著述很多,20世紀以來一些中外學者也發表了相關的研究和論文。起源於宋朝的捶丸,迄今已經有一千多年。這一宮廷遊戲在球具和規則等方面,和現代高爾夫球十分相似。但是,作為一種使用棍棒擊球的遊戲,捶丸和歷史上其他棍棒擊球遊戲一樣,只能說是和現代高爾夫有相似之處。目前尚無足夠的證據證明,捶丸和我們今天依然在積極參與的現代高爾夫運動,有任何直接的聯繫。因此,我們的研究不準備涉及或討論捶丸,而是集中論述從19世紀末期到20世紀中期,源自蘇格蘭的現代高爾夫運動,在中國的發展歷史。

  邁斯特和我希望能夠以我們粗淺的研究,拋磚引玉,引起同樣對中國高爾夫發展歷史感興趣的學者和球友的興趣,和我們共享他們所掌握的歷史素材,回顧、重述和弘揚現代高爾夫運動在中國的歷史發展和文化。--編者

  在有關漢口高爾夫球會的三篇文章中已經指出,來自蘇格蘭卡奴斯蒂的業餘零差點高爾夫球手詹姆斯·菲利爾(James Ferrier),是將現代高爾夫運動引入中國的關鍵人物。菲利爾19世紀60年代來到中國,作為一名輪機工程師加入了位於上海的中國商人輪船航海公司(China Merchants Steam Navigation Company)。1870年,他和幾位蘇格蘭的朋友在漢口的一塊空地上,開發了只有一兩個洞的原始高爾夫球場,又在1878年發起成立了中國的第一個高爾夫球會-漢口高爾夫球會。菲利爾之後移居上海,成為1894年上海高爾夫球會的發起人之一,並親自參與和促進了漢口和上海高爾夫球會之間的聯繫和交流。

  上海高爾夫球會的成立雖然晚於漢口和香港,但作為鴉片戰爭之後中國被迫對外開放的最大口岸,上海成為英國和其他列強優選和最大的租界城市,是西方各國在中國傳教、經商、辦學、行醫、開工廠的首選。因此,作為僑民的一項戶外運動,高爾夫球場和運動在上海的發展,遠遠超出漢口、香港或中國任何一個其他開放口岸。

  自1894年上海高爾夫球會成立之後,上海先後建設了跑馬場、虹口、江灣、虹橋、泗涇橋、標準石油公司等高爾夫球場,並註冊成立了上海高爾夫球會、上海青少年高爾夫球會、上海女子高爾夫球會、虹口高爾夫球會、虹橋高爾夫球會、泗涇橋高爾夫球會、江灣鄉村球會等團體。本文將分幾期分別進行介紹。

  1870年初,上海僑民已經在跑馬場中央的簡易球場開始打高爾夫。前文已經指出,漢口高爾夫球會的創始人菲利爾早在1871年就在跑馬場打球。根據1998年11月21日《北華捷報》第961頁的報導,當月5號上海高爾夫球會開始了冬季差點比賽,老年球手的比賽冠軍再次由“老兵”詹姆斯·菲利爾獲得,兩輪得分分別為40和46,總杆86。菲利爾當時已經升任球會主任,他主持了上海遊樂園新建的亭檯球會會所對外正式開放的儀式,並代表球會贈送給韋爾奇小姐一對金鎖和鑰匙,以表彰她為建設新亭台會所所做的工作。韋爾奇的父親J。 韋爾奇(Welch)在致辭中說:球會雖然僅僅成立於四年前 ,“但是我們大家不要忘記,你們傑出的主任早在1871年,就和幾位朋友在這塊地皮上打皇家古老遊戲。今天他依然在精心享受這一遊戲,像往常一樣爭奪這一遊戲的最高榮譽”。

  上海高爾夫球會成立之前,曾經和香港皇家高爾夫球會安排過友誼比賽。1891年9月11日《北華捷報》第339頁有消息報導,香港板球協會會員已經啟程到訪上海,週六將到達,其中兩名會員提出要和上海打一場高爾夫挑戰賽。一週後的9月18日出版的《北華捷報》接著報導說,上海為了迎接香港的挑戰,邀請所有球手開始練習,上海參賽的兩名應戰球手尚未選出。

