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為什麼癡迷於“妖精”?
2021年01月02日13:26

原標題:中國人為什麼癡迷於“妖精”?

原創 南瓜 普象工業設計小站

近來,妖風四起

娛樂圈中的男明星都扮演起了“妖精”

成毅的金赤鳥妖禹司鳳

李現的狡黠狐妖白十三

各有特色

與男妖怪們相比

一心找象嫂的象君最唸唸不忘

《西遊記》《聊齋》《封神榜》《白蛇傳》

等影視劇中

風情萬種、千嬌百媚的女妖精

她們或蛇蠍心腸、或純真善良

或為愛癡狂

妖身人心,充滿血肉與靈魂

除了無敵美貌

更能創建出一種新奇世界觀

以警世人

01

《西遊記》一妖一世界觀

“這麼多美女,為什麼當初只喜歡看那隻上躥下跳的猴?”

在沒有過度美顏,千篇一律韓式妝容的86版《西遊記》中,美女真的很多。

不僅有各版本中最美嫦娥仙子,最令人意難忘的女兒國王。
更有把孫悟空也迷花眼的各色妖精,玉兔精、杏仙、玉面狐狸、蜘蛛精、白骨精……

清一色的絕色佳人。

她們或修煉成精,或神仙下凡。雖身處人的對立面,但個個本領不凡,個性分明。
溫婉閨秀——杏仙

“青姿妝翡翠,丹臉賽胭脂。星眼光還彩,峨眉秀又齊。”

柳葉眉、杏仁眼,一顰一笑甚美!

舞蹈家王苓華扮演的杏仙,大概是死得最冤枉的妖精。

雖為妖,卻沒做出任何傷天害理之事,能歌善舞、才貌雙全。

她對唐僧一片癡心,愛之情簡單美好。不以美色誘惑,默默陪伴身旁,吟詩作對、倒茶伺候。

像極了賢良淑德,一心為夫的大家閨秀。

最後,卻被不解風情的豬八戒,一耙打死。由始至終,她所追求的都是愛與情。

西遊過後,王苓華退出演藝圈,移居海外,嫁人生子,從事中國古典民族舞蹈教學。

杏仙渴望的愛情與家庭生活,由她實現。

半惡半鬧——玉兔精

“乃是一個美貌端正之女。”

是吳承恩對李玲玉,扮演得真妖精假公主的描述。

本是天庭玉兔,逃至下界,扮成公主模樣,台拋繡球一箭射中唐三藏,誘其成為駙馬攝取元陽。或許背靠大樹好乘涼,玉兔精在作惡的同時,特別愛戲弄人,嬉笑怒罵間帶著一股子俏皮勁。
在扮演過程中李玲玉,把自己又直又辣的性格帶給角色,人角合一。劇播出後跳著印度舞、唱著《天竺少女》的她,一時火遍大江南北,坐穩了“甜歌皇后”寶座。
又狠又伶——蠍子精

“錦繡嬌容,金珠美貌,春蔥十指纖纖,美若西施還嫋娜,軟玉溫香,肌香膚膩。”

如果說杏仙是溫良妖精的代表,那麼被稱為“色邪”的蠍子精,則是毒辣一派中的王者。

色誘唐僧欲成夫妻美事,一身武藝、毒力,讓孫悟空、豬八戒敗下陣,菩薩也不敢近身。成也強悍神通,敗亦是如此。她恃毒行兇,不知收斂,最後落得被昴日星官本相大公雞,相剋而死。
惡也罷、善也罷,對於西遊記中出現的九類女妖精,不能一概而論。

一妖一世界,性格百態的她們,有情感、有靈魂,令人著迷。

02

《聊齋》是癡情妖精

也是現實女子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聊齋》中的女妖、女鬼,那便是“癡情”。

人生如夢,為愛癡狂!

因愛而生——聶小倩

說到聊齋,王祖賢扮演的聶小倩,首先映入腦海。

明眸皓齒、頭髮隨風飄揚,雖是鬼卻比妖還要媚。

單憑想像,就能體會到書生什麼感覺:“你雖是鬼,但這麼美,一定是好鬼,不會害我的。”
為了獲得演出機會,王祖賢再三向徐克自薦,最後看完定妝照才確定下來。

她與角色相互成就,演活了在愛情浸潤下由鬼變為人的聶小倩,因這部影片事業突飛猛進,成為一線影星。

與一生一世一雙人小倩不同的是,王祖賢的愛情之路輾輾轉轉,頗為坎坷。年過五十的她,至今仍一人長居海外。歲月已逝,容顏依舊。
因愛而亡——辛十四娘

“果有紅衣人,振袖傾鬟,亭亭拈帶”,好一位端莊秀美女子。

如果說小倩因愛而生,那麼狐妖化身的辛十四娘,便是為愛而死。

始終覺得蒲鬆齡先生,對十四娘有些偏愛。把妖塑造成了溫文爾雅,識體善良的仙。她對人間美好帶著期盼,愛了就付出所有,終生為夫著想。
後因丈夫聽信讒言大所失望,對世間愛情不再留戀,羽化成仙而去。

她與熱戀而喜、失戀而悲的現實女子,沒有任何差異。

愛就愛了,不恨不悔!

狐妖小唯、嬰寧,獐子精花姑子……

在真真假假的聊齋故事中,有太多終生為情所絆的美豔女妖。

拋去虛幻外衣,她們何嚐不是生活中的你我她。

妖鬼身上,映射出癡情女人的影子。

03

《封神榜》惡妖如惡人

警醒世人

“烏雲秀髮,杏臉桃腮,眉如春山淺淡,眼若秋波宛轉;隆胸纖腰,盛臀修推,勝似海棠醉日,梨花帶雨。”

妲己,被狐妖附身後,成為歷史上惡名昭著的蛇蠍美人。

若說西遊、聊齋中的妖精,都能找到善與可愛的一面,在她身上只剩下惡與毒。挖忠臣之心、割孕婦肚皮,建酒池肉林,禍國殃民。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形象,卻被拍了一遍又一遍。無論是傅藝偉的美,還是溫碧霞的媚,都詮釋出了何為紅顏禍水。即使她很壞,也忍不住去愛。
漂亮的出身,醜陋的下場。

在充滿曲折故事性的同時,何不給人以警示,不論身份地位再高,再惹人憐愛,做了壞事就會受到懲罰。

就如同一角色不同命運的傅藝偉與溫碧霞,一位因吸毒自毀前程,一位年過五十仍美美的活躍螢屏。

近年來,並不缺乏以妖為主題的片子,古裝妖、現代妖、異域妖,各種妖類層次不窮。但很多觀眾卻覺得,再也回不到“國民妖精”的時代。
紅眉綠眼的各色妖精,演不走心,美在表面。

缺少了由內而外,外形和氣質都美,眼神會說話,辨識度高的妖精。

她們或嫵媚動人,或含羞帶怯,美美與共美而不同,讓人覺得這個角色就該這樣子!

是妖更是人,在用心致敬經典的同時,也在詮釋是非曲直、因果循環的人生與世界觀。

圖片來自:豆瓣影視、網絡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