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十四五”提升教育“基建” 大批中小學集中開建
2021年01月13日00:37

原標題:大灣區“十四五”提升教育“基建” 大批中小學集中開建

整個大灣區的教育資源分佈並不是很均勻,主要是人口流入城市的中小學學位增加需求明顯。

粵港澳大灣區內地9市的教育“基建”——中小學建設正在突飛猛進。

2020年12月30日,深圳召開高中教育發展情況專題詢問會,提出2021—2022年,新改擴建27所公辦普通高中,新增學位6萬個。2023—2025年,新改擴建25所公辦普高,新增學位5萬個。屆時,全市擁有公辦普高學校93所,公辦普高學位總數21.65萬個,相當於現有公辦普高學位數量接近翻番。

2021年1月6日,東莞市教育擴容提質千日攻堅行動指揮部第十五次會議召開,預計2021年有69所公辦中小學動工建設,總投資92.6億元,全部建成後新增9.58萬個學位;預計2021年完工的新建改擴建學校45所,總投資42.88億元,新增學位約4.68萬個。

不僅僅是深圳和東莞,大灣區多個城市都提出,要在“十四五”期間大力提升中小學學位的數量。

“大灣區整體上是人口流入的地區,對於一些人口流入比較多的城市,比如廣州、深圳,增加基礎教育投入的動機非常明顯,因為隨著人才不斷引進,他們很多都是年輕人,有生兒育女的需求,或者直接帶著孩子從其他地方轉過來。”中山大學教授林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大灣區中小學“大擴容”

以粵港澳大灣區的核心城市——廣州、深圳為首,大灣區的教育基建正在快速提升。

2016年底,廣州市教育局製定了《廣州市中小學校基礎教育設施三年提升計劃》,截至2020年12月,三年提升計劃已開工219個項目,完工203個,新增公辦中小學學位約16.54萬個。按照收尾方案,到2022年完成全部項目,廣州公辦中小學和示範性高中新增學位數量達到預期目標值,新增學位約19萬個。

和廣州相比,作為新興城市的深圳,此前的中小學學位缺口更為明顯,也有更大的提升中小學學位的計劃,尤其是針對高中學位的計劃。

據深圳此前的計劃,到2025年,深圳公辦普高錄取率達到56%左右。此外,深圳還提出,規劃在每個區扶持發展2-3所優質民辦學校,在深汕特別合作區等區域建設3-5個高端國際化的民辦教育園區,扶持發展15-20所優質國際化的特色學校。未來5年,要新建和扶持發展35所優質民辦高中。

東莞、佛山也發佈了學位新增計劃。東莞非常關注高中學位擴容,提出將切實落實不低於60%的普高錄取率。因此,東莞公辦高中階段學校“千日攻堅”計劃完工預計增加11200個高中學位,當年可增加3700個學位;民辦高中方面,預計2021年還將新開辦兩所高中,預計提供學位2300個。

佛山提出,“十四五”期間,預計到2025年全市將新增在園幼兒5萬人,新增義務教育在校生約22萬人,新增高中階段學位(含中職)7.3萬個。

不少大灣區城市的市轄區也發佈了計劃。根據江門市蓬江區在2020年7月發佈的《教育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20—2022年)》,至2024年12月所有建設項目完成,累計新增小學15690個學位,初中8660個學位,高中4680個學位。

肇慶的端州區預計到2021年秋季,將新增義務教育優質學位約4600個(包括初中學位600個)、公辦幼兒園學位450個。

林江表示,整個大灣區的教育資源分佈並不是很均勻,主要是人口流入城市的中小學學位增加需求明顯。

“對於人口流入地來說,除了應對目前流入人口的需求之外,一些此前的常住人口,隨著孩子數量的增長,也對教育資源的增加有需求,如果無法滿足這些需求,一些人可能也會離開。”林江表示,“隨著大灣區一線城市的落戶政策門檻逐步放鬆,人力資源也更容易在大灣區內流動,一些二、三線城市如果要留住人才就需要提升基礎教育資源供給。”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目前,大灣區大批中小學正集中開工或揭牌。比如,2020年12月30日,東莞清溪中心小學、清溪第一小學和清溪第三小學的擴建工程正式奠基動工。2021年1月8日上午,珠海高新區禮和中學建設工程舉行開工儀式,新校建設規模為36個教學班,可提供1800個初中學位。而在2020年12月底,江門一中附屬小學正式揭牌啟用,將提供1620個優質公辦學位。

如何打造教育高地?

《關於製定廣東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廣東“十四五”規劃)提出,要堅持教育公益性原則,辦好辦強公辦義務教育,加大學位供給,推進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和城鄉一體化。推動學前教育普及普惠安全優質發展,推進普通高中教育優質特色多樣化發展。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地方政府本身就有保障義務教育的責任,需要加強對義務教育的投入,實現優質均衡發展。這就需要一方面加強硬件投入和建設,另一方面加強師資建設。

“這兩者的核心都是需要地方財政投入,來保障學校的優化佈局。”熊丙奇說,“尤其是一些人口流入地,應該對中小學學位的設置有前瞻性,不能等流入人口的孩子入學時才發現學位供給不足。”

林江指出,很多城市此前的中小學學位規劃,是按照戶籍人口規劃的,這使很多城市需要大力提升中小學學位。“但是,僅僅是財政投入是不夠的,還需要關注如何更好地落地。一般來說,新建的學校由於缺乏歷史,家長會擔憂其教育質量,導致儘管有學位卻可能招不滿學生。另外,新建學校佈局也是難題。”

他表示,以深圳為例,傳統的老區如福田和羅湖,教育資源相對集中,加上老區的土地緊張,導致更容易在新區新建學校,然而這可能會面臨學生和師資力量的不足。因此,新建中小學不僅僅是提升教育資源,其他基礎設施建設也需要跟上,包括醫院、圖書館、地鐵和其他公共配套設施,才能吸引足夠的人口和師資。

“現在不再僅僅是解決有和沒有的問題,更重要的是解決怎麼可以更好的問題。”林江說。

除了中小學之外,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很多大灣區城市也在積極建設高等教育,尤其是很多合作辦學落地。那麼,中小學教育如何與高等教育更好銜接,以實現廣東“十四五”規劃提出的建設現代化教育高地?

林江指出,如果基礎教育做得好,對高等教育事業的可持續發展起到促進作用。反過來說,如果一地的高等教育水平提升,也對基礎教育起到支撐。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中小學和高等教育的情況是不同的,中小學一般以就地入學為主,高等教育更考驗生源,所以大灣區城市發展高等教育,很多是選擇合作辦學,或者名校辦分校的方式。”林江說,“比如深圳,選擇的是‘兩條腿走路’,基礎教育與高等教育同時發展,這樣做有好處,就是先把格局做出來,然後再慢慢調整相互的關係,但是也有不利的一面,就是佈局形成之後,再調整就形成一定的困難,因此,需要注意兩者的銜接。”

熊丙奇則認為,地方政府在教育方面的主要職責是發展最基礎的教育,包括學前教育和義務教育,應該改變以升學來評價辦學的理念,而更應該關注人才培養的質量問題。

(作者:陳潔,招海瑩 編輯:李豔霞)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