  此時跑馬場的高爾夫球場依然屬於非正式球場,租界地的居民提出應該在跑馬場建設一個公園,以便讓更多的僑民可以利用公園散步或進行各種體育娛樂活動。1893年6月2日的《北華捷報》第806頁,刊登了一位讀者來信,提請上海市政官員考慮建設一個公園,並建議建設一個正式高爾夫球場: “上海應該建設一個公共區域,以便讓所有的居民可以參加各類體育運動和各種遊戲。在英倫群島,不論老少男女,所有的人到處都可以打高爾夫球。高爾夫在印度和所有的殖民地已經成為一種流行遊戲。即便在法國南部,約翰·布爾(John Bull)已經引進了他的高爾夫球杆和球。但是在上海,雖然半數以上的居民是蘇格蘭人,但是卻找不到一個他們可以享受這一輝煌國民運動的地方。我們迫切的需要開闢一個草坪綠地,一座公園應該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到1893年末,跑馬場建立了一個6洞的高爾夫球場。

  1894年1月10日星期三晚上,18名高爾夫愛好者在上海球會開會,由上海騾馬市場主席布羅迪。A。克拉克(Brodie A。 Clarke)主持。會議一致同意發起成立上海高爾夫球會。《北華捷報》在1月12日刊第36頁報導了這一消息:“與會者希望能夠集資收購跑馬場內的六洞球場,預計上海騾馬市場和娛樂基金會都會支持。會議選舉了球會籌備委員會,成員包括E.F。 阿爾弗雷德(Alfred)、韋德·加登納(Wade Gard’ner)、E.A。 阿伯斯諾特(Arbuthnot)、詹姆斯·菲利爾(James Ferrier)和B.A。 克拉克。A.G。 羅萬德(Rowand)當選為榮譽司庫,R。卡爾(Carr)當選為榮譽秘書長”。

《北華捷報》1893年1月12日刊
《北華捷報》1893年1月12日刊

  據《北華捷報》1894年3月16日刊第392頁報導,1894年3月15日晚,在上海球會內召開了上海高爾夫球會第一次全會,由克拉克主持。會議通過了球會的規則,部分規則根據球場的實際作了修改。會議決定高爾夫球會的人數將限製在75人,當月31日之前入會的會員費為每人5銀元,31日之後入會者會費為10元。克拉克董事長在會上說,目前球會已經有72名會員,預計當年所需整修果嶺和其他工作的費用將為750元。會議感謝漢口高爾夫球會決定租給上海球會球具,同時,上海將會很快收到來自家鄉定購的球具。

《北華捷報》1894年3月16日刊
《北華捷報》1894年3月16日刊

  球會成立之後,比賽活動日益增多。1894年12月初,球會組織了第一次男女混合配對賽,19對夫婦報名參加。1895年1月3日,球會新任榮譽秘書長H.J.H。泰利普(Tripp)寫信給《北華捷報》,報導了上海高爾夫球會月初2號舉辦的第二場差點賽的新聞。泰利普稱,比賽比12月26日聖誕節後節禮日的首次差點賽更加成功。當天天氣明朗,基本無風,共有24名會員參加了比賽。泰利普寫道:“這一皇家古老遊戲現在已經在上海生根發芽,希望高爾夫運動越來越繁榮”。

  在1月11日出版的同一期《北華捷報》上還刊登了另一位署名“聖尼恩蘭”(St。 Ninlan)的球會會員12月29日的來信,信件抱怨《北華捷報》對於去年的節禮日舉辦的首次差點賽,只以一條極其簡單消息一帶而過。“上海高爾夫球會成立已經一年,雖然球會在此期間舉辦過數次活動,但節禮日的差點賽可以看作是慶祝球會成立的首次比賽。29位球手參加了這次聖誕杯的比賽”;“由於球員差點數被密封,比賽者直到將計分卡交付之後,才能知道淨杆的成績和輸贏。結果高爾夫老兵零差點的菲利爾先生以46和40、總杆86的成績獲得冠軍。這是上海高爾夫球會的記錄,需要多人的努力才可能打破。甘珀特(Ganpert)先生取得亞軍,派克(Pike)先生第三名,里斯(Reith)先生第四名。聖誕杯的頒發受到蘇格蘭威士忌酒的洗禮,會員們以高爾夫球手的特殊風格喝的酩酊大醉,為上海高爾夫球會的成功乾杯”。作者同時對上海市政委員會為跑馬場球場的改進所做的工作表示感謝,也感謝了榮譽秘書長泰利普先生,他為球場維護和改進做出了不知疲倦的貢獻。

