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隨意展示紅綠健康碼,到底有何後果?
2021年01月14日21:03

  來源:網絡傳播雜誌

  “模擬各地區健康碼/復工碼/

  通行碼的不同顯示風格”

  “可展示綠碼/黃碼/橙碼/紅碼狀態”

  “可自定義顯示數據,

  如地區、城市、姓名等”

  ……

  疫情防控期間,竟有人開發模擬健康碼軟件?

  網曝出現假健康碼App

  1月11日晚,一名數碼博主稱,某手機應用商店有一款可模擬各地區健康碼狀態的軟件。

  也就是說,要“紅”要“綠”,可隨意定製。

  應用商店顯示,這款軟件開發者的電子郵箱地址為morrowindxie@gmail.com,地址是杭州市上城區的一家名為“派派科技”的公司。

  有網友稱,國外某共享軟件代碼的網站也有一名叫“Morrowind Xie”的網友在去年7月上傳了該軟件,並附上了Google商店的下載鏈接,不過目前鏈接已經失效。此人資料顯示其地址位於中國杭州,並用“偽裝成人類的人工智能”作為個性簽名。

  該App在12月26日還進行了版本更新。雖然該應用在說明里標註了只做演示,請勿用於掃瞄場合。但在這個特殊時期,出現這樣的應用,不免引來不少網友的批評:

  偽造健康碼有哪些後果?

  2020年2月16日,杭州市人民檢察院向全市復工企業及員工發出一封公開信,特別提醒失信對待“健康碼”可能觸犯刑律:

  不要抱有僥倖心理,刻意隱瞞出入疫區情況、接觸病患情況、身體異常情況等。否則,經過大數據甄別比對,一經發現虛假填報,將立即轉為紅碼,還將視情節和後果納入個人徵信系統,並依法追究相關責任。

  對於以“健康碼”申領代辦為幌子,設置虛假鏈接,欺騙公民輸入個人信息或者轉移財產,情節嚴重的,可分別構成《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的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詐騙罪。

  健康碼是記錄並證明個體身體健康狀況的移動應用程式,在社會各界抗擊疫情的過程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中國傳媒大學人類命運共同體研究院副院長王四新認為,從個體和商業主體的角度來講,任何與健康碼有關的行為,都應當無條件確保其準確性、科學性和權威性,都應當對其虛假性及其可能產生的所有結果承擔法律責任。

  1月13日晚,據@杭州發佈介紹,“健康碼演示”App由解某某(男,41歲)於2020年四五月份擅自研發並上傳至應用市場,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目前解某某已被杭州西湖區公安分局採取刑事強製措施,案件在進一步偵辦中。

  當前,疫情仍然在世界蔓延,同時在中國各地呈零星暴髮狀態。王四新認為,在該情況下,這種讓個體繞開自己真實身體狀況的移動應用程式,會對中國和世界人民的疫情防控造成巨大的、災難性的後果,會讓億萬人民的努力付之東流,會給人民的生命健康、國家的公共衛生安全帶來難以挽回的損失。

  “建議有關部門認真、徹底查處這一事件,將相關責任人員按照相關法律予以及時、快速的處罰,防止有人借該移動應用程式破壞抗疫進程,破壞社會穩定。”王四新表示。

  新京報發表評論認為,製作假健康碼是對科技的褻瀆。雖然該款健康碼演示App已經下架,但下架不等於免責。更何況,警方已經介入調查,就應該一查到底,並依法依規查處。說到底,防疫大局容不下假健康碼渾水摸魚,不能把模仿健康碼演示的App當成所謂的技術創新,甚至當成吸金工具,給防疫添堵。

  羊城派客戶端發表評論認為,假若一個假“綠碼”,便能讓人們從防疫卡點矇混過關,這將使得疫情擴散的可能性大大增加,甚至使得前端嚴防死守的努力化為烏有。按照法律規定,瞞報、謊報疫情重點地區旅行史、居住史的,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互聯網創業,居然瞄準了“健康碼”造假,還把不誠信的“中高風險人群”當成目標用戶,瞄準“假綠碼通行”這一細分市場,不惜把大眾置於險境,這類公司已公然踐踏道德和法律的底線。

  本文來自傳播君約訪、澎湃新聞。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