上海高爾夫球會球場
上海高爾夫球會球場

  1895年2月11日舉行的上海高爾夫球會年會上,選舉了新的理事會,克拉克先生被選為球會隊長,年會決定將球會會員人數擴大到100人。2月15日出版的《北華捷報》刊登了克拉克基於年會的官方報告。報告說,1894年球會成立之後,跑馬場的原6洞球場擴大成9洞,並於10月1日正式對外開放。“在市政委員會的支持下,球場狀況大大改觀,球員們認為,球場應該是遠東最佳球場,9洞林克斯設有足夠的障礙、沙坑、溝渠,深受資深球手喜愛,但對新手成為挑戰”。

跑馬場高爾夫球場近景
跑馬場高爾夫球場近景

  前文指出,上海高爾夫球會成立後,在漢口高爾夫球會發起人詹姆斯·菲利爾的努力下,上海和漢口兩個球會之間建立了密切友好的交往。1896年1月2日,上海高爾夫球會舉行了首屆漢口杯挑戰賽,吸引了42名球手報名參加,比賽結果兩名球手以淨杆82的成績打平,將再次安排加洞賽決出漢口杯得主。菲利爾作為上海高爾夫球會的隊長,在球會1月27日舉行的年會中致辭,感謝“漢口球會會員們決定向我們慷慨地捐贈一個漢口挑戰杯(Hankow Challenge Cup)”。當年2月,菲利爾回蘇格蘭休假,順便代表漢口高爾夫球會選擇定製了銀製的漢口杯(Hankow Cup),並代表漢口高爾夫球會贈送給了新成立的上海高爾夫球會。

  1897年上海高爾夫球會回贈給漢口高爾夫球會一座中式銀壺,作為上海挑戰杯(Challenge Cup),獎盃成為漢口球會的年度會員比賽獎品,曆屆冠軍得主的名字刻在了獎盃的底座上。

  1898年1月28日的《北華捷報》第141頁一條有關上海高爾夫球會的報導,回顧了當年漢口杯的比賽情況: “儘管一些會員在中國春節期間離開了上海,上週六的這場漢口杯年度比賽依然吸引了不少人參加,因為有可能出現連續三屆贏得漢口杯差點賽的選手,贏家將有可能從隊長韋德·加登納(Wade Gardener)手中永久捧回這座獎盃。球場狀態極佳,大家都期待著優秀成績的出現。零差點“老兵”球手以84杆收官,看來有可能贏得獎盃,但他不敵知名漢口高爾夫球手E。莫洛伊(Molloy),莫洛伊以淨杆80的球場記錄,打敗了菲利爾”。

跑馬場高爾夫球場北端
跑馬場高爾夫球場北端

  本系列文章第59期中提到,1898年的一篇題為“中國的高爾夫”(Golf in China)一文,確立了漢口高爾夫球會(Hankow Golf Club)於1878年正式註冊成立的歷史事實。該文作者為“一位來自卡奴斯蒂的老球手”,副標題為“上海球場”(The Shanghai Course)。作者在第一段介紹了位於上海跑馬場中央的9洞高爾夫球場:

  “從上海黃埔江碼頭延馬路(南京路)西行整一英里,會看到一處開闊之地,這是上海的一座名副其實的跑馬場。跑馬場除了用來檢驗中國賽馬的能力之外,跑道中央設有各種各樣的其他體育設施。跑馬場賽道總長1.25英里,賽道中央有兩個板球場,另外有馬球、足球、曲棍球、網球、和棒球場,還有我們的高爾夫球場。很難設想,在這個有限的空間可以開展這麼多不同的運動,但每項運動都有自己的季節,相互之間很少衝突。對於那些習慣於在家鄉微風徐徐的林克斯老球場打球的人來說,在一個只有1.25英里的範圍內打球可能很憋屈,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的球場沒有18洞,但要想在這個9洞球場打平標準杆45杆並不容易。球場最長的洞283碼,最短的163碼。有三個洞必須使用鐵杆以便跨過溝渠,越過高地。如果老家的球僮在場,看到球手們在沙坑救球,結果或者剃頭或者低鏟,無法將球送上果嶺的尷尬時刻,他們一定會送給你幾句冷幽默”。

  上海高爾夫球會早期的簡況,在1908年出版的《20世紀香港、上海和其他條約口岸印象:歷史、人民、商業、工業和資源》(Twentieth Century Impressions of Hongkong, Shanghai, and Other Treaty Ports of China: Their History, People, Commerce, Industries, and Resources)一書中有所敘述。這部由阿諾德·賴特(Arnold Wright)主編的書共800多頁,對中國主要的開放口岸作了詳細的介紹。在“上海”一節中有一段關於“高爾夫”的描述:“15年之前,上海並沒有試圖組織高爾夫球會,當時有一些瘋狂的蘇格蘭人,曾經在上海娛樂城西部的空曠土地上揮杆打球,直到1894年1月,一批熱情人士才開始考慮建設正規的高爾夫林克斯球場”。

跑馬場高爾夫球場第9洞果嶺
跑馬場高爾夫球場第9洞果嶺

  文章在回顧了1894年,18位熱心人士在上海騾馬市場董事會辦公室首次聚會,決定成立上海高爾夫球會。然後寫道:“高爾夫球會成立之後,在每個季節都組織男女混合四人賽和月曆賽等活動。比賽設置了各種漂亮的獎盃:1895年漢口高爾夫球會贈送了漢口挑戰杯,上海高爾夫球會回贈了一個獎盃;已故菲利爾先生捐贈了菲利爾杯;亞曆山大·坎博爾(Alexander Campbell)贈送了坎博爾獎盾。會員必須要連續兩屆或者總共三屆贏得這些獎盃,才能夠永久保存。自1901年起,上海高爾夫球會年度冠軍賽設有一座挑戰杯,得冠者不得永久保存,但可以獲得一座小型複製品。曆屆冠軍名單如下:A.J。維克斯(Wicks,1901),J。曼(Mann,1902),J.H.T。馬克默泰利(McMurtire,1903),A.W。沃靳索(Walkinshaw,1904),J.H.T。馬克默泰利(McMurtire,1905),A.W。沃靳索(Walkinshaw,1906), A.W。沃靳索(Walkinshaw,1907),G.M。 維洛克(Wheelock,1908)”。

《20世紀香港、上海和其他條約口岸印象:歷史、人民、商業、工業和資源》
《20世紀香港、上海和其他條約口岸印象:歷史、人民、商業、工業和資源》

  1909年,上海高爾夫球會決定出資1,000銀元,設立一座上海高爾夫獎盃(Shanghai Golf Cup),作為中國、香港和日本港口高爾夫球會之間的比賽獎盃。比賽採取36洞,每隊最多五名成員,選三名球員的最佳成績確定輸贏。如果打平,加賽18洞。首次比賽將於1910年4月舉行,之後每年的比賽將在得冠球隊的林克斯主場舉辦。組織者希望以此引入遠東個人高爾夫錦標賽。1910年3月25日,上海和香港隊進行了比賽,上海隊輕易獲勝。

  1911年上海高爾夫球會年度錦標賽賽在4月7日舉辦,“老兵”菲利爾的兒子,27歲的J.B。 菲利爾應戰A.T。韋特(White ),在第27洞打敗對手,贏得了冠軍。J.B。菲利爾年初被選為上海青少年高爾夫球會的隊長,這是他第二次贏得上海高爾夫球會年度錦標賽,獲得了銀製的獎盃碗。這隻獎盃碗目前由上海博物館收藏。

上海高爾夫球會1911年冠軍獎盃
上海高爾夫球會1911年冠軍獎盃

  自上海高爾夫球會成立以來,會員們只能滿足於在跑馬場內的9洞球場打球和比賽。隨著城北虹口娛樂場建成之際,一座9洞球場也隨之建成,開始時曾經減緩了跑馬場球場的壓力,但是城北來自蘇格蘭的工程技術人員,組織成立了一個上海青少年高爾夫球會,虹口球場成為了該球會的主場,結果兩個球場的擁堵狀況依舊。1911年,上海國際娛樂球會在江灣購買了一片土地,準備開闢一座新的賽馬場。上海高爾夫球會立即成立了一個特別委員會,出面和國際娛樂球會談判,準備租用其土地,在賽馬場內建設一座18洞高爾夫球場。當年8月10日,球會召開會員大會,通過了租用新賽馬場土地建設18洞球場的決議。江灣賽馬場離上海高爾夫球會大約45分鍾行程,一條新路建成開通之後,行程將進一步縮短,方便開車打球。(未完待續)

  文/邢文軍,邁斯特(Christoph Meister